磨炼卷 第九十一章 难怪我不喜欢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没有人能否认,上官五素是个很漂亮的人。

    不管是之前那个男扮女装的,还是现在这个女扮男装的。

    此刻的她,已经没有穿着那件浴袍,也没有穿着那身皮衣皮裤,而是换上了一件宽大的斜肩白sèt恤,露着雪白的香肩,t恤的下摆很长,看不见裤子,只能看见下面裸露着的一双大腿,匀称修长,光洁白皙,仿佛压根儿就没穿裤子似的,在她拉开架势的时候,才隐约能看到短装女裤的一角,不过这个样子已经够xìng感迷人了。

    原来的时候,严小开就一直认为,那个男扮女装的上官五素要是胸能大一点,臀部能圓翘一些,腿能再细长些,那就是百分之一百的大美人。

    现在上官五素,通通都做到了。

    不过,就算她美得像天仙一样也没用,严小开对她完全涌不起慾望来,因为看

    着她的时候,他就会想起之前和那个假的上官五素上厕所的光景。

    失神过后,严小开才缓缓的道:“别紧张,上官五素,这次我不是来和你讲道理的,也不是来扒你的衣服,我只是想和你谈谈!”

    一边说,严小开还一边反手将门关上,然后假惺惺的补充道:“请相信,我真的很有诚意的。”上官五素愤怒的道:“你这么蛮横的闯进来,你让我相信你很有诚意,你敢再可笑一点吗?”

    严小开突然又忍不住了,“你让我把手伸进来给你夹,你又敢再狠毒一点吗?你不干脆叫我把脑袋伸进来让你夹?”

    上官五素冷哼道:“我才不稀罕呢,你的脑袋早就被门缝夹过了!”

    严小开原本说好不生气的,可是面对着这个女人,不冒火真的很难,这不,他又被激起三味真火了,“上官五素,你别逼我,我的忍耐是很有限度的!”

    看见他的目光又变得yīn沉起来,上官五素刚刚有所松懈的架势又紧张了起来,“是你逼我,还是我逼你?你要是对我客气些,礼貌些,文明些,我会这样对你吗?”

    严小开道:“你要不是一会儿男一会儿女,一会儿犯贱,一会儿高贵,变着法的調戲我,我又会扒你的衣服吗?”

    上官五素气得不行,“你扒了我的衣服,你还有礼了?”

    严小开大手一挥,“你别老跟我提那茬儿,我已经向你道过歉了!”

    上官五素冷哼道:“是啊,你是道过歉了,可是我原谅你了吗?”

    面对这样的女人,就是没脾气也被整出脾气来了,但严小开还是死死的忍着道:“那你到底想怎样?”

    上官五素道:“现在不是我想怎样,是你想怎样?”

    严小开道:“我只想跟你好好谈谈!”

    上官五素想也不想的道:“我不想和你谈,而且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严小开终于忍不住在了,沉声喝道:“我最后一次郑重的告诉你,我要和你谈谈!”

    上官五素嘲讽道:“听你这语气,我好像是乐意也得谈不乐意也得谈?”

    严小开道:“不错。”

    上官五素冷笑了起来,“我要是不愿意呢!”

    严小开yīn森林的道:“那样我就会很生气,我一生气,人就会变得很狂暴,一狂暴起来,连我自己都不能预测会发生什么事!”

    上官五素闻言连打好几个冷颤,心里寒得不行,“你,你……”

    严小开变本加厉的道:“为了避免发生什么让你痛不yù生的事情,我劝你最好还是乖一点,否则……”

    上官五素秀眉一蹙,冷喝道:“你敢!?”

    严小开yīn恻恻的笑了起来,“那你就试试我敢不敢!”

    上官五素想起这厮早上那股恐怖与残暴的劲儿,小心肝又无法自控的阵阵发颤,这狗东西看起来好眉好貌,可狠起心肠来却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为了避免再次被羞辱,她很识相的闭上了嘴,没再刺激他。

    严小开见她不吭声了,这才粗鲁一把扯过椅子,重重的坐到上面,冷冷的盯着她。

    这架势,哪是谈谈,分明是审问嘛!

    上官五素被他盯得心里一阵一阵的发毛,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这厮什么时候会突然兽xìng大发,再次扑向自己,然后像今天早上一样……或者更粗暴更恐怖的对待自己。

    最后实在忍受不住这种巨大的心里折磨了,有些崩溃的道:“我可以和你谈,但不能在这里!”

    严小开疑惑的问:“那你想去哪儿?”

    上官五素道:“去楼下的西餐厅。”

    严小开知道她在想什么,无非就是想找个人多的地方,自己就不敢对她怎样了,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大爷真要办你的话,去哪儿都照样办你!

    不过这个时候也差不多是饭点了,和她谈一下,然后再把完颜玉叫下去吃顿饭,大家就该出发了。所以他点点头,首先离开房间,往外走去。

    那强势又霸道的背影,看得上官五素一阵牙痒,恨不能在背后一掌拍下去,将他当场轰碎致渣!

    不过正在她这样想,而且已经扬起手的时候,严小开却刷地转过头来。

    上官五素的动作一滞,讪讪的放下了手。

    不多久,两人来到楼下西餐厅,上了两杯咖啡后,严小开就让服务员下去了。

    上官五素用拇指和食指捏着小勺子轻轻的搅拌着,姿态十分的娘……呃,她就是个娘们,虽然严小开还没能完全接受这个事实。

    好一阵,上官五素才问道:“你到底想知道些什么?”

    严小开盯着她瞧了一阵,这才终于张嘴道:“朱处长考察的是你,还是你哥?”

    上官五素很老实的道:“是我!”

    严小开疑惑不解的问:“那为什么考试的是你哥,却不是你呢?”

    上官五素道:“因为那天我生病了,卧床不起,只能让我哥代我去考试!”

    严小开微愕一下,“生病?生什么病?”

    上官五素蹙起秀眉,十分不悦的问:“生什么病你也要问吗?”

    严小开很严肃的道:“现在不是事必要你说,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我评判你的标准,然后决定以后我对你的态度。”

    上官五素张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脸红红的摇了摇头,难道她好意思告诉严小开,自己那天是因为痛經,痛得翻天覆地死去活来,根本爬不起来去考试吗?

    严小开见她yù语又止,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终于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换了个问题道:“那昨天早上和我一起公司报到的人是你?”

    上官五素点点头。

    严小开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在看到她听头后,神情还是滞了滞,随后道:“上官五素,咱们两清了!”

    上官五素一头雾水的道:“什么两清了?”

    严小开道:“就是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了。对你的道歉,我也收回!”

    上官五素仍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严小开道:“早上虽然我是看了你,可是你忘了吗?昨天在公司的厕所,我不也被你看了吗?”

    上官五素愣住了,随后一张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但最后却是恨恨的道:“那是我要看的吗?是你自己主动掏……哼!”

    严小开摆摆手,“不管谁主动谁被动,事实都是一样的,我看了你,你也看了我,谁也不吃亏了。”

    上官五素气得咬牙切齿,“你……”

    严小开声音突然高了起来,“你敢说昨天在厕所,你没看到我的东西?”

    此言一出,四座纷纷侧目。

    上官五素又羞又气,恨不能钻到桌底去躲避众人的异样目光,急得不行的低声骂道:“你嚷嚷什么啊?这是很光荣的事情吗?”

    严小开冷哼道:“我是怕你不认账!”

    上官五素狠白他一眼,不再吱声。

    停了停,严小开又问:“既然是这样的话,干嘛下午又换成你哥了呢?”

    上官五素道:“我……”

    严小开忙打断他道:“别告诉我,昨天下午那个也是你啊,我可是亲眼看着他掏了家伙的。”

    上官五素:“……”

    严小开催促道:“你这什么表情啊,说啊!”

    上官五素只好道:“因为我觉得在这种破公司实习很无聊也很没前途,加上你又这么可恶讨厌,我不想来了!准备让我哥代我实习。”

    严小开脸上微窘一下,又问:“那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呢?”

    上官五素道:“我听我哥回去后说要出差,去的地方还是我早就想去的本省边境,所以就换我来了。”

    严小开微点一下头,随后恍然大悟的道:“你哥那眼睛是被你打的!”

    上官五素恨恨的道:“那个贱男,就该打!”

    严小开:“……”

    上官五素道:“要不是他和你不三不四不清不楚,我会被你占这么大的便宜吗?”

    严小开道:“哼,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要不是你哥的话,你能过得了考试,能参加实习吗?”

    上官五素赌气的道:“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情愿不要这个狗屁实习!”

    严小开叹气道:“上官五素,难怪我不喜欢你,原来你和你哥真的有很大的区别!”

    上官五素白他一眼,“我才不要你喜欢呢!”

    严小开摇了摇头,不再和她纠缠不清,而是淡淡的道:“叫你哥出来一起吃饭吧,吃了饭一起出发!”

    上官五素瞳孔缩了缩,极为吃惊的道:“你怎么知道他也跟着来了!”

    严小开无爱的道:“当然是蒙的。”

    上官五素:“……”

    严小开笑道:“没想到你一下就招了!”

    上官五素气得腮帮子鼓了起来,冲他连翻白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