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九十四章 无敌龙凤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重新上路的时候,奔驰换成了宝马,开车的也变成了上官云尘。..

    严小开坐在副驾驶位置,两个女人坐在后面。

    经过一路的磨合,严小开显然无形中就成了这一只小队的主心骨,原因无它,除了因为他是个带把儿的男人之外,还因为他有主见,有责任心,而且还敢跟上司顶牛。

    这样的人,或许不被上司看好,但绝对受同事欢迎的。

    刚才他在向公司汇报的时候,大家是亲耳听着的,要是一般的人,可以将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因为停车的是上官五素,拿卡的也是上官五素,车子被盗了,她所负的责任就最大。

    不过严小开明显是没有这样做,向眼球大叔汇报的时候,不但没有推卸责任,而且话里话外都透着大包大揽的意思,仿佛那车就是他一个人弄丢似的。

    说实话,如果没有下午被扒光那件事情,或许上官五素就被他这种行为感动,甚至是产生好感,说不准就此擦出火花演绎一段jiān情呢!

    然而经过了下午那件事之后,上官五素不但没有感动,反倒认为他在假惺惺,明明就是大尾巴狼,还要装羊。

    车子行驶在夜sè阑珊的陌生街头,四个各怀心思,车厢里自然很沉默。

    直到上了高速,行驶了一段之后,上官云尘才忍不住张嘴问:“哥,你觉得车子被盗是巧合吗?”

    严小开不答反问:“你认为呢?”

    上官云尘摇头,“我觉得不能,停车场里各种豪车都有,为什么别的车没丢,就这个车丢了呢,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

    严小开又问:“那偷车的目的呢?”

    上官云尘道:“目的无非就两样,要么是冲那车,要么就是冲骨灰而来。但我想最有可能是后者。”

    后面的上官五素突地插了一句嘴,“这还用说吗?肯定就是冲骨灰来的!”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将两个男人微吓了一跳,因为他们都以为两个女人睡着了,回头看看,发现完颜玉和上官五素都好端端的坐在那里,张着眼睛,很jīng神的样子。

    上官五素接着又道:“我不但认为他们的目的是骨灰,而且我还有个大胆的猜想。”

    对于她的猜想,严小开没有求知的慾望。

    不过巧的是,其他人竟然也很有默契的不发问。

    毫无疑问,上官五素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当前最不受欢迎的女配角。

    见没人发问,上官五素十分的郁闷,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受欢迎了呢!同时也很委屈,我都被某个人渣欺负成这样了,你们还这样对我?

    兴冲冲的上官五素仿佛被兜头罩脸的泼了盆冷水似的,心里拔凉拔凉的。

    场面,突然就毫无预兆的冷了下来,气氛十分诡异。

    最后,还是上官云尘心疼自己的妹妹,解围道:“说来听听。”

    这会儿上官五素已经兴致全失了,悻悻的道:“算了,不想说了!”

    严小开就忍不住道:“毛病,让你说的时候你不说,不让你说的时候你就叽哩呱啦的!”

    一句轻飘飘的话,立即就把上官五素气得满脸通红,狠狠的盯着他的后脑勺,张牙舞爪的不停发招,当然,只敢虚击。

    好一阵,她才道:“首先,我得否定某人的观点,他觉得这是雇佣我们的主顾找人偷了车,目的是为了骗保。我觉得这纯粹是无稽之谈,只有很低智商的人才会有这种想法。”

    某人,自然指的就是严小开。

    听了这话,严小开突然有点后悔,下午的时候,自己真不该扒她的浴袍,而是该将她反身摁到墙上,掀进她的浴袍,给她狠狠的来一枚大头针,看她还怎么嘴硬。

    恶心了一把严小开后,上官五素这才继续道:“然后我的观点是,那骨灰盒里面装的不是骨灰,而是白粉,因为是值钱的东西,所以才会保那么高的值。另外,这个主顾之所以谎称骨灰,又对我们要求这要求那的诸多挑剔,无非就是掩人耳目!”

    上官云尘又问:“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为什么他们不亲自押送呢?”

    上官五素道:“那自然是因为中锐安保是个正规的保安机构,带着一定的特殊xìng,一般人对这类机构的事情不怎么过问,而且保值之后,一旦丢失还可以索赔。这无疑是双保险。要换我的话,我也会选择这样的机构来运送。”

    上官云尘想了想后,还是摇头道:“这说不通,如果是这么危险又值钱的东西,没理由这么高调的,要换我的话,我肯定是把东xī zàng在某个家具或别的什么物品里面,然后低调的找一个托运公司或快递公司运送。”上官五素争辩道:“你就不许这主顾像某人一样,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吗?”

    某人,自然指的还是严小开。

    这女人冷嘲热讽,指桑骂槐,无非就是想激怒严小开,可是严小开并没有生气,反倒有些好笑,很想问她一句:上官妹妹,把我惹恼了,对你有什么好好处呢?难不成下午被我看一次就上了瘾,希望我再将你扒光?

    上官云尘沉默一阵,又问:“照你这么说,盗车的人肯定就是冲骨灰来的,那这人是谁呢?那个主顾吗?

    上官五素道:“不能排除是这个主顾,因为他偷了车就一举两得,既获得了一辆好车,又可以向公司索赔!”

    上官云尘无爱的道:“你这说的不是和我哥说的一样吗?”

    上官五素终于来气了,“你哥你哥,你哪来的哥,你只有妹。哪来的哥?”

    上官云尘脸上微窘一下,“五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哥是好人!”

    上官五素冷笑了起来,嘲讽道:“是啊,他是好人,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好的人呢!”

    上官云尘又劝道:“你不要对他抱有诚见嘛,放开心胸点看看,你会发现哥真的是个好人。”

    上官五素却是气得不行,你还让我放开心胸,我都被他扒光了来看了,他是好人坏人我还不知道吗?

    上官云尘语重心肠的道:“五素,你也应该知道,那天我替你考试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如果不是哥挺身而出,帮我说话,我肯定是没办法进入考场参加考试的,而且在考试的时候,下午出的试题,我一道也不会做,如果不是哥给我做的试卷,我肯定没办法考极格的。不夸张的说,哥就是你的恩人,要不是他,你绝不能顺利参加实习的。爸妈不是常教育我们嘛,受人滴水之恩,必须涌泉相报,就算你不报恩,你也不能当他是仇人啊,五素,听我一句劝,你和哥之间只是一些小误会……”

    上官五素冲口而出就是一句:“你知道个屁!”

    上官云尘微愣一下,语气仍然很温和的道:“五素,看起来,我必须得和你讲一讲道理啊!”

    上官五素脸上突然现出惊恐之sè,“不,你别讲,我不要听!”

    严小开有些疑惑,上官云尘讲道理这么恐怖吗?比自己用拳头还厉害?

    上官云尘不为所动,缓缓的说教起来,“五素,我的亲妹,身为一个女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粗鲁呢?虽然每个人都会放屁,而且每天都可能有几个,是正常又健康的一种生理现象,可是屁这种东西始终是粗俗之物,难登大雅之堂,你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甚至专门接受过礼仪教育的淑女,怎么可以随随便把屁字挂在嘴边呢!你这样做,让爸妈情何以堪,让那些教导你各种礼仪德范的老师情何以堪……”

    上官五素被他滔滔不绝的念叨弄得不胜其烦,终于又一度失控的暴走了,“闭嘴,你这个贱男,赶紧去死!”

    要换一般人,被妹妹这样吼叫,肯定会情绪激动的。

    不管别人会不会,要换了严小开,严晓芯敢这样对他,他是绝对受不了的。

    不过,上官云尘明显不是一般人,他没有激动,也没有生气,而是继续不急不徐不愠不火的道:“五素,你这样说就错了,首先一个,我是你哥,这一点是不争的。谁都无法否认的。不过如今社会,样样讲究mín zhǔ,我也不一定非要求你叫我哥不可,但你也不可以称呼我为贱男,这样除了不礼貌之外,还影响你的素质与气质不是?你知道,现在高富帅的择偶条件是很高的,不要求形象,还要求内涵,你这么粗野,怎么才能实现你的人生目标呢?你不是说要找一个高富帅作伴侣,厮守一生呢?再一个,虽然说人生自古谁无死,死也是一种很正常的自然生理现象,可我是你的亲哥,你怎么舍得我去死呢?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呢?恰恰相反,你应该保佑我长命百岁……”

    上官五素突地扑上来,推了一下他的肩膀,语气奇平静的道:“你再不闭嘴我真的打你了,我发誓我会活活把你打死,很残忍的哦。”

    上官云尘依然很平静的道:“五素,你推我是不对的,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正在开车,双手扶着方向盘,承载着四条人命,万一你一推我,我一失控,出车祸了呢?这样你不是成为千古罪人,害人又害己了吗?另外,你这样说也是不对的,爸妈把武功传给我们,本意是为了让我们强身健体,拥有自卫的能力,不受别人欺负,但绝不是让我们惹事生非,打架斗殴,胡作非为……”

    上官五素抱住了头,神情痛苦的道:“妈呀,我求你了。别念了好吗?我真的受不了了。”

    上官云尘不为所动,继续娓娓而谈:“我们是兄妹,是血脉相连的同胞之亲,要相亲相爱才对得起我们这层关系,你怎么可以打哥哥,还要把哥哥活活打死呢……”

    上官五素死死的捂住耳朵,无力的呻吟着。

    坐在一旁的完颜玉有些同情,终于探出手,把她拉到自己身上。

    直到这一刻,严小开才彻底明白,为什么上官五素会称她哥哥为贱男,因为这个男人真的够贱,绝不是一般的贱。

    最后的最后,连严小开都受不了了,“上官,好了好了,你妹妹知道错了,你别说她了好吗?”

    上官云尘竟然很听话的立即闭了嘴,朝他眨了眨眼,甚至还做了个“耶!”的手势!

    严小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