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九十五章 天上掉陷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行程过了大半。..

    眼看还有六七百公里就抵达目的地了。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高速路上车辆相对稀少。

    上官云尘行驶了四五个小时后,换了完颜玉,这会儿又行驶了四五个小时,该换下一个了。

    恰好看到前面有服务区,完颜玉就提议去休息一下。

    几人自然没有意见,于是完颜玉就把车驶了进去。

    在那贵得离谱的小吃店吃着东西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原气的上官五素道:“刚才我的话还没说完的,除了那主顾监守自盗这种可能外,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主顾托送这东西的时候走漏了风声,引来了黑道的人。”

    尽管她所说的这种可能也不无可能,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可不是一般的大条,只是想着出来游游山玩玩水的上官云尘打心底不希望是这样,摇摇头道,“五素,我还是觉得你说的太玄了!”

    上官五素冷笑道:“太玄了?哼,你们都等着吧,他们发现了那骨灰盒是空的之后,肯定还会卷土重来的!”

    上官云尘见和妹妹说不通,只好转向严小开,“哥,你怎么看?”

    严小开耸了耸肩,淡淡的道:“没什么特别的看法,就是觉得你妹的想像力很丰富,不宅在家里写小说,反倒跑出来瞎混,实在是太浪费材料了。”

    上官云尘又问,“哥,你真的认为是那主顾骗保吗?”

    严小开摇头,“我从来都都没有这样说过,我只是说主顾做了很高的保值罢了,别的都是你们说的!”

    上官云尘愣了下,最后又不能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严小开只是起了个头,然后大家就很逻辑的接下去罢了。

    一向都不多话的上官五素终于张了嘴,“五素的说法虽然夸张,但绝不是没有可能的!这件事,从一开始就透着不寻常的味儿。”

    严小开想了想道:“想要验证她的猜测并不难。”

    上官云尘:“哦?怎么验证?”

    严小开拍了拍旁边的破书包,“东西在这里,只要找人验一下是不是那种东西,不就结了!”

    上官云尘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脑袋,“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上官五素yīn阳怪气的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早就想到了,真是马后炮!”

    严小开哭笑不得,到底谁才是马后炮呢?

    上官云尘眉头微紧,风清云淡的问:“五素,你是不是又要我和你讲道理了?”

    上官五素心里一寒,赶紧的闭上嘴。

    上官云尘这才接着道:“验这个东西虽然不难,可是我们谁懂验这种东西呢?”

    港产片里那些沾一点到牙齿上搓一搓就能辩别真假的办法显然都是骗人的,就算不是,他们也没有这么高的技术,所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纷纷摇头。

    上官云尘道:“那该怎么办呢?”

    上官五素心中一动,提议道:“要不咱们去公安局,称捡到一包粉末,怀疑是白粉,让他们给验验?”

    严小开暴汗,忍不住看向上官云尘,真心想问一句:你妹到底什么智商啊?这东西去了公安局后还能拿得回来吗?

    一直都很沉默的完颜玉突然开了腔,“现在到哪了?”

    严小开垂眼看了看路线图,“已经在西省境内,马上到罗阳市了。”

    完颜玉道:“我有个表妹,在西省华清市公安局刑侦化验室工作!我可以拿一点粉末让她验一下。”

    严小开在路线图上查找一下,发现再过两个市就是华清市了,大概还有四百多公里那样子,到了华清市再往前一百多公里,那就是终点目的地了。

    商量过后,完颜玉就打给了自己的表妹,和她约好明天早上去找她化验。别的人上厕所的上厕所,逛特产店的逛特产店。

    约摸有半个小时那样,四人才准备再次出发上路。

    然而,当他们来到宝马车前的时候,却发现有一辆别克车停在宝马车的后面,车头与车尾之间相隔不足十公分,而宝马车离前面的护拦也只有十来公分,前不能进,后不能退,根本没办法把车挪出来。

    上官五素纳闷的道:“搞什么鬼,会不会停车啊,怎么塞人家屁股上呢?”

    严小开微汗,这话说得可是太有水平了。

    上官云尘侧大声冲周围叫喊道:“哎,谁的车,麻烦挪一下!”

    接连喊了好几声,没有人应答。

    严小开这就凑到那车上,使劲的摇晃几下,希望能弄响那车的防盗,引起停车人的jǐng觉。

    只是防盗器虽然响了,可是响了很久,周围仍然没有人过来。

    上官云尘想了想,又进了服务站的管理办公室,让他们用广播叫那车主挪车。

    服务站的管理人员倒是很合作,连续叫了几遍的广播,可仍是没有人来。

    这样的闹腾,动静不小,吸引了不少围观的群众,围在周边对着那两辆车指指点点。

    尽管如此,那车主却仍然没有出现。

    到了这会儿,几人也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头了,这停车的人恐怕不是没眼力劲,而是故意的。

    上官云尘见这会儿都折腾二十多分钟了,别克车还是没挪开,这就一咬牙,挽起袖子对严小开道:“哥,咱们两把车给抬到边上去!”

    此言一出,引起众人一阵轰然大笑。

    这辆别克车,少说有两千多公斤,这个家伙竟然异想天开的要两个人抬出去,无疑就是痴人说梦啊!

    谁知道那被他称作哥的年轻人更白痴,只见他摆摆手道:“用不着,我一个人就可以,你车上不是有一条铁的棒球棍吗?给我拿下来!”

    大家又被弄得一阵啼笑皆非,但却站得更稳的袖手看好戏。

    很快,那人就去拿来一根铁制的棒球棍,递给被他称为哥的年轻人。

    那年轻人接过棒球棍,立即就来到别克车旁,把长长的棒球棍塞进车底,留一截在外面,然后双手握住铁棒,显然是要把车撬开。

    这一幕十分的搞笑,因为大家都认为,这个年轻人是不自量力,他根本不可能把那车撬起来的。

    然而很快,他们就目瞪口呆,傻在当场了。

    “嘿!”年轻人一声沉喝,双手猛地一用力,那别克车竟然真的动了。

    不是缓慢的动了一下,而是仿佛遭遇了十六级超强台风一般,瞬间就把车给掀了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轰!”一声四轮朝天的重重落到地上。

    严小开一手将棒球棍撑在地上,缓缓的吁了一口气,刚才那一撬可是拼尽了他所有的内气。不过很庆幸,最近功力恢复得不到,已经有原来一成的样子,全力而为之下,车子终于被撬翻了!

    在大家还瞠目结舌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上官云尘却已经凑上来,多少有些埋怨的道:“哥,这么好玩这么拉风的活,你干嘛不让给我呢!”

    严小开汗了一下,只能安慰他道:“没关系,还有机会的,下次有这样的活,我一定让给你!”

    两个女人这时候也凑了上来,上官五素瞅一眼那四轮朝天的别克车,也不无埋怨的对严小开道:“你这个家伙,你怎么可以这么粗鲁,一会儿那车主来了呢?你说怎么办?”

    上官云尘不以为然的道:“怎么办?凉拌呗。你没看到吗?这是别人在故意找咱的茬!”

    严小开摆摆手道:“行了,赶紧离开这儿再说!”

    几人点头,纷纷就要去打车门,上车溜之大急。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想走显然是来不及了,因为人群外面已经响起了一声暴喝,“我草!”

    围观的人很自觉的让开一条路,一个年约三十来岁身材魁梧的平头男冲了上来,大吼道:“谁干的?这是谁干的?我草他姥姥的!”

    上官云尘一下就站了出去,“我干的,怎么样?谁让你的车堵着我。让广播叫你也没反应,你这是活该!”

    平头男一手指着他,“你tm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上官云尘道:“我看你才是活得不耐烦了呢!”

    严小开默默的冷眼看着,突然张嘴道:“上官,不用跟他废话,直接揍他!”

    上官云尘有些犹豫的道:“哥,这样不太好吧!”

    严小开没好气的横他一眼,刷地就冲了上来,一拳就朝平头男的脸上砸去。

    平头男竟然也有两道散手,肩膀微侧,头一扭就躲开了这一拳。不过可惜的是,严小开这一拳只是虚招,重点在于他紧踢而出的一只脚。

    “卟”的一声闷响,平头男有腹部正中一脚,整个人被踢得飞了出去。

    严小开没等他落到地上,已经冲另外三人喝道:“走,快!”

    几人迅速的反应过来,纷纷往车里钻。

    抢到驾驶座上的严小开迅速发动车子,调头,一脚油门就要往前冲。

    只是车还没驶出服务站,一辆旅游大巴已经横空窜出,一下就挡到了他们面前。

    “嘎!”严小开反应极快的一脚急刹,在几人猛地前倾中急停下来。

    旅游大巴的车门瞬间就开了,上面的人急涌而下,全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男人,穿着黑sè的衣服,手里cāo持着各种管制刀具,杀气沉沉的压上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