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章 速度与激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太过嚣张,那是容易得现世报的。欢迎来到阅读.随梦小说.

    这不,刚刚是上官五素嚣张跋扈,这会儿却轮到别人报复了。

    那奔驰车显然是知道自己的支援部队赶来了,也看出宝马车想逃了,所以就死命命的堵在前面,不让宝马车超过去。

    上官五素把车驶向左边,它就堵向左边,上官五素驶向右边,它就堵向右边。哪怕是挨撞,它也要堵住宝马车的去路。

    上官五素被堵得心火腾腾而起,可又偏偏没有办法,而且后面的黑sè悍马又见缝插针的不停压来。

    正在这样的关头,那辆绿sè的悍马也发威了,突地加快了速度,从侧边蛮横硬挤上来前。

    这样的车,无颖就是高速上的坦克车,上官五素哪里敢挡,赶侧的退避侧让,然而速度才有所减,后面的黑sè悍马就撞了上来。

    “轰!”宝马车的车尾箱被撞得翻了起来,当当吊吊的摇晃几下,竟然就脱落掉了出去。

    当上官五素稳住车身的时候,那辆超过去的绿sè悍马已经和前面的奔驰商务车并排而驶了,而跟在最后面的那辆黑sè悍马也冲了上来,和屡次撞击宝马车的悍马同排而行。

    两前,两后,隐隐的形成一个包围圈,将宝马车夹在了中间。

    上官五素的驾驶技术是极好的,就连西门耀铭那种玩世玩出了名堂的二世祖都未必有这么好,可是面对这样的情景,她也抓瞎了。

    左突,突不出去。右冲,冲不过去。急得她连连的拍打方向盘。

    正在她无计可施之际,前面的两辆车又发威了,竟然极有默契的减缓了车速,压迫得跟在后面宝马车也只能被逼减速。

    宝马车的速度一减,后面的悍马车又撞了上来。

    “轰!”宝马车被撞得一个跄踉,失控的往右边的护拦撞去。

    上官五素拼命的急打方向盘,车子剧烈的一阵蛇行,轮胎与地面发出的刺耳摩擦声也“吱吱”的响了起来。

    好容易,上官五素终于将车子驶平稳了,可是车尾已经整个变形了,车尾的上的玻璃也被震裂了,变成了绒毛状。

    透过缺掉了一两个角的玻璃空隙,坐在后面的严小开与完颜玉也终于看清楚,后面两辆黑sè悍马车的司机都是男的,而且都带着鸭蛇帽,因为挡光板被拉下来了,而且夜sè也很朦胧,看不清他们的容貌,只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年纪都不算太大,也就二十来三十岁那样子。

    这两个司机,显然很有默契……不,确切的说,是前后四辆车的司机都很有默契。

    前面两辆车一减速,后面的两辆车就同时加速,撞向宝马车。

    上官五素左闪右避,可前有追兵,后有堵截,车道就那么宽,任凭她驾驶技术再牛叉也没办法脱离这个困局,一次又一次的被后面的悍马车撞击,在又一次被撞得差点翻起来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的叫了起来,“你们赶紧想想办法啊,再这样下去,咱们全都要玩完的!”

    上官云尘无爱的道:“你开车这么牛都没办法,我们有什么办法啊?”

    上官五素没理他这茬,而是把茅头对向严小开,“姓严的,你不是鬼主意很多的吗?赶紧想想折啊!”

    严小开道:“你不是说我智商忽高忽低的吗?我现在感觉自己智商就是最低的时候,被你这么一喝,我就更是什么都想不到了。”

    上官五素yù哭无泪的道:“你个王八犊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跟我计较这些?”

    严小开索xìng就翘起了手,“别人越是轻我,辱我,贱我,我就越是想不到办法。”

    上官五素气得不行,“你以为你想到办法只是救我吗?这是救大家,也是救你自己!”

    严小开只是翘着手,什么都不说。

    上官五素yù哭无泪了,这都什么人啊?软瘫瘫的问:“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严小开理所当然的道:“别人敬我,尊我,哄我,我的智商才能高起来!”

    上官五素额上冒起无数黑线条,眼看着后面的悍马又要撞上来了,赶紧的往侧边闪,可是侧后方的另一辆悍马又同时发力撞来,吓得又把方向打了回来,结撞又挨了一记狠撞。

    这一记虽然没把车撞翻,却将车尾窗的玻璃全都震碎了,剩下了一个空框。

    上官五素终于受不了了,喊道:“严小开,拜托你想想办法好不好?”

    严小开捂了一下脑袋,“咦,智商好像开始好多了,再说两句好听的看看。”

    上官五素这下彻底服了,“严同学,严先生,严大爷……”

    严小开终于满意的笑了,从后尾窗那个空框探出手去,一把抓住变形的行李箱中的一袋行李,迅速的缩了回来。

    上官五素抽空一瞅,不由吃了一惊,“你拿我的行李干嘛?”

    严小开没有回答,只是一把扯开了拉链,然后将里面的衣服一件件的拿出来。

    上官云尘也很是不解,“哥,你拿五素的衣服干嘛,哎哎,那是五素的内裤……”

    严小开垂眼一看,不由得狂汗,可不是嘛,自己拿着一件黑sè的蕾丝缕空女式内裤,而且还是丁字型的。

    这女人,真的看不出来哈,外面穿得这么保守,里面竟然穿得如此火辣风騷!

    不过此时此刻,他也来不及多想了,把掏出来的衣服从那个只剩下个框框的尾窗上一件一件的扔出去。

    于是乎,很jīng彩的一幕发生了。

    女人的外套,裤子,t恤,文胸,内裤,丝袜……随风而去,不停的落到那两辆车的前车玻璃上。

    刚开始,那两个司机看到宝马车的后面有黑乎乎的东西飘出来,以为是什么暗器,纷纷退避躲闪。可是当他们看清楚那只是衣服之后,不由嗤之以鼻,按下了雨刮,刷刷的扫了起来,全都被扫开……

    咦,好像也没有全部被扫开呢,那雨刮上挂了什么?

    那司机定睛一瞧,哇咧个靠,雨刮上竟然挂了一个白sè的文胸,正随着雨刷不停的飘来荡去,煞是好看。

    前面的人见状也是大寒,尤其是上官五素,虽然双手还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可是一张脸却已经红一阵白一阵,忍了一下,终于还是没忍住,大吼道:“严小开,你这个鳖犊子,我让你想办法,不是让你扔我的衣服!”

    严小开振振有词的道:“这就是我想的办法啊!”

    上官五素喝问:“那现在凑效了吗?”

    严小开摊手道:“不凑效,我也没办法啊!”

    上官五素怒喝:“你再想!”

    严小开淡淡的道:“不好意思,我的智商又低了!”

    “哦巴,亲亲哦巴……”

    三人听了这娘里娘气的声音,心中暴寒,齐齐往说话的上官云尘看去。

    只见他伸出了捻花指,忸忸怩怩的放在腮边,歪着头,做出了如花的标准姿势,一边朝严小开眨眼,一边柔情款款的道:“哎哟,哦巴你这么聪明机智,怎么可能想不到办法呢?”

    严小开一阵反胃,差点没吐出来,伸手狠狠的赏他一个爆粟后,这才拿起自己那个破书包,然后从里面掏出了一包白sè的粉末。

    三人见状一惊,上官云尘也顾不得装娘了,急声问:“哥,你要干嘛?”

    严小开没理他,只是冲上官五素喝道:“减速!”

    上官五素原本是不想减速的,可是被他这一喝,脚下竟然一软,油门就松了下,车速顿时就慢了下来。后面的悍马见状,立即就要撞上来。

    严小开猛地一把撕开了那包粉末,一下朝后面撒了开去。

    “蓬!”一声轻响,一团白雾散开,瞬间模糊了整个悍马车的车前玻璃。

    视线一失,司机就有点慌的打方向,想在匝道上停下来,谁知道一下没控制住,竟然生生的撞上了匝道的护拦,整个车就翻了下去。

    上官云尘见状,兴奋的大呼一声,“耶!”

    上官五素则没好气的道:“耶什么耶啊,你瞎高兴啥啊,那包是白粉,价值无可法估计。咱们这回是真的前功尽弃了。”

    严小开伸出一个手指摇了摇,淡淡的道:“五素姑娘,你错了,那还是面粉,一袋八块五!”

    上官五素:“……”

    上官云尘向严小开竖起大拇指,“哥,我真是佩服得你死过去又活过来了!”

    严小开又笑了一下,从书包里又掏出一包白sè的粉末。

    上官云尘眼睛睁大了,愣愣的问:“这还是面粉?你到底买了几包面粉啊?”

    “你也错了!”严小开摇摇头道:“我总共就买两包面粉,在服务站扔了一包,刚刚扔了一包,没了!”

    上官云尘道:“那这包是?你别告诉我……”

    严小开点头,“不错,这包就是骨灰盒里倒出来的!”

    上官云尘闻言一惊,赶紧道:“这包你可别撒,千万别撒啊!”

    严小开朝后面指了指,“不撒怎么办?后面还有一辆车呢!”

    上官云尘忙摆手道:“还有一辆也不能撒,咱们再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天无绝人之路,咱们不能绝自己的路啊,这东西要是扔了,我们走这一趟就真的白瞎了!”

    完颜玉也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越是走到最后,这东西就越不能丢!

    严小开想了想道:“好吧,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

    上官云尘和完颜玉齐齐往他看去,上官五素虽然不敢分神,但还是偷空瞧了一眼,发现他竟然又把手伸进了那个破书包,神sè均是愣了一下,你那破书包是机器猫的百宝囊吗?

    只是当严小开把东西掏出来的时候,全车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