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零二章 尼姑庵的俗家弟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从高速上下来。.随梦小说.

    上官云尘提议就近寻找个酒店入住。

    严小开和完玉都否定了这个提议。

    不过这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定默契度的狗男女却并没有向他解释为什么。这让上官云尘很伤心,委委屈屈,娘娘气气的闷声来了一句:“感觉以后都不会再爱了!”

    严小开微汗,不过却懒得和他无厘头的纠缠,伸手拦了个计程车,示意几人上车。

    上车之后,严小开并没有说确切的目的地,只是让司机朝前开。

    往前行了约有十来二十公里路后,严小开又让司机停了车,下车之后又换了好几趟车,在车上还时不时的关顾后面。

    到了这个时候,上官云尘再蠢也知道,严小开和完颜玉在担心什么了,怕别人跟踪,更怕别人知道他们的形踪。

    到了将近天亮的时候,众人才终于停了下来,不过严小开并没有选择高档的酒店,而是找了一个临街的小旅馆,进去一问,只剩一间双人房了。

    严小开询问似的看向完颜玉,见她点头,这就要了。

    一向都很多要求很多话的上官五素这次也低调的不吭声了,见过鬼,总会怕黑的,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整夜,她难道还不知道学乖吗?

    那半老徐娘的老板娘看着这两男两女竟然愿意住在一个房间里,也很是惊奇,暗中猜想一会儿肯定会有一场jīng彩的混战了。

    上了房间之后,几人什么都没说,只是排队洗澡。谁都不愿意带着一身血腥与污迹谈这谈那啊!

    约摸过了一个小时,四人都将个人问题解决了,这才围坐到一张床上。

    习惯问问题的上官云尘首先就问严小开,“哥,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

    严小开道:“现在咱们到哪儿了?”

    上官五素拿出了眼球大叔绘制的路线途,看了一下后道:“已经在林玉市了,距离华清市还有二百多公里。”

    严小开道:“那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咱们先到华清市,验过这东西后,再去凭祥市,不过到了那儿之后,大家要尽可能的小心谨慎,因为那是边境,紧邻别的国家,环境十分的复杂。”

    三人神sè微禀,纷纷点头。

    停了一下,上官云尘又苦着脸道:“可是没有车了,咱们怎么去?”

    严小开道:“还能怎么去,肯定是坐车啊,难不成还走路啊!”

    上官五素撇了撇嘴,“最不喜欢坐别人的车了,仿佛把命交到别人手上一样。”

    几人微寒,心说你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把命交到你手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说呢?

    商量了一阵,四人这就准备休息。

    房间虽然不大,但有两张床,所以也没有什么好特别安排的,无非就是男跟男睡,女跟女睡。

    或许床太小,或许是第一次和男人睡,再或许是伤口还有些麻麻的隐痛,严小开没办法入眠。

    听着侧边的上官云尘已经呼呼的变成了猪,严小开又不好翻来动去,最后只能是下了床,走出了房间,倚在走廊上看下面的街景。

    这个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人们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

    不过西省的城市明显要比广省的经济落后一些,这个林玉市也不如深城那么热闹繁华,如果在深城,这个时候街上应该人cháo汹涌人声鼎沸了,可是这个地方却只有零零星星的一些人。

    独在异乡为异客,看着陌生的街景,严小开忍不住想起了那温柔体贴的美女保姆郝婞,不知道这女人一个人在家会怎么样,能照顾得了自己么?同时又想到了那温婉优雅,甜美迷人的毕瑜,不知道她现在工作怎么样了呢?已经辞职了吗?在海源生活得好吗?

    想着这两个女人,另一个骄蛮又喜欢暴力的女人俏美容颜又跃入心房,那位郑大小姐现在怎么样了呢?已经适应了当兵的生活了吗?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和她再重逢呢?

    想起这些人和事,严小开的心绪渐渐变得有些复杂,来到深城,总总共共也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可是发生的事情却真是多到数不胜数。

    正在他有些走神之际,身后一个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睡不着吗?”

    严小开不用回头,光听声音和那股轻轻飘至特别香味就知道是完颜玉,转过身看她一眼,“你也睡不着?”

    完颜玉点点头,“我不习惯和女人一起睡!”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让严小开心里多少震了下。

    不习惯和女人睡?难道习惯和男人睡?

    天啊,怎么看你也不像这么yín蕩的女人啊!

    完颜玉显然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语病,神情淡淡的靠过来,和他并肩倚在走廊上。

    严小开这就要熄了手上还有大半截的烟。

    完颜玉摇摇头道:“没关系的,你想抽就抽吧!”

    礼貌起见,严小开还是将烟熄了,反正他也没烟瘾,只是无聊的时候偶尔抽上那么一根罢了。

    完颜玉看了一阵街景,突然幽幽的冒出一句,“这一连串的事情,你怎么看?”

    严小开想了想道:“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五素的猜测很谎谬,可是现在看来,不是她的猜测谎谬,是我的想像力不够!骨灰盒里的东西,恐怕真的是白粉!”

    完颜玉道:“这么说,你认同她的猜测?”

    “到了这个时候,我不认同也不行啊!”严小开苦笑一下,又有疑惑的问:“怎么?你有不同的看法?”

    完颜玉语气幽幽的道:“不太好说,反正就是隐隐有种感觉,这件事并不像我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仿佛有一只无形的黑手在cāo控着这一切。这种感觉很压抑,很无奈,我不喜欢!”

    严小开默默的点头,我命由我不由天,哪怕活得不jīng彩,也绝不能把命运交给别人。

    这样想着,心中不由一动,“完颜,我问你一件事可以吗?”

    完颜玉难得的来了一点幽默感,“我有没有男朋友?”

    严小开汗了下,摇头,“不是,我是想问你在实习之前,有没有人要刺杀你!?”

    完颜玉秀眉威蹙,“为什么这样问?”

    严小开道:“因为我屡次遭到刺杀,是一个持着杀猪刀的光头,大约有四十来岁那样子。”

    完颜玉摇头,“光头杀猪刀我没见过,但是双刀蒙面女人,我却遇到过两次!”

    严小开:“呃?”

    完颜玉道:“那女人的武功非常高,而且好像还会忍术,几次向我出手,险险就栽在她的手里。”

    严小开赶急的问:“这女人是不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一击不中,立即全身而退!”

    完颜玉点头,“就是这样!”

    严小开砸了一下手掌,“那这女人和那个光头佬恐怕就是一伙的了!”

    完颜玉沉吟一阵,又问:“你有没有觉得在被刺杀的时候,那个光头佬有放水的感觉?”

    严小开点头,“有呢,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那已经是他的全部实力,可是第二次我才知道,他是留了余地的。”

    完颜玉道:“刺杀我的那个女人也一样!”

    两人对问一阵,又突然间没有预兆的陷入沉默。

    严小开看见完颜玉的神情浮动,仿佛有所触动似的,不由就问:“你想到了什么?”

    完颜玉道:“小你,你说……这有没有可能是一种试探?”

    严小开:“呃?”

    完颜玉道:“或者说是一种考验。不但被刺杀是,现在眼前的一切也是!”

    严小开睁大眼睛,好一阵才苦笑道:“原来的时候,我以为五素的想像力很丰富,没想到你的想像力比她更丰富。”

    完颜玉仿佛有些失望的问:“你不赞同我的看法?”

    严小开摇摇头,“说不上赞同不赞同,世事是没有绝对的,在真相没被揭开之前,一切都有可能。”

    完颜玉问,“现在不敢做预言家了?”

    严小开摇头,“我从来没做过预言家!”

    完颜玉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笑意,犹如雪莲花开,艳绝凡尘。

    严小开看得不由呆了呆,这女人看似冰冷,可真正的接触起来,却让人有种如沐chūn风的温暖之感。

    既然难得她这么有雅兴和自己聊天,严小开就忍不住问:“完颜,你以前在哪个大学念书的?”

    完颜玉蹙眉问:“大学?”

    严小开点头,“对啊!”

    完颜玉摇头,“我没上过大学!”

    严小开睁大眼睛,“怎么可能,那你怎么会选上的?”

    完颜玉又摇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选上的。师父让我来考试,然后我就来了!完了之后就跟你们一起实习了。”

    严小开眼睛更大了一些:“你师父?什么师父?”

    完颜玉道:“世珍大师。”

    严小开一头雾水,苦笑道:“完颜,你说清楚一点行不行,你到底是哪儿来的?”

    完颜玉道:“观音阁!”

    严小开仍是莫名其妙,“那是什么地方?”

    完颜玉道:“说得好听是座祠庙,说得不好听就是个尼姑庵!”

    “啊?”严小开吃惊得差点没咬掉舌头,“你,你是个尼姑?”

    完颜玉摇头,“我是俗家弟子,没有出家。算不上尼姑!”

    严小开震惊半响,嘴巴动了几下,最终却还是没把话说出来,其实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知道,完颜玉这个尼姑庵的俗家弟子能不能谈男朋友,能不能成家?

    完颜玉心如玲珑,一眼就看透了他的心思,淡漠的再次申明,“我不是尼姑!”

    严小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