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零六章 我们都被耍了(求月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质疑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官云尘……的妹妹上官五素。

    秃顶富态男愣一下之后,这就sè眯眯的道:“美女,我要是让他们上十斤,你又怎样?今晚陪我乐呵乐呵!”

    上官五素嘴里的“白痴”两字还没说出来,秃顶富态男的女伴却打翻醋坛的就发了飙,猛地拍了下桌子喝道:“姓钟的,你当我是透明的吗?”

    秃顶富态男被喝得笑容滞在脸上,“你又抽什么疯了?”

    女人怒道:“平时你在外面养狐狸jīng,我看不到,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是现在当着我的面,你竟然还敢勾三搭四?”

    秃顶富态男也恼了,声音高了起来,“我怎么了?我怎么了?不就和别人开两句玩笑吗?”

    女人盛怒不减,“哼,说得倒是轻巧!好,这会儿我就当你是开玩笑,那你公司里养的狐狸jīng呢?你又怎么解释?”

    秃顶富态男脸上一窘,“懒得理你,简直无理取闹!拜托你别这么无聊行不行?”

    刚刚下去的那个服务生这会又上来了,温和的道:“两位,拜托安静一点好吗?不要影响别人用餐!”

    安静尼玛!

    拜托尼玛!

    大家都看吵架看得过瘾呢!

    女人的情绪也激动起来了,完全不理那服务生,而是冲秃顶富态男质问道:“我无理取闹?我无聊?那狐狸jīng都把电话打到我这儿了?我还无理取闹?”

    秃顶富态男又愣了一下,“她打电话给你?”

    女人掏出手机,打开通话记录,一下扔到他的面前。

    秃顶富态男斜眼看了一下那号码,脸sè终于白了下,然后熄事宁人的道:“先吃饭,吃了饭再说这个事!”

    女人怒得不行的道:“我还吃饭?别人把我老公都睡了?我还吃得下饭?”

    秃顶富态男抬眼看看,发现周围的人都拿眼看他,尤其是刚刚那质问他的女郎,脸上的鄙视与不屑更浓郁,恼羞成怒之下有些口不择言了,对自己女人喝道:“你还有完没完了?当初你被那么多人睡了,我又说什么了吗?”

    女人一听这话眼睛就红了,“我被别人睡?你还好意思说这个?要不是为了你的事业,为了你的生意,为了你的前途,我会去给别人睡吗?我真的那么贱,喜欢被别人睡吗?”

    这话一出,嘘声响起一片。

    不但上官五素,所有人都向这男人投去了鄙视的眼光,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甘心带绿帽,让自己的女人去陪睡,这绝对是人渣中的典范啊!

    秃顶富态男脸上终于挂不住了,“当初是你自己愿意去的,我逼你了吗?我逼你了吗?”

    女人被羞辱得脸红耳赤,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就泼到他的脸上。

    秃顶富态男被泼了一头一脸的水,立即就恼了,扬手一耳光扇到他的脸上。

    女人被扇得一愣,随后伏在那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秃顶富态男这一耳光,可是彻底激起了众怒,纷纷在心里骂了一句:畜牲!

    旁边那一桌的两个男人也是心火突突冒起,一个女人为了你甘愿舍身陪别人睡,你竟然舍得打他?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秃顶富态男却没有丝毫反醒的觉悟,淡漠的看了女人一眼,这就悻悻的往洗手间走去。

    严小开见状,也站了起来,“上官,陪我上趟厕所吧!”

    上官云尘立即就想答应,上官五素却嚯地站了起来,抢先道:“我陪你去!”

    严小开睁大眼睛,仿佛极为吃惊的看着她。

    上官五素却沉着脸道:“装什么呀,不要以为他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我也知道的!”

    严小开看看她,又看向上官云尘,“上官,我表现得真有这么明显吗?”

    上官云尘重重的点头,“明显,而且不是一般的明显!”

    严小开:“……”

    上官五素催促道:“到底要不要去,要去就快点!”

    严小开只好无奈的离开座位,往洗手间走去。

    走到长廊尽头,终于在将要进入男厕的门前追上了那秃顶富态男,严小开从旁边挤过去拦住他道:“哎,老兄!”

    秃顶富态男没好气的道:“干嘛?”

    严小开道:“我看你双目无神,脸sè晦黯,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啊,要不我给你算上一卦吧!”

    秃顶富态男冷喝道:“神经病!滚开!”

    严小开不为所动道:“我算卦很灵的,要不然你回头看一眼!”

    秃顶富态男虽然不信,但还是忍不住疑惑的回了一下头。

    这一回头,血光之灾果然就发生了。

    一只白皙的拳头兜头罩脸的狠狠砸来,一下就砸到了他的鼻梁上,顿时血花四贱,眼前一黑就要往前面扑倒。

    谁知道在yù倒未倒之际,一个膝顶已经凶猛的顶上来,重重的撞到了他的额眼部,撞得他整个人凌空往后翻,重重的摔落到地上,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上官五素拍了拍手,不屑的冷哼道:“人渣,老虎不发猫,你当我病危啊!”

    严小开看了眼躺在地上已经人事不醒的秃顶富态男,啧啧的叹息道:“五素,你这是不是太凶残了一点呢?”

    上官五素道:“我要不来的话,你不是更凶残么?”

    严小开被驳得哑口无言,因为上官五素没来的话,说不定他和上官云尘就打断这厮的三条腿了。

    上官五素回头看了一眼,催促道:“赶紧啊,还愣着干嘛?搶劫像你这么笨手笨脚的话,水都弄不到喝呢!”

    严小开很无语,我什么时候说来搶劫了?我只是说上厕所罢了!

    不过他还是赶紧将秃顶富态男给拖了进去,弄进了一个厕格,把他扔到马桶上面。

    上官五素竟然也跟了进去,在他的身上搜罗了一通,钱包钥匙都拿了之后,这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不过他们回来的时候,那刚才还伏在桌上哭泣的女人已经走了。

    看着那空空的桌子,上官五素不由一阵叹气,女人一辈子,总会经历那么一两个人渣的。没能太过同情她,只能保佑自己以后不要有这样的遭遇。

    用那秃顶富态男的钱包里的现金付了账之后,几人就出门下楼。

    上官五素手中的车钥匙按了一下,那辆大众辉腾就响了一下,她就径直走过去,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另外三人表情很平淡,仿佛理所当然,施施然拉开车门坐了上去,仿佛这就是他们的车一般!

    车过了高速关卡,上官云尘就下车把车牌给摘了下来。还没上高速,上官云尘就下了车,把前后的车牌都给拆了。

    之后,上官五素一路把车开得疯快。

    玉林市至清华市约摸二百五十公里的路程,这悍妞竟然只用了一个半小时不到的时间就驶到了。

    在出高速之前,那辆价值百万的辉腾就着了紧急停靠灯被扔在了匝道上,原因无它,这群抠门的家伙不愿意掏高速过路费。

    徒步出了高速,完颜玉立即就打给了她的表妹。

    对于她的身世,严小开仍然十分的好奇,因为她说自称是尼姑庵的一个俗家弟子,可是她看起来却没有半点尼姑的模样。

    她的xìng格看起来冷漠,但处事极为周圆,甚至透着世故与干练,完完全全不像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屁事也不懂的无知女尼!

    不过这些事情,也只能等完颜玉愿意告诉他的时候,才能知道了。

    打完电话之后,完颜玉就招手拦了计程车,几人一起到了清华市的公安局,在公安局斜对面的咖啡厅坐了一阵,她的表妹就来了。

    那是一个二十三四岁,面容清秀,jǐng服笔挺的女孩。

    她也像她的表姐一样,话并不多,接过了完颜玉取出的一点粉末样品后,这就离开了,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

    接下来的时候,严小开等人以为要等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已经做好了坚苦等待的准备。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仅仅喝完了两本咖啡,完颜玉的电话就响了。

    听完电话那头说的话,向来喜怒不行于sè的完颜玉竟然浮起了浓浓的愕然之sè,好半响都回复不过来。

    直到电话那头传来忙音,她才神sè复杂的放下了手机。

    严小开疑惑的问:“怎么样?是不是你表妹那里出结果了!”

    完颜玉点了点头。

    严小开急忙又问:“结果怎样?是白粉吗?”

    完颜玉点头,然后又补充道:“不过中间得加个面字!”

    上官五素睁大眼睛的念道:“白——面——粉?”

    上官云尘失声的叫了起来,“这,这怎么可能!”

    严小开也纳闷的道:“是啊,这没有道理的啊!就算不是白粉,那也该是骨灰啊,怎么可能是面粉呢?”

    完颜玉道:“我表妹说就是面粉,她不会骗我!我也没理由骗你们!”

    几人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好一阵,严小开才喃喃道:“可是,这真的没有理由的啊!”

    上官云尘就道:“哥,你是不是弄错了,把真的白粉给扔了,反倒将面粉留下来的。”

    “不会!”严小开斩钉截铁的摇头,拿出那包粉末道:“你们看,这是我做的记号,而且这个粉末比我买的那两包杂粮面粉要白要亮要细一些,绝不会搞错的!”

    三人抬眼看去,发现塑胶袋上用蓝sè笔写了个大大的“2”字,不由又是一阵无语,这回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2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