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零八章 最后一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夜。..

    严小开等人是宿在凭祥市一个还算有点档次的酒店里面的。

    因为房间充裕,价格也不贵,所以一人开了一间房,反正离目的地已经不远,而且还加了一倍经费不是。

    只是,住下之后,躺在那张还算宽大的床上之时,严小开不由感觉微微的寂廖。

    人在异乡为异客,尤其夜深人静,心里是最多感触的。

    想着想着,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住在隔壁房间的完颜玉。

    刚开始的时候,严小开以为自己和完颜玉经过了一水深火热的“疗伤”后,关系会更进一步的,心里也有种隐隐的期待,那就是把户外运动变成户内。

    不过也难怪他这样想,因为户外运动就已经让人飘飘yù仙了,那户内动动呢?不是更让人yù生yù死吗?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这一路走来,完颜玉对他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像以前一样,清清冷冷,平平淡淡,仿佛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这样的反应,让严小开多少有些郁闷,很想也像她一样,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可是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是她那双修长白皙让他快乐愉悦的双腿。闭上眼睛,就是她那湿漉漉的玲珑身体……

    严小开搞不懂自己这是怎么了,下午的西餐吃得太补,补得冒邪火了?还是每个月發情的那几天突然来了?

    如此反反复复的折腾一阵,严小开终于叹一口气坐起来,睡不着啊,而且连练功都没心思!

    犹豫一阵,终于还是下了床走出去,摁响了完颜玉的房间门铃。

    完颜玉并不像上官五素那样,先在里面问是谁,等到外面答应了才确定开不开门。她是直接就把门开。

    看见门外站着的严小开,完颜玉的脸上竟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微不可闻的点一下头,然后走了进去,不过在进去之前却将门又敞开了一些。

    这样的举动,傻子都能看出来,她是在请他进去了!

    严小开心虚的左右看了一眼,走廊上没有人,赶紧的就闪身而入,关上房门。

    进去之后,完颜玉坐在床边,目光淡淡的看着他。

    接触到她淡漠中带着清澈的眼神,严小开的脸上又一渡心虚起来,吱唔着道:“我睡不着,所以来看看你!”

    完颜玉微不可闻的轻点了一下头,目光却仍然看着他。

    严小开有点受不了她这种坦荡荡,仿佛两人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神sè表情,可是受不了也没办法,难不成他敢直接说,咱们别那么多废话了,那户外运动搞得我不上不下的,相信你也差不多,咱们就转战户内吧!

    如果他敢说这么猥琐的话,不被完颜玉从窗口扔出去,最少也要被扫地出门的。

    憋来挤去,最终也只是说了一句:“你身上的伤怎样了?”

    完颜玉终于吭了腔,摇摇头道:“没什么大碍了。”

    严小开想了想,“要不,我再给你看看吧,你知道,医术我多少是懂一些的!”

    完颜玉没有怀疑,只是道:“好,不过你别进来啊,我现在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你进来的话,会很危险的!”

    严小开下意识的道:“我保证不进去!”

    这话一出来,他自己的脸就热了,完颜玉的眼中也浮过一丝不自然之sè。

    两人明明在讨论着一个很严肃很认真的话题,完颜玉的意思是让他别用内气去探她的气血丹田,严小开的意思也是说不会用内气去试探。

    只是两人的话听起来偏偏就透着暧昧的味儿,暧昧得来甚至都有点yín蕩的意思呢!

    在她把手伸到面前的时候,严小开就握住了她的手。

    只是肌肤才一交触,完颜玉的心里就是一颤,瞬间想起了那一幕在迷糊状态下发生的肌肤之亲,清冷的俏颜上也浮起了绯红。

    那个时候,她的意识虽然不是特别的清醒,但并没有完全的迷糊,严小开为他做了什么,她又做了什么,两人之间又发生了什么,她是一清二楚的。

    尽管当时的情况下,她所有的举动都是下意识的,是不受控制的,但她却不能否认发生的一切都是她主动的。

    尽管她还必须承认,在做这一切的过程中,她也是快感如cháo,无比xìng福的,但作为一个矜持自贵的女人,做出这么荒唐甚至是yín蕩的事情,她真的有点不知该怎么面对严小开了。

    从林玉市到华清市再到凭祥市,她虽然极力的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努力的继续用以往一惯的平淡态度对待严小开,而且直到此时此刻,仍在努力假装着,可是她很清楚,不管自己掩饰与假装得有多好,她都没办法做到自欺欺人,一切,都因为那场迷糊中的股肤之亲之后变得不一样了!

    在她心绪复杂的走神之际,严小开已经给她把过脉了,额上紧皱的眉头也展了开来,“完颜,你的气息虽然还有点乱,但已经好很多了!”

    完颜玉回过神来,“其实当时吃了你给我的那颗药丸后,我就感觉好很多了!”

    说起药丸这个事,两人心里又是一阵尴尬,因为那药丸是严小开放到嘴里嚼碎了,然后嘴对嘴的给完颜玉灌进去的。

    如果完颜玉没记错的话,严小开还将舌头往她嘴里伸过呢!

    想起这些,完颜玉波平如镜的心湖终于掀起了片片涟漪,目光也不敢再往严小开身上看了。

    严小开感觉气氛有点尴尬,忙叉开话题道:“那个什么玉女心法,你还在练吗?”

    完颜玉摇头,“没有了,你不是说不要我练吗?”

    严小开愣了下,心里突地热了起来,因为兴奋和激动,他没想到自己随口那么一说,她竟然真的就不练了。

    如果换了别个女人,恐怕他就趁机调戲一句,你这么听我的话啊?然后女人佯装羞恼的回应一句,打情骂俏中jiān情顺利展开,户外也顺理成章的变成户内。

    只是,面对着清冷淡漠的完颜玉,这么轻佻的话,他真的说不出来。

    两人不咸不淡的聊了那么几句,完颜玉始终没什么表示,严小开也不敢有什么表示。

    窗户纸捅不破,严小开心里着急,却又没有办法,眼见夜越来越深了,他只好无奈的叹口气,站起来道:“好好休息吧,明天应该是最后一站了,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反正咱们多提个心吧!”

    完颜玉点头,站起来送他。

    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完颜玉终于张嘴说了一句:“谢谢!”

    严小开扭门的动作轻滞了一下,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冲动,那就是回转过身,冲上去将她一把推倒在床上,然后狠狠狠蹂躏一翻。

    不过回过神的时候,看见她那清冷而平静的俏颜,勇气又瞬间瓦解冰消,最终只是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在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完颜玉长长的叹了口气,幽幽的轻骂一句:“笨蛋!”

    一夜再无话,到了第二天。

    严小开等人早早的起来了,到了车站,坐上了前往夏石镇的破旧班车。

    离开了市区之后,道路就开始变得崎岖坎坷起来,两旁不再有密集的房屋建筑,多是荒田野地,葱郁山林,还有些奇奇怪怪,嶙峋迥异的山石。

    看着周围的景sè,严小开有种回到了乡下老家的感觉,正这样想的时候,肩头上微微重了一下,侧眼看看,发现坐在身旁的完颜玉已经靠到了自己的肩头。

    她的眼睛是闭着的,严小开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是有意,还是无意。尽管心里多少是有些欢喜,但还是忍不住暗里嘟哝,既然没有和我深入切磋的意思,那就别和我搞得那么暧昧嘛!

    看着肉吃斋,有意思吗?

    这样想的时候,忽然发现眼角有些异光,抬眼一看,上官五素正看着他,一脸的鄙夷之sè,就差直接说:好一对jiān夫yín婦!

    严小开皱皱眉,以眼还眼的瞪回她。

    两人就这样隔空互瞪起来,无声无sè的火花劈哩啪啦。

    眼战足足持续了好几分钟,上官五素最终因为战斗力不挤败退了,因为这厮太卑鄙了,瞪人就瞪人,他竟然还要挤眉弄眼的朝人家放电,上官五素哪能是他的对手,被弄得脸红耳赤的别转过头。

    一路颠簸,几十公里竟然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到达镇上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这个镇子,明显要比严小开等人想像中的还要破败落旧一些,虽然镇中心有不少现代化楼房,也有一些穿流的车辆,但真的算不上繁华,房子也是土木结构的居多。

    不过这个镇子的面貌怎样,与严小开等人是无关的,他们不是来定居,只是来送货的,虽然说长途跋涉不远千里的只是为了送一包面粉。

    拿着地址找人一问才知道,要到达地址上的这个山寨,还要走近十公里的山路呢!

    在路人的引导下,严小开等人走到了镇中心的十字路口,那里聚集了一群私营载客的车辆,有两轮摩托,三轮摩托,小型面包车,农用托拉机等等。

    看见严小开等四人出现,这些车一窝蜂的涌了上来,争相询问他们去哪儿。

    只是当严小开报了地址之后,众人又一阵摇头,没等几人发问,纷纷又四散开去。

    四人很是疑惑不解,这些人不是做营运的吗?怎么有生意又不做了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