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一十五章 苗族龙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仁沙屯山寨,也称之为苗族山寨。访问下载TXT小说..

    这个山寨居住的近千户人家几乎全都是苗民。

    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也因为苗民生活习惯,上个世纪末六十年代以前,这里仍过着半封闭的rì子,苗民除了与本族山寨相互走动外,基本不与外界接触。

    后来随着边境公路落成,仁沙屯山寨有了通往外界的大道,这才渐渐开放起来。

    随着更多的苗民走出去,更多的外姓人走进来,山寨也渐渐变得兴旺起来。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处于亚热带山区,紧挨着原始森林的仁沙屯山寨气温宜人,雨量充沛,土壤肥沃,盛产油茶,油桐,果树老经济林,还出产香菇,木耳,竹筒,竹旬,灵芝,黄jīng,茶辣,女贞子,首乌,蜂密等等土特产,但最为出sè的还是他们的木材,拥有杉、松、粟、栎,檀等优质林区。

    这些木材之中,最具值钱的自然就是檀木。

    随着红木家私的兴起,檀木的价格也水涨船高,不少人涌入仁沙屯山寨购买檀木。

    那个板寸头,也就是托中锐安保运送骨灰的主顾,他的真名叫做黄勇平,是第一批进入仁沙屯购买檀木的主顾。

    当时的黄勇平还很年轻,只有二十六七岁那样,龙客布的女儿龙兰当时年轻也不大。一来二去之下,黄勇平就瞄上了年轻貌美的龙兰。

    不过当时的龙兰却瞧不上黄勇平,首先一个这姓黄的长得确实不咋地,另外一个那就是兄长长居南越,她不想嫁到外面,离家太远,侍候不了父亲。

    谁知这姓黄的却很卑劣,趁着一次龙兰单独带他上山选檀木的时候,硬是在荒山野地里将她霸王硬上弓,把生米煮成了熟饭。思想保守又认死理的龙兰在无奈之下,只能便宜了这姓黄的,嫁给了他!

    当时龙客布是极为反对这门亲事的,可是最终拗不过女儿,只能放任自流。

    龙兰与黄勇平去结了婚之后,很快双双离开了山寨,去了深城做起了生意,而且好像生活过得还不错的样子,虽然龙兰很少回来,但钱却寄回来不少。但龙客布这样的xìng格,哪里会要她的钱,尽管没办法把钱打回去,但他一分也没动。

    时间一晃就这样过了二十年,突然有一天,龙客布接到了女儿打来的电话,称自己得了癌症,已经是晚期。

    龙客布被吓坏了,赶紧的把儿子叫了回来,一起前往深城去看望龙兰,可到达之后,却没有看到女儿的最后一面,只看到一具冰冷的尸体。

    白头人送黑头人,龙客布当时的伤心可想而知,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他怀疑女婿杀害了女儿,当场就闹翻了,不但爆打了这个女婿,还报了jǐng,最后在医院出具了住院记录与病情记录后,龙客布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不过经过了这一闹,原本就没什么感情的翁婿间就更形同陌路了。

    丧事办完之后,黄勇平要求龙客布将骨灰带回,声称这是龙兰的遗愿,龙客布却不干,厉声怒吼:“当初你怎么把她带出来,现在你就必须怎么把她给我送回去。”

    事隔三个月之久,龙兰的骨灰终于送回来了,龙客布以为这是黄勇平亲自送来的,但那王八蛋到了山寨外面不敢进来,只让手下送到门口,所以当场就发作了,连撵带打,怒吼连连!

    听完了是这么一回事后,严小开唏嘘之余又很疑惑,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骨灰盒里装的应该就是骨灰才对啊,怎么就变成面粉了呢?

    费解,实在让人费解啊!

    严小开沉吟一下问道:“那你知道你女婿是做什么生意的吗?”

    龙客布摇头,“具体什么我不是特别清楚,只是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刚出去的那会儿是批发零售我们山寨里的土特产,山寨里有很多苗民都给他们邮过东西,之后又好像转行做饮食还是超市什么的,可是前几个月我过去的时候,又听说他是什么大集团的一个地区经理。反正我搞不懂。”

    严小开听得一头雾水,如果是正经生意人的话,怎么会引起黑道人物的关注与厮抢呢!

    原来的时候,他以为见到了收货人,一切谜底就能解开,可见到了收货人之后,却发现事实变得更加扑逆迷离。

    不过这个时候,上官云尘已经来喊开饭了。只好强压下心头的重重疑虑,和龙客布一起去吃饭。

    饭后,龙客布给几人在祖屋里安排了房间,说是要留他们住几天。

    住几天的话,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不过赶了这几天的路,大家确实是已经人困马乏了,何况外面那个关卡也不知道怎样了,所以今天只能住在这里,过一夜看明天什么情况再作打算了。

    在上官云尘与上官五素去山寨里面游荡,完颜玉回房间休息的时候,严小开再次来到了龙女的房间。

    只是进门之后却有些愕然,不过却不是因为龙客布已经在房间里面,而是因为那个昏睡多时的龙女终于醒了。

    看见严小开进来,龙客布就指着他道:“龙女,你看,就是他救的你!”

    龙女的脸sè已经恢复了红润,嘴唇也有了血sè,扑闪着一双灵动的眸子,上下打量着严小开。

    严小开凑上前来,轻声的问:“你认得我吗?”

    龙女点了点头。

    严小开欣喜若狂,一把抓住她手,激动的问:“师姐,真的是你吗?”

    龙女显然是吃了一惊,羞臊的急急缩回了手,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什么师姐?”

    看见她这样的反应,严小开兴奋的表情一下就垮了下来,喃喃的道:“那你又说认得我!”

    龙女脸红红的低声道:“我虽然在昏迷中,但身边发生的事情,隐约还是记得的,你的声音很熟悉,所以你一说话,我就知道是你了!”

    严小开失望的道:“真的只是这样吗?”

    龙女疑惑的问:“不然你认为是怎样呢?”

    严小开看着她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忍不住幽幽的叹了口气。

    龙女显然是有点受不了他这种直勾勾的眼神,羞臊的别转过脸不敢看她,那张俏脸也一直很红。

    房间静了下来,气氛有些沉闷,也有些诡异。

    好一阵,龙客布才首先出了声,揉着脑门道:“我刚刚记着自己要做什么事来着,怎么又想不起来了……对了,我要去煮姜汤。”

    说着,他就站起来往外走。

    龙女一下就紧张了起来,张嘴叫道:“爷爷”

    龙客布转过头来,看了看眼自己的孙女,又看看严小开,然后笑道:“没关系的,你们俩聊聊吧,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不会对你怎样的。”

    严小开的脸上一窘,见过不会说话的,可还没见过这么不会说话的。

    龙女的脸则变得更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龙客布离开房间。

    没人知道龙客布是怎么想的,因为这老家伙竟然把房门给反手关上了,关上之后甚至害怕没关紧,又在外面拉了一下,仿佛巴不得严小开对他孙女怎样似的。

    房间里又一次静了下来,而且这一次的气氛要比刚才更沉闷更尴尬。

    龙女显然是有点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终于忍不住张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严小开真的不知该怎么面对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该将她当成失忆的小师姐呢?还是当作一个陌生人?但最后还是道:“我叫严小开!”

    龙女道:“我叫龙晓雨!”

    严小开疑惑的问:“那怎么大家都叫你龙女呢?”

    龙女……这个时候应该叫她龙晓雨才对了。

    龙晓雨轻笑道:“那是我的rǔ名,爷爷还有寨子里的人都这样叫我的!你要是喜欢,也可以这样叫我的!”

    她的随和,温婉,阳光,甚至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无一不像极了自己的小师姐,严小开忍不住问:“你认识一个叫做潘如霜的女人吗?”

    龙晓雨茫然的摇头,“不认识!”

    尽管这是预料中的答案,但严小开还是忍不住流露出浓浓的失望之sè。

    龙晓雨见状又问:“她是你的什么人吗?”

    “是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女人!”严小开说着,又鬼使神差的补充了一句:“她和你长得很像!”

    龙晓雨柔声的问:“有多像?”

    严小开道:“几乎是一模一样,不但脸长得一样,就连说话的声音一样,甚至是给我的感觉也一样!”

    龙晓雨失笑道:“那会不会是我失散的双胞胎姐妹呢?”

    这个笑话显然不好笑,所以严小开笑起来的时候也是干干的。

    龙晓雨接着又问道:“你是从哪来的?”

    严小开这就把自己一行人来的目的说了一遍。

    说到姑姑龙兰的事情,龙晓雨好看的双眸变得黯淡起来,隐隐泛起泪光。

    严小开见状,赶紧叉开话题道:“你怎么会中毒的?”

    龙晓雨茫然的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想找几棵金丝楠木,弄点树种回来的,走到一条山溪的时候感觉头晕晕的,意识到不对想往回走的时候,眼前就黑了,然后一动也动不了!”

    严小开心中一醒,问道:“你是沿着溪流一直往上走的?”

    龙晓雨点头。

    严小开道:“溪水是绿的还是红的?”

    龙晓雨道:“绿的,很浓的绿sè,而且还带着腥味,刚开始我也觉得很奇怪,那水怎么是绿的呢!严小……”

    严小开故意的道:“叫哥!”

    龙晓雨脸刷就红了,目光有些幽怨的看着他……

    《特工联盟》的第一次有奖问答活动已经开始了,详见近身特工书评区。问题很简单,只要是了了的书迷,基本都答得上来。相当于给特工联盟的同学发放福利了。

    另外,那些自称老乡的粉丝,加了q之后麻烦不要问东问西来验证我的身份。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瞎耗。

    又另外,luoshaoyang同学,前几章应该留了你的名字的。你仔细看看。不过还是感激你宝贵的月票。希望下个月继续坚持。

    再另外,感激今天投月票的同学:圣战地狱、huayu633、假装很厉害、酒sè天堂。

    最后另外,赶紧来注册订阅吧,有你的支持,近身特工才会更辉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