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一十八章 心动不如行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顺着龙晓雨所指的方向看去,只是看了一阵,除了一片树林之外,什么也没看到。

    “龙女,你让我看什么呢?”

    龙晓雨道:“树啊,你没看到吗?你凑过来啊,嚅,就是那棵树。”

    严小开好凑近她,只是在往前看的同时,鼻间就闻到了她身上幽幽的香味,这股迷人的味道,竟然也跟他的小师姐一模一样。

    这一瞬间,严小开不由有些心神恍惚,以为身旁的女孩就是小师姐,忘情的深吸着她身上的味儿,而且有种要张手拥抱她的冲动。

    龙晓雨见严小开迟迟没作声,以为他没看到,“看到没?那棵要一人张开双臂才能围抱的树啊!”

    她的声音使得严小开从失神中清醒过来,赶紧的屏慑心神,抬眼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终于看到了她所说的那颗树,点点头道:“看到了!”

    龙晓雨道:“那就是我们山寨里真正的宝贝啊!”

    严小开不解的问:“这是什么树?”

    龙晓雨道:“越香枝!”

    严小开还是一头雾水,“越香枝是什么?”

    龙晓雨解释道:“越香枝就是越南黄花梨,和海南黄花梨同属,但颜sè更艳,香味更浓,纹理,层次较乱。”

    严小开道:“那它的价格呢?”

    龙晓雨道:“原来的时候,越南黄花梨的价格只是在150万左右那样子!”

    严小开道:“那现在呢?”

    龙晓雨道:“近些年来,越南当地的原生林基本已经被砍伐殆尽,越南黄花梨的木材进口也完全中断,越南当地存留的黄花梨木料可以说是寥寥无几。现在要想买到越南黄花梨木料来制作仿古家具,只能和早些年存有木料的一些企业或藏家进行转让交易,而且数量也十分有限。据粗略估计,全国范围内用于交易的越南黄花梨木料不会超过100吨,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木料的缺失,使得越越黄花梨的价格也水涨船高,目前越南黄花梨较次板料每吨价格在500万左右;稍好一些的板料每吨价格在600至900万之间;特别好的板料则按块论价,折合起来每吨价格要超过1000万。”

    严小开惊讶的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价格不是直追海南黄花梨!”

    龙晓雨点头,“物以稀为贵,这是肯定的。”

    严小开指着那棵树道:“那这棵越南黄花梨能卖多少钱?”

    龙晓雨道:“确切的说不准,只能粗略的说个大概,应该在三千万以上!”

    严小开被吓了一跳,“这么贵!”

    龙晓雨道:“这还只是保守估计。”

    严小开又问:“那这里就只有这么一棵吗?”

    龙晓雨摇头,“在前面还有更多,爷爷说这里面最少有一百多棵这样的黄花梨,每颗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严小开道:“既然这些树这么植钱,你们干嘛不砍来卖呢?这些树,随便卖出一棵,就能大大改善你们这个山寨的生活水平啊!”

    龙晓雨道:“我也这样问过爷爷的,他给我说了很多的,首先一个,从这条界过去,就不属于我们的地方了,是人家的国境。如果我们过去砍伐的话,属于偷盗盗别人的东西。另一个,放下这国境不国境的不说,说以前的时候,没人知道这是值钱的树木,后来知道了,想过来砍了,这里又打起了仗,变成了雷区。在边境公路落成的时候,爷爷也不是没打过这些越南黄花梨的主意,可是村里的一个汉子只是从你刚刚落脚的地方往前走了不到二十米,就触了雷,当场被炸得血肉横飞,连尸首都没能收回来!”

    严小开心里大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龙晓雨道:“从那个时候开始,爷爷就禁止任何人再踏足这片地方了。我带你来这里,如果被他知道了,肯定要把我骂个半死的!”

    严小开也觉得这地方很恐怖,这就伸手拉住她道:“龙女,咱们还是走吧!”

    龙晓雨被他突然抓住手,脸上红了红,但并没有挣开他,只是笑道:“开哥,你别害怕,只要咱们不出界,不乱跑,不会有事的。”

    严小开点头,但还是拉着她往回走。

    也许拉小师姐的手拉习惯了,也许是故意占便宜,反正上了手之后,严小开就没有再撒手。

    龙晓雨的脸一直很红,虽然说他的手相当宽厚,被握着感觉十分温暖,可还是很不好意思,可是又没敢喝斥他放开,只能任由他握着。

    回到了那片种植的山坡上之时,周围已经能看到忙碌的苗民,龙晓雨终于忍不住挣脱了他的手。

    严小开这才发觉自己的失礼,赶紧的说了声,“对不起!”

    龙晓雨摇头,“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你只是又把我当成她了!”

    严小开微叹一口气,因为她说的就是事实。

    龙晓雨柔声的安慰道:“有些事过去了,就忘记吧!人总活在回忆中不好的。”

    严小开点头,“我知道的,不过看着你,就是忍不住。”

    龙晓雨道:“咱们不说这个吧。开哥,你们什么时候回去呢?”

    严小开道:“今儿在这住一晚,明天就应该回去了。”

    龙晓雨心里涌起一丝淡淡的不舍,“这么快就要回去啊?”

    严小开道:“这一路我们折腾得不行,现在东西终于送到了,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应该是要回去的时候了。”

    龙晓雨道:“不再住两天么?”

    严小开摇了摇头,因为他真的没办法接受小师姐明明站在面前,却对他像陌生人一样。想了下道:“对了,龙女,你能帮我办一件事不?”

    龙晓雨道:“行啊,你说吧,是什么事儿!”

    严小开指了指山下通往外面的路口,“你们山寨外面两三公里的地方不是设置了个关卡吗?你帮我去看看那些士兵还在不在了?在的话有没有什么特别异常的举动。”

    龙晓雨疑惑的问:“为什么要去看呢?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那儿设置关卡,但对待我们都很随和的,只要说是仁沙屯山寨的人,根本不用检查,直接就放行了。”

    严小开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这就把自己一行人为了给龙客布送骨灰而闯关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

    龙晓雨听过之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好,我下山之后就出去看。”

    两人这就一起下山。

    回到寨子的时候,龙晓雨走进了一个类似粮仓的老屋,不一会儿竟然从里面开出了一辆枣红sè的大切诺基。

    这车一冒出来,着实把严小开给吓了一跳,因为他真不知道在拖拉机与摩托车都不多的仁沙屯山寨竟然藏着这么豪华与气派的车。

    为了安全起见,龙晓雨开着车兜进了山寨,叫上了寨子里的几个苗汉,这才将车驶出了山寨。

    严小开没在山寨胡乱转悠,直接就回了龙客布的祖屋。

    进了厅堂后,发现上官云尘兄妹与完颜玉正坐在八仙桌上喝茶。

    看见严小开回来,上官云尘立即就挤眉弄眼的道:“哥,这么快就回来了?”

    上官五素只是瞥了严小开一眼,嘴上虽然没说话,眼中就却有着不屑之sè,就这身板儿,能有多大战斗力啊?

    严小开点点头,左右看了看,没发现龙客布的身影,不由就问:“那个老家伙呢?”

    上官云尘朝里面指了指,“在厨房,说是要给我们做饭呢!”

    严小开有些愕然,“这么好?”

    上官云尘道:“我也有点担心,这老家伙会不会在饭菜里给我们下毒啊!”

    严小开没理他,径直走了进去。

    进了厨房后,果然看见龙客布挽着袖子,系着围裙,正在砧板上切着土豆丝,动作又快又稳,土豆丝又细又均匀,看着还真有几分大厨的意思!

    听见有人进来,龙客布回头看一眼,见是严小开,没有吱声,继续切着自己的菜。

    严小开却凑过来,笑着道:“龙老先生,做菜呢?”

    老家伙变成了龙老先生,让龙客布有些微惊讶,看见他脸带笑容,更是疑惑,不过还是什么都没说。

    严小开围着那砧板转了一圈,捏起一根土豆丝,仿佛很吃惊的样子,“龙老先生,你以前是不是在什么酒店里做大厨啊?这土豆丝切的这个细哟,真赶上大师水准了。”

    龙客布头也没抬,瓮声瓮气的来了一句:“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

    严小开脸上微窘一下,“我……”

    龙客布仍然没有抬头,却出言打断他道:“你不用说了,你想说的事情,门都没有!”

    严小开这下是真吃惊了,“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龙客布终于放下了菜刀,抬起头来看着他冷哼道:“肯定是龙女那妮子受不了你的花言巧语,带着你去看了我们寨子的那些宝贝,然后你就动了心思,想要那些越香枝不是吗?”

    “这都被你给猜中了!”严小开惊得不行,随后嘿嘿的笑了起来,“龙老先生果然英明,我还没翘起尾巴呢,你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了!”

    龙客布只是冷哼一声,继续垂头切菜。

    严小开道:“哎,龙老先生,我不是白要你的,我给你钱,跟你买啊!”

    龙客布嗤之以鼻的道:“我没见过钱啊!”

    严小开撇了撇嘴,故意的道:“你就是这样对待你们家的救命恩人的?再说那些越香枝又不在你们山寨的范围,这都在别人的国境上了!”

    “嘟!”的一声,龙客布重重的将菜刀砍到砧板上,吼道:“你知道个屁,那地方原本就是我们的,是清**,把它给划分出去了!那些越香枝是我苗寨的老祖宗种上去的。”

    严小开被吓了一跳,弱弱的道:“你激动什么呀,我这不是找你商量吗?”

    龙客布大手一挥:“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你以为那些越香枝我们不想要啊,可是那些地雷呢,谁去扫,你去吗?”

    严小开道:“我虽然不懂扫雷,但我可以找专人来啊。”

    龙客布冷笑道:“好,就算你可以把雷扫光,那南越军呢?要是发现你们在他的地方上偷木材,你还能活吗?”

    严小开道:“我敢说,就算他们知道这个地方有木材,也不知道这就是珍贵的越香枝,要不然他们不早就派人来砍了!咱们只要动作轻悄一点,肯定能物归原主的!”

    龙客布的表情滞了滞,眼中明显滑过一抹犹豫之sè,但随即就消失了,摆摆手道:“算了,这事不说了。”

    严小开道:“老家伙,有句话叫做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如果你不动手,以后被别人发现了那些越香枝,到时你就什么都没有了,趁着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咱们……”

    龙客布突地一把拔起了砧板上的菜刀,扬起来道:“你再说,我急了!”

    严小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