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二十五章 小别胜新婚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回到大宅的时候,看着那扇已经重新粉刷油漆过的朱红大门。

    严小开这些天一直飘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只有家,才能给他踏实安稳的感觉。

    尽管只走了几天的时间,可是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感觉仿佛离开了很久似的。

    推开院门走进去,发现两栋西式别墅小屋已经建了起来,与主宅浑然天成仿如一体,远远看去,中西结合,搭配适当,既有古sè古香的味儿,又透着时尚现代,极为奢华大气。

    深城速度,果然不是盖的,严小开离开之前,西式别墅小屋只是刚见模样,此刻却已经进入了装修阶段,工人们正在里面紧张而忙碌的工作着。

    在门口指挥着工人工作的包工头看见严小开回来,赶紧的走上来,“严老板,你回来了?”

    严小开点点头,“房子的进度怎样了?”

    包工头朝房子里指了指,“已经进入装修的最后阶段了,今晚收工之后,剩下的就是一些细活,最多一个星期,就可以完工!”

    严小开走进去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个包工头的活确实不错,自己交待的不但一项也没落下,而且房子做得比自己预期得还要漂亮。

    检查过后走出来,他就对包工头道:“行,让大家落力点,晚上我请大家吃饭,顺便把款子给你结一下!”

    包工头忙谦让道:“不急,不急的!”

    严小开道:“不急?不急那就完工的时候再结!”

    包工头的笑脸一下就垮了下来,挠着头道:“急,也急的。”

    严小开笑了下,“赶紧去干活吧,晚上再说!”

    包工头咧嘴笑了起来,忙答应道:“好咧,严老板你就瞧好吧!”

    严小开扔下他后,这就进了厅堂,但左顾右盼却不见郝婞的身影,房间里也没有人。侧耳听听,除了前院,仿似后院那边有一点动静。

    严小开这就顺着回廊穿过后堂走了出去,到了后院的时候,终于看见了郝婞。

    她正站在一块菜地之前,微微的躬着腰在清除着青菜中间的杂草,身上穿着居家休闲长裙,虽然是很便宜的地摊货,可是穿在她丰盈冶丽窈窕多姿的身上却极显气质,长长的头发被jīng致的盘起,用一条蓝sè的方巾摭挡着,看着极为养眼舒服,很有闲妻良母的范儿。

    严小开站在那里呆呆的看了她一阵,发现她只是专注的垂头干活,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窥视,又看到她浑圆挺俏的臀部正对着自己这边,心头突然sè心大动,这就慑手慑脚的走了过去,在她的屁股上抓了一把!

    “啊!”郝婞被吓得尖叫跳了起来。

    严小开顺势就一勾她的纤腰,从背后紧紧的拥抱住他。

    郝婞惊恐万状的极力挣扎,羞怒交集之下,手中的小锄头也立即就要往后面敲来。

    严小开赶紧的扬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它压了下来,反抱着她的双手,然后更可恶的将一只手伸到她丰满的胸部上,缓缓的揉起来。

    这突然而来的侵犯,真的把郝婞给吓坏了,使出全身的力气来挣扎与抵抗,只是挣着挣着,她就渐渐平静下来了,不过这并不是她被弄得没有力气,浑身发软了,而是因为她闻到了后面这个男人身上传来的那股熟悉又亲切的味道,心中的恐惧瞬间散尽,被巨大的欢喜所代替,又哪还能挣扎得起来。

    严小开疑惑的停下手,“咦,你怎么不动了呢?”

    郝婞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似嗔似怨的表情,“阿大,你作死了,一回家就戏弄俺!俺差点被你给吓死了!”

    严小开呵呵的笑起来,伸手一楼她的纤腰,将她再次搂进怀里,腻腻的柔声问:“想我了没有?”

    郝婞伸手轻打他一下,吃吃的笑道:“臭流氓,大sè鬼,有什么好想的!”

    严小开苦着脸道:“真没良心,亏得我走到哪儿,想你想到哪儿?”

    郝婞心里一颤,抬起头来,羞臊中透着欢喜的问:“真的呀?”

    严小开笑着问,“骗你,你会给我做饭不?”

    郝婞道:“才不要给你……”

    只是她的嘴才一开,严小开已经顺势吻了过下,一下就吻住了她艳红yù滴的薄唇,四唇相交,柔舌并进,一下就进入她的嘴腔,深情的吻了起来。

    被他这突然一吻,郝婞低低的呜咽一声,想要推开他,可是在他温柔又带着粗鲁的亲吻下,双手又没有一点的力气,只能任由他肆意的索吻。

    渐渐地,他的热情也将她带动了起来,推拒的双手反倒缠绕上他的熊腰虎背,紧抱着他,情不自禁的的回应起来,笨掘生涩的丁香小舌温柔万千的和他缠绵不停。

    激烈又狂热的热吻使得两人的身体迅速的升温,严小开忍不住了,将她一把抱到旁边半人高的石台上坐下来,他的身体则从她的双腿间挤进去,紧抵着她的下身,一连纠缠厮磨着她的身体,一边亲吻着她艳红柔软的唇舌,与此同时,一双手也顺着她平坦滑溜的小腹爬了上去,缓缓的抚摸起来。

    郝婞被吻得意乱情迷,身体一阵一阵的发软,哪有力气抗拒,只能任由他肆虐,不过在最后他的手要解后面的文胸系扣时,神智仿佛要迷失的她还是突地一醒,将他推开,紧张的四下张望,发现没人后才放下心来,气喘吁吁的道:“不,阿大,不要,这光天化rì的……”

    严小开抱着她不放,坏笑道:“谁规定白天不可以亲热的!”

    郝婞轻白他一眼,感觉到他蠢蠢yù动的手,不由轻打他一下,“不要来了呀,被人瞧见多不好啊,前面还好多人在那里干活呢,真的要那也得……”

    严小开好笑的调侃着问:“也得什么时候啊?”

    郝婞脸红红摇头,口是心非的道:“坏蛋,什么时候也不成!”

    严小开一双手又缠了她的胸部,逗着她问:“真的不成?”

    郝婞感觉身体一阵阵发软,又无力推开他,心里又害怕周围的高楼会有人窥视,“阿大,咱,咱们进去好不好?”

    严小开道:“进房间?”

    郝婞被弄得哭笑不得,有些恼的嗔骂道:“俺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sè的呢!”

    严小开学着她的语气道:“那是俺努力的隐藏着,不让你发现,要不然你怎么肯跟俺好呢!”

    郝婞忍不住吃吃的笑起来,伸手又轻打他一下,“你坏死了,不许学俺说话!”

    严小开又道:“那你说你愿意跟俺进房间不?”

    郝婞红着脸道:“才不要!你再这么厚脸皮,俺就不理你了!”

    严小开故作失落的样子,“好吧,你也不理俺,俺真成狗不理了!”

    郝婞啼笑皆非,看着他委屈的可怜样子,终于忍不住投入了他虽然不宽广却让她感觉舒服与安全的胸膛里,喃喃的低声道:“俺呀,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哟!”

    严小开也放下了嬉皮笑脸,轻柔的问道:“婞姐,想我了吗?”

    郝婞脸红红的摇头,“不想,一点儿也不想!”

    严小开失望的道:“真的不想啊?”

    郝婞不出声了,只是伏在他的肩头上,紧紧拥抱着他,仿佛怕一松手,他又会消失似的。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纵然贤惠温柔如郝婞也不例外。

    她说不想他,事实却是不一般的想他,自从严小开离家之后,每次听到大门有动静,她都以为是严小开回来了,欢天喜地的跑出去,却又发现不是。

    每回她正专注的做着什么事的时候,仿佛总听到严小开喊她,可是回过神来,却又发现这只是错觉!

    每每午夜梦醒,想到严小开不在家里,她就没有了睡意,一宿一宿的睁着眼熬到天亮。

    她想他啊,想得不能再想了。

    家里没有了严小开,她感觉整个人整颗心都空了,无处着落,无处安放,整天魂不守舍,心不在焉,做什么都不得劲儿,吃什么也没有滋味。

    不夸张的说,这几天她都在浑浑噩噩中渡过的,如果严小开再不回来,恐怕她真的要崩溃了。

    严小开见她久久不说话,这就分开一些,轻轻的抬下她光洁勾人的下巴,发现她的眼眶已经红了,双眼带着薄雾,梨花带雨,说不出的凄楚动人,而且她的容颜也十分憔悴,几天不见,仿佛瘦了一圈儿,忍不住又一次深深的吻住了她。

    两人在后院缠绵亲热好一阵,这才回到宅中。

    严小开回来了,家里的主心骨回来了,郝婞无处安放的心终于落了地,郁郁的脸上也有了神采,做什么事儿也有劲儿了,给他端茶递水,给他上热毛巾洗脸擦手,给他拿拖鞋拿报纸,将他侍候得像个大爷一样。

    看着温柔贤惠体贴入微的郝婞忙前忙后,严小开心里感觉舒坦和温暖,这儿,才是他的家啊!

    到了傍晚,工人们收工,严小开就兑现承诺,不但给包工头结了款子,还请他们去外面的酒楼吃饭。

    席中,包工头和工人频频向严小开敬酒,因为遇到一个结款如此干脆,又如此善待他们的老板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严小开谨记着自己在仁沙屯山寨喝醉后的丑态,不敢再开怀敞饮了,何况……今晚他还要洞房花烛夜呢,喝醉了多煞风景啊。所以几杯下肚,他就把杯子放到一边,表示不能再喝了。

    倒是郝婞,看见严小开回来心里高兴,又见包工头与工人们盛意拳拳,这就拿过了严小开的杯子,递他挡下所有敬来的酒。

    一场酒喝下来,郝婞的脸上只是微有些熏意,包工头和那些工人却全都醉倒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