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二十九章 当贱男遭遇贱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到外面传来的街跑引擎声,严小开皱眉,因为不用猜都知道是谁来了。

    只是走出去一看,他又有些错愕,因为来的人并不是上官五素,而是上官云尘!

    尽管两人的脸长得一模一样,可是有胸没胸,那可是一眼分明的事情,两人的xìng格虽然也极为相似,一个明贱一个暗騷,可是对严小开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的!

    上官云尘径直把街跑开进了院里,下来后就给了严小开一个熊抱,“哥,一夜不见如隔三秋,我真的想死你了!”

    严小开狂汗,心说你们一个个就不能不那么基情么!

    “上官,你怎么来了?”

    “在家里呆着无聊,昨天看见眼球大叔把你送到这的,所以就过来找你了!”

    跟着凑上来的西门耀铭看见上官云尘抱严小开,仿佛有些醋意的道:“哥,他是谁?”

    上官云尘也jǐng惕的问:“哥,这又是谁?”

    严小开给两人介绍道:“西门耀铭,我在老家的小弟。这是上官云尘,我……”

    上官云尘忙接口道:“我是哥在深城的小弟!”

    感受到他的敌意,西门耀铭嗤之以鼻的冷哼了一声,“切,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和哥可是在海源打过江山的。”

    上官云尘反唇相击道:“很了不起吗?我还和哥扛过枪打过炮出过生入过死呢!”

    西门耀铭恼了,“那是我没在,你趁虚而入,才让你得逞的,现在我来了,你再也没有机会了!”

    上官云尘冷笑道:“那啥,西门官人是吧?你听过东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这句话吗?”

    西门耀铭冷声道:“别跟我拽词,我做文艺青年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严小开啼笑皆非,喝道:“争什么争,我又不是女人!”

    西门耀铭忙道:“哥,不是我要争,是这厮一来就挑我的刺!”

    上官云尘道:“不是,哥,你刚刚也看到了,是他先找我的茬!”

    “行!”严小开点了点头,顺势坐到了旁边的石椅上,翘着二朗腿道:“反正我今天大把时间,你们好好的争,谁争赢了,谁就做老二,输了的做老三。”

    这话,无疑就是火上浇油。

    上官云尘立即就叫了起来,“当然我是老二,他是老三。”

    西门耀铭不服气的道:“凭什么,大家出来混,拜的是关二哥,讲的是个义字,更讲究先来后到,尊卑有别,我是先来的,我当然是老二,你才是老三!”

    “屁!”上官云尘道:“达者为师,不论先来后到,谁有实力,谁就排在前面!”

    西门耀铭道:“你有实力?你有什么能跟我比的?拼爹呢?还是拼妈?我爸可是上市集团董事长。我爸是海源副市长。”

    上官云尘嗤之以鼻,“有爹有妈很了不起吗?我还有妹呢?我可是铁了心要将我妹给哥做小老婆的,以后我就是哥的小舅子,你说在他心目中,是小舅子重要,还是小弟重要?”

    毫无疑问,如果比贱,西门耀铭再修练个十年八年也不是上官云尘的对手!

    这不,上官云尘一记在招放出来,连自己的妹妹都卖了,西门耀铭能不傻眼吗?别说他,就连严小开都瞠目结舌,他那个极品妹妹,就算是白给……白给肯定是要的,要钱的话就算了!

    西门耀铭被弄得脸红耳赤,却又不甘心,最后把心一横道:“你以为只有你有妹吗?我也有,等我妹留学回来,我也介绍给哥,让我妹挖你妹的墙角!”

    上官云尘不屑的道:“切,就算挖了,你妹也就是个见不得人的小三罢了!”

    这两个二货,真不是一般的极品。

    他们不要脸,严小开还要皮呢,为了隔墙有耳被别人说三道四,赶紧的走上前去关大门,让他们好好的争个够。

    正要关门的时候,发现郝婞提着大袋小袋回来了,这就把她让进来,然后才将大门关紧。

    郝婞看见两个大男人撑着腰,站在那里像泼妇一样对骂,也是很稀奇,忙低声问严小开,“阿大,这是怎么了?”

    严小开道:“没什么,就是在争大小而已!你别管了,进去忙你的吧!”

    郝婞看见两人吵得脸红耳赤,随时要动手的样子,有些担心的道:“真的没关系吗?他们好像要打起来了。”

    严小开道:“没事。年轻人火气大,发泄出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听了这话,郝婞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突地红了红,然后就什么都不再说,提着买回来的菜小心绕过两人,进了屋里。

    这个时候,两个大男人已经吵得不可收拾了。

    “上官贱人,你给哥做过什么?”

    “西门官人,你又给哥做过什么?”

    “我可是送过他一辆英菲尼迪呢!”

    “切,我还给他做过一张决定命运的试卷呢!”

    “我,我还给他送过五十万大洋呢!”

    “我还给他摸过我的胸,看过我的**呢!”

    “我,我把我的女人都让给了他!”

    “……”

    两人越吵越不堪入耳,什么秘密,**都一股脑的全般出来,严小开听得一个劲儿的皱眉,终于道:“你们还是别说那么多废话了,直接讲道理吧!”

    此言一出,早就剑拔弩张的两人终于同时暴打出手。

    西门耀铭当胸就一拳朝上官云尘擂去,上官云尘刷地一闪,一只手斜插而上,猛然抓住他的手腕就是一个过肩摔。

    这手绝活虽然很老套,但绝对是百发百中的,严小开若是没有防备也很难不中招,西门耀铭在不知深浅的情况下,被一下就摔到了地上。

    不过上官云尘也没讨着什么好,在扑上去的时候却不防西门耀门突地来了个扫膛腿,一下就被拌倒在地上,然后就猛扑了上去,两人厮扯成团。

    严小开原以为两大高手过招,场面一定空前激烈jīng彩,谁知道竟然像是两个蛮汉在扭打,觉得很是无趣,这就叹口气往屋里走,还是进去喝喝茶,調戲下美女保姆比较有意思啊!

    十一点多,郝婞把饭都做好了,两个人竟然还在院中呼呼喝喝的打着。

    郝婞看着两人拳来脚往,一阵阵心惊肉跳,“阿大,他们……你是不是去劝劝啊!”

    正在看着报纸,喝着茶的严小开没心没肺的道:“没事,让他们打吧。”

    郝婞弱弱的道:“可是……要开饭了啊!”

    严小开这才收起报纸,站起来道:“好吧!”

    走出去的时候,看见两人已经弄得鼻青脸肿,满身泥土,不由皱眉喝道:“够了!”

    两人齐齐的停下手,扭头看向严小开。

    严小开道:“上半场结束,吃了饭再继续下半场。”

    两人:“……”

    严小开说完之后没再理他们,径直回了屋,走到餐桌前坐下,对郝婞道:“咱们开饭!”

    没一会儿,狼狈不堪的上官云尘和西门耀铭走了进来,到了桌前像两只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着头。

    严小开皱了皱眉,在他们将要坐下来的时候喝问道:“谁赢了?”

    上官云尘和西门耀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不出声,显然是半斤对八两,没分出个胜负。

    严小开冷笑道:“瞧你们这出息样,有什么好争的,通通都是二!”

    两人疑惑的问:“我们都是老二?”

    严小开喝道:“没有老字!”

    两人:“……”

    严小开道:“一会吃饱了,继续打哈。我什么都不喜欢,最喜欢看别人打架了!”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竟然齐齐摇头,异口同声的道:“我们不打了!”

    严小开道:“咦?不是说要争老二的吗?”

    上官云尘道:“没意思,这厮除了用脚就是用脚,完全没有别的套路!”

    西门耀铭反唇相击道:“你又有很多花样吗?除了摔人不就是摔人!”

    上官云尘:“你……”

    严小开挥手道:“你们还是别吃了,出去继续吧!”

    这话一出,两人立即又蔫头耷脑了。

    看着他们灰头土脸的样子,严小开真没什么胃口,转头对郝婞道:“婞姐,拿两套我的衣服给他们。”

    郝婞赶忙去拿来了两套衣服,分别递给他们。

    二人拿着衣服仍是呆愣的站在那里。

    严小开喝道:“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洗洗去!”

    二人这就争相去了浴室。

    洗过之后,郝婞拿了跌打万花油给他们。

    在两人龇牙咧嘴的抹着药的时候,严小开已经吃饱了饭,正在旁边喝茶了,原本想再训两人几句的,可是兜里的电话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后,这就走到一边接听去了。

    西门耀铭和上官云尘抹了药之后,这就在郝婞的招呼下坐到餐桌前,端起碗正要开饭的时候,严小开却走了回来,对二人道:“赶紧,都跟我走!”

    二人异口同声的问:“去哪儿?”

    严小开神情急切的道:“完颜玉发现了那个杀猪佬。”

    二人疑惑的问:“哪个杀猪佬?”

    严小开道:“路上再说,赶紧跟我走!”

    二人面面相觑,心里一个劲儿叫苦,早知道连饭都吃不上,打什么架呢?不过严小开明显是急了,他们只能的放下碗跟着出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