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三十七章 因爱生恨还是另有原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那些想要围杀严小开却反遭痛殴的人通通都被铐上了手铐,塞进jǐng车的时候,严小开这边也已经录好了口供。..

    其中一个jǐng察这就去请示陈东明,“陈所,人已经全都铐上车了!”

    陈东明看了严小开一眼,然后挥手道:“你们先回派出所,我随后就到!”

    “是!”下属答应一声,这就招呼其他的同事,纷纷上了jǐng车,在jǐng笛呼啸声中离开。

    jǐng车纷纷捌弯消失后,陈东明脑袋有些发疼的叹一口气,转过头来,发现严小开正拿眼看着他,心中一禀,左右看了看道:“严少,咱们借一步说话可以吗?”

    严小开指了指自己的奥迪,然后首先走过去,上了车。

    看见这车,陈东明心里就更加确定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严少和尚大小姐一样,都是身世背景滔天雄厚的牛叉人物,要是一般的人,能开得起这种价值上百万的豪车吗?

    同时,他也更加的确定,自己这次倒戈的决定是正确且英明的。所以在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的时候,不等严小开开口,他就主动交待道:“严少,我之所以带队前来,是我们所长黄宇科指示的。”

    “嗯?”严小开脸上浮起淡淡的不悦之sè,因为他觉得陈东明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撒谎。

    “严少,我这次说的是真的,千真万确!”陈东明急忙的解释道:“我们所长和海上夜总会的老板周永东有私交,出任务之前,我亲眼见到到海上夜总会的经理,也就是周永东的头号响马强仔来找所长的。”

    严小开皱起了眉头,陈东明说的这些人,好像与自己素来都没有交集吧,自己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没听过呢!沉吟一下就问道:“你说的强仔,就是这些人口中所说的强哥吗?”

    陈东明点头,“是的!我们叫他强仔,一般人叫他强哥。”

    严小开问道:“他的大名是什么?”

    陈东明摇头,“这个我倒是不清楚,只知道他叫做强仔。他是这里的二房东!”

    严小开有些不解的问:“何谓二房东?是不是承包了这一片出租屋之后再分租,所以称之为二房东?”

    陈东明摇头,“不是这样的!这一片地方嘛,原本已经征收过的,老房子也都拆掉了,可是因为开发商那边出了问题,项目就被搁置了,这个强仔就和征收前的土地持有人达成协议,盖起了这些平房用以出租!”

    严小开恍然明白过来,难怪这些平房做得如此简陋粗糙,原来都是违章建筑!

    “那开发商和zhèng fǔ就不管吗?”

    “开发商现在官司缠身,很有可能会坐牢,这里的开发项目虽然不会被永久xìng搁置,但最少三五年内不会有动静的。严少你别看这些地方简陋,每一间的月租金都在三百块以上,这一片总总共共有二百多近三百间这样的平房,光是租金,一年纯收就上百万,几年下来,这可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啊!”

    几百万不到一千万就是天文数字?

    严小开只能说这厮没见过大蛇屙屎,自己一车破木头就卖小一千万了。不过相对于一般人而言,几百万确实真的不少了。所以微点了一下头,然后又问道:“照你这么说,那些带着刀来砍我的人都是强仔派来的咯?”

    陈东明点头,“我想是这样的。不过也有可能是他的老板周永东。”

    严小开皱眉,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没有毫无来由的恨,自己什么时候招惹过这个强仔又或是他的老板周永东呢?

    不过这个问题在陈东明身上显然是找不到答案的,所以他就没有问,而是另外问道:“那么你们的所长派你带人下来,不是冲那些人,而是冲着我来的!”

    陈东明再次点头,“是的,我带人过来的时候,所长亲自交待了,必须得把你带回去!”

    带回去后,肯定就是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严小开暗赞一声对手心肠歹毒,竟然出了这么卑鄙的招数,冷笑道:“那你现在是要将我带回去吗?”

    陈东明心中一禀,忙摆手道:“严少,你别开玩笑了,我哪敢把你带回去啊,借我一百二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严小开哼了一声,很直接的道:“如果你没认出我,恐怕你也没有什么不敢的吧!”

    陈东明脸sè大窘,喃喃的道:“这个……”

    严小开为了避免他难堪得当场死过去,转移话题道:“可现在你不把我带回去,你怎么向你的所长交差呢!”

    陈东明苦着脸道:“我也不知道,正为这事发愁呢!”

    严小开淡淡的道:“有什么好发愁的,你直接跟你那所长说我是尚欣的朋友不就行了!”

    陈东明双眼一亮,随即又弱弱的问:“这样说没关系吧?”

    严小开故意不以为然的道:“有什么关系?他真的要跟我玩的话,那我就和他好好玩咯,只要他玩得起的话!”

    陈东明心里颤了下,因为他将严小开这话理解为表面针对所长,其实却是变相的jǐng告自己,所以赶紧的道:“严少,我知道的通通都跟你说了,而且这次我也算是抗命了,回去就算是勉强应付,那也将领导得罪了,以后我的rì子恐怕就更难过了!”

    严小开心里冷笑了一下,这厮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顺着杆子就想往上爬了,原本是要弄他一个灰头土脸的,可是转念想想,又觉得这样的地头蛇,能拉拢的话,还是拉拢一下为好,毕竟自己要在深城呆一段时间,诸如此类的事情,恐怕还得靠这种人来打点。想过之后,他故意嗓门粗粗的道:“不就是一个派出所所长嘛,得罪就得罪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陈东明苦笑,“严少,你这种大少太子爷,自然不把他当一回事,可我这种苦逼……”

    严小开伸手一下拍到他的肩膀,打断他道:“男人老狗,装什么可怜呢?想抱大腿就直说嘛,我又没说不让你抱!”

    陈东明:“……”

    严小开掏出手机道:“电话号码多少?”

    陈东明心中巨振,激动得不行的赶紧报上了自己的号码。

    严小开输入了号码,存下来后道:“行了,先这样,等我电话吧!”

    陈东明还想说什么,严小开已经推开车门走下去,走到完颜玉那边去了。

    识相的他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所以没有过多的纠缠,赶紧的下了车,远远的冲严小开挥了挥手,并作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严小开却视若无睹,理也没理。

    陈东明没见怪,反倒觉得理所应当,tài子dǎng嘛,不就这样的作派么。所以就自顾自的上了jǐng车,独自离开了。

    看见他的车子消失,完颜玉回头看一眼自己曾经住过的房间,然后道:“咱们走吧!”

    严小开摇了摇头,“等一下,我再做一件事。”

    完颜玉抬起头,疑惑的看向严小开,却发现他突然冲向了侧边的一个房间,一脚就将紧闭的房门给踹开了,冲进去没一会儿,就揪着一个臂圆大肚的大汉头发从里面拖了出来。

    拖到外面之后,严小开就将他一把摔倒在地上,然后一脚踩到他的胸口上,沉声喝问:“说,刚才是谁让你们跟我捣乱的。”

    这个男人,无疑就是刚才坐在那里打麻将的其中一位,他虽然被严小开教训了一顿,但在那些带着刀杀进来的人和严小开动手的时候就悄悄的逃进了自己的房间,所以并没有被jǐng察带走,成为唯一一条漏网之鱼。

    他原以为自己这样做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没想到还是让眼神歹毒的严小开发现了。

    在他犹豫的时候,严小开已经弯腰抓起了他的手,脚也滑到了他的肩膀上,发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jǐng告,“我的耐心很有限,你最好别逼得我失去耐心。现在我数一声,你要是不说,那就别怪我了!”

    只数一声?

    那肥膀大汉yù无泪,这样你还不如干脆别数呢!

    “一……”

    肥膀大汉吓坏了,刚才他可是亲眼看见猴三的手腕被这厮硬生生弄脱臼的,所以没等严小开这一字数完,他就大声叫道:“我说,我说,我说!”

    严小开沉喝道:“快!”

    肥膀大汉道:“是强哥,强哥让我们这样干的,他说只要……”

    严小开质问道:“只要什么?”

    肥膀大汉看严小开,又看一眼完颜玉,终于咬牙道:“我们看见你们一回来就进了房间,而且立即关上了门,以为你们是要那个……”

    完颜玉皱眉道:“哪个?”

    肥膀大汉道:“就是打……炮!”

    完颜玉气得不行,上前就一脚踢到他的身上。

    肥膀大汉惨叫了起来。

    严小开抓住他手腕的手一紧,“继续说!”肥膀大汉连吸了好几口气,才忍着痛道:“然后我们就打了电话,和强哥说了这个事,他说我们几个之中,谁能阻止你和她打……炮,拖到他派来的人赶来,就免那人三个月的房租,所以猴三就去搞你的车了。”

    强哥?又是这人!

    严小开皱眉,仅仅是这一两个小时,他就无数次听到这厮的名字了,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强哥,海上夜总会。

    默默的将这个名字和这个地方记在心里,严小开放开了那肥膀大汉,这就和完颜玉上车离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