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四十章 海上夜总会(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众人齐齐抬眼看去。访问下载TXT小说wWW..

    发现这个夜总会的总经理阿强终于来了,后面还带了十几个男人,不过着装并不统一,花花绿绿,仿佛走秀一样。

    周永东的脸sè也才缓和了一些,他能将夜总会成功经营的其中一个秘决就是,敢用人,而且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除了敢用人之外,还敢放权,他的原则是只要你能给我创造业绩,你就能拥有平等的权力。

    这个夜总会,他几乎是全权交给阿强打理的,而这个阿强也很争气,在周永东所有的夜总会中,这一个生意是最火爆的。

    阿强看见大老板驾临,心里也微紧了一下,忙凑上来唤道:“东叔。”

    周永东微点一下头,进了直通三楼的透明电梯。

    阿强赶紧的跟了进去。

    待电梯门关上之后,面沉如水的周永东才开口道:“阿强,你应该知道,我很看好你的。”

    阿强忙点头,“我知道的,要不然东叔也不会把这么大的夜总会全权交给我打理!”

    周永东道:“哼,你知道?你知道你还这么散散漫漫?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才到场。而且你看看你带来的那些人,像保安吗?简直就像是混混一样!”

    阿强神sè一禀,忙道:“东叔,这些人是我临时找来撑场子的!”

    周永东道:“那原来的那班人呢?”

    阿强的声音弱了下去,“原来的那班人出了些事情,所以我临时另外找了些人,因为时间仓促,所以来晚了一点。”

    周永东道:“阿强,我知道你在外面还有生意!”

    阿强脸sè微变,忙道:“东叔,我没有……”

    周永东没理他,而是继续道:“如果换了别人,我早就让他收拾包袱滚蛋了,可是你从乡下来的时候就一直跟着我,从一个开车门的侍应干到整个夜总会的总经理,说明你努力,上进,同时也证明你有能力,所以对于你,我也特别宽容一些,不过你可千万不要把我的宽容当成纵容。”

    阿强的脸白了一下,“东叔,我不敢,我不敢的!”

    周永东依然自顾自的道:“有些事,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但如果你把你的私事扯到夜总会来,我就会毫不留情的把你打回原型。”

    阿强的冷汗冒了出来,“东叔放心,我知道了!”

    周永东细长的双眼半眯着看向阿强,看起来就像是闭着眼睛一样。

    阿强却如履薄冰,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出了电梯之后,周永东就进了海上夜总会最尊贵的特级包厢。

    阿强赶紧给他开了一瓶马爹利xo,斟了酒之后才问道:“东叔,你今晚想玩点什么?”

    周永东喝了口酒,带着戏虐的口吻道:“你这有什么好玩的呢?”

    阿强见他的气终于消了,忙掐媚讨好的道:“昨天新到几个北姑,今晚才刚开始上钟,东叔要不替我调教调教她们?”

    周永东摇头,“这种事情,还是你来做比较合适。”

    阿强诱惑的道:“其中一个刚满十八岁,还是黄花闺女……”

    周永东的小眼睛亮了下,但还是摇头道:“我今年已经四十八了,这条老腰早就不行了,体力活我恐怕玩不来啊!”

    阿强忙凑上去,附到他耳边低语道:“腰不行有什么关系,你可以在下面,也可以让人在后面推呀!”

    周永东终于笑了,“还是你小子多花样啊!这样的主意都想得出来。”

    阿强讨好的笑道:“东叔,您老人家之前不是教导过我,顾客就是上帝,对上帝就好好好服侍,来海上夜总会的人非富即贵,有的年纪比东叔您还要大,我肯定要想方设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啊!”

    周永东赞许的笑了下,随后又道:“阿强,今时今rì可不比以前,做人要高调,赚钱可是要低调,有些东西能低调的,就要尽可能的低调!”

    阿强忙点头,“东叔,您放心,附近的地头蛇我全都打点好了,黄所那里我也按时进贡的,隔三差五的,我请他过来试钟,所以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会通知我的。”

    周永东微微点头,不再说什么。

    阿强道:“东叔,那就这样说好了,先让夜总会里最靓的几个佳丽来陪你猜拳,喝酒,跳舞,然后媚姐来给你吹拉弹唱半曲,压轴节目就是小登科……”

    周永东哈哈大笑,“成,都听你的安排!”

    阿强这就赔着笑退了下去,关上门走出去的时候却吐了口啐沫,不屑的骂道:“呸,老东西!”

    ……

    “王八蛋,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他!”

    看到合同上的署名后,严小开忍不住就骂了一句。

    完颜玉疑惑的问:“小开,你认识他?”

    严小开不答反问:“这个人是不是瘦高个,三角眼,塌鼻子,嘴角旁边有一颗痣,痣上有两根毛,对了,他还有狐臭。”

    完颜玉连连点头。

    严小开又问道:“他开的是不是一辆白sè宝马,尾号有两个8的!”

    完颜玉又点头,“你怎么知道?”

    严小开道:“送你回去的时候,转进平房的捌弯不正好遇上他的车吗?看见我的车,他的车速不是慢了一下嘛,不过因为他的对着阳光,摭光板拉下来了,摭了他半边脸,我才没认出他来。不过我虽然没认出他,他是肯定认出了我,否则那些带刀的人不可能来得这么快的。”

    完颜玉道:“这么说来,你真的认识他?”

    严小开冷笑道:“岂止认识,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他跟他哥,他爸,他大伯,没有一个是好人!”

    完颜玉拿过那份合同,看着那完全看不懂是什么字的鬼画符签名,又问道:“他到底叫什么名字啊?我怎么一点也看不懂呢!”

    严小开笑了起来:“他的签名,除了他自己外,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人能认出是什么字。”

    完颜玉微微愕然,“那你怎么能看出来?”

    严小开道,“他这个签名的事,在学校里可是被点过名的,当时还被弄成反面典型贴在墙上被展览过,所以我只看一眼,就确认是他无疑。”

    完颜玉道:“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严小开道:“杜子强,他的哥哥叫杜子腾,爸爸叫杜亚金,伯伯叫杜大同,和我同一条村的!”

    完颜玉道:“那你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严小开这就把自己和杜家的恩恩怨怨说了一遍。

    完颜玉恍然的点头,“难怪他一心要置你于死地,原来你将他爸爸和哥哥都弄去坐牢了。”

    严小开冷哼道:“连扶贫款,五保户的保障金都贪污的人,别说坐牢,死都不足惜呢!”

    完颜玉默然的点头,做人可以贪婪,但绝不能没有底限。失去了做人的原则,那和禽兽何异?

    吃过晚饭后,上官云尘和西门耀铭回来了。

    上官云尘眉开眼笑,得意洋洋,西门耀铭则垂头丧气,长吁短叹,不用问都知道比试的结果是谁胜谁负了。

    西门耀铭进门就埋怨道:“哥,都怪你那通电话,要不然我绝不会输的!”

    上官云尘道:“贱人,愿赌就要服输,要不就别赌,赌了就别怨天尤人。”

    西门耀铭道:“二货……”

    上官云尘打断道:“哎,你叫我什么。”

    西门耀铭不情不愿的改口道:“二哥!”

    上官云尘就笑了起来,身体左摇右摆,两只剪刀手还在眼前东抹一下西抹一下,“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西门耀铭瓮声瓮气的道:“不就是个快枪手嘛,有什么好得意的!”

    上官云尘道:“不管是快还是慢,输就是输,赢就是赢,老二就是老二,老三就是老三,赶紧的,沏壶茶过来!”

    西门耀铭没好气的道:“让我沏荣茶?你就不怕我往茶里吐痰!”

    上官云尘指了指严小开,“哥也要喝的,你敢!”

    西门耀铭闷闷的出不了声了。

    不过这个时候,善解人意的郝婞已经沏了一壶茶上来,并给几人都各倒了一杯,这才退了下去。

    严小开道:“好了,你们两个都别闹了,有正事跟你们说。”

    这位爷发话,两人终于消停了下来。

    严小开问道:“上官,你是这里本地的,你知道海上夜总会这个地方不?”

    上官云尘点头,“知道啊,哥,你问这个干嘛?”

    西门耀铭道:“还用得着问吗?哥肯定是想试试一条龙了!”

    严小开看敲他一粟子,“你除了一条龙,还知道什么?”

    西门耀铭不敢吱声了。

    严小开又问道:“上官,据你所知海上夜总会干净吗?”

    上官云尘还没开口,西门耀铭道:“哥,你也太少见识了吧,这种夜场哪有干净的啊,卖酒能挣几个钱啊!”

    严小开没理他,只是看向上官云尘。

    上官云尘耸了耸肩,指了指西门耀铭,“我要说的,这个贱人已经通通帮我说了!”

    严小开道:“这么说来,海上夜总会不干净?”

    上官云尘点头,“我以前和几个朋友去那地方玩过,一楼是酒吧大厅,有歌舞表演,二楼开始是包厢,有低,中,高,尊贵四个等级,从中高级开始,只要花得起钱,什么都可以玩,例如脱衣舞,裸陪,溜冰刷king,甚至是现场开战都没问题!”

    严小开皱眉,“这么乌烟瘴气,就没人去管?”

    上官云尘道:“这样的场子,一般都是有人罩的,谁去管,遇到什么大行动的,人家早早就收到风声提前收摊了!哥,你问这个到底干嘛?”

    严小开喝了口茶,语气淡淡的道:“不干嘛,我只是准备今晚去扫一扫场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