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四十三章 没有最嚣张只有更嚣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砰!”的一声脆响。

    杜子强将手中的酒杯重重的顿到桌上,杯碎酒溅,弄得满桌都是酒水与玻璃碎片。

    听到响声,门外候着的几人立即就冲了进来。

    有趣的是,其中一人还拿着一个黄色大号麻包袋。

    看到两人安静的坐在那里,几人均是滞了滞,愣愣的站在那里,退也不是,扑上来也不是,最后只能齐齐的站到杜子强的身后。

    杜子强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紧紧盯着严小开,沉声喝道:“严小开,你不是来喝酒,是来找茬的吧!”

    严小开笑了,“强哥,你到现在才看出来吗?这也太迟顿了一点吧!”

    杜子强冷声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敢来这里找茬,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严小开左右看看,反问道:“这是哪儿?不就是个乌烟瘴气蛇鼠聚集的脏场子嘛!我虽然未必有钱买得下,但只要我喜欢,分分钟都可以砸掉!”

    这话实在是太狂了,这厮也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比那个开着宾利来的高富帅还要装逼,还要**!

    杜子强恨不能立即扑上去,将他生生给活斯了,剁成肉酱去喂狗!

    可是当他想到正在另一个至尊包厢里风流快活的大老板,他又发作不得,因为大老板刚才已经警告过他了,别把私人恩怨带到夜总会里来。

    更何况,这个废柴严小开也今非昔比,下午找了三十多号人围砍他都伤不了他一根汗毛,何况现在自己只有十来个人呢?

    “严小开,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在我没有发作之前,你立即给我滚出去!”

    严小开道:“不然呢?”

    杜子强阴狠狠的道:“不然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严小开冷笑不绝,“强哥,你有什么本事让我死在这里?不夸张的说,凭我今时今日的能耐,你这个破地方,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也甭想留住我,但谁也甭想赶我走!”

    杜子强终于被这厮小母牛来大姨妈牛b哄哄的语气刺激到了,霍地站起来道:“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严小开往后一昂,摆了个更舒服的坐姿,淡淡的道:“我要是不滚呢!”

    杜子强阴狠狠的道:“那就被怪我不客气了!”

    严小开好整似暇的问:“怎么个不客气法?叫人来撵我出去?你撵得动吗?”

    杜子强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可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他要不想走,自己真的撵不动他。

    直到这会儿,他才开始头痛了,因为他万万没想到以前懦懦弱弱窝窝囊囊的废柴严小开竟然耍起了无赖!

    严小开看着他脸色变来变去,不由笑问:“哎,强哥,你该不会是想着报警吧?”

    他这么一说,杜子强心中还真是一动,立即就掏出了电话。

    严小开吃惊的道:“哟,你还真报警啊!”

    杜子强理也没理他,径直就拨通了四条派出所所长的电话,“黄哥,我这里有个人闹事,麻烦你派几个人过来处理下好吗……你就在附近?你亲自带人过来?好,那再好不过了!”

    在他挂上电话的时候,严小开竟然也点头道:“我也觉得这样再好不过,省得我一个一个收拾了!”

    杜子强大笑不绝,“哈哈,这都死到临头了,还想收拾别人,真是无知,可笑,幼稚,不知所谓!”

    严小开愣了一下,“咦,你怎么把我的话给抢了呢!”

    杜子强怒得不行,“你等着,一会儿警察来了,我要你好看!”

    严小开淡然一笑。

    没多一会儿,一阵急促的警笛声远远响了起来,一辆警车极快的开到了海上夜总会门前,从车上下来五个警察。

    已经接到杜子强通知的保安赶紧的将他们领上了严小开所在的这个包厢。

    进门,一个面带红光,散发着酒气的警官就喝道:“强仔,谁敢在你的地盘上整事?告诉我,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杜子强立即跳起来,指着严小开道:“黄哥,就是这个鳖孙!”

    被称作黄所的警官阴沉的扫了严小开一眼,立即就对跟在后面的手下喝道:“上,给我拿下!”

    几个警察立即就要扑上来。

    “慢!”严小开突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目光直视着这名警官,“你就是和杜子强很有交情的那个四条派出所所长黄宇科?”

    黄宇科愣了一下,“你认识我?”

    严小开道:“听说过你的大名,这个场子是你罩的?”

    黄宇科警惕的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严小开淡笑一下,“没什么,就随便问一下罢了!”

    黄宇科有些莫名其妙,“你到底是谁?”

    严小开指了指杜子强,“他没告诉你吗?我是他的老乡,发了点小财,想来和他叙叙旧,没想到他这样对我!”

    杜子强立即就道:“黄哥,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是我的老乡不错,但他绝不是来跟我叙旧的,是来跟我挑事的!”

    黄宇科看了杜子强一眼,据他所知,杜子强是海源的一个贫困县里走出来的,他的老乡,自然也是个乡巴佬,再有能耐也是有限公司,回头又看一眼,自己带来的几个都是心腹,这就立即冲严小开喝道:“王八蛋,你竟然敢来这里找强仔的茬,看来你真的活腻歪了。老实告诉你也不怕,这个场子就是我罩的,你敢在这里惹事,你TM就是自找没趣。我非让你进去蹲上三五个月不可。”

    严小开仿佛被吓了一跳似的,“我就来这里喝一点酒,我也没犯事,你凭什么抓我?”

    黄宇科冷笑不绝,“这一片都是我的辖区,这里由我说了算,我说你犯了事,你就犯了事!”

    严小开气愤得不行,“你这不是滥用职权吗?”

    黄宇科又笑了,“嘿嘿,我就滥用了,你能怎样?咬我?”

    严小开浑身哆嗦的道:“就你这样儿,也配做警察?”

    “我配不配,你说了不算。但将不将你关进去,却是由我说了算。就冲你刚才那句话,我就得让你进去蹲上一年半载不可!”黄宇科说着,这就转过头对杜子强道:“强仔,这件事哥给你做主了。这鳖孙我会带回去好好修理的!”

    杜子强眉开眼笑的道:“黄哥,谢谢了!“

    “是兄弟就别说这两个字!”黄宇科一摆手,很义气的道:“行了,不说那么多了,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给我把这个王八蛋铐起来。”

    他身后的几名警察立即就要再次扑上!

    “我看谁敢?”严小开后退一步,冷冷的盯着黄宇科道:“黄所长,我看你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我是谁吧?”

    黄宇科嗤之以鼻的道:“你还能是谁,不就是个乡巴佬吗?少跟他废话,上,给我拿下!”

    严小开没有再反抗,只是任由银晃晃的铐子落到手上,脸上带着冷笑的道:“黄所长,你相信吗?这铐子给我上了,一会儿你得亲自给我解下来!”

    黄宇科没想到这厮到了这会儿竟然还敢嘴硬,跨前一步,就想赏他一记耳光。

    严小开腰杆笔直的挺立在那儿,两眼紧紧的盯着他,“黄所长,你是不是先考虑清楚,再决定要不要打我这记耳光呢!”

    不知道怎么的,对上严小开那双坚毅自信又深沉锐利的目光,黄宇科的手竟然就滞了一下,眼中浮起了疑惑之色,这小子不就是个乡巴佬嘛?哪来的淡定与自信呢?

    一时间,黄宇科的手就停在半空之中,转头看向杜子强,脸上的神色表情明显是在问:你确定这人真的是你那穷乡下的老乡吗?

    杜子强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突地扑了上来,拳就要朝严小开脸上打去。

    严小开虽然双手被铐,但双脚还是自由的,猛地一抬腿,疾快无比的踢向他的腹部,一脚就将杜子强整个踢得倒飞了出去。

    看着摔落到墙脚的杜子强,严小开淡淡的道:“杜子强,看在一场老乡的份上,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现在,你立即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然后立即滚出深城,我可以当下午你叫人来砍我的事情没发生过。你爸和你哥去坐牢虽然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但起因却是在我!”

    杜子强猛地爬起来,怒吼着又要向严小开扑过来。

    只是他还没扑到,一人就猛地拦住了他。

    让杜子强意外的是,拦住他的这人竟然是黄宇科黄大所长!“黄哥,你放开我!”

    黄宇科果然放开了他,只是一把将他推到了后面,指着严小开问他,“强仔,这个人和下午在你那出租屋里的搅事的是同一个人吗?”

    杜子强点头,“对,就是这个王八蛋!”

    黄宇科顿时就气急败坏的骂道:“强仔,我草你老母,你怎么不早说是他,我被你害死了!”

    杜子强被骂得一头雾水,喃喃的道:“黄哥,这,这是怎么了?”

    黄宇科理也没理他,而是走回来,怯怯的有些不太确定的道:“严,严少?”

    严小开冷哼一声,“黄所长,看来这会儿你终于记得陈东明跟你说的话了。我还以为你得了老人痴呆,真的那么健忘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