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四十四章 没有最阴险只有更阴险(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面对严小开的冷嘲热讽,黄宇科不但没发作,反倒恬着脸小心的赔着笑。

    “严少,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真的。如果我知道,我绝不会……”黄宇科语无伦次,说到最后只能道:“我,我先给你把手铐打开。”

    严小开没有动,任由他将手铐解开,完了之后才冷笑道:“黄所长,我刚刚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这铐子给我铐上了,一会儿你得亲自解下来。

    言犹在耳,没想到立马就兑现了。

    打脸!

    **裸的打脸啊!

    黄宇科的脸上仿佛真的被打了一般,红一阵,白一阵,可是想起这位爷和那位尚大小姐的关系,不但一点也发作不起来,反倒是喃喃低声道:“对,对不起!”

    严小开摇摇头,“黄所长,看来你的脑袋又不灵光了,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你们这些jǐng察来干嘛呢?”

    一旁的杜子强瞧着这急转直下的一幕,彻底的呆住了,他猜不中开头,可多少好像猜到结尾了,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黄宇科的态度怎么突然间就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了。

    “黄哥,你,你这是干嘛啊?”杜子强上前来拽了拽了黄宇科,指着严小开道:“他就是个乡巴佬,虽然有一点钱,可充其量就是个暴发户,他有什么能耐,你干嘛要……”

    “你TM闭嘴!”黄宇科一把就将杜子强推到了边上,指着他骂道:“都是你害我的,都是你,一切都是你惹出来的!”

    杜子强:“……”

    严小开重新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兴致很好的看着眼前狗咬狗的一幕。

    黄宇科指着杜子强破口大骂,一直骂到杜子强不敢吭声了,这才回到严小开跟前,讨好的道:“严少,我,我已经骂过他,你就消消气,咱们坐下来,好好的谈谈……”

    严小开接口道:“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吧?”

    黄宇科干笑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严小开冷哼了一声,“黄所长,你想得倒是挺美的嘛!”

    黄宇科讪讪的道:“那,严少,你到底要怎样嘛?”

    严小开伸手一指杜子强,“刚才的时候,我给过他一个机会,可是他没有珍惜。所以他会有怎样的结果也不能怪我。现在,我一视同仁,我也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照办了,我可以饶了你!”

    黄宇科忙道:“严少,你请说,你请说!”

    严小开道:“把这个场子给我封了!”

    黄宇科大吓了一跳,“这,这……可驶不得。”

    严小开冲他冷笑一下,不再说什么。

    黄宇科接着弱弱的问:“那,那要封多久?”

    严小开道:“刚刚你说要关我多久来着?”

    黄宇科脸上一白,“……三,三五个月!”

    严小开道:“咦,我怎么听着你说要关我一年半载的。怎么就变成三五个月了呢?好吧,就当我听错了。那你就将这个场子封个三五个月吧!”

    黄宇科的脸sè一下变得铁青,“严少,你这……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严小开哈哈一笑,问道:“你做不到?”

    黄宇科摇头,“这是个正规场所,我有什么理由封这么久呢?”

    严小开又笑了,“先不管这个场所正不正规,我先问你,你记得你刚刚说的话吗?你不是说这个地头是你的吗?这里的事都由你说了算的吗?”

    黄宇科被噎得哑口无言,“……”

    严小开坚起了一根手指,“我的耐心很有限,我只数一声,你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拉倒!”

    黄宇科:“……”

    “一!”严小开数了一下,黄宇科没有反应,他就摊了摊手,叹口气道:“黄所长,机会我给过了你,可是你和杜子强一样都不珍惜,那我就真没什么办法了!”

    说完,严小开就没再理他们,而是拿起桌上的那瓶XO,就着瓶口慢悠悠的喝起来。

    场中死静一片,只有严小开浅浅的匝嘴声。

    只不过才静了一下,下面就传来了动静。

    杜子强挂在耳朵上的通话器也同时传来了声音,“强哥,不好了,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jǐng察,天啊,他们冲进来了!”

    杜子强被吓了一跳,急步走到窗前向下看去,只见夜总会的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突然来了三十几辆jǐng车,将整个夜总会团团包围了起来。

    这些jǐng车没有亮jǐng灯,也没有鸣jǐng迪,敞开着车门的jǐng车上,正有数不清的jǐng察从车上跳下来,涌进海上夜总会的大门。

    如此阵势,可把杜子强给吓呆了,因为这些jǐng察竟然来得毫无预兆,事先他也没收到任何风声,尤其让他害怕的是,高级包厢和至尊包厢还在开着嗨包,除了大老板的那个包厢外,恐怕另外几个本地的土豪也在包厢里和佳丽们玩着实战呢!

    想到这些,杜子强立即就掀开了墙壁上一副油画,油画背后有一个红sè的摁扭,伸手猛地摁下去。包厢里立即传出一阵一阵“bi”“bi”“bi”的剧烈躁音。

    这个摁扭每个包厢都有,一旦摁下,所有包厢都会发出这种声音,但这不是闹钟,也不是消防走火声,而是特殊jǐng报声。

    在包厢里里陪酒陪侍陪嗨的佳丽在听到这种声音的时候,将会立即清理战场,仅需要几秒钟,就可以处理干净,同时也可以将自己与客人藏进隐蔽的暗房中躲避检查。

    jǐng察冲进大门,不管是从电梯还是从楼梯上来,最少也得三四十秒,有这个时间,训练有素的佳丽们肯定早已经收拾完了战场,带着客人躲进暗房了。

    摁完了jǐng报,杜子强大松了一口气,眼角的余光瞥到严小开冲他笑,立即就指着他喝问道:“这些jǐng察是你找来的?”

    严小开摊了摊手,语气平缓的道:“作为一个良好市民,看到有不法行为,就该热心举报。只有人人行动起来,打击罪恶,我们这个社会才会变得更美好更和谐!”

    美好尼玛。和谐尼玛。明明是要将我一把玩死,还扯这种鳖犊子玩意儿?

    杜子强冷笑不绝的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将我玩死吗?”

    严小开有些冷酷的道:“玩不死你,也能玩残你,你信吗?”

    杜子强哈哈大笑,“见过天真的人,可没见过像你这么天真的,一会儿张大眼睛,好好瞧着吧!”

    严小开道点头,“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我希望你能一直这样活泼可爱的笑下去。”

    杜子强:“……”

    被当成空气一般的黄宇科黄大所长脸sè极为复杂,最后只能道:“严少,你这又是何必呢?”

    严小开又叹了一口酒,这才道:“黄所长,人嘛,都是逼出来的。而我这样做,却是你们逼出来的!”

    黄宇科:“……”

    jǐng察很快控制了一楼,二楼,然后就到了三楼的至尊包厢。

    只是破门而入之后,发现每个包厅里虽然都杯盘狼藉,可是几乎全都空无一人,只有其中一个包厢里面有个仿似醉得人事不醒的女郎趴在沙发上,再剩下一个,那就是严小开这个包厢了!

    一名jǐng官领着大批jǐng察搜索过来后,看到里面的严小开和杜子强,那jǐng官就问严小开,“你不是说这儿有人从事婬秽表演,并有人吸毒吗?”

    严小开正想说话,旁边的杜子强就道:“阿sir,他这是诬蔑,我们这里这是正规场所,没有不法行为。“

    那jǐng官问道:“你是谁?”

    杜子强道:“我是这个海上夜总会的总经理杜子强,全权负责这里!”

    至于黄宇科黄大所长,看到这名jǐng官的时候,已经彻底吓呆了,直到这jǐng官看向他的时候,他才心中一禀,弱声的唤道:“楚局长。”

    不错,眼前这名高级jǐng官就是楚汉中楚副局长,接到严小开的电话的时候,他原本是不想来的,可是想到他和尚欣的关系,最终只能有些无奈的领着缉毒大队前来。

    因为他不来的话,严小开打电话给尚欣,他也非来不可的,与其惊动上面那些大佬,那还不如自己干脆主动一些呢?

    楚汉中看见包厢里竟然有几个jǐng察,也感觉很意外,这就冲那名主动称呼自己的jǐng官问:“你是哪个单位的。”

    黄宇科道:“我是四条派出所的所长黄宇科。”

    楚汉中皱起眉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黄宇科脸上一窘,“我……”

    杜子强得知眼前这人竟然是市局的副局长,脸sè大变,不过最后还是镇定了下来,因为市局来的又怎样,缉毒大队又怎样,只要抓不到我违法经营的证据,天皇老子来了都一样!

    想到这儿,不由就冲严小开冷笑一声,你以为认识个副局长就能把我玩死吗?真是天直可笑,愚昧无知!

    严小开反而冲他诡异的一笑,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那表情神sè却无一不在告诉杜子强:你死定了!

    看见他淡然自若的样子,杜子强微愣一下,心中隐隐涌起不好的预感。

    果然,这个念头还没完,严小开已经站了起来,“楚局长,这位黄所长是来逮捕我的,他和这个杜经理勾结,给这个从事不法经营的夜场充当保护伞。”

    黄宇科被吓了一跳,尽管严小开说的是事实,可这个罪名要是坐实了,自己不死也得蹲大牢,所以赶紧的道:“不是的,他这是诬蔑我,楚局长,我和这里完全没有关系,而且这里也是个正规场所,没有不法行为。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那是因为有人报jǐng,称这里有人闹事,我才赶过来的……”

    他的话还没完,严小开已经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时长为十分钟的录音,一段对话立即响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