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四十七章 郝婞的恶梦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回到家的时候,郝婞的房间已经没有灯,显然好像已经睡下了,但完颜玉的房间却仍然亮着灯。

    在经过她的房门之时,严小开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轻轻的敲了敲门。

    不多一会儿,门就开了,完颜玉出现在门内。

    看见穿着一身单薄睡裙,披散着秀发,淡漠着又透着美艳的完颜玉,严小开的心忍不住跳了下,没敢去窥视她睡裙下玲珑浮突的身体,只是轻声问:“还没睡?”

    完颜玉点了点头,敞开了门,显然是示意他进去。

    严小开只好走了进去,坐到小沙发上的时候,看到侧边柜子上的小钟,发现已经是夜里一点多了,不由轻吓一跳,“完颜,怎么这个时候了还没睡?”

    完颜玉摇头,直接又干脆的道:“我在等你!”

    严小开愣了一下,等我干嘛?我们又不睡一起。

    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她的身上,看到微微敞开的睡裙领口上一片雪白的肌肤,被绣花睡裙摭挡的胸部仿佛还若隐若现着两点突出,显然是没穿内衣。

    严小开顿时就忍不住一阵心猿意马,口干唇臊,目光也无法自控的一直往那儿瞟。

    完颜玉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不经意间露点了,但……也有可能注意到了假装不在意,语气淡淡的问:“小开,杜子强那边怎样了?”

    原来等了自己一晚上是因为这个,严小开心里有些大失所望,但还是将事情大概的经过和她说了一遍。

    完颜玉听完之后就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房间就这样突然沉闷了下来,气氛也变得有些尴尬。

    严小开知道这会儿真的不太早了,既然没什么可说了,那就说晚安吧,明天还要早早去报到呢!

    只是这个时候,完颜玉却突然冒出一句:“那个湿父给你的無尚心法你看了吗?”

    严小开摇头,“光顾着杜子强的事情,都抽不出时间来看!”

    完颜玉又不说话了。

    严小开有些郁闷,因为和她聊天真不是件愉快的事情,聊着聊着,她总会突然死机,而且事前不会有一点预兆。

    过了好几分钟,见她好像真没话说了,严小开就又一次准备站起来。

    只是屁股还没完全抬起,完颜又冒出一句:“抓紧时间看吧!”

    严小开有些哭笑不得,“好。我一会儿就看!”

    完颜玉又仿佛死机,不出声了。

    严小开有些头痛,因为他真的搞不懂这个女人,有时候好像热情似火,有时候又冰冷是水,若即若离,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再一次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她却突然又问:“婞姐她是你的?”

    严小开头更痛了,因为该来的终于来了,而且来得比想像中的还早,犹豫了一下道:“她当是这个家的保姆!”

    完颜玉没说话,双眼却看着严小开。

    那明亮又透澈,仿佛直透内心的眼神让严小开感觉阵阵发虚,这就把自己和郝婞认识的经过和她说了一遍,最后道:“她虽然要做保姆,但我从来没有把她当成保姆,而且我和她……”

    没等严小开把话说完,完颜玉却突地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晚安!”

    严小开当场一滞,最终只能点点头,站起来离开了她的房间。

    房门一关上,里面的灯就灭了。

    严小开有些哭笑不得,经过郝婞房间的时候,他没有敲门,只是下意识的去拧了下门把。

    一拧,门把就转了起来,显然郝并没有反锁。

    尽管答应了完颜玉回去就看那本無尚心法,但他觉得和郝婞鱼水之欢更重要,虽然刚才的时候,完颜玉并没有让他把话说完,但他觉得她已经猜到了一切!

    既然如此,自己何必再摭摭掩掩的呢?

    我就是个自私和花心的男人,愿意跟我好就愿意跟我好,不愿意就拉倒!

    这样想着,严小开就没有再犹豫,推开了房门,走进了郝婞的房间。

    昏暗的光线中,郝婞盖着薄薄的锦被躺床上,那玲珑起伏的曲线虽然在锦被中,依然可见隐约的轮廓。

    想起昨夜的种种,严小开的心就热了起来。

    站在床前将自己脱了个jīng光,这就钻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才一进被窝,一具热乎乎的娇躯就贴了上来,一双柔荑缠到了他的颈脖上,紧接着透着清香的热唇就主动的凑上来。

    严小开起初有些愕然,随后欣然受之,张开嘴,探出长舌,和她纠缠在一处。

    女上男下的姿势很快就变成了女下男上,严小开压着她的身体,尽情又狂热的亲吻着她。

    只是在严小开吻到动情之际,要将她的双腿分开的时候。

    原本仿佛柔软得没有骨头的郝婞却突然合紧了双腿,声音低得不行的道:“阿大,不要好不好,俺那个地方还没好呢!”

    严小开:“呃?”

    郝婞声音更低的道:“今天好像还有点血,俺都上了护垫了!”

    严小开轻吓了一跳,伸手就要开灯,“很多吗?我看看。”

    郝婞吓得不行,慌里慌张的低声道:“天啊,你不要看,别开灯,别开灯呀,只是一点点!到了下午就没有了。俺只是怕,一会儿又……”

    严小开有些心疼的放开她,侧躺到一边搂住她道:“昨晚我真的太粗鲁了,对不起。”

    “没事的,过两天就好!”郝婞感激他的体贴,把身体贴得他更紧一些,随后又有些埋怨的道:“阿大,你真的好大胆,完颜小姐都住进来了,你还敢偷偷摸摸的进俺的屋!”

    严小开好笑的问:“你不喜欢我来吗?”

    郝婞声音低得不行的道:“喜欢呀,要不然俺也不会给你留门了,可是俺好害怕!”

    严小开道:“有什么好怕的?”

    郝婞道:“怕别人知道咱们的事,怕以后都不能再和你好了!”

    严小开怜惜的亲吻一下她的额头,“不要怕,没关系的。”

    郝婞有些着急的道:“怎么没关系,要是让她们知道了咱们的关系,不再和你好呢?”

    严小开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纸是包不住火的,别人迟早都会知道我们的关系,而且我也不能因为自己就去委屈你啊!你是我这辈子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女人,我必须对你负责……”

    “不,阿大!”郝婞急忙掩住他的嘴,连连摇头道:“俺不要你负责,俺只要能偷偷摸摸的跟你好就满足了。”

    严小开拿开她的手,“可是这样,我觉得真的很对不起你!”

    郝婞摇头不绝,“不,你不用说对不起的,这一切都是俺自愿的!俺喜欢你,俺要想跟你好,如果可以,俺真的希望能和你好一辈子。”

    严小开幽幽的叹口气,不知该说什么了。

    郝婞的声音有些嘶涩的道:“阿大,你说俺是不是个很坏的女人,原来的时候,俺只是想有个栖身之地,只是想做你和尚小姐的保姆,可是到现在,俺却勾引了你,引诱你和俺做了这样的事情!”

    严小开摇头,轻轻抚着她的秀发,“姐,不是这样的,你不坏,这也不是你勾引我,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

    郝婞喃喃的道:“可咱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严小开道:“人非草木,敦能无情!”

    郝婞没有说什么,只是幽幽的叹了口气,轻轻的吸了下鼻子。

    严小开疑惑的往她脸上摸去,却发现她脸上湿湿的,吓了一跳的他赶紧的打开了床头的台灯。

    光线一亮,这才看见郝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姐,你怎么哭了?”

    郝婞摇头,哽咽着道:“俺很害怕!”

    严小开道:“你怕什么?真的没关系的,如果你不喜欢这样,我,我,可以不缠着你的!”

    “不,不是!”郝婞摇头,道:“不是因为你,是俺自己的问题!”

    严小开道:“你怎么了?”

    郝婞道:“这几天,俺总是做稀奇古怪的梦,都是很可怕的。梦见自己一时间在古代,一时间在现代,有好多人好多陌生的面孔,有的人血淋淋的身首异处,有的人跪在俺面前,求俺饶命,可是俺却放声狂笑……”

    严小开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发抖,心里一紧,忍不住抱紧了她一些,安慰着道:“只是做梦,不是真的。不要胡思乱想。我在这里,我会陪着你,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的!”

    郝婞无声的泪流,语不成声的道:“俺真的好怕,怕梦里的那个女人就是真实的自己!”

    严小开道:“不会的,姐,你是个温柔又善良的女人。我能感觉得到的,就算你恢复了记忆,也绝不可能是坏女人的……”

    严小开的话还没完,郝婞已经突地翻了个身,骑到了他的身上,一只小手急切的往下摸去。

    感觉到身下一紧,严小开睁大眼睛,极为吃惊的看着她,“姐,你不是说……”

    郝婞伸手捂住他的嘴,脸上透出一种从来不曾见过的疯狂与炽热,“不,阿大,俺现在想要,俺什么都不管了,俺要,马上就要!”

    毫无疑问,如果人的情感需要发泄,除了打和骂之外,这也是一种方式。

    严小开根本来不及说什么,郝婞已经再次沉坐下来,和他合二为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