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四十八章 冷艳新上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天。

    五点半多一些,完颜玉就起来了。

    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动静,郝婞首先被惊醒,还没睁开眼睛,便感觉到了身下的充实。张开眼睛之后,发现严小开和自己搂抱在一起,身体仍然紧密的合二为一。

    想起昨夜的荒唐与放纵,郝婞的脸就忍不住热了起来,因为她没办法相信,昨晚主导一切,纵情狂欢的放蕩女人就是自己。

    只是当她看到严小开在沉睡中仿似婴儿一般纯真可爱的脸容,心绪又缓缓平伏下来,眼中浮起款款深情。

    不过又听到外面的动静时,她又很快清醒过来,有些惶急的轻推了严小开几下,低声在他耳边唤道:“阿大,阿大!”

    被吵醒的严小开张开眼睛,看见郝婞那温柔唯美的脸庞,感觉到自己的身下仍和他缠在一起,忍不住就动了动,“姐!”

    随着身下传来的异动,郝婞无法自控的低吟一声,赶紧的抱紧他,不让他动,嘴里忙道:“阿大,别动,你听听!”

    严小开凝神细听,外面好像有人在走动,心中一紧,疑声问:“家里进贼了?”

    郝婞好气又好笑的轻点一下他的头,“进什么贼啊,天已经快亮了,完颜小姐起来了!”

    严小开恍然,“这么早……呃,今天我们要训练。六点钟到公司呢!”

    郝婞道:“那现在怎么办?你出去的话,完颜小姐肯定会看到你的。”

    严小开摇摇头,不以为然的道:“看到就看到了,反正她迟早也是要知道的。”

    郝婞着急的道:“可是你和她……”

    严小开道:“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郝婞摇头,“才不是呢,她看你的眼神很特别!”

    严小开笑一下,“姐,这只是你的错觉,我们真的没有什么!”

    郝婞轻推他一下,“不管是不是错觉,你赶紧起来呀,让她看到你在俺房间里,俺以后怎么面对她呀!”

    严小开郁闷的道:“姐,和我好对你来说真的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吗?”

    郝婞摇头,苦笑道:“阿大,这不是丢不丢脸的问题。你不要胡搅蛮缠好不好,咱们以前已经说好了的啊,你也答应了的,不会让别人知道咱们的关系。”

    严小开:“姐……”

    郝婞掩住他的嘴,“听话好不好?”

    严小开只能无奈的从她身上退出去,穿上衣服,然后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溜出郝婞的房间。

    走进洗手间的时候,看见完颜玉正站在洗手盘前刷牙,这就佯装若无其事的道:“完颜,早啊!”

    完颜玉没有答应,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

    对上她那双明亮清澈仿佛能看透别人内心的双眼,严小开心头忍不住阵阵发虚,昨晚自己和郝婞虽然都很克制,可是情动之处,两人都有点失控的,自己虽然一直都没有发出声音,可是那张床却因为爆发的动作吱呀吱呀作响,郝婞虽然也紧紧的捂着嘴,但在最后的时刻,也是情难自抑的哀哀作吟。

    尽管这些房间的隔音都很好,在重新装修的时候还特意又做了隔音,郝婞和完颜玉的房间之间也还隔了一个房间,但这么大的动静,严小开真的摸不准完颜玉有没有听到。

    只是转而再想,严小开又觉得自己有点多余,听到就听到了,昨晚在推门进去郝婞房间的时候,自己不就已经做好了选择,做好了决定吗?

    何况自己现在看起来虽然是个现代人,可实际上自己是穿越来的,在唐朝的时候,三妻四妆大被同眠稀松平常得像狗屎一样。

    既然自己穿越了,重生了,那就跳出了生死轮回这个规律,那自己为什么还要遵守这个俗世的规律呢?

    给自己找了一个自欺欺人的理由之后,严小开就变得坦荡了许多,再对上完颜玉的时候,眼神也不再闪烁退避,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这一来,完颜玉反倒不敢去看他了。

    匆匆的洗漱过后,这就赶往公司。

    进了老街抵达中锐安保楼下,时间刚好是六点整。

    在奥迪车停到车位上的时候,上官兄妹也已经先到了,可是那个说好了六点钟到场的眼球大叔却不见尸巴影。

    严小开就用钥匙打开了铁闸门,和几人一起走了上去。

    左等右等,一直等到了六点半,仍不见眼球大叔到来,严小开就忍不住拿起电话,打给了他。

    电话响了好久,终于被接听。

    眼球大叔声音嘶哑干涩又有些不悦的质问:“严小开,干嘛呢?一大早的!扰人清梦,可是要拉去打靶的。”

    好嘛,敢情这死胖子还没起来呢!

    严小开有点恼的问:“你问我干嘛,我还问你干嘛呢?”

    眼球大叔火气不小的道:“这个时候,除了睡觉我还能干嘛?”

    严小开吼了起来,“这都几点了,你还在睡觉?我们通通都在公司了。”

    “在公司?你们那么早跑去搞毛……”眼球大叔骂了一半,突地又叫了起来,“咦,对哦,你们今天开始训练呢,瞧我这记xìng,你们等着哈,我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严小开原本想送他一句,你吃了老人屎啊,记xìng这么差。

    只是眼球大叔已经挂断了,他只能悻悻的放下了手机。收到手机的时候,发现另外三人正在看他,他只好摊手道:“你们听到了,那死胖子现在才起床!”

    三人点了点头,上官云尘道:“既然他们没这么快来,我们先买早餐吃吧,哥,完颜,你们要不要吃小笼包,我看到楼下的小笼包很漂亮哦!”

    上官五素送他一个白眼,“贱男,你说错了吧,不是小笼包漂亮,是卖小笼包的那个女人很漂亮!”

    上官云尘讪讪的笑道:“都漂亮,都漂亮!你们要吃小笼包,还是要吃别的,我去买。”

    上官五素又噎他一句:“哼,醉翁之意不在酒!”

    上官云尘的脸就沉下来了,“五素,这么一大早的,你可别逼我跟你讲道理啊!”

    上官五素心中一寒,忙摆手道:“我什么都没说,你们什么都没听到。”

    上官云尘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就施施然的下楼去了。

    几人吃饱喝足,已经是七点半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听到楼下传来眼球大叔的叫喊声。

    几人探出窗口去张望,看见眼球大叔站在下面的一辆黑sè丰田轿车前,示意他们赶紧下楼,跟他出发。

    几人只好锁门下楼,纷纷上车,跟在了眼球大叔的车后。

    兜兜转转绕来绕去的走了约有大半个小时,眼球大叔带着他们进了一个工业区,然后停在了一个工厂的门前。

    这是个有些年代的造纸厂,斑驳锈蚀的大铁门上依稀能看到红星造纸厂的字样。

    看见眼球大叔的车停下来,严小开也跟着停车,几人从车上下来。

    眼球大叔和门侧岗停里的保安低语了几句,那保安就离开岗亭,往里走去了。

    严小开凑上前去,疑惑的问:“大叔,你把我们领这儿来干嘛啊?”

    眼球大叔道:“还能干嘛?训练呗!”

    上官云尘立即就叫了起来,“大叔,你没搞错吧,让我们来工厂训练?”

    上官五素也道:“你这是在玩我们吧?”

    眼球大叔嘿嘿的笑了起来,“你们玩了我这么久,怎么也该轮到我玩你们一回了吧!”

    几人:“……”

    眼球大叔突地又收起了嬉皮笑脸,十分严肃的道:“把你们几个送到这里来训练,是总经理的安排。而且你们都给我听好咯,这可不是我的地盘,这里的负责人也不像我那么好说话,所以进去之后,你们可得好自为之,有什么行差踏错,我可是保不了你们……”

    眼球大叔的训话还没完,那道铁门已经“喳喳”的响起来。

    只是大门一开,首先出来的不是人,而是一头狮子,龇牙咧嘴,凶xìng毕露的扑向众人。

    被吓了大跳的几人,立即疾步后退,拉开了架势。

    “大黑!”一声娇喝,从里面传了出来。

    那头狮子听到喝声,这才停了下来,不过仍然眦着獠牙,低沉的咆哮着,虎视眈眈的紧盯着几人。

    直到这会儿,几人才看清楚,这不是狮子,而是一条极为雄壮凶猛的藏獒。

    目光越过它如小牛犊的身躯,几人才看见后面站着一个年约二十**岁的女人。

    之是一个貌美又气质的女人,身着一件薄如蝉衣的白sè女式衬衫,里面罩着一件同样也是白sè的背心,将圆润高耸的酥胸紧紧包裹着,下身是一条黑sè的紧身七分裤,一双腿修长纤秀,美不胜收,波浪形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整个人看起来时髦又靓丽,只是这女人虽然艳美,神情却冷若冰霜。

    眼球大叔看见她后,这就扭着肥大的屁股颠颠的凑上去,“夏头儿,人我已经给你领来了,就是他们几个!”

    被称作夏头儿的冷艳女人目光平淡的在严小开等几人面前一扫而光,什么也没说。

    尽管她什么都没说,但几人的心里都不由一禀,因为这女人的目光冷漠又锐利,让人有种不寒而粟之感,比起完颜玉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尤其是严小开,感觉这女人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目光停滞了一下,眼角浮起了yīn森的冷笑,只是没等他看清楚,这女人的目光已经转向别处。

    眼球大叔仿佛有点怕这女人……但也可能是怕那条藏獒,因为在他靠近这女人的时候,那狗已经腾地一下转过了身,作出后蹬的姿态,凶狠的紧盯着他,仿佛随时都可能扑上来,一把咬断他的喉咙一般。

    “呃,那个,人我就交给你了,你有什么要我转达的吗?”

    女人终于吭了声,冷冷一笑道:“让那个混蛋放心,我会替他好好照顾他的!”

    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严小开等人听得一头雾水。

    眼球大叔却是神sè一禀,然后点了点头,转过头来的时候,目光略带着同情的看向严小开,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有一句:“騷年,好自为之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