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这一切都是你逼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许半个小时,也许四十分钟,也许更长的时间。

    严小开一直在报复着夏冰,疯狂的发泄着自己被爆菊之恨。

    在这个过程中,果然如夏冰所言,不管这里的动静多大,外面也没有人进来,甚至来个人问一下也没有。

    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眼前不就是了。

    如果夏冰刚才不是吩咐她没出去,任何人不许靠近的话,这会儿也应该有人进来询问的。

    不过,到了这个份上,就算真的有人来,那也于事无补了。

    接连不停的狂风暴雨之中,严小开感觉腰际一抹越来越紧的感觉袭来,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动作也变越来越快。

    夏冰一直躺在他的身下,不管身上的是什么感觉,始终死死的咬着牙关,闷声不吭,可在这个时候,她终于无法自控的发出囫囵不清的声音,而且越来越高吭,越来越尖锐,最后身体也一阵接一阵的绷紧,颤抖。

    在她的这种狂热的反应中,严小开终于失守,在一声低吼中喷薄而出。

    发泄过后,严小开一下子彻底清醒了过来,然后就傻了。

    自己做了什么?

    好像是强行把新任美女上司给上了!

    不,不是好像,而是事实!

    如此兽行,如果被捅漏出去,那自己肯定是完了!

    纵然不会泄露出去,像她这样烈xìng的女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rì啊,这下该怎么办?

    刚刚把她推倒的时候,严小开什么都没想,只是感觉爽。可是现在推完了,他却不由头痛起来,这下该怎么收场呢?

    杀人灭口!

    当这个念头涌起来的时候,严小开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只是看着身下已经被自己折腾得颜面cháo红,秀发紊乱,白皙的肌肤上也被抓出道道淤痕,无比狼狈与憔悴的夏冰之时,他又哪里狠得下心。

    床铺的白sè床单上血迹宛然,触目惊心,似乎在控诉他的粗暴与恶行!

    严小开想了又想,始终没想到什么好主意,最终只能是先收拾战场!

    如此想着,严小开就拿来了纸巾,很仔细很轻柔的替她擦拭腿间的血迹。

    只是怎么擦,都没办法擦干净,擦完了,血又渗出来。

    没办法,刚才严大官人实在是太粗暴了,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像一头发狂的蛮牛一般,所以完事了,夏冰仍然血流不止。

    严小开想了想,这就把旁边的手推车推过来,在上面的消毒液中找了一阵,找出一瓶无刺激的消毒液,用绵花沾了塞进去,清完了创之后,又塞了一团干净的绵花,完全止了血后,这才给她一件一件的把衣服穿上。

    做完了这些,严小开又找来一把剪刀,将床单上那块血迹给剪下来,折腾进来装进自己的口袋。

    夏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做这一切,虽然多少有一丝感动,认为他是在犯下恶行后,良心受到谴责,所以才会这样对自己。可是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她心里这丝感动又被暴怒所代替。

    其实,她哪里知道,严小开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良心受到了什么谴责,而是为了消灭证据。

    做完了这些之后,严小开看着好像没有什么遗漏了,这才对夏冰道:“这一切……嗯,也不是全是我的错,我是个与人和善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我的做人准则,如果不是你先爆我的菊花,我也不会破你的处,因为你过分,所以我才报复的!咱们从现在起已经两清了!”

    夏冰只是冷冷的瞪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严小开只好作投降状,“好嘛好嘛,你要想的话,我就跟你道歉咯,对不起,这还不行吗?”

    夏冰仍然不出声。

    严小开仔细的看看,这才发现她的嘴里还塞着她自己的内裤,难怪刚才给她穿衣服的时候找不到呢!

    这就伸手将她的内裤掏了出来,顺手放进自己的口袋。

    不过就算如此,夏冰仍然一言不发。

    严小开心中微松,看来这女人应该是被自己搞爽了,所以才没有过激的反应。

    不过这个他是十分可以理解的,女人嘛,一旦失了身,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是逆来顺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走咯。

    放下了心后,他就用商量的语气道:“夏冰,我现在放开你,可是你要发誓,今天的事情,咱们扯平了,以后谁也不许提这个事!”

    夏冰的只是看着他,什么也不说。

    严小开连问几句都没得到回答,只好给自己找了个台阶:“那我们就这样说好了哦。我现在给你解穴,可你不许向我动手哈!”

    说着,他就凑了过去,一边小心翼翼的察看她的神sè,一边给她解穴。

    其实他这样做,也是属于无奈,因为点穴这个功夫,他虽然在前朝的时候就学得jīng通无比,但必须在强大的内气辅助之下才能起到应有的效果。

    这一次,是他转世重生后第一次施展出来,虽然勉强也凑效了,但以他现在的这点内力,顶多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过了这个时间,穴道则会不解自破。

    现在他帮她解掉,只是为了争取多一点主动权罢了。

    出乎他的意料,穴道解开后,夏冰仍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严小开不由就有些疑惑,真的是被自己弄爽了,不忍心向自己下手?亦或是被弄得没力气了,所以动弹不了?

    正在严小开要松神的那一刹那,一道劲风迎面而至,夏冰一巴掌狠狠的朝他脸上扇来。

    严小开虽然闪得及时,但脸颊还是轻轻的挨了一下,半边脸立即红了起来。

    如此厚重的劲气,这小娘皮显然不是要教训一下严小开那么简单,是想一巴掌拍掉他的脑袋啊!

    严小开被吓得不行,在她从床上弹起来的时候,见机不妙,立即撒腿就跑。

    因为双腿刚才一直被严小开弯曲的压着,长达半个小时更多一些的折磨,让夏冰的血气不畅,所以弹起来的时候,动作就不由滞了一下。

    最后,她虽然还是从床上下来了,但动作明显比平时慢了何只一拍两拍。

    严小开已经抢到门口,并冲了出去。

    夏冰终于从房间里跑出来的时候,严小开已经跑出了十几米,在他的前方不远处,一班女医生正站在那里,侧边还有上官云尘,上官五素,完颜玉等三人。

    这么多人在那里,夏冰终于悻悻的止了脚步,因为她不但是个xìng格反复的女人,而且极要的脸面,要是让这些人知道她被这个新进门的实习特工给霸王硬上弓了,她的威严何在,以后怎么来向这些人发号施令?

    只是,这么莫名其妙的就被夺走了贞cāo,她实在是不甘心。不过当她想到以后自己就是他的教官,负责四个人的特训,心里就冷笑了起来,小子,你等着吧,姐要是玩不死你,就跟你姓!

    严小开跑到一帮人中间,回头看一眼,发现夏冰只是站在那里yīn沉沉的瞪着他,心里就松了一下,这女人没有追上来,那证明她还要脸。

    对付没脸没皮的女人,或许他没有办法,可是对这种死要脸皮活受罪的女人,他却有的是主意。

    如此一想,他渐渐镇静了下来。

    上官云尘看见严小开脸红红的,忍不住问:“哥,你怎么了?”

    上官五素白他一眼,“你这不是多余嘛,你以为他除了和我们一样的待遇外,还能有什么特殊吗?”

    严小开没有说话,心里却道,不错,我确实被爆了,但我立即就当场反爆了他。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哥是小人,有仇,当场就报了!

    这样得意的想了一下之后,严小开又不由幽幽的叹了口气,自己堂堂一个文武状元,什么时候变得以小人自居,还玩起霸王硬上弓这种戏码来了呢?

    堕落啊!

    实在是太堕落了!

    上官云尘却还是不解的问:“那为什么哥的脸是一边红,一边不红呢?”

    三人闻言,赶紧的向严小开看去。

    严小开大窘,立即捂住那边挨打的脸,狠瞪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会将你当成哑巴的!”

    上官云尘讪讪的不敢吱声了。

    上官五素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夏冰已经缓缓走上前来了。

    她一上来,大伙刷地就静了下来。

    夏冰先是狠瞪一眼那些女医生,沉声骂道:“全都这么闲吗?要不要我再去给你们弄几具腐尸来研究下。”

    女医生们心中一禀,脸sè骤变,赶紧一窝蜂的鸟作四散。

    赶走了这些穿白大衣的女人,夏冰才转过头来,冲四人喝道:“你们几个,下楼办手续。”

    四人赶紧的下楼。夏冰则跟在后面。

    为了避免这女人暗下杀手,严小开一直不前不后的缩在上官云尘与完颜玉中间,侧边还跟着上官五素。

    看着后面眼中喷着怒火的夏冰,严小开心中有些得意,你咬我啊?有本事就和我们群殴?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王八蛋,你别得意得太早!”

    正在严小开这样想的时候,耳朵里钻进了一缕声音,明显是属于夏冰的,可是他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脸上,她的嘴巴显然是没动。

    另外三人也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是都没听到!

    传音入密?

    严小开一下就醒悟过来,心里也吃了一惊,因为能用内气催动传音入密这种深奥的功夫,显然已经成了内家高手的级别,最少也有自己以前六七成的功力以上。

    “告诉你,姓严的,这件事你要是敢向任何人提起半个字,我就会拼了什么不要,和你同归于尽。你今天对我犯下的恶行,rì后我将会通通还给你!!”

    看到她充满浓郁杀机的目光,严小开心中一禀,暗里苦笑道:大姐,这怨怨相报何时了呢,刚才虽然你极力的假装,可是我能看得出来,其实你也很爽,不是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