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这也太巧一点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准备离开特工训练中心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钟了。..

    五六个小时前,上完了文科技能课之后。那个变态的夏冰就带着他们离开了特工基地,来到了位于郊外的训练中心,将他们扔进打靶场,每人一把手枪,两箱子弹,不将子弹打完,谁都不许离开。

    五点多的时候,上官云尘,上官五素,完颜玉等三人就已经打完了两箱子弹,完成了任务,可是严小开却一箱还没打完!

    他shè击的速度太慢?不,他shè击的速度和jīng准度都比三人要强许多,可问题是夏冰分给他的那两箱子弹不像上官云尘等人的小箱,而是大箱,一箱就等于他们三箱。

    等他全部打完的时候,已经是这个钟点了,早已经完成任务的上官云尘兄妹及完颜玉已经被夏冰命令先离开。

    走到外面停车场,伸手去拉捷豹跑车的车门的时候,严小开的眉头一阵阵揪紧,因为从下午到晚上连续不停的几个小时高密度shè击下来,两条胳膊像是废掉了一样,又酸,又软,又无力,别说是一会儿打方向盘挂档,就是现在抬起手来开车门都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颤抖,无力,疼痛。

    “哧!”的一声冷笑从侧边传来。

    严小开抬眼看去,发现侧边正准备上军sè悍马的夏冰正在冷笑不绝,那眼神表情无疑是在讥讽他:敢上我?现在知道死了吧?

    这样的表情,一下就刺激到了严小开,如果有力气……还是等有力气再说吧,现在浑身上下软得像退了壳的螃蟹一样无力,又哪嚣张得起来呢?而且这副状态冲她叫嚣,那不是自寻死路嘛,所以他别转过头,识趣的不去招惹她。

    不过,夏冰发动车子后,却驶过来问道:“姓严的,你怎么了?”

    严小开啼笑皆非,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不过为了避免挨鞭子,他还是合作的道:“手脚有点发软,开不了车!”

    夏冰竟然很好心的道:“那要不要坐我的顺风车!”

    严小开吃了一惊,心说你会这么好心?没吃错药吧!不过也难说,也许良心发现了也不一定呢?

    如此想着,他就冒着半路上可能被先jiān后杀的危险去打车门。

    只是颤抖的手还没碰到车门,车子已经呼地一下飞窜出好几米。

    严小开愣在那里,脸上哭笑不得的表情。

    夏冰挂了一下倒档,又把车驶了回头,冷笑道:“姓严的,你以为我真的会载你吗?真是有够天真。我恨不得你去死呢!”

    严小开一头的汗,暗里却咬牙切齿,臭婆娘,你最好不要落到我的手上,否则我一定叫你知道菊花为什么那样红。

    夏冰道:“现在,仅仅只是开始,jīng彩节目会陆续有来,你就等着吧!”

    说完,车子就呼的一下驶出停车场,很快消失于眼前。

    严小开叹了口气,心里也后悔得不行,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找五指姑娘shè到墙上,既能刷墙又不留后遗症。

    坚难的上了车后,打着了车,吃力的把双手放到方向盘上,往前驶了一阵之后,发现实在是难受,那原本轻得一个手指就能转动的方向盘,这会儿竟变得仿佛千斤那么重,转动起来十分困难与吃力,在一个转变的时候打得不够位差点没驶进沟里。

    严小开吓得不敢再开了,只能停车摸出手机,可是看看通讯录,能找来帮忙送自己回家的人十分有限。

    除了刚才一起训练的三人外,只剩下西门耀铭。

    只是顺着这厮的号码拨出去后,却发现已经关机,也不知道跑哪去风流快活了。

    顺着通讯录下翻,看到了一个稍为陌生的名字:陈东明,四条派出所的副所长。

    这个新收的小弟,还没用过呢,行,就他了!

    拨过去后,电话很快通了,也很快就被接听。

    陈东明接到严小开的电话,显然是很意外,也很惊喜,听了严小开的话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半个多小时后,一辆闪烁着jǐng灯响着jǐng迪的jǐng车飞速出现在眼前。

    严小开很是无语,在陈东明从副驾驶座上下来,屁颠颠凑上来时,劈头盖脸的骂道:“我说你能不能再高调再夸张一点?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这是jǐng车吗?”

    陈东明有些委屈的道:“严少,现在是车流高蜂期,我怕你等着急了,所以就拉了jǐng报!下次我一定注意!”

    严小开没好气看他一眼,把驾驶座让给了他。

    陈东明这就对开jǐng车的下属交待几句,让他跟在后面,自己则上了捷豹跑车。

    往前驶的时候,他偷眼看了看旁边有气无力的严小开,忍不住问道:“严少,你这是怎么了?”

    严小开淡淡的道:“没怎么,只是运动过头,有点脱力!”

    陈东明左右看看,心里很纳闷,这荒山野岭的,你做什么运动啊?

    爬山?攀岩?野战?

    关闭<广告>

    野战,对,富二代最好这个了!

    严小开没有理他,只是闭着双目养起神来,这一天真的被那娘们折腾得够呛了。不过想起了一事之后,他又忍不住张开眼睛问:“陈所,海上夜总会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

    陈东明忙道:“知道了!”

    严小开道:“市局的楚局长有找你去谈话吗?”

    陈东明点头,“没有!”

    严小开微皱了一下眉头,“嗯?”

    陈东明又忙道:“不过区局局长找我了!”

    严小开恍然,楚汉中是市局领导,派出所里的事情交待一下区局就足够了,所以就问道:“是叫你代管派出所的工作吗?”

    陈东明又连连点头,看向严小开的目光却有些吃惊,因为原来被叫去谈话并接管整个派出所工作的时候,他也很意外。

    原来的所长黄宇科因为杜子强的事情被撸了之后,所里的几个领导都开始盯着这个空位,而且各自忙活起来。

    陈东明自然也想这个位置,可是他又没关系,没门路,所以只能干瞪眼瞎着急,因为要真的按资历来的话,这顶乌纱帽是怎么也轮不到他的,上面还有指导员与另一位排名靠前的副所长呢!

    在他以为自己和这个位置无缘的时候,区局局长却突然光临了四条派出所,找自己谈话。

    “老陈,你瞒得可够深的啊?”

    “啊?”

    “还装呢,你和市局楚局长是有亲戚关系怎么不早说呢?”

    “呃?”

    “准备准备吧,先暂时代管全所工作,你的所长正职任命会在十五天后下来!”

    “哦?”

    这个消息,对于陈东明而言,无异是天降喜讯,可也一头雾水,自己怎么就和楚局长扯上亲戚了,而且自己莫名其妙就升职了?

    直到这会儿严小开说起,他才恍然明白过来,一时间,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憋了半天才道:“严少,我……谢谢你了!”

    严小开淡淡的摇头,“我也没做什么,只是那天晚上海上夜总会的事情结束后,我和楚局长顺嘴提了你的名字,说你在其中出了不少的力。”

    陈东明这下真是受宠若惊了,因为在海上夜总会这件事情上,他真的没出什么力,就连黄宇科被撸,他也是半夜才收到消息的。

    “严少,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办得到的,我赴汤蹈火,办不到的,我也会尽全力!”

    严小开原本想说我什么要你办的,但想了想之后,自己还真的有事和交他办呢,这就问道:“陈所,那个海上夜总会属于四条派出所的辖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陈东明忙道:“严少,你叫我老陈就行了。海上夜总会被查封了,结案后很可能会充公进行拍卖。”

    这和严小开之前预想的一样,所以就道:“好,以后我就叫你陈哥!”

    陈东明摆手道:“不,严少,你叫我老陈,叫陈哥我受不起!”

    严小开失笑,“行,老陈,到时拍卖招标的时候通知我一下!”

    陈东明疑惑的问:“严少也准备做夜总会?”

    严小开道:“不,我另有它用。那个地方位置很好,我想做点别的生意!”

    陈东明见他不愿细说,也不敢再问,只是表态道:“严少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促成这件事。”

    严小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进入市区的时候,陈东明突然想起一事道:“严少,你不找我的话,我也准备找你的,只是苦于没有你的联系电话!”

    严小开疑惑的问:“你找我做什么?”

    陈东明道:“严少,昨晚你看新闻了没有,市局一辆驶往盐江看守所的囚车出事故了。”

    严小开回忆一下道:“看了,好像是和一辆大货车相撞,死了好几个人!”

    陈东明点头,“五个jǐng察,两个囚犯,当场丧命!”

    严小开不解的问:“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陈东明道:“死掉的囚犯,有一个就是杜子强!”

    这么巧?严小开心里震了一下,“他在里面?”

    陈东明点头,“是的,我也是下午才收到消息的。”

    严小开道:“尸体呢?”

    陈东明道:“在省附属医的太平间!”

    严小开想了下道:“帮我安排一下,我想去看看。”

    陈东明十分不解,这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看的?“严少,这只是一起意外事故,交jǐng和刑jǐng都勘察过了,没有什么可疑!”

    严小开摇摇头,“这个事有点巧,我不看看不放心!”

    他既然这样说,陈东明只好道:“行,我安排好了就打给你!”

    车子驶进庙街,进入大巷要转入大宅的时候,严小开指着巷口再次开口道:“老陈,你们怎么不在这里设一个jǐng备岗亭,这儿晚上挺闹的。”

    陈东明周围看看,冷冷清清的,不闹啊?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这里进去就是严小开的家,这里设岗亭的话,对他的家人安全有保障。

    庙街属于四条派出所的管辖范围,在哪个地方设jǐng备岗亭,对于准所长陈东明而言仅仅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所以就点头道:“我明儿一早就让人来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