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六十二章 玩命泅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二天,六点钟前。..:夏冰就带着她的大黑,手持着长鞭等在特工基地门口了。

    在她看来,经过昨天超强体能苦训,今天严小开等四人必定个个手脚发软,腰酸背痛,像是撸多了一样jīng力不济了。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例如喝得太多会脑袋疼,吃得太饱会肚子疼,搞得太猛会**疼一样。

    只是,当四人准点抵达的时候,她却失望了。因为她并没有看到他们垂头丧气,郁郁不振的模样,反倒个个神采奕奕,jīng神抖擞,和昨天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尤其是严小开,这个狗东西竟然还带着淡笑,洋洋自得的看着自己,仿佛是在说:你以为你很厉害么?你以为你很能耐么?瞧,现在怎么着,小爷我又硬起来了。

    夏冰当场就郁闷坏了,同时也很疑惑,他们怎么恢复得这么快呢?

    不过再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很白痴,这四人的功力虽然不如自己,但也练有内功,虽然离顶尖级别还很远,但昨天的训练并没有让他们受什么内伤,顶多也就是个肌肉疲劳罢了。

    回去适当的放松一下肌肉,再运功调息一下,自然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如此一想,她的心就冷了下来,原本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更是臭得像一坨狗屎一样,训练计划不但没变,而且更是变本加厉。

    四人刚进入基地,还没站稳脚跟,她已经命令道:“立即准备,二十公里负重越野长跑马上开始!”

    命令一下,训练助理便赶紧上来给他们上绑腿,上背包,分发道具枪。

    四人不以为然,因为有了昨天的经验,他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有的事情,确实就像夏冰的姐姐夏雨说的一样,一次生,两次熟,三次就会很舒服。

    尽管这一趟训练下来,严小开仍是最后一名,跑完二十公里的时候仍然超过了一个小时,但他已经没有感觉像昨天那么吃力了。

    这虽然与他原本就超强的适应能力有关,但也与两次在医院里洗那种脱胎换骨的药水有着关系,不过最主要的,还是他所练的無尚心法。

    别看这种内功心法,他仅仅只开始练没两天,可是他原本就有着内功基础,加上超乎强人的领悟能力,功力自然突飞猛进。

    两个彻夜练下来,体内新衍生的气息已经很明显了,虽然还不能像完颜玉那样与本身的气息开始融合,但已经在丹田周围形成了一道气轮。

    当严小开今天开始消耗内气的时候,这一道气轮竟然首先发挥起它的作用,充当起了身先士卒,仿佛是一个保护膜似的,在它消失耗尽之后,这开始消耗他本身的内气。

    尽管这个保护膜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仅仅只有十来分钟不到,可这对于苦训中的严小开而言,无异于雪中送碳,添加一股强大的助力。

    所以这一次,严小开跑完全程后,不但没有倒下,而且比昨天快了近十几分钟。

    计时完毕的时候,夏冰看着计时器上的数字,神sè虽然一如既往冷漠,心里却是十分的吃惊。

    这厮今天是打鸡血了?

    怎么一下子猛了这么许多。

    不过,这对夏冰而言,无异是正中下怀。

    夏冰这个女人,xìng格虽然十分另类,可是对于男人的期望,却和大众女人没有什么不同!

    她不怕男人猛,怕的是男人不够猛。

    所以,这一轮长跑结束后,她也懒得再去搞什么单双杠俯卧撑又或障碍跑那些花哨的玩意儿了,直接就给他们进行武装泅渡。

    所谓武装泅渡,是指单人或成队组员携带武器装备渡过江,河,海域的游泳。主要采用蛙泳和侧泳的方式,以利于保持身体平衡、观察水面动静,并使游动声响尽可能的小,必要时可利用气袋、竹筒、木筏等漂浮物游进。

    “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完了之后跑步前往东江河,进行过江式武装泅渡。

    听到夏冰的这第二道命令,四人的脸sè顿是惨变。

    东江河,看似平静,可却是无风三尺浪,下面暗cháo汹涌,别说是这样的yīn天,就算是平时,也没有人敢去涉险徒手渡江。

    尤其恐怖的是,昨儿夜里还下了一场大雨,此时江水比平时涨了一倍,江水混浊不堪,急流涌退,稍一不慎,人就可能被一个浪头卷得无影无踪。

    这样的训练无疑是残酷的,尤其还是在长跑二十公里之后,气力已基本消耗殆尽的情况下,那就更说得上是惨无人道。

    关闭<广告>

    莫说是严小开等人,就算是那些侍候过无数新人训练的训练助理们听了,也是阵阵心惊胆颤,夏冰这样的训练方法,绝对是他们职业训练助理生涯中见最冷漠,最残酷,最没有人xìng的,没有之一。

    上官云尘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也顾不上会不会挨鞭子了,立即就发起了抗议,“夏教官,你这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嘛!”

    上官五素也跟着道:“是啊,现在这样的天气,怎么可能渡江吗?”

    严小开没有说话,只是和完颜玉一样,漠然的看着夏冰。

    夏冰完全无视他们的抗议,只是抬起手中的表,“休息时候还有五十七分二十六秒!”

    四人互顾几眼,都不再吭声了,而是盘膝而坐,盘起了双腿。

    他们虽然痛恨夏冰的残暴与严酷,但现在显然已经没有了选择,既然来了,既然开始了,那唯一的办法就是一条道走到黑。

    半路退缩,绝对不是他们的xìng格。

    瞧见他们这副奇怪的状态,一班训练助理都很纳闷,这是在搞什么呢?到了这样的时候,你们还静得下心来打坐吗?

    夏冰却丝毫不觉得奇怪,因为她很清楚,他们是在运功回气,企图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可能让自己的jīng力恢复到最佳的状态,

    一个小时的宝贵休息时间,转瞬即逝。

    当四人张开眼睛的时候,虽然各自都回了一口气,可面对接下来的挑战,心里都有些打突。

    当他们跑到东江河路畔,看到河中高高的水位,还是不是打起浪花的混浊黄泥水时,脸sè通通都白了一下。

    上官云尘哭丧着脸道:“哥,我怎么觉得我们不是在训练,而是在集体跳江自杀啊!”

    上官五素也是心里发颤道:“这样的训练,实在是太2b了!”

    严小开苦笑,“人生就像学写字,往往都是2b开头的。”

    完颜玉一向是很少话的,这个时候却接了一句:“可是在所有铅笔之中,也只有2b是混得最开的。”

    三人:“……”

    看见训练助理已经给他们上了武装装备和安全绳,夏冰就冷喝道:“少废话,全都给我下水!”

    上官云尘弱弱的问:“夏教官,不下行不行啊?我情愿再跑二十公里,也不在这个时候渡江啊!”

    “啪!”的一声,回答他的是一记鞭子。

    上官云尘愤恨的看他一眼,只能以一记自进式“啪”的跳进了江里。

    紧接着是上官五素,完颜玉都跳进了江中。

    看见还在那里梦游似看着江水发呆的严小开,夏冰怒喝道:“严小开,你干嘛?”

    严小开回过神来,弱弱的道:“夏冰姐姐,我大姨公来了,今天不能下水!”

    “卟!”后面的训练助理们顿感是就笑喷了。

    夏冰的一张脸更黑了,扬起鞭子就往他身上抽去,你来大姨公?老娘才是真的来大姨妈呢!被你搞了之后就没停过!

    严小开却见长鞭抽来,立即一个后空翻,华丽丽的扑入水中,其干脆利落的姿势,不亚于国家一级跳水运动员。

    如果不是夏冰残暴得没有人xìng,那些训练助理真的要拍掌喝彩的。

    严小开从水中一浮起来,立即就转过身,冲夏冰竖起了中指!

    “找死!”夏冰一下子就被刺激到了,怒骂着扬起手上的鞭子就朝他抽了过去。

    严小开却是不闪不避,甚至是翘着双臂踩着水,带着漠然的冷笑看着她。

    这个时候两人一上一下,相距五六七八米,她的鞭子顶多就三四米长,怎么可能打得着他。

    发现鞭长莫及,夏冰气得直跺脚,大黑也在一旁配合的咆哮狂叫。

    在一人一狗的叫骂声中,四人开始缓缓的朝对岸游去。

    刚从岸边游出的时候,四人还不觉怎样,可是随着越来越逼近江水,江流也越来越湍急,四人也越来越难掌控自己的身体,不停的打带得往下漂,别说是继续前行,就是将身体露出水面都很困难。

    夏冰与一班训练助理也已经分别上了三艘快艇,在左右紧随着。

    夏冰虽然想尽最大程度逼出他们身上的潜能,可并不想将他们搞死,尤其是严小开,他要是死了,她的仇怎么报呢?

    不过,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进行这样的训练,真的不是一般的可怕,因为乌云密布的天上随时可能下大雨,江水也随时可能爆涨,而严小开一等也随时有可能消失在江上。

    然而,严小开一等是幸运的,天虽然yīnyīn的,可是雨一直没下。

    同时,严小开等人也是不幸的,天上虽然没有下雨,可突然却刮起了风。

    风狂刮而起,江上立即浪涛汹涌,一个巨浪打来,意外终于发生了,上官五素突然消失在波浪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