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大难不死就有后福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别人都说,世上只有一种人是最能保守秘密的,那就是死人。..

    不过到了严小开这里,这种说法就不能成立了,因为他觉得最容易出卖秘密的,那就是死人。

    听见严小开说要重返太平间,陈东明愕然当场,好一阵才喃喃的道:“严少,刚刚你不是已经看过了?为什么还要回去呢?”

    严小开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可以确认刚才那具尸体到底是不是杜子强!”

    陈东明很是疑惑,“是什么事?”

    严小开道:“老陈,你应该知道,杜子强虽然是我的死对头,但他也是我的老乡,我们不但在同一个县区,甚至是同一个镇,不夸张的说,我和他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对于他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

    陈东明强压下心头的浮燥,安静的等待下文。

    严小开继续道:“我记得大概是五六年前,杜子强是犯过事的!”

    陈东明点头,在杜子强出事之后,他去调阅过杜子强的档案,这厮不但犯有前科,而且现在还处于保外就医期间。

    严小开道:“他那事就发生在我们镇上,是镇上另一个无赖争抢一个女人出的事,对方被他砍成了残废,他自己当时也留下好几处刀伤。”

    作为jǐng察,陈东明一下就醒悟了过来,“严少,你是说用旧伤来鉴定这尸体的真假。”

    严小开点头。

    陈东明就忙问:“那你知道他的伤痕在哪吗?”

    严小开道:“额前一处,前胸两处,左边大腿一处。”

    陈东明双眼一亮,立即就道:“那咱们这就回去看看!”

    三人再次回到太平间,找到了那个法医生,又一次进入了那个停尸房,只是杜子强的尸体再次被拉出来的时候,陈东明强忍着恶心凑上去一看,脸sè不由变了变。

    因为杜子强的尸首虽然总体而言是畸形,扭曲,血肉模糊,但别的地方还勉强可以辨认的,可是旧伤所在的地方,尤其是留有疤痕的所在,无一例外,全都是一片模糊,完全无法辨认。

    这真是车祸造成的吗?

    如果是的话,这一切未免也太巧了吧?

    好一阵,陈东明才无力的道:“严少,你看……”

    严小开并没有凑上前来,而是冷笑一声道:“刚刚我已经看过了,他留有伤痕的地方全都无法辨认是吗?”

    陈东明点头,“是的!”

    “那你去去摇摇他上排的两颗当门牙,看看是不是假的?”

    陈东明下意识的就想伸出手去,可是看着那血肉模糊,已经被挤压得严重变型的头颅,胃里又一阵翻腾,犹豫着缩回手问:“严少,这是……为什么啊?”

    严小开道:“因为当时斗殴的时候,他是被打掉两颗牙齿的,被保出来的时候,张嘴说话的时候还漏风,后来才镶回去的!如果刚才不是你说牙疼,我还想不起来呢!”

    陈东明恍然大悟,虽然心里有些发怵,但还是强忍着恶心伸出了手,将尸体头颅上那已经血肉模糊的嘴撬开,然后去摇上面的两颗当门牙。

    摇了一阵,他的脸sè不由骤变,失声道:“严少,这两颗牙齿是真的!”

    严小开心里也是突了一下,因为他最不希望的结果发生了!

    陈东明害怕严小开记错位置,在摇了摇下面的两颗当门牙,最后甚至把里面的牙齿通通都检查了一遍,发现每一颗都是真的。

    “严少,你真的确定他曾经镶过牙吗?”

    严小开面无表情的点头。

    陈东明手指有些发颤的指着尸体道:“也就是说,这不是杜子强!”

    严小开道:“肯定不是他!”

    陈东明失声问:“那杜子强呢?”

    严小开无爱的道:“还用问么,肯定是逃了!”

    陈东明脸sè变得更白的指着“杜子强”的尸体,坚难的道:“也就是说,这场车祸,这些死的人,不是意外事故,而是他杀?这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的劫囚杀人案?”

    严小开面无表情的点头,“陈所长,恭喜你,你发现了一起恶xìng杀人案件!”

    陈东明哭笑不得,“严少,这有什么喜的啊?只是发现,并不是破获!”

    严小开摇了摇头,指向那一排曾经拉出来的长抽屉,“老陈,如果你没有发现杜子强的尸体是假的,那些这样就都白死了!”

    陈东明愣了一下,随后又道:“可真正发现真相的人不是我,是严少你啊!”

    严小开摇头,“说是我发现的,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陈东明想想,发现他说的确实是事实,严小开不是系统内的人,翻出一个恶xìng杀人案,除了几句夸奖外,得不到任何好处,可对自己来说就不同了,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现在自己转为正所长的任命还没正式下来,虽然说区局长已经找自己谈过话,发生变数的可能xìng很小,可如果自己拿出成绩,那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如此一想,陈东明的心里就明朗了起来,对严小开道:“严少,那我先送你离开,然后再向上面汇报!”

    严小开点头,交待道:“这是一起恶xìng杀人事件,其中还死了五个jǐng察,案子非同小可,上报之后,可能会成立专案组,到时你要想办法进入专案组!”

    关闭<广告>

    陈东明识趣的道:“严少放心,我会努力,案子一有什么进展,我会第一时间向你汇报!”

    严小开点点头,这就和完颜玉互顾一眼,转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完颜玉见严小开神sè凝重的一言不发,忍不住问,“在想什么?”

    严小开道:“我在想到底是什么人,敢这么大胆,又这么残忍的方法将杜子强偷梁换柱。”

    完颜玉道:“有没有可能是杜子强认识的什么黑社会?”

    严小开摇头,“如果仅仅只是黑社会,那还不足虑,我怕的是什么可怕的邪恶势力。”

    完颜玉心中微禀,“你是说那些不为人知的邪魔歪道。”

    严小开道:“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但我敢肯定,这些人绝对不是什么善类!你想啊,他们不但准确的掌握了囚犯押运的时间,囚车经过的地点,还事先准备好一具替代杜子强的尸体,尤其让人发指的是,为了不留痕迹,他们竟然弄死了车上的所有人。”

    完颜玉心中一动,问道:“你是说杜子强在这些人中可能扮演着重要的角sè?”

    严小开摇头,“杜子强是不是这些人的成员,又是不是负责着什么重要的工作,并未可知,但有这么一伙邪恶势力存在,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了。完颜,你相信吗?这个案子,查到最后,恐怕什么都不会有!”

    完颜玉疑惑的问:“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严小开道:“没有什么确实的依据,这只是我的一个直觉,不过,我的直觉一向都是很灵的!”

    完颜玉突然有些忧心的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些人不是善类,杜子强也不是什么好人,沉寂过后,必定就会向你展开激烈的报复。”

    严小开摊了摊手,“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呗!”

    完颜玉沉默了,仿佛忧心忡忡的样子。

    “完颜,不用担心!”严小开安慰她一句,然后有些不屑的道:“杜子强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他最好就别来,来的话,那就是他自寻死路!”

    完颜玉道:“杜子强虽然不足虑,可是他身后的那些人呢?”

    严小开不以为然的道:“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千军万马之中我都不曾怕过,何况是一窝藏在暗处的鼠辈!”

    完颜玉叹着气的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啊!”

    严小开冷笑一下,什么都不再说。

    ……同样的时刻,深城某处居民私宅中。

    一个男人默然垂首的站大厅这中。

    他正对着的那张沙发上,一个女人坐在那里,手中夹着一根细长的香烟,目光淡淡的看着他。

    女人的姿sè不俗,面容无比俏媚,身材玲珑有致,尤其是那紧窄的包臀短裙,使她看起来份外xìng感冷艳。

    不过,男人站在她面前,连头也不敢抬一下,反倒是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好一阵才低声道:“艳姐,这次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

    “谢?”女人冷冷的一笑,“杜子强,你以为我把你救出来,是想要听你说这个谢字的吗?”

    不错,眼前站着的这个男人,就是在囚车上被移花接木了的杜子强!

    杜子强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世上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所以忙道:“艳姐,以后我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女人笑了起来,“这么说来,你是愿意做我身边的一条狗咯!”

    杜子强的嘴唇嚅了嚅,什么都没说。

    女人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答复,秀眉突地一沉,没等她发作,身后一个黑影已经突地窜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就到了杜子强面前。

    杜子强发觉不妙想要退避的时候,已经动弹不得了,因为他的身侧,突然多了一人,脖子也被一只手给掐住了。

    这是一个分不清是男是女的怪物,头发很发,五官却并不清晰,因为他的五官全都被密密麻麻的刀疤所代替了,一双眼睛藏在刀疤后面,散发着yīn郁凶狠的杀气。

    他掐着杜子强脖子的手,瘦得皮包骨头,完全就不像手,而像是一只爪子。

    可是被这只爪子掐住,杜子强却觉得像是被铁钳钳住一样,丝毫也动弹不得,而且也回不过气来。

    仅仅一会儿,他就脸红脖子粗,两个眼睛也快突出来了。

    在他的脸sè由红转紫,眼看就要断气之际,坐在那里的女人才轻哼了一声。

    听到哼声,这个怪物才放开了他。

    捡回一条命的杜子强唔着喉咙,连声咳嗽,足有好一阵才回过一口气来,死亡的滋味,让他的脸上充满了惊恐之sè。

    女人优雅的弹了弹手上的烟灰,这才淡淡的问道:“杜子强,现在想好怎么说了吗?”

    见过棺材,还不怕黑吗?杜子强忙道:“艳姐,我是你的狗,我以后就是你的狗!我什么都听你的。”

    女人笑了一下,伸手招了招,“过来!”

    杜子强这就抬步,准备走过去。

    女人眉头一紧,“嗯?”

    杜子强心中一禀,犹豫一下,终于双膝着地,跪着爬了过去了。

    到了近前之后,女人突地一伸手,一把揪起他的头发,“不错,这才有点狗的样子!记住,从今以后,你这条贱命就是我的,我让你生就生,让你死就死!”

    杜子强双腿一阵阵发软,嘴上忙答应道,“是!”

    女人放开了他,伸手轻指一下旁边的那个怪物,“来,认识一下,他也是我的一条狗,叫做丑奴。嗯,我也该赐你一个名字,让我想想,嗯,就叫你真爱吧!因为在我这里,你会找到真爱的!”

    杜子强已经被吓破了胆,哪敢有什么意见,所以尽管这名字很娘,但他还是立即道:“是的,主人,以后我就叫真爱!”

    女人微微打了呵欠,“丑奴,真爱还是个新人,你领去好好調教一下吧,我有点困了,要休息一下!”

    丑奴什么也没说,脸上却浮起了狰狞无比的笑意,然后刷地扑上来,一手抓住了杜子强的脚踝,然后像拖一条死狗一样往里面的暗房走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