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七十六章 毕业考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一次的强化特训,进行得特别久。

    从下午一点多开始,一直持续到了傍晚六点。

    四个多小时不停歇的战斗,这对普通人而言是无法想像的,换了别的男人,上半场没结束应该已经倒下了,可是無尚心法的双修之术,神奇得难以让人相信,漫长的战斗不但没耗尽严小开的jīng力,反倒是越战越勇,越战越jīng神,越战越哈屁!

    这个下午,严小开是快乐的……呃,确切的说是快乐并痛着,因为和夏冰双修,规矩实在不是一般的多。

    首先,衣服不许脱。这也就罢了,可是嘴也不让亲,亲一下就一巴掌。好吧,就算她的嘴矜贵得像小姐一样。那胸部总可以碰吧?可是换到夏冰身上,同样不可以,碰一下,照例又一巴掌。不但如此,更离谱的是,她甚至还不准严小开抱她,否则又得挨巴掌。

    尤其让人yù哭无泪的是,这女人打人耳光,还不是打脸颊,而是摊开五指,直接就罩到脸正中的位置,所以四个多小时下来,被拍了无数巴掌的严小开,脸差点肿成猪头一样。

    最后不得不内气于脸部,进行活血化淤,这才勉强能够出来见人!

    不过不管怎样,总的而言,这个下午严小开还是快乐的,因为夏冰这样的极品女人,不是谁都有福份和她双修的,当然,如果她不打人的话,那就更快乐了。

    然而,快乐结束的时候,痛苦就跟着来了!

    人生总是这样,要不就先苦后甜,要不就先甜后苦,这是注定了的!

    特训结束后,严小开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可到了晚上的训练,他才知道,灾难这才刚刚开始呢!

    天还没彻底黑下来,夏冰就吹响了集合哨,然后交待了晚上的训练内容。

    “晚上七点,你们开始武装泅渡,这是一次实战训练。”

    听到她这样说,四人都有些不以为然,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节目呢,原来又是这一套。

    武装泅渡?这两个多月几乎天天都没,几人都玩得有点腻歪了!

    只是当夏冰带领着他们到达开始泅渡的地方之后,他们就傻眼了。

    这一次武装泅渡的地方,竟然不是东江河,而是大海,太平洋中的南海。

    严小开壮着胆子问:“夏冰姐姐,你该不会是让我们在这里开始泅渡吧!”

    或许是下午的雨露,滋润夏冰的土地,消除了她的饥渴吧,所以这一次面对严小开的白痴问题,她唯一一次没有发作,反倒笑眯眯的道:“不错,你猜对了。”

    严小开又问:“那我们要泅渡到什么地方?”

    夏冰一指十多海里的对岸问:“对面是什么地方!”

    严小开下意识的回答道:“香江!”

    夏冰道:“你真聪明,这样都知道,那你们就游到对岸去吧!”

    四人闻言脸sè骤变,这么长的距离,徒手游过去?开什么国际玩笑啊!

    不过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要命的是这一片大陆与香江之间jǐng戒最严密的海域,海面上不但有深城水jǐng,还有香江水jǐng。所以严小开就急急的问:“海面上的水jǐng知道我们这次训练吗?”

    夏冰面无表情的道:“你们忘了我开始说的吗?这是一次实战训练,如果他们事先知道,怎么叫做实战?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你们的这次训练。”

    严小开瞳孔缩了一下,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次……”

    夏冰点头道:“不错,你们就是在偷渡。如果被海上的水jǐng抓住你们,我们将不会承认有这次训练,也不会承认你们是我们的特工。到时候被判刑,被关押,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们不会有任何人出面。”

    几人失声道:“不是吧?”

    夏冰完全不理会四人的反应,继续道:“后天早上凌晨四点三十分整,我会架驶直升机在香江jǐng察总部的大楼顶上接应你们,带你们到另外一个实战训练点。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们,那些jǐng察也不知道这次训练,更不知道会有直升机出现,所以我只能在上空停留三十秒的时间,如果你们错过了,不好意思,你们怎么去的就怎么回来,而这次任务也算失败”

    四人面面相觑,脸浮苦sè,这样玩是不是太刺激太惊险一点呢?

    “另外,我要声明的是,这一系列的实战训练,就是你们的毕业考核,你们完成了,将成为一名正式的特工,但是如果失败了,那你们将再接受六个月的特别训练,然后接受毕业考核,如果又失败,那真的不好意思了,你们将被取消预备特工资格,发回原籍!”

    四人:“……”

    夏冰漠然的扫了他们一眼,“还有什么问题吗?不过有什么问题也别问了,我赶着回家吃饭,没时间回答你们!就这样了,祝你们一路顺风!”

    说着,夏冰竟然就这样很不负责任扔下他们,自己独自离开了。

    四人眼睁睁的看着悍马车消失,然后大眼看着小眼的呆愣在那里。

    好一阵,上官云尘才习惯xìng的问:“哥,现在怎么办?”

    严小开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另外两个女人,“完颜,五素,你们怎么看?”

    上官五素想了一下道:“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完颜玉没有说什么,只是冲严小开点了点头。

    严小开道:“既然都听我的,那咱们就准备偷渡吧!”

    关闭<广告>

    上官云尘吃惊的道:“哥,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吗?这海上的水jǐng可不是吃素的啊!”

    “他们不吃素,我们就吃吗?”严小开反问一句,这才坚定的道:“拼一把吧,完成这个训练,咱们就毕业了,以后再也不用看这个臭婆娘的脸sè,被她虐着玩了!”

    上官五素嘟哝道:“可我怎么看你和她玩得挺开心的呢!!”

    严小开心里一虚,“你说什么?”

    上官五素忙道:“没什么,拼了呗,不就是几个水jǐng嘛,没什么了不起的,完颜,你说对不对?”

    完颜玉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

    上官云尘纠结了一阵,终于点点头,然后一摇一晃的打着节拍,很sāo包的唱起来,“……鸡屎湿纸吾免惋叹,鸡屎落撇吾免暗淡,哪官死骑喜亡玫历醉茫茫,莫混五忒企球丢草狼,林星后笔习海上波龙,五习骑五习落,总妈叫骑公来强,杀分题组定,嘿嘿,气昏靠打饼,嘿嘿,爱饼将哎萦……”

    三人:“……”

    别人唱歌是要钱,上官云尘唱歌却是要命,三人虽然及时捂住了耳朵,可还是差点被雷出了内伤!

    更要命的是,这厮一唱起来竟然没完没了,一首“鸡屎要打饼”完了,接着又来一首:“……雨轻轻弹,朱红sè的花,是谁在床铺上,冰冷绝望……菊花残,满腚伤,你的PP已泛黄,花落人断肠,我的血静静淌……”

    严小开一直忍着,可忍到最后要吐年夜饭了,实在忍无可忍,在两女出手之前伸手在他头上连敲了五六七八记,生生打断他的表演,世界才总算清静了下来。

    嬉笑怒骂之后,事情又回到起点,他们好像该下海了。

    只是当另外三人已经准备好了潜水工具,要横渡这片海域的时候,却发现严小开还站在那里,没有做任何准备。

    上官云尘疑惑的问道:“哥,你不是说要下海的吗?怎么又不动弹了?”

    严小开苦笑道:“现在我才发现,我刚刚的决定是错误的!”

    三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是都已经商量好了吗?这又是哪根筋不对了!

    上官五素道:“哎,姓严的,你该不会是想临阵缩沙吧!”

    严小开摇头,“不是我想缩沙,是老天爷要跟我们开玩笑!”

    上官五素愣了下,“什么意思?”

    严小开伸出手,在空气中抄了抄,然后用手指搓了搓,神神叨叨的道:“这天,很快就要下大雨了!”

    三人莫名其妙,这天不是好好的吗?风清云淡,哪有什么下雨的迹象?

    上官云尘不以为然的道:“哥,拜托你别装了,你要是有那么准的话,你就去做天气预报了,还当什么特工啊!”

    上官五素也点头,“就是,害怕你就直说,找什么借口啊!”

    完颜玉没说什么,但那表情神sè明显是让严小开别废话,赶紧的下海!

    严小开摇了摇头,“等十来分钟吧!再急也不差这点时间的!”

    几人见他如此坚持,也只好按捺下来,像他说的,急也不差这十来分钟不是!

    只是,随着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天一点点的黑下来,天气也一点点的变了,风好像突然间没了,整个天地变得沉沉的,闷闷的。

    这种沉闷的感觉让三人的心也迅速的往下沉,因为搞不好,严小开这把乌鸦嘴就说准了,这可是要下暴雨的征兆啊!

    果然,十分钟还不到,海的那一头突然闪过一道亮光,一道闪电带着惊雷撕破长空,照亮了整个天地,不多一会儿,倾盘大雨就落了下来。

    雨水打下来,上官云尘等人连躲都忘了,只是有点发愣的看着严小开。

    严小开指着海面,冲他们道:“你们看,刚才咱们如果下海的话,这会儿会怎样?”

    三人顺着势看向海面,发现原本平静无波的海面,已经变得波涛凶涌,浪头一波高过一波,整个大海仿佛被煮沸了一样翻腾起来。

    如果刚才下了海的话,那这会儿肯定是深陷于浪涛中,连游都游不回来了!

    上官云尘心有余悸的道:“哥,幸亏你刚才拦住我们,否则这会儿就真的惨了!”

    上官五素却挠着脑门疑问道:“可是……你是怎么知道会下雨的呢?”

    严小开淡淡的道:“我说我能够预测天气,你信吗?”

    上官五素一点也不淑女的骂道:“屁,我还说我会算别人的过去未来呢,你肯定是看了天气预报!”

    严小开无爱的摊了摊手,这个社会,说实话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完颜玉终于道:“几位,我看你们还是别说这些不等吃不等用的,先说说怎么办吧,这场雨恐怕一时半会儿不会停呢!”

    说到这个,四人不由再次面面相觑,除了干瞪眼只能干瞪眼,因为经过了两个多月的特训,四人对武装泅渡已经不再陌生,而且也渐渐步入专家水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家就更清楚,这个时候下海,无异就是自寻死路,别说是横渡十多海里,能游出一百多米就算本事。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雨下得更大了,海浪也变得更高了,而雪上加霜的事情也跟着来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