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七十九章 香江,欢迎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严小开一等真不是一般的悲剧,好容易冒充一把水jǐng,结果还被识破了。

    在他们跳海后,香江水jǐng迅速又果断的掏枪进行shè击,然而快把子弹打完了,仍没有看见周围有人浮上来,他们就赶紧将此事向总部进行了汇报,不多久,一艘搜救船和三艘巡逻艇赶至,大批水jǐng也跟着到来,确定位置后,洼人迅速下水进行搜索。

    然而此际正值黑灯瞎火,雨虽然小了,但并没有停,风浪也依仍然很大,搜索了近一个小时,一无所获。

    雨渐渐又大了,浪涛又一次汹涌起来,香江水jǐng被迫停止了搜索,搜救船这就拖着深城水jǐng的巡逻艇返回香江水jǐng总部。

    只是,谁也没注意到的是,被拖拽的那艘深城巡逻艇的尾部,四个人分别紧紧攀附在那里,随着巡逻艇前行。

    在即将抵达玖龙水jǐng总部的时候,后面一直攀附在艇尾四人低声商量一下,这就纷纷放开了手,顺着汹涌的浪涛游了一阵,终于在一处浅滩着了陆。

    上了岸之后,四人都瘫坐在那里,呼呼大口喘气。

    严小开急忙的问:“你们怎样,有没有事?”

    三人纷纷摇头。

    严小开却忍不住骂道:“M的,为什么每次你们没事,我却有事!”

    三人吓了一跳,急忙的往他身上看去,发现他的手臂上鲜血淋漓的。

    将他的上衣脱开一看,发现他手臂上的三角肌位置有处子弹擦伤,划开一道血肉翻飞的口子。

    看着那血流不止的伤口,上官五素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这肯定是刚才自己跳下海的时候,严小开扯着自己钻入巡逻艇底时不小心被子弹擦伤的。

    左右看了看,上官五素不由又一阵叫苦,因为刚才跳海太过匆忙,四人的包都还在巡逻艇上,虽然后面攀附在巡逻艇过来的时候,谁都有机会上去拿行李,可当时谁都忘了这茬。

    在身上摸了摸,摸到了口袋里的一包东西时,上官五素心中一动,立即就有了主意,这就将口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

    这,是一小包没开封的rì用小绵被,上官五素这两天肚子有点隐隐的闷胀,算算rì子,知道是大姨妈差不多来了,为了避免出现什么意外的尴尬情部,不但在背包里放了两包新的,随身也带着一小包,以防不时之需。

    现在,正好就是需要的时候了!

    三人看见她掏出来的是这玩意儿的时候,均是莫名其妙,她这是要做什么?

    上官云尘忍不住道:“哎,老妹,怎么说你也是个大姑娘了,能不能不要大大咧咧,没羞没臊的,你要换这个东东,也找个背人的地方,就这样掏出来,你不脸红,我也感觉不好意思啊!”

    上官五素狠瞪他一眼,没好气的喝道:“我说你不说话,你就会死,就会变成哑巴是不是?”

    上官云尘也来了点愠意,缓缓的道:“五素,看来我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和你讲道理了,好吧,今儿个我就百忙之中抽空和你讲一讲,你说你吧,这都二十好几了,不谈男朋友呢,我也不说你了,反正你长得吧,也勉强过得去,身材也算是凑合,咪咪……嗯,这个我就不评价了,反正你要想嫁的话,我相信肯定是嫁得出去的,虽然嫁个歪瓜裂枣不一定,嫁个瞎眼的高富帅也很难说。另外你用那什么按摩仪,我也不说你了,毕竟你已经长大了,成年了,发育完好了,有需要也是很正常的生理现象……”

    上官五素原本想忍的,可是遇上了这么个极品贱男亲哥哥,她真的没办法忍了,爆喝一声道:“闭嘴!”

    上官云尘依然我行不素,口无摭拦的道:“好吧,五素,刚才那些我都不说你了。可是你这个动不动就掏小绵被的这个习惯,我却不得不说你一下,你说你都这么大的姑娘了,命好的话,过两年就做人家的母亲了,你这样的习惯是不是该改一改了……”

    上官五素眦牙裂目,紧紧的握着双拳道:“贱男,我最后一次jǐng告你,如果你再说一句,我就活活把你打死,我发誓,我会很残忍的!”

    上官云尘心中一禀,或许是气场不对吧,又或许是人在他乡,反正这次极为果断的住了嘴!

    上官五素冷冷瞥他一眼,然后脱下了那件宽大的jǐng察上装,露出了里面穿着白sè紧身背心包着文胸的身体,因为已经湿透了的原因,显得她的身材极为的玲珑剔透,山峦起伏。

    关闭<广告>

    上官云尘虽贱,但也知道亲妹妹的身体是自己不应该看的,所以刷地一下就转过了脸去。

    脱下了外套之后,上官五素就用牙齿将它撕扯开来,拉出了两个布条后,先是弄干了严小开手臂上的血迹,然后就撕开那包rì用小绵被,反过那不黏的一面往伤口上贴去。

    上官云尘和完颜玉睁大了眼睛,这样也不行?

    严小开被吓了一跳,一边躲闪一边叫道:“哎,五素,不要!”

    上官五素轻喝道:“别动,这个是密封的,没进水,而且是无菌的,止血效果很好!”

    严小开哭笑不得,软瘫瘫的道:“我知道止血效果很好,可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用这种玩意儿!”

    上官五素轻打他一下,没好气的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不能将就一下!”

    完颜玉也忍不住劝道:“五素说得对,你的伤口必须得止血,要不然上了岸后会让人起疑的,先包扎一下,等安顿下来,再找药店买些消毒的药物给你处理下!”

    严小开也清楚这样的环境之下真没有什么好挑惕,所以只是矫情了一下就不再坚持了,闭上眼睛任由上官五素给他包扎止血。

    这个时候,上官云尘又很贱的问:“哥,上了小绵被是什么感觉?

    严小开狂汗三六九,没好气的道:“你自己用一下不就知道了!”

    上官云尘愣了下,然后点点头,若有所思的道:“看来这玩意儿,只能是谁用谁知道了!”

    三人:“……”

    伤口处理完了之后,四人就顺着浅滩上岸。不过身上水jǐng制服太过扎眼,几人都脱了扔进草丛里。

    到了上面,一个崭新的世界展现于他们眼前。

    这里,就是香江了。

    一个年轻的城市,一个充满奇迹与神话的城市,一个令人向往激动的城市。

    世界级的建筑、快节奏的生活、时尚摩登的娱乐享受,无不凸现出这座城市的惊艳魅力。

    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严小开真有点乡巴佬进了大省城似的感觉,不停的东张西望。

    上官云尘看见严小开脸上新奇的神sè,一脸鄙视的问:“你没来过香江?”

    严小开摇头,“没有,你呢?”

    上官云尘摊手道:“我也没有!”

    严小开:“……”

    上官云尘左右看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屑的道:“别人一直说香江香江,见到个香江回来的,就说香江客,香江佬,我以为有多了不起,现在看来,和深城也差不了多少嘛,不就是人多一些,车多一些,楼高一点罢了。”

    走了一阵之后,上官五素从后面赶了上来,打断两个吱吱喳喳没完没了的男人,“哎,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说那些不等吃不等喝的了,先说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吧?”

    这话一出,几人纷纷停下来,目光不约而同的往严小开身上看去。

    严小开叹气道:“我说你们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能不能先自己动一动脑子,什么事都问我,你们以为我是度娘啊?”

    上官五素道:“你是我们的头,我们不问你问谁呢?”

    严小开苦笑一下,掏出身上的手机,想看看几点钟,可是手机掏出来后,水就从手机里泄了出来,滴滴嗒嗒的,屏幕也早已经黑了。

    左右看看,也没看到有钟表的地方,于是就问道:“现在是几点钟了?”

    完颜玉估摸着道:“应该九点多,不到十点钟!”

    严小开想了下道:“咱们先换身衣服,然后填饱肚子,最后找个地方住下来,接着摸清香江jǐng察总部的位置,跟着就是等后天凌晨夏冰来接我们。”

    这样的安排无疑是最稳妥最理想的,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他们要面对的问题,可不是一般的多呢!

    完颜玉首先道:“在这里住酒店,肯定是要登记证件的,可是咱们的证件呢?”

    几人面面相觑,证件?证件不是都让夏冰收走了吗?

    上官五素跟着道:“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不管是买衣服,吃饭,还是住酒店,咱们都要用钱,可是咱们钱呢?”

    几人又一次傻眼,因为钱都装在钱包里,钱包同时还装着证件,全都被夏冰顺手牵羊的牵走了。

    严小开暗里一阵咬牙切齿,这个草不死的,回去一定要弄她个花红柳绿,不爆她的菊花,誓不为人!

    四人分别在身上搜罗一阵,零零碎碎的钞票加到一起,仅仅只有二百五十块!

    二百五,好有意思的数字啊!

    可是在这个大香江,四个人仅仅有二百五十块,能做什么呢?

    正在四人站在边上瞎捉鸡的时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