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九十章 头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旺哥仔被俘。

    囚牛直接战死。

    一场恶战,终于彻底结束了。

    在jǐng察到来之前,六叔已经匆匆赶了回来,处理善后这些事情,除了他没有别人更能胜任。

    项珂儿的豪宅别墅已成为众矢之的,自然是不能再呆下去了。所幸狡兔三窟,项珂儿这种纯正的古惑女,住所自然不只一处。

    留下了六叔和jǐng察交涉,处理手尾后,一班人等迅速转移,前往项珂儿在浅水湾的半山别墅。

    坐着奔驰保姆车前往的时候,严小开有些出神的看着窗外陌生的而繁华的夜景。

    窗虽然没有开,但坐在旁边的项珂儿还是仿佛感觉很冷似的,一个劲儿的往他身上蹭。

    严小开虽然明知道她是在变着法儿的吃豆腐占便宜,却也只能装聋作哑,佯装极为专注的欣赏着外面的夜景。

    其实,如果不是完颜玉与上官五素就坐在对面,正拿眼死死的盯着他的话,他早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不过,他的沉默与哑忍,并没有换来项珂儿的适可而止,随着奔驰车驶离市区,车身有些轻微的晃荡,她就更是变本加厉起来。

    原本只是和严小开若即若离时触时分的身体不停的挨到他的身上,最后的时候,甚至整个人都挨到了他的身上。

    仅仅是这样,那也就罢了。

    项珂儿这个大胆又奔放的古惑女竟然还把手臂往内收起,放到身后,丰满俏挺的酥胸一个劲的磨蹭着严小开的手臂。

    这一来,可真是要了亲命了。

    那软绵绵的,热乎乎的,还带着美好弹xìng的触感如波浪似的不停涌到严小开的身上,使得他很快就变得魂不守舍,坐立不安,一团火也在小腹间缓缓升了起来。

    看着这女人毫不知廉耻,旁若无人的挑逗严小开,完颜玉一阵阵怒火中烧,不但她,就连上官五素也是一样。

    最后,完颜玉实在忍不住了,伸手猛地一拉严小开,将他生生的拽了过来,坐到她和上官五素的中间。

    项珂儿见状,没有说话,也没有生气,反倒是露出了个挑恤的轻笑,那神sè表情无疑是在告诉完颜玉:你等着吧,迟早我会将他从你身边抢走的。

    完颜玉情不自禁的握住了严小开的手,紧了又紧,看起来好像是真的怕他被抢走似的。

    严小开很是感动,反手握紧了她的手,其实,他又哪里知道,完颜玉之所以抓住他的手,是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失控的扬起手,用大耳光扇这个不要脸的小娘皮!

    正在这个时候,严小开突地感觉另一侧的臀部有点疼,垂眼看去,发现是上官五素的放就在那里,正用指甲在掐自己,而脸上却是风轻云淡的表情,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这,又是神马情况啊?

    严小开一瞬间有点凌乱的感觉,人家小太妹占我的便宜,完颜玉打翻醋坛,那是情有可愿的,因为她确实是我的女人。可姑nǎinǎi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你这样又是为哪般呢?

    严小开无法摆脱臀下的騷扰,又不敢发作,只能生生的哑隐着。

    可是上官五素竟然像对面那个小太妹一样,看见他默不作声,更是变本加厉,不停的掐他。

    严小开被掐得一阵阵眦牙吸气。

    项珂儿见状不问:“开哥,你怎么了?”

    严小开转头看了看上官五素,发现她眼中透着柔中带凶的jǐng告之sè,仿佛是在说:你要敢说出去,我就把你先jiān后杀,杀完再jiān,jiān完又杀!

    严小开心中微禀,只好道:“我……有点急!”

    项珂儿很体贴的道:“那要不要停一下车,让你下去先方便一下!”

    严小开抬眼左右看看,周围没有适合的地方,而且他也不是真的急,这就问道:“还要多久才到!”

    项珂儿道:“还得二十分钟左右吧!”

    严小开发现上官五素不再掐自己了,顺势就道:“哦,那到了再说吧!”

    项珂儿点点头,这就冲前面开车的莲姐交待道:“莲姐,快开点儿。”

    莲姐答应一声,又开快了一些。

    谈话一停,上官五素在严小开臀下的手又开始掐起来。

    关闭<广告>

    这下,严小开终于忍无可忍了,一只手悄悄的顺势摸了下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上官五素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抽回来,却发现他握得很紧,不用大力气的话,根本抽不回来,可是用大力气,动作就得大,动作一大,另外两个女人肯定就会发现,所以最后只能强压着狂乱的心跳,暗中和他较劲,可不管怎样,始终无法挣脱他的那只魔爪。

    愤恨的瞪他一眼,却发现这厮目光淡然,安之若素的回看自己,忍不住暗骂一声:流氓!

    最后,发现挣扎无补于事之后,上官五素终于颓然的放弃了顽抗,谁让自己吃饱了撑着要先找他的茬呢?

    左边握着完颜玉的手,右边握着上官五素的手,两个都是绝sè大美女,这让严小开的心里产生了种左拥右抱的错觉,只是当他想到这两个女人,自己一个都没推倒的时候,又不由幽幽的叹口气,美味就在眼前,为什么总是到了嘴边又吃不到呢?

    坐在对面一直花痴似的看着他的项珂儿见他突然叹气,忍不住就问:“开哥,你为什么叹气啊?是不是真的很急?”

    毫无疑问,项珂儿这个纯正的古惑女也是个很美的女孩儿,但严小开觉得自己和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除了身体可以深入切磋之外,思想是没办法交流的,所以并没有回答她。

    项珂儿又道:“开哥,你说话呀,要真不行,就先停车方便下吧!”

    严小开摇摇头,“不是因为这个,我是在想别的事情!”

    项珂儿追问不休:“什么事呢?”

    严小开暗里苦笑,我会告诉你我在想着怎么把你们通通弄到同一张床上吗?想了想之后,他就道:“我在想,这个时候,咱们不应该休战,应该一股作气,顺藤摸瓜的直接杀到东星的老巢去,不要说杀他们个落花流水,只要弄得他们鸡犬不宁,自顾不暇,他们就没办法配合黑田什么熊的家伙了,这样一来,明天的保镖工作就轻松许多了!”

    项珂儿疑惑的问:“那为什么你们又不去呢?”

    严小开再度苦笑,“刚才和那头蛮牛一场恶战,我已经耗尽了jīng力,不经过整休,是没办法再战的。”

    默不作声的完颜玉微微点头,“不要说你,咱们也比你好不了多少,一天一夜的奔波,jīng力已经基本耗尽了,这种状态,实在不合适再战,养jīng蓄锐才是最要紧,明天还不知道有怎样的高手在等着我们呢!”

    坐在前面只顾着偷窥莲姐大腿的上官云尘也道:“对,我也要休息,一会儿要给我一个单间,还要一张大床……”

    项珂儿淡淡的问:“那要再给你找几个妹纸吗?”

    上官云尘道:“几个就不用了,有一两个技术好,活儿棒的就行……”

    上官五素终于听不下去了,喝骂道:“贱男!你敢再龌龊一点吗?”

    上官云尘转过头来,一本正经的道:“五素,我怎么龌龊了?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肌肉都僵硬了,找两个技术好点的妹纸来按摩一下,缓解下疲劳,放松一下筋络很龌龊吗?真的很龌龊吗?”

    上官五素被噎得无言以对了。

    项珂儿道:“按摩啊?那还用找别人嘛,你帝边就坐着个一流的技师啊,莲姐还没做我管家之前,可是红兴社最旺的场子里的头牌哦!”

    上官云尘愣了一下,目光怯怯的看向旁边优雅而高贵的莲姐,这是头牌技师?能做全套的那种技师?

    莲姐则大方的道:“上官少爷要是不嫌弃,一会儿我就给你按摩下好吗?”

    上官云尘大喜过望,连连点头,熟女冬暖夏凉,还散风祛湿,不但好,而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安排好了这个贱男后,项珂儿又道:“开哥,其实今晚你什么都不用想,安心的休息就行了。我们现在去的这个别墅,没有几个人知道的,而且刚才我已经仔细看过了,没有人跟着我们呢!另外,你说的那个东星,我爸和六叔既然知道了这件事与他们有关,那就绝对不会让东星好过的。我爸急匆匆的离开,显然就是去召集人马,准备连夜出击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时候,红兴社的人马应该已经倾巢出动,去砸东星的场子了!就算不能将他们杀得片甲不留,但也够他们手忙脚乱的了!”

    几人闻言,脸sè均是微微一变,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个项珂儿可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脑残与天真啊!

    车行一阵,终于抵达了项珂儿在浅水湾的半山别墅。

    项化生是个江湖大佬,同样也是个隐形富豪,身家财产无法计数,可是他的膝下只有项珂儿这么一个掌上明珠,所以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这座半山别墅比起旺角那个,更是恢宏大气,豪华奢侈。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不但不早,而且很晚了,几人简单的洗漱过后,这就各自进了安排给自己的房间。

    严小开进房的时候,看见换了一身单薄睡裙的莲姐正迎面走来,睡裙之中肥臋浪rǔ若隐若现,好不惹火。

    和严小开擦肩而过的时候,莲姐落落大方的问道:“严少,你需要按摩吗?”

    严小开连咽了两口唾沫,有些坚难的道:“不,不用了!”

    莲姐突然捂着嘴吃吃的笑了起来,“就算严少想要,我也不敢的。”

    花枝乱颤的笑意带得她的胸前波涛汹涌,直看得严小开一阵眼直。

    莲姐接着道:“因为要是被小姐知道了,肯定要剥我的皮的!”

    说完,她就向严小开挥了挥手,然后推开了上官云尘的房门,走了进去。

    那惹火的身材,风sāo的背影,使得严小开有些出神,心想上官这个贱货,今晚肯定xìng福死了!

    “喜欢这样类型的?”

    严小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胸部又圆又大又白,我就喜欢……”

    话说一半,便嘎然而止,嚯地转过头来,不由眦目yù裂,因为完颜玉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