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陆仔与港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回去的路上。

    上官五素在驾车的时候,一直不停的瞥眼偷看着严小开。

    yīn险卑鄙的男人,她见过不少,可是像严小开这样的,她还真的没见过几个。

    不过奇怪的是,她对这样的男人竟然不讨厌,也不反感,反倒是……有一种非常复杂,复杂到无法形容的感觉。

    仔细想想,上官五素又有些茫然,自己从前不是很讨厌他,讨厌得要死的吗?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严小开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只是透过敞开的车窗,看着香江的风景,心情很好的吹着不成调儿的口哨。

    上官五素几次都想从口哨中猜出这是一首什么歌儿,可是几次都失败了,因为这厮的口哨根儿就没有调儿,反倒是弄得她有一种想嘘嘘的感觉,想了想,这才发现自己起床的时候很匆忙,连厕所所都来不及上。

    一阵阵急意涌来,她终于忍不住道:“你就不能不吹吗?”

    严小开道:“怎么了?”

    上官五素会告诉他,自己被吹得想嘘嘘吗?所以她只是蛮横的道:“反正你别吹!”

    见她说不出个理由来,严小开就继续吹个不停。

    上官五素忍不住了,“严小开,拜托你别这么贱行不行?”

    严小开笑了,终于停下了口哨道:“我发现这个社会很复杂,只有贱者才能生存!”

    上官五素道:“可是你已经够贱了,在我所有认识的男人中,你就是最贱的那一个,连我哥都自愧不如!还有,刚才你調戲我的事情,我一会儿回去后,肯定要告诉完颜姐姐的。”

    严小开闻言微惊,“你……”

    上官五素道:“我说你勾引我,让我跟你去野战!”

    严小开委屈的道:“我那只是开玩笑的好不好!”

    上官五素冷哼一声。

    严小开道:“那你想怎么样?非得我真拉你去野战才行?”

    上官五素骂道:“去死!”

    严小开嘿嘿的笑了起来,“你要真这么想去的话,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去一回咯!不过我得事先声明,昨晚我带的那些套套给扔了,刚刚你哥给的也被你扔了,所以真的要去的话,咱们恐怕得很小心,你知道……搞出人命就不好了!”

    上官五素被弄得脸红耳赤,冷瞪他一眼,“混蛋,懒得理你。”

    一路的笑骂,两人很快回到了项珂儿的半山别墅。

    进到里面后,发现院子里已经站了一大班红兴社的帮众,不过他们今天穿得很整齐与正式,黑西装配皮鞋,有的还带着墨镜,看起来十分的有款有型。

    走进客厅,两人并没有看到六叔或项化生,只看到了一个年轻的西装男,正站在那里和项珂儿说话。

    看见严小开进来,赶紧就凑上来,再次挽着手道:“开哥,你快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把他拽到那西装男面前的时候,项珂儿道:“哥,他就是开哥。开哥,他是我大伯的儿子项丰!”

    向化强的儿子,准太子爷?

    严小开和以前一样,礼貌的伸出手道:“项先生,你好!”

    项丰并没有伸手,只是上下打量他一眼,有些不屑的道:“你就是我叔说的那个大陆仔!”

    严小开皱了皱眉,一旁的上官云尘立即就扑了上来,“你怎么说话的?”

    “我一向都是这样说话的!”项丰摊了摊手,随后又挑恤的道:“不服?”

    跟在项丰后面的几个西装男人一下就压了上来,jǐng惕的盯着上官云尘。

    项丰伸手一指上官云尘,冲那几人喝道:“既然他不服,你们就给我打到他服为止!”

    一声令下,几个西装男便立即朝上官云尘扑了上去。

    几个西装男是项丰的得力爪牙,也是红兴社新生一代中极为出sè的古惑仔,出了名的能打。

    尽管项化生说过,这几个大陆来的生番本事不小,但项丰很有信心,这几人一起出手,一定能将这厮揍得鼻青脸肿,从而给四人一个下马威,让他们听管听教!

    眼看殴斗就要发生,严小开原本还想阻止的,可是这个傲慢无礼,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项丰显然是从骨子里瞧不起自己几个,心里也不由来气,所以不但没有阻止,反倒把yù出声喝止的项珂儿拉到后面!

    既然有人一心要自取其辱,严大官人这么好的人怎么会不成全别人呢!

    几个西装男一扑上去的时候,项丰就乐了,因为他看到上官云尘在节节败退,仿佛无力招架似的。

    关闭<广告>

    然而,他又哪里知道,上官云尘只是想看看这几位到底是出自哪门哪派,用的什么功夫而已,只是看了一阵之后,他失望了,非常的彻底,因为这几人根本就没什么门派,顶多只算是略懂一点粗浅的拳脚功夫罢了。

    不夸张的说,和这些人动手,上官云尘感觉自己在欺负人,不过到了这会儿,就算是欺负人也要来一回了。

    脚步一顿,后退的身影就猛地停下,拳头一握,猛地就朝冲至近前的一个面部砸去,没有花哨的招式,纯粹就是速度与力量爆发!

    这样的招式,就算是练家子的都不能小觑,何况是这几个完全不懂功夫的。

    “嘭!”的一声闷响,拳头正中此人面部,一阵血花四溅,这人的鼻子立即被打得开了花,整个人也被砸得飞了出去。

    在此人被一拳砸飞的同时,上官云尘一脚也已经迅猛无比的踢出,在侧边一人的膝盖上接连踢了三脚,踢得那人惨叫着跪了下去,而他此时收拳的肘部已经又快又猛的往另一边的一人胸口撞去,撞得那人捂着胸口蹲了下来。

    在这人蹲下去的同时,上官云尘已经整个人猛地原地弹而起,人还在空中,已经连出两脚,分别踢中一人,将他们齐齐踢出了大门。

    一个照面的瞬间,项丰的五个手下中招倒地,惨叫呻吟不绝。

    项丰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张大的嘴巴足足能够塞进两个鸡蛋。

    五个红兴社一流的打手,竟然连人家一招都没扛住,不但是项丰,在场所有的古惑仔都惊呆了!

    从空中落地的上官云尘却脚步不停,几个大踏步,瞬间就到了项丰的面前,爪子一探,一下就揪住了他的西服衣领,将他整个人都揪悬空离地,另一只手扬起大耳光,要朝项丰的脸上扇去。

    “够了!”严小开适时的沉喝一声,打狗要看主人面,这些古惑仔和项丰都不识抬举,但是项化生和六叔却是很懂做人的,看在他们的份上,没必要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何况现在还要办正事呢!

    听到严小开的喝声,上官云尘才不太情愿的将他放开,指着他冷喝道:“如果不是看在我哥的份上,今天我非让你的牙齿通通换一遍不可!”

    项丰虽然愤恨,却识相的没有再吭声。

    殴斗停了,严小开这才将项苛儿从后面扯上来,并往项丰那边推去,显然是示意她打个圆场。

    项珂儿心领神会,这就道:“哥,算了,咱们办正事要紧,吕先生很快就来了!这个事情花费了大伯和我爸很大的心血,可不能砸在咱们手里啊!”

    项丰被这一提醒,这才想起他这次是干什么来了,瞪了一眼上官云尘道:“这笔账,等今天的事情完了我才跟你算!”

    上官云尘不屑的道:“怕你有牙,不服你就来单挑!”

    项丰虽然气得不行,但这个节骨眼上,也只能忍了,从手下提着的一个公文包里拿出一幅地图,摊开到桌面上。

    在四人凑上来的时候,他就指着上面画好的路线道:“十点钟,吕先生会从乘他的私人游艇从奥门抵达湾仔码头,你把他平安送到我们红兴社的新安大厦,在那里我们已经给他安排了总统套房,十二点,午宴时间,到时我们红兴社的三位龙头和下面的坐馆和他一齐赴宴,宴会中举行签约仪式,预计是两个小时,完了之后,送他原路返回,直到他上了游艇出海,你们的任务才算完成。”

    任务,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可如果真的这么简单,项化生就不会花这么多的钱请严小开等四人来做保镖了。

    项丰把行走路线和行程规划说了一遍之后,这就将一口箱子放到桌面上,语气有些不屑的道:“我是我叔父让我交给你们的,他交待,能不用的时候,最好不用,可是我却认为,你们这些大陆来的根本就不会用!”

    严小开疑惑的上前打开箱子,发现里面装的五六把制式手枪,若干弹夹,以及几盒子弹等东西。

    几人面面相觑,有些啼笑皆非,然后很默契的凑上前去,迅速的枪枝进行检查,组装,并填充子弹,熟练得就像是在摆弄简单的玩具。

    看见这一幕,项丰的脸sè不禁阵阵发窘,感觉像是被打了脸似的,火辣辣的。

    四人各自把手枪和弹夹收好之后,上官云尘就道:“哎,那个……谁,港农,可以出发了没有?”

    项丰脸上又是一热,“大陆仔,你叫我什么?”

    上官云尘淡淡的重复道:“港农!”

    项丰一阵龇牙咧嘴,又想叫他的跟班扑上去,可是回头看看,发现鼻青脸肿的他们个个都躲躲闪闪的。

    上官云尘见状就更得意的叫道:“港农,港农,港农,港农!”

    项丰被气得一阵满脸通红,嘴里哇啦哇啦的鬼叫!

    项珂儿赶紧的凑上来道:“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几位赶紧去换衣服吧,衣服我都让人准备好,放在你们昨晚住的房间里了!”

    严小开等人这才离开,各自回了房间。

    等四人走了,项珂儿才对项丰道:“哥,你跟他们致什么气啊,他们是来帮我们的,昨晚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东星和黑田派来的那些人太恐怖了,完全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对付得了的,如若没有开哥他们,今天这关肯定过不了!”

    项丰气得不行,“珂儿,你也帮着他们说话?”

    项珂儿摇摇头,“不是我帮他们说话,而是你太没礼貌了,虽然请他们咱们是付了钱,但绝不等于他们就是咱们的下人,可以呼呼喝喝的。而且你也不要看轻内地过来的人,现在没有内外之分,咱们都是一家,还有现在什么样的经济环境,你不清楚吗?多少港人回内地去发展呢?”

    项丰被气得一阵阵跺脚,“你,你……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

    项珂儿道:“哥,我不想气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事实,不是我们在帮他们,是他们在帮我们!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去看看开哥换好衣服没!”

    项丰又被气得差点吐血,随后又立即醒过神来,“哎哎,人家一个男人换衣服,你去干嘛啊?”

    上了楼梯的项珂儿回过头来,很大方又很严肃的道:“还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那就是这个叫严小开的男人,我喜欢得不得了,我想把他招来做红兴社的姑爷,你要是坏了我的好事,别指望我再叫你哥!”

    项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