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九十八章 围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人靠衣装马靠鞍,狗配铃铛跑得欢。

    换了一身高级西服的严小开看起来真的是格外jīng神与帅气,尤其是带上墨镜之后,即潇洒又威风,项珂儿看着他就有点痴了。

    不单只是她,就连上官五素和完颜玉都看得有点眼直,这男人贱起来的时候,比谁都贱。可是打扮起来的时候,却又比谁都好看。

    看见众人都把目光集聚在严小开身上,项丰这个准太子爷心里就酸溜溜的,自言自语的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大陆货加个小白脸吗?好看能当饭吃咩!”

    一旁的上官云尘听见后就道:“确实没什么了不见,好看也确实不能当饭吃,但能叫你妹神魂颠倒,魂不守舍。”

    项丰被气得直眦牙,可是看向自己唯一的堂妹,却发现她真的像花痴一样呆呆的看着严小开,感觉丢脸的他忍不住就过去拽了拽她,“珂儿,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吗?你要真那么喜欢小白脸,叔父的影视公司里大把男明星!你随便挑两个来玩不就得了。”

    项珂儿仍是痴痴的看着不远处正在对上官五素与完颜玉说话的严小开,像是在梦呓一般喃喃的道:“我爸那里男明星虽多,小白脸也不少,可是从来没有一个能像他这么吸引我的,昨天在路上的时候,我一眼看到他,心里就喀噔一下狂跳了起来,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完了!我喜欢上他了,彻彻底底的喜欢上了。”

    项丰叹一口气,语重心肠的道:“老妹,一见钟情这种东西,属于灵异事件,绝对不靠谱的!以前的时候,我不也常常对好看的女孩子一见钟情吗?可是睡过之后呢,那又怎样?不照样成了过眼云烟!”

    “哥,你别拿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我纯洁的爱情相比,这是对我的侮辱。”项珂儿狠白他一眼,随即又幽幽的道:“我相信一见钟情,我在乎曾经拥有,我更在乎天长地久。我决定了,无论如何要让他成为我的男人。”

    项丰伸手摸了摸她的额门,“老妹,你没发烧吧!”

    上官云尘道:“她没烧,是发騷了!”

    这个时候,严小开已经走过来了,对项丰和上官云尘道:“咱们走吧!”

    上官云尘疑惑的看向站在那里的上官五素和完颜玉道:“她们不去吗?”

    严小开摇头,“她们有更重要的任务。”

    上官云尘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点点头。

    只是要出门的时候,项珂儿却缠住项丰道:“哥,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好不好?”

    项丰道:“你去干嘛?”

    项珂儿忸怩的撒着娇道:“人家也想去嘛!”

    项丰没好气的道:“这又不是去玩。”

    项珂儿却是纠缠不休,“我不管,我要跟你们一起!”

    项丰舍不得对这个唯一的妹妹发脾气,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把目光投向严小开。

    严小开皱了皱眉,走回来冲项珂儿喝道:“闹什么闹,在家给我老实的等着!”

    项珂儿神情一禀,随即鸡啄米似的点头。

    项丰的眼前冒起了一片小星星,自己这个刁蛮任xìng,喜欢胡搅乱缠的妹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管听教了?

    ……

    一例车队缓缓的驶离半山别墅,除了中间那辆宾利,其余的均是一水的奔驰,总共近二十辆之多。

    在宾利车上,项丰颐指气使的对严小开与上官云尘道:“哎,你们两个,一会儿听我的指挥与安排。”

    严小开和上官云尘闻言互顾一眼,均是皱起了眉头,因为这和之前说好的不相符,行动指挥权应该在严小开这边的。

    上官云尘正想出声喝骂的时候,严小开拦住他,淡淡的问:“项丰,你确定吗?”

    项丰冷哼道:“我有什么不确定的。家里派我来,就是让我全权负责的。”

    上官云尘气得不行,“你来指挥?你受过训练吗?你懂得战略吗?你了解情况吗?你……”

    严小开冲他摇摇头,“上官,算了,你还是省点口水吧!”

    上官云尘愣了愣,却见严小开掏出了手机,直接把电话打给了项化生,“项伯父,指挥权我可以交给项丰,但如果吕先生出了什么意外,我们概不负责。”

    电话那头的项化生显然愣了一下,然后沉声道:“小开,你把电话给项丰。”

    严小开这就把电话推到项丰面前。

    项丰恨恨的瞪他一眼,却又不敢不接电话,“喂,叔,我是项丰!我……不是的,我没有……好,我……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后,项丰龇牙咧嘴的狠狠盯着严小开,“小子,你有种,等今天的事情完了,我一定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严小开淡笑一声,“那就等今天的事情完了,咱们再好好的算账。来,项大少,你把耳朵凑过来,听我的吩咐!”

    项丰怒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吩咐!”

    严小开道:“因为现在一切由我指挥!”

    项丰很是不服气的冷哼一声。

    严小开摊摊手道:“你可以不听我的,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对你家的长辈说,因为你不服从指挥,才导致一切的发生!”

    项丰气得眼珠子差点没突出来,“姓严的,你真无耻!”

    严小开笑笑,“五六十年后,我可能无齿,但是现在,我的牙齿很整齐,少咯嗦了,赶紧把耳朵凑过来!”

    关闭<广告>

    项丰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凑了过来,只是当他听完严小开的计划后,不由得吃了一惊,“你确定真的要这样做?”

    严小开点头,“非这样做不可!”

    项丰沉吟一下,终于转过头冲司机道:“停车!”

    在项丰下车的时候,严小开对上官云尘道:“上官,这小子办事我不是很放心,你去盯着他!”

    上官云尘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下了车。

    两人一下车,立即就上了前面的一辆奔驰轿车,接着轿车就驶离车队,朝前面飞驶而去。

    他们离去之后,严小开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八点三十分,这就对前面的司机道:“加快速度,去湾仔码头!”

    司机答应一声,这就用通话器通知了前面打头的奔驰车,车队全速前进。

    九点钟不到,一例车队到了湾仔码头。

    车上的装扮齐整的古惑仔们纷纷下车,在码头两边例出一条长队,看起来彼为隆重与庄严,引起无数人围观。

    负责总指挥的严小开站在最前头,心里头不紧张是假的,但不兴奋也是假的,这可是他第一次负责这样的行动。

    九点正,一艘游艇从海上驶来,缓缓的靠到岸边。

    看见这艘游艇,古惑仔们均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是说十点过后才会到来吗?怎么提前一个多小时了呢?

    在他们还发愣的时候,严小开喝了一声,“客人来了,你们还愣着干嘛?”

    一班古惑仔回过神来,按照事先安排好的,大部份人留在两边作欢迎仪仗,一小部份充当敢死队的赶紧拥上来,和严小开一起站到了码头前。

    游艇停下来后,一个穿着米sè西装,带着绅士帽,留着胡子,眼睛上罩着茶sè眼镜,还腆了个大肚子的男人在一个xìng感装扮的女人挽扶下,从游艇上走下来,侧边还跟着个眼镜秘书男。

    严小开立即带着古惑仔们迎上去,“吕先生,欢迎你到来,我是项生派来迎接你的!”

    吕先生微不可闻的点点头,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众人这就将他团团围在中间,簇拥着他朝前走。

    走到了停车场,一班人依次上车,吕先生也平安的上了车,这个过程没有发生意外。

    随着车队朝前驶,宾利车里也热闹了起来。

    吕先生突然一把推开旁边一直腻着他的xìng感女郎,冲对面坐着的严小开喝道:“姓严的,这都要出码头了,你说的意外呢?”

    前面开车的司机吃了一惊,因为他听着这声音很熟悉,有点像是他们家准太子爷的,可是回头看一眼,又发现不是那么想像。

    严小开却是神sè如常,语气平淡的道:“紧张什么,该来的始终要来的!”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巨响就从远处传来,宾利车的前车玻璃就开了一个大窟窿,司机的额门也被开了一个血洞,当场倒闭在驾驶座上!

    狙击手,东星帮那边竟然安排了狙击手,就潜伏在码头出口对面的大厦之中。

    宾利车一阵失控,斜斜的撞到了前面奔驰车的车尾上停了下来。

    后面的车见状,立即纷纷驶上前来,古惑仔们抢着下车,团团围在宾利车前。

    严小开立即对那个装扮xìng感的女郎喝道:“上官,对面大厦第八层,最靠边的窗口!”

    女郎答应一声,推开车门“唆”地一下窜了下去,以极快的速度猫着腰从车队侧边穿过,飞快的奔向那栋大厦。

    与此同时,数辆黑sè面包车从路口两侧窜出来,车还没有停下,已经有十数把枪从窗口穿出,朝一班古惑仔们开火。

    早就掏了家伙严阵以待的古惑仔们纷纷借着车身为掩体,不停的开枪还击。

    “噼哩啪啦”的枪声不绝于耳,两方激烈的交战开来。

    那位吕先生则是被吓匍匐在座位下面,脸sè发白,手脚不停的发颤。

    在侧边护着他的严小开见状,不由就笑道:“瞧你个出息劲儿,还准太子呢,我没穿防弹衣都没你这么紧张!”

    吕先生则破口大骂,“MB,你来假扮一下这姓吕的试试!”

    严小开笑道:“如果今天你不来的话,我倒是要客串一下的!”

    吕先生更是生气,“姓严的,你个混蛋,你故意的是不是?”

    严小开嘿嘿的笑道:“谁让你一来就这么嚣张,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怎么能知道世间险恶与疾苦!”

    吕先生破口大骂,“姓严的,我问候你全家……”

    他的话还没说完,严小开突地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将他的头一下摁到了他的双腿间。

    “嘭”一声巨响,侧边的车窗玻璃被击shè,一颗子弹就落在刚才他的头停留的地方。

    吕先生被吓呆了,赶紧的伏在严小开的双腿间,一动也不敢动。

    外面的枪战,仍在激烈的进行着,不过红兴社这边受伤或毙命的古惑仔已经越来越多,和他们交战的枪手虽然不咋地,可是隐伏在对面大厦中的狙击手却是枪法如神,几乎是两枪一个。

    很快,五六十个古惑仔就被打得只剩下三四十个,全都藏在车身侧边,不敢冒头,因为只要他们一冒头,必定就会被大口径的子弹shè穿身体。

    另一边的那些枪手见状,便纷纷的压上来,端着枪不停的对着宾利车进行shè击,将车身打得千穿百孔。

    不过这个时候,严小开已经护着吕先生从另一侧下了车,躲到了车轮的背后,但就算如此,仍是险象环生,子弹正从他们的身侧不停的飞过。

    同样也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的严小开忍不住就骂道:“这个上官,搞什么鬼,一个狙击手都搞不掂吗?”

    吕先生早已经被吓得不chéngrén样了,全身发软的他要不是被严小开紧紧扣在怀里,早就瘫在地上了!

    在一班枪手就要压到宾利车前,进行包抄围杀的时候,情况终于有了逆转。

    对面大厦的那个狙击手竟然突地调转枪头,朝他自己的人开枪,而且枪法也突然间变得更犀利,一枪一个不单只,甚至有的时候还一枪两个,仅仅只二十来枪,那班突袭的枪手便几乎全部倒毙于地,胜下个别还在顽抗的,也被红兴社这边的古惑仔一一干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