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一百九十九章 再来一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枪战,终于停了。

    那位吕先生从宾利车后面起来的时候,两条腿已经软得像面条一样,刀光剑影他或许经历过一些,但枪林弹雨却绝对是第一次,要不是被严小开扶着,他恐怕是连站都站不稳了。

    当他终于勉强定下心神的时候,这才把手伸进肚子里,将那个厚厚的孕妇硅胶解下来,狠狠的扔在地上,然后一把撕开黏在嘴上的胡子,有气无力的骂道:“MB,以后我再也不客串这么危险的跑龙套了!”

    直到这个时候,古惑仔们才发现,这个吕先生并不是真的吕先生,而是他们的太子爷假扮的。

    不过这个,还不是让他们最惊讶,更惊讶的还在后面,原先在陪着太子爷从游艇上走下来的那个xìng感女郎,消失了一阵之后,突然又出现了,肩上扛着一把长长的狙击枪。

    看见众人奇怪的表情,那xìng感女郎冷哼一声,“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

    众人的瞳孔齐齐的缩了缩,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因为不管从哪一个地方看,她都是一个美女,而不是帅哥。

    xìng感女郎突地伸手,极为粗鲁与不雅的把手插进了自己的胸部,掏出了一个东西,而这个东西掏出来后,她那原本丰挺伟硕的胸部就瘪下去了一个。

    众人见状不禁大惊,再往她手里的东西看去,更是惊得面无人sè。

    她从胸部掏出来的竟然是一个面包,而且一边大口的啃着,一边骂道:“rì的,空着肚子打枪真不行,我都有点低血糖了!”

    众人狂汗三六九,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终看出来这个看起来比真女人还像女人的家伙不是女人,而是他们项爷请来的特级保镖假扮的。

    在众人错愕得无法回过神来的时候,远处已经传来了jǐng笛声。

    这里死伤这么多人,事情肯定是小不了的,在这里迎接吕先生,显然也不再合适,所幸的是严小开对此早有安排,但手拍了拍惊魂未定的项丰,“喂,项丰,你让你叔转告吕先生换一个码头靠岸了吗?”

    项丰点头,“刚才在乘游艇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打给叔父了!”

    严小开道:“那备用的车队和人马呢?”

    项丰道:“也准备好了!”

    严小开赞道:“不错嘛,小伙子很有前途,我挺看好你的!”

    项丰:“……”

    严小开突地又皱起眉头,“那愣着干嘛,赶紧留几个人在这里善后,别的人跟我去接人!喂,上官,还啃面包呢?赶紧卸装换衣服!”

    正在狼吞虎咽的上官云尘含糊不清的道:“还剩一个,吃完就来,吃完就来!”

    预备车队和预备人马在项丰的指挥下很快就到了面前,主打的虽然还是奔驰车,但也夹了一些奥迪来充数,中间的宾利则换成了加长型的劳斯莱斯。

    前往湾仔另一个码头的时候,坐在加长型轿车里的项丰连灌下了两杯冰镇白兰地之后,失散的三魂七魄终于重新凝聚到了一起。

    直到定下心魂,他才终于忍不住疑惑的问:“喂,大陆仔,你是怎么知道东星帮的人会事先在码头路口设伏的。”

    严小开只是拿湿纸巾递给上官云尘,让他擦掉脸上还没有卸干净的粉底,对于项丰的话理也不理。

    项丰气道:“哎,我跟你说话呢!”

    严小开淡淡的道:“你妈没教过你跟别人说话的时候要有礼貌吗?大陆仔,大陆仔,我没名字给你叫吗?”

    “我妈?”项丰显然是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指的是哪个?生我的那个肯定是没有的,因为我刚出世,她就去世了。后面的二妈三妈四妈五妈……我记得好像都没教过。”

    严小开很无语,难怪这么没礼貌,原来是有爷生没娘教呢!

    看见严小开爱理不理,项丰只好改口道:“姓严的,呃,严小开,这样还不行吗?”

    严小开淡淡的道:“一般情况下,我喜欢别人叫我哥!”

    项丰怪眼连翻,“赶紧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小开会告诉他自己的情报来源吗?

    关闭

    会!严大官人一向可都是个诚实坦白,特真诚的一个人,所以他很干脆的告诉他:“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我在东星帮里有一个级别很高的卧底。”

    项丰愣了一下,随后却嗤之以鼻的道:“你在东星帮有卧底?切,开什么玩笑,这么多年,我们派了多少人想涉入他们的帮会,结果没有一个能成功的!你一个在香江没根没底,还是偷渡来的大陆仔,竟然说自己在东星帮的内部有卧底?真是好笑!拜托,吹牛之前打打草稿行不行!”

    严小开又一次非常无语,这个社会怎么了?说真话都没有人相信!

    项丰见他不吱声,又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严小开无爱的摊手道:“不好意思,项大少爷,我和你这种人没办法交流,所以你还是闭嘴吧,我也省点口水!”

    项丰被气了个半死,直想扑上去狠揍他一顿,叫他敢在太子爷面前装b,可是看到一旁虎视眈眈的上官云尘,只能无奈的作罢!

    不多会儿,众人来到了湾仔的另一个码头。

    像刚才一样例出欢迎仪仗之后,上官云尘,项丰,严小开等人站在最前头,默然的等待着真正的吕先生到来。

    在等待的时候,项丰很想问问严小开,大陆仔,既然你说你在东星帮有卧底,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会儿还有什么危险?

    不过当他看到严小开生硬得像铁板一样的脸,为了不讨无趣,只能把话咽回去。

    十点二十分,一艘游艇终于从海面上驶来。

    随着游艇的靠岸,真正的新赌王吕先生也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穿着一身白sè的西服,戴着小礼帽,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尽管这位吕先生已经年过花甲,但看起来十分的硬朗与jīng神,没有半点老态龙钟的模样。

    在他下船的时候,严小开就推了一把项丰。

    项丰有些气愤的回头瞪一眼严小开,嘟哝道:“不是由你全权指挥吗?”

    严小开道:“我现在不就是指挥你上去接待吗?”

    项丰翻起白眼,但最终只能堆起笑脸迎上去,“吕先生,您好,我叫项丰,受家父和叔父的委托,前来迎接您!”

    吕先生笑了起来,“项世侄,转眼间你已经长成大人了呢!我记得你出世的时候,我还去喝过你的满月酒呢!”

    项丰汗了下,那么久的事情,我能记得吗?装作憨厚的笑了笑,作了个请的手势。

    严小开和上官云尘就很有默契的簇拥上去,和一班古惑仔团团将他围住,护着往车队那边走去。

    上了车之后,平安的驶出了码头。

    坐进劳斯莱斯,吕先生才再次开口道:“世侄,看来你家的长辈为了这次合作费了不少的心思啊!”

    项丰忙道:“是的,吕先生,父亲和叔父十分重视的这次合作,我们整个公司上下也期望这次和您的合作能顺利进行!”

    吕先生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对面坐着的严小开与上官云尘,“这两位是?”

    项丰道:“这两位是叔父给您请的特级保镖,这一次全程负责您的保卫工作!”

    吕先生笑了笑,“项化生有心了啊!”

    清淡无味的谈话间,车队已经驶了长长的一段,一路都很平安,不过在抵达一段相对较为偏僻的路段之时,异况却发生了。

    在经过一个绿灯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重型大货车却突地闯了红灯,从侧边横着直冲过来,对着劳斯莱斯狠狠的撞去。

    尽管驾车的司机十分的机jǐng,看到情况不对,立即刹车,倒挡,虽然被后面的车追了尾,却堪堪闪开了大货车的撞击,而整列车队也被生生分成了两半。

    重型大货车一停稳,高高的车门就开了,一男一女从上面跳了下来。

    男的极为高大健硕,脸上布满刀疤,胸前的黑sè背心被里面的肌肉撑得仿佛要裂开一般,**着的一双手臂,肌肉疙瘩一团一团的,在他的一双手腕上,还分别套着一个像手镯一样的铜环,整个人看起来极为的狰狞恐怖。

    女的则长得十分妖艳,装扮得也相当的xìng感惹火,胸前绑着一个豹纹的围胸,裸露着双肩与腹部,肚脐的位置纹着一只鲜艳的蝎子,双手各握着一把弯刀,浑身上下透着浓浓的杀气。

    这两人一看就不是善类,古惑仔们纷纷下车,嘶吼着冲他们扑了上去。

    刀疤男怒吼一声,双手互砸一下,铜环交碰,发出“呛”的一声脆响,脚步猛地向前疾冲,一双拳头就轮了起来,带着铜环往古惑仔身上砸去,那如铁锤一般的拳头,一拳就砸飞一个,扑到他面前的古惑仔像是皮球一样被砸得四散飞落。

    男的凶猛,女人却更是yīn狠,在同半扑出的时候,她也疾冲而上,一双弯刀舞得密不透风,快得让人眼花缭乱,冲进人群之后,一刀一个,像是切菜一般,将古惑仔们砍得血肉横飞。

    面对眼前仿佛地狱里冒出来的一双勾命使者,一班古惑仔全无反击之力,只能节节败退的任由宰割!

    场中的战斗,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屠杀更干脆贴切一些,因为面对这强悍无匹的一男一女,红兴社这边完全是一面倒的趋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