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零二章 防不胜防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乖孙女,他们怎么欺负你了?”吕先生一边拍着那女孩儿的肩膀,一边问道。

    “爷爷,他们说我,说我……呜呜!”女孩儿说到后面,又是一阵泣不成声。

    听见一老一少这样的称呼,严小开和上官云尘彻底傻了眼。

    这,神马情况啊?

    上官云尘首先忍不住叫起来,“靠,你们是爷孙俩?不是亲的,是认的吧?”

    如果是认的话,那是一点都不出奇的,要知道现在社会上很多年轻女人向一些有钱有势的老头认亲认戚,表面上干爹干爷的,暗地里却滚在同一张床上不三不四。

    吕先生虽然面沉如水,但语气却很平缓的道:“不好意思,我忘了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我的孙女,叫做吕妍,是我的私人助理兼医生!”

    上官云尘虽然也看出来,吕先生有点生气了,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那你们刚才在里面?”

    吕先生道:“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人老了,毛病就多。我有老风湿,高血压,还有糖尿病,每天都要坚持吃药打针,刚才小妍给我吃降压药和打胰岛素呢!”

    这么一说,两人终于恍然明白过来,小箱子里面装的不是全套用具,而是注shè剂和药水。脱裤子也不是那什么,而是打针!

    上官云尘看向旁边脸sè微微发白的严小开,有点幸灾乐祸的道:“哥,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严小开苦笑,“我能说什么呢?”

    上官云尘又道:“哥,既然你无话可说,那你还赶紧向人家道歉。”

    严小开道:“为什么是我,不是你呢?”

    上官云尘很不讲义气的把责任全都推到严小开的身上,“因为误会她是小姐的人是你,把她气哭的也是你啊!”

    吕先生听了之后,很生气的质问:“小开,你说小妍是小姐?”

    严小开yù哭无泪,偏偏又没办法解释,只好道:“不好意思,这是一场误会,吕小姐,我向你道歉……”

    谁知道他这话一出,小妍,也就是吕妍哭得更凶了,“爷爷,你听,到这会儿她还叫我小姐呢!”

    吕先生以为自己明白过来了,应该是这称呼上产生了误会,所以神sè稍为缓和了一下,“小妍,小开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我相信这只是个误会罢了!”

    严小开鸡啄米似的点头,“对,吕小……妹,这真的是误会!”

    “呸!”吕妍突地转过头来啐他一口,“谁是你妹,少跟我认亲认戚的!”

    严小开:“……”

    吕先生就打着圆场道:“小妍,你不能跟小开这么没礼貌的,刚刚在路上的时候你也看见了,要不是小开和小尘两人,爷爷一条老命恐怕就当场报销了!”

    想起在路上的惊险一幕,吕妍终于不再吱声了,不过一阵之后,却又叫道:“不行,这事一码归一码。他救爷爷那是他应该做的工作,他侮辱我必须向我道歉,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吕先生只能爱莫能助的看向严小开,显然他对自己这个孙女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严小开冤枉得要死,可又有苦说不出,只能走上来,“吕小……不,吴大姐……也不是,咝,这,吕,吕什么好呢……”

    “卟哧!”一声,吕妍看见严小开结结巴巴的滑稽模样与语气,当场又忍俊不禁了,可笑了一阵,又觉着不对,扳起脸很严肃很认真的道:“你叫我吕姑nǎinǎi!”

    严小开汗了下,这吕大小姐显然要比尚欣还蛮横霸道啊,弱弱的道:“吕妍,我nǎinǎi已经过世了,这样叫不太好吧?”

    吕先生再次适时的张口道:“小妍,小开他不是故意的,算了吧!”

    吕妍很是生气的道:“爷爷,你不知道,他就是故意的,你不知道他刚刚那猥琐又下流的眼神,仿佛我真的和你在房间里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

    这下,吕先生也不肯再帮严小开了。

    见爷爷不出声了,吕妍就更是颐指气使的道:“姓严的,你还不赶紧叫我姑nǎinǎi,然后跟我道歉!”

    和女人打情骂俏的时候,叫一两声姑nǎinǎi,严小开是无所谓的,可是被一个陌生女人逼着叫姑nǎinǎi,这就不是他情愿的了,心里有些恼的他不但没叫,反倒瞪了吕妍一眼。

    吕妍立即又叫了起来,“爷爷,你看你看,他又瞪我!”

    吕先生被弄得哭笑不得,不知该说谁好,自然也不知该帮谁好!

    关闭<广告>

    恰恰就是在这僵持不下的节骨眼上,门铃被摁响了。

    严小开顺势就要开溜,忙道:“我去开门!”

    吕妍叫道:“哎,姓严的,你可别想溜,这事我跟你没完!”

    严小开立即就选择xìng耳聋了,什么也听不见似的急步去开门。

    门打开之后,发现外面站着酒店的两个服务员,带头的女服务员穿着粉红的旗袍,腿衩开得很早,一双大腿明显没有穿丝袜,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手里还捧着一瓶香槟。

    后面的男服务员穿着整齐的领结装,手里推着一辆餐车,餐车上放着各种点心,果盘。

    严小开疑惑的问:“你们这是?”

    女侍者很有礼貌的道:“尊贵的先生,您好,这是项先生让我们送过来的香槟和点心,他让我们代为转告,午宴在十二点半左右举行!”

    严小开微微点头,然后侧身将两人让了进去。

    只是在两个服务员经过的时候,他的眉头又轻皱了一下,赶紧的急走几步,在他们即将进入客厅之际拦到了前头。

    端着香槟的女服务员奇怪的问:“先生,怎么了?”

    严小开正想说话,在客厅里的吕妍已经急步走上前来,指着他道:“姓严的,你这个既龌龊又猥琐的家伙,赶紧给姑nǎinǎi道歉!”

    站在客厅里的吕先生忙熄事宁人的道:“小妍,别闹了。小开是个正直又善良的人,这只是误会罢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叫众人目瞪口呆了,因为吕先生口中这个正直又善良的人竟然突然对那女服务员道:“小姐,你的腿好长哟,我最喜欢腿长的女人了,能让我摸一下吗?”

    女服务员脸sè一变,仿佛是被他的流氓的语气给吓着了!

    吕妍更是像发现新大陆的叫起来,“爷爷,你听你听,这种话他都说得出口,你还说他是正直善良的人,他就是个流氓,彻头彻尾的流氓!”

    吕先生也是错愕得不行,亏他一把年纪,阅人无数,这下也被严小开弄得凌乱了。因为怎么看,严小开都不像是说这种话的人,尤其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情况下。

    然而,再往下发生的一幕,却更是叫人不可思议,甚至可以说让人感觉崩溃。

    因为严小开说了之后,竟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伸出了他罪恶的爪子,往那女服务员的旗袍衩口摸了进去,直逼人家两腿的底部。

    一瞬间,严小开留在众人心目中帅气又威武的形象瞬间就崩塌了,大家也当场傻了,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上官云尘也忍不住失声道:“我靠,哥,你也太生猛了吧!”

    在大家的预想中,这个女服务员肯定是受不了这种侮辱,吓得当场尖叫起来,然而今天的怪事真的不是一般的多,严小开的表现让人惊愕,那女服务员的反应,更是出人意表。

    她不但没有尖叫,也没有闪躲,反倒是猛地一抬腿,穿着红sè高跟鞋的脚狠狠的往严小开身上踢去。

    严小开显然早有准备,身体一侧就闪开了这一脚,然后一拳就轰了出去。

    他刚刚的表现,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流氓。这会儿出招却必须用三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更流氓!因为这厮袭击的竟然是女服务员的胸部。

    严小开的节cāo,瞬间碎了一地,在吕妍的眼中,他不但是个流氓,而且是流氓中的变态!

    只是,当她往那女服务员手中看去的时候,却又再一次傻了眼,因为女人已经从胸部掏出一样黑乎乎的东西。

    那是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吕先生!

    一个普普通通的女服务员,腿间怎么可能藏着一把枪呢?

    显然,这不是女服务员,而是不知道怎么混进来冒充服务员的杀手!严小开是因为识破了她的身份,也判断出她腿间藏了凶器,这才装流氓似的把手伸过去的,是的,尽管这女人的表演逼直,装得似模似样,严小开也差一点儿被她骗过去了,不过最终,她身上的气息还是将她给出卖了。

    一个职业的杀手,不管如何的假装,身上的杀气是无法掩盖的,最起麻眼前这位就掩盖不住,被严小开灵敏的直觉一下就嗅到了!

    “砰!”的一声巨响,女杀手扣动了板机。

    不过在她扣动板机的前一刻,人已经被严小开一拳给打得飞起来了,准头也严重偏离,子弹打到天花板上的吊灯上。

    碎散的玻璃如天女散花一样从上面闪落,灯光一灭,客厅里的光线也唯之一暗。

    不过这个女杀手也相当了得,人虽然被一拳砸飞,枪也脱手掉落,但在倒退的瞬间,身影已经消失在半空之中。

    严小开见上官云尘还傻愣在那里,顿时就怒喝道:“上官,还梦游呢!”

    暴喝如雷震耳,上官云尘顿时心神一醒,定睛看看,发现那个带着领结的男服务员已经突地一把握住餐车的扶手,然后猛然一拉,一把刺刀已经从扶手中抽了出来。

    当上官云尘想要上去迎战的时候,严小开却突地横到近前,喝道:“交给我,快保护吕先生!”

    上官云尘会意,立即退到已经被四个随从围在中间的吕先生身前,jǐng惕的盯着场中。

    看见吕先生已经被人肉盾牌保护着,严小开稍稍放了心,冲那个持着长刀的男服务员勾了勾手指,“卡摸,卑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