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零三章 这小子太狡猾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八嘎!”男服务员一声怒喝,双手猛地握刀,纵身而起,凌空一刀朝严小开直劈而下!

    这一刀,来得十分突然,即猛又快,凌厉绝顶。刀未致,狂烈的刀气已经冲开了严小开额前的头发,让他感觉额头一阵阵的发凉。

    如果是从前,这狠绝无双的一刀就足以将他劈成两片了,只是现在,迷踪九步已经能够施展,在这种神鬼难测的身法之下,这一刀想要劈中严小开,显然还缺了点份量。只见他脚下一晃,一个太极的半圆还没的划开,人影已经消失了。

    尽管如此,严小开身后的那张沙发还是被劈成了两半,往两旁shè了出去,而严小开的身体还没停稳,另一把短刀已经无声不息的从侧边窜出,那个打了一枪就遁走的女杀手又出现了,手握着一把寒光森森的短刀从严小开的颈脖划拉而过。

    迷踪九步,绝对是天下无双的身法,只要有足够的功力,没有躲闪不开的绝招,可是严小开此时此刻,功力仅仅恢复了原来的四成,所以虽然拼尽全力的闪躲,也几乎完全躲开了这一刀,但颈部还是被最后的刀气拉开一点很浅也很短的口子。

    这个脆弱的位置,血液最是集中,所以一被划伤,鲜血就流了下来。

    严小开伸手摸了摸,看见一手的红,心里也不由凉了一下,因为如果昨晚没有和完颜玉双修,从她那里获得一成功力的提升的话,这会儿肯定已经死在这一刀之下了。

    尽管心有余悸,可他更多的还是愤怒,杀意腾腾的从心底冒了起来。

    在这个女杀手的身影又一次消失的时候,那男服务员的双手再次一紧长刀,以小鬼子武士道的标准姿势扬在侧边,朝严小开狂奔而来,一到近前,一刀横劈。

    石破天惊的一刀,当胸朝严小开横斩而过……

    这一刀,是霸道,是凌厉的,也是致命的,只是在他出刀的时候,对敌经验十分丰富的严小开已经猜到了他这一刀的起势与落势,所以在刺刀横劈过来之前,他的身体已经矮了下去,一字马直接开到了底,身体后仰,一拳朝前击出,正中男服务员的胸腹。

    “嘭!”的一声闷响,这个男人被他集全力而发的一记重拳直接轰得飞了出去,身体出了门之后,撞到了走廊上的墙上。

    不过,他并没有从墙上掉下来,因为他很不幸的撞到了墙上一盏壁灯,而更不幸的是壁灯带着弯钩样的金属装饰,他被直接挂在了那里。

    一击得手,严小开没有得意,反倒立即闭上双目,因为他只有凝集所有的内力,才能感知得到那个消失的女杀手下一次出现的方位。

    可是,当他张开眼睛,看见这个女杀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滞住了,早已蓄势待发的双拳也无力的放了下来,因为这个女杀手的手上已扣住了一个女人,短刀紧抵着这个女人的颈部大动脉。

    只要这个杀手的短刀轻轻一划拉,这个女人必定就血液喷涌而亡。

    而尤其让人震惊的是,这个被扣作人质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吕先生那来不及闪避的孙女吕妍。

    被锋利的短刀紧紧抵住颈部的吕妍,已经没有了刚才娇横跋扈的嚣张模样,一张俏脸反倒变得煞白,双眼中充满着恐惧与无助,整个人也瑟瑟发抖,显得极为可怜与无助。

    女杀手紧了紧手中锋利的短刀,冲严小开喝道:“放下武器!”

    严小开摊了摊手,“喂,你看清楚一点好不好,我手里哪有武器!”

    女杀手微窘一下,又喝道:“跪下!”

    严小开很抱歉的道:“这个更不好意思了,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我都没问题,可是让我跪一个不相干的人,而且是个女人,这个女人还是个小鬼子,说里,我不跪!”

    女杀手眼里涌起了浓浓的杀气,手中的短刀紧抵着吕妍雪白粉嫩的颈部,“你难道就不怕我杀了她?”

    严小开再次摊手,很不负责任的道:“真是好笑了,你杀不杀她,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和她不但不熟,而且还有过节,刚才你不是听到了吗?在你进来的时候,她还要找我算账呢!你杀了她,我还更省心呢!”

    尽管是巨惊之中,但吕妍还是被严小开这种没心没肺的话彻底激怒了,破口怒骂道:“姓严的,王八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关闭<广告>

    严小开笑了起来,“你活着就会放过我吗?”

    吕妍被气得无语了。

    女杀手这个时候也有些后悔,因为自己好像抓错人了,不,或许自己就不该抓人,而是该继续潜伏在暗处,等待机会出手。

    一旁被人肉盾牌紧紧包围在中间的吕先生也被气得差点当场吐血,这个孙女不但是自己的得力助手,更是自己的命根啊。

    这一刻,活了一把年纪,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赌王终于再也没办法沉着与淡定了,“小开,小妍是我唯一的孙女……”

    严小开突地打断了他的话,十分不负责任的道:“吕先生,看来我很有必要申明一下了,项生出钱,只是让我保卫你的人生安全,至于别人的生死,那是超出我的业务范畴,我也没有必要负责的。”

    吕先生当场被激怒了,“严小开,我告诉你,如果小妍死了,我是绝不会和项化生合作的。”

    严小开想也不想的道:“吕先生,你没听清楚我刚才说的话吗?我只负责保卫你的安全,所以不管是你孙女的死活,还是你和不和项化生合作,那都与我无关。我只是个保镖,仅此而已。”

    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将吕先生吓得不轻,差点被刺激得当场心脏病发作。

    严小开将双手叉在两个西装口袋里,歪着头,半眯着眼,作出自以为很酷,其实却是很二的姿态,“喂,你听到了没有?这个女人死了,吕先生就不会再和项化生合作了,你的目的就达到了,你不赶紧动手,还愣着干嘛?”

    听这话的意思,严小开好像巴不得吕妍去死似的!

    这一刻,不但这个杀手女服务员被弄得有些凌乱,就连一向自以为很了解严大官人的上官云尘也有些发懵,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过来摸摸严小开的额头,看看他有没有发烧,不然怎么会胡言乱语呢?

    女服务员分神的这一个瞬间,说起来好像很长,其实极为短暂,短得就只有一个眨眼的功夫。

    不过就是这一瞬,对严小开而言,那就是机会。

    “砰!”一声突兀的枪响,使得房间震了一震。

    紧接着,大家瞠目结舌的看到,女杀手的额头上多了一个血洞,而严小开穿上没有多久的新款西服上,也多了一个洞,洞里还有袅袅白烟正缓缓升起散去。

    “啊——”惊天动地的叫声,在女杀手仰天倒下的同时从吕妍的嘴里迸发出来,凄厉尖锐,响彻整栋酒店。

    严小开皱眉捂耳,“真是狗rì了,叫得这么yín蕩,不知道还以为你中枪了呢!”

    “严小开,你这个王八蛋,人渣,败类!”吕妍再次叫了起来,人也从原地扑了过来,对着严小开拳打脚踢。

    严小开则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直到她打得没有力气了,骂也骂不出新鲜的词语了,这才轻拍着她的肩膀,声音极为柔和的道:“好了,不用怕了,你已经安全了,没人再可以伤害你了!”

    吕妍一愣一愣的看着他,巨大的惊吓与死里逃生的喜悦,还有男人突然间变得温柔的态度,纠结在心里,形成一团乱麻,越拧越紧,最后哗啦一下,她的jīng神终于承受不住,彻底崩溃了,“哇”的一声抱住严小开的肩膀失声痛苦起来。

    严小开虽然有些无奈,但也很享受34D带来的柔软与弹xìng。

    吕妍的情绪失控,是谁都可以理解的,只是上官云尘却还是忍不住各种羡慕妒忌恨,“麻辣隔壁的,这样也能泡到妞,老子真是长见识了!”

    吕先生看着被孙女紧抱着的严小开,眼中的神sè极为复杂,他这一生中,阅人无数,可以说是怎样的人他都见过,怎样的人他也能看透,唯独眼前这个年轻人,他完全看不透,因为刚才的时候,他自己都上当了。

    直到那个女杀手中枪倒地,这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严小开一直在演戏,也一直在寻找着机会!

    他之所以要作出吊儿啷当甚至是很二的模样,目的就是为了把双手插进腰间去摸枪。

    他之所以故意对吕妍的生死漠不关心,目的就是为了扰乱女杀手的心神,寻找开枪的恰当时机。

    想清楚这些之后,吕先生很是感叹,事不关心,关心则乱啊!不过也庆幸有这一乱,才更真实的配合了严小开的演译,使得孙女获救。

    项化生项化强在房间里的枪声一响起之时,已经领着大班人马到了门外,可是高手间的争斗,他们是完全插不上手的,只能在外面眼睁睁的看着,当他们看见吕妍被劫持,而吕先生又自称这是他的孙女之时,他们就更不敢轻举妄动,直到这一刻,事情被严小开圆满解决了,这才赶紧的涌进来,一边迅速的处理现场,一边连声向吕先生致歉。

    也是直到这些人冲进来,抱着严小开的吕妍才醒觉自己躲在谁的怀里,慌手慌脚的推开他,脸却已经红得像一张苹果似的,忍羞不住的她赶紧躲到了吕先生的怀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