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零六章 碎节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台上的讲话,一直在进行着。

    项化生之后,轮到项化强,项化强之后轮到吕先生。

    桌下的暗战,也一直在持续着。

    毫无疑问,吕妍不但是个刁蛮任xìng,而且十分要强,更是个死要面子的女人,因为要是换了别的女人,这样的要命部位被袭,早就大喊大叫着躲闪开去了。可她偏偏没有这样,反倒硬是装作不动声sè,暗地里拼命还击。

    她不肯服软,严小开自然也不会示弱,尽管他的手被紧紧夹着,但手指却还是能动的,所以他使出浑身解数,要把她弄到服软为止。

    这场战斗,表面看起来没有声sè,暗地里却异常凶猛。

    吕妍所使的是冒牌九yīn白骨爪,攻击十分的凌厉,严小开的一侧腰肌已经被她掐得轻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还掉了皮,甚至出了血。

    相对而言,严小开就弱了一些,因为他虽然使出了直捣黄龙这样的绝招,但明显不够绝也不够狠,尽管阻碍着他手指活动的布片已经被他灵活的手指拨到了一边,可是感觉到了里面的阻碍,他就不敢再进攻了,因为那样做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看起来,在这场无声的战斗中,吕妍是略占上锋的,可到底是谁在吃亏,这……真的不是那么好说。

    暗战,一直在持续着。

    这对要强的男女真的是豁出去了,哪怕是碎节cāo,毁三观,也要战斗到对方服软认输为止。所以,尽管严小开被掐得像是牙疼一般不停的暗里吸气,吕妍也被弄满面朝红双腿颤抖发软,可是谁也不打算住手。

    不过最后,这场战斗还是无疾而终了,因为在台上讲话的吕先生最后道:“现在,有请我的孙女,也就是这次你们红兴社真正的合伙人吕妍上台讲话!”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吕妍终于不情不愿的住了手,同时也微微张开了双腿,严小开自然也识趣的抽回了自己仿佛被水洗过的手。

    吕妍脸sè通红,而且久久没有站起来,不过大家只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所以并没有奇怪,反倒更是热烈的鼓掌,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她不是不好意思,而是被某个混蛋弄得没有力气站起来。

    好容易,她终于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可是要挪动脚步的时候,发虚的双脚却是一软,整个人也往地上倒去。

    恰在这个时候,一双坚稳而有力的大手及时的扶住了她,避免了她当众出丑。

    原本,吕妍是很感激的,可是看清楚了扶住自己的人就是严小开这个混蛋的时候,忍不住又是怒从中来,想甩开他的手,可是自己又没办法站稳,看着周围期盼着自己上台讲话的近百号人,她终于是叹了口气,抓着严小开的手就没有放。

    严小开起初很是疑惑,可是看到她看向自己复杂的神sè,还有她裙子下面那微微发颤的双腿,一下就醒过神来,这就作出绅士的模样,一手放在背后,一手扶着她,缓缓的朝台上走去。

    吕妍的讲话,很简短,也很有力,不过要说是很仓促也无可厚非,因为她怕自己会撑不住软倒在台上。

    在她的讲话结束之后,仍然站在台上没有离开的吕先生又拿过话筒,“不好意思各位,我再补充几句。这一次香江之行,我要特别感谢一人!”

    听他这样说,下面的那些坐馆与头马虽然一头雾水,但主事的几个龙头大佬却立即明白过来,吕先生要感激的人是救了他命的严小开。

    果然,吕先生等到下面的噪声小了一些之后,这就指着一旁像是个小太监一样扶着吕妍的严小开对众人道:“我要感激的这个人就是严小开严先生,因为如果没有他数次舍命相救,我现在不会站在你们面前,自然也没有了吕氏集团和你们红兴社的合作!所以,我想在这里,当着各位,向严小开严先生说一句:谢谢!”

    说着,吕先生微退两步,然后转身向严小开鞠了一躬。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项氏兄弟觉得吕先生这样做实在有点儿矫情,你感激他就感激他,私下里说声谢谢不就完了,干嘛要当着这么多人,还扯上红兴社呢?现在搞得咱们红兴社上下像是欠了他严小开多大恩情似的,要知道请他来给你做保镖,我们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尽管在最后的关头上,他确实为这次合作说了几句挺关键的话,但这个我们会在最后他走的时候作表示的啊,用不着在这里说的。

    关闭<广告>

    不过,项氏兄弟都是绝对的人jīng,他们虽然不能理解一向都不情绪化的吕先生今天为何突然变得这么煽情,但他们也看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吕先生确实是非常非常看重这个严小开。

    今天,严小开在这个合作上能替他们说得上话,那以后在别的事情上呢?就算不能,仅仅是看在吕先生这一番表演的份上,自己这边也该配合的表示表示的。

    项氏兄弟互顾一眼,彼此的心迹已经了然,这就赶紧的向旁边的六叔低声交待起来。

    台上。

    严小开看见吕先生突然向自己鞠躬,当场就懵了。

    这老家伙搞什么飞机?

    这戏演得太过了吧?还说让自己去演戏,你这老东西才是真正的好演技呢!

    不过不管这老狐狸打的是什么算盘,这么大的礼他肯定是受不起的,所以他赶紧的抢上前去,将他搀扶起来,并在他耳边低声质问:“老狐狸,你想干嘛?”

    吕先生微微一笑,同时低声道:“给你一点向我提亲的筹码!”

    严小开又一次懵了,完全反应不过来,我向你提哪门子的亲啊?

    这是在台上,容不得两人过多的交谈,更何况这个时候六叔已经上来了。

    六叔上到台前,先是向二人微微行了一礼,然后拿过话筒转身道:“诸位龙头,坐馆,还有下面的兄弟,严小开严先生不但是吕先生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们红兴社的恩人,因为昨天晚上,他接连两次救了我们龙头千金项珂儿的命。而这次我们和吕先生的合作之所以能进行得这么顺利,他是绝对功不可设的,现在,请大家给他报以最热烈的掌声,并让他上台讲话。”

    话筒递到手里,下面的人也在热烈鼓掌,可是严小开还像是做梦般反应不过来,自己就是个跑龙套的,怎么突然就成了主角呢?

    莫名其妙,实在太莫名其妙了!

    匪夷所思,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吕先生这只老狐狸,实在是太坑爹了!

    当他拿着话筒站到前面的时候,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平时的牙尖嘴利也不知道跑哪溜达去了,原本他想说受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可是这话现在这样的场合明显不合适,憋了半天,终于挤出一句,“那啥,我大陆来的,很快就走,到时候大伙儿谁到深城,吃饭,喝酒,一条龙,全算我的!”

    “好!”台下愣了一阵,随后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震天的掌声也响了起来。

    这厮够豪爽,够爷们,那倒是其次,主要是因为他不跟他们抢饭吃,既然如此,大家有什么理由不奉承一下呢!

    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后面的吕妍在听到他说最后那句“一条龙”的时候,心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火气又冒了出来,九yīn白骨爪又使了出去,狠狠的在他后背连揪了好几记。

    作为始作俑者的吕先生看到这一幕之时,则是笑而不语。

    从台上回来之后,严小开以为终于可以开饭了。

    只是没等六叔喊上菜,一伙人就从外面涌了进来。

    红兴社的一班古惑仔们嚯地几乎全部站了起来,但最终却只能软瘫瘫的坐了回去,因为来的人马是香江jǐng察。

    在地下社会里,他们是威风凛凛的红兴社,可是jǐng察的眼中,他们只是过街老鼠的黑社会。

    “起来!通通给我起来!”一阵清脆又威严的喝声从外面传来,一个穿着女式西服,胸前挂着个胸牌的女jǐng官就带着一班jǐng察英姿飒爽的走进来,指着那些古惑仔呼喝道:“耳聋了吗?全都给我起来,男左女右基的中间,通通站好!”

    项氏兄弟和另外一位龙头吴大短看看这个女jǐng官,感觉面生得很,于是齐齐看向六叔,六叔也茫然的摇头。

    项化生就皱起眉头,“你也不认识?那这回麻烦了!”

    几个龙头大佬一起沉默了下来,脸sè变得十分难看,因为真正的情况不是麻烦,而是尴尬,当着吕先生被jǐng察呼来喝去,那得多丢脸啊。

    六叔忍不住就道:“吕先生,要不你和吕小姐先回房间吧!”

    吕妍苦笑道:“六叔,你看这样的情况?我们走得了吗?”

    吕先生淡淡的道:“小六,没关系的,他们耐何不了我们的!”

    吕先生的安慰,并没能让在座的一班大佬好过,反倒是更难受,因为谁都知道这些jǐng察耐何不了他们,可是今天这么高兴的rì子,摊上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扫兴了。

    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严小开以为马上有饭开了,没想到突然冒出这么一班jǐng察,而且看在座各位龙头大老愁苦的脸,显然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心里也觉着十分的郁闷,迟不来早不来,难道就不能等吃饱之后才来的吗?

    正当他感觉沮丧的时候,脚下却被踢了踢,显然是吕妍在踢他。

    还来?

    严小开怒火一下冒了起来,抬眼瞪着她,嘴巴虽然闭着,但那表情神sè无疑是在告诉她:你个小娘皮,别以为處女就很了不起,刚刚我可是一时心软才手下留情的,再得寸进尺,老子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