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零八章 来个狠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这什么情况?”

    在严小开离开座位之后,吕妍仍是反应不过来的问。

    一班龙头大佬也面面相觑,最后却将目光通通都集中到她身上,那神sè表情无疑就是告诉她,还能是什么情况,你输了,准备给他做地下情人吧!

    看着一班龙头大佬复杂又古怪的表情,还有爷爷那略带着同情,但更多还是欣慰的目光,吕妍脸sè刷地就白了,十分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因为她也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了,那个严小开真的把jǐng察给弄走了!

    只是,她和一班龙头大佬一样,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严小开这个偷渡来的大陆仔又是怎么让那些jǐng察灰溜溜退走的。

    最后,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六叔的身上,因为严小开刚才是打了一个电话,这才将那班jǐng察逼走,可是他到底打给了谁?又是谁这么牛叉,竟然能让jǐng察退走呢?

    六叔看见众人的眼神,立即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赶紧的掏出手机,重拨了严小开刚才打出的号码,然后摁下免提键。

    电话才响了两下,就被接通了,里面传来一个沉稳的男中音,“喂,我良镇膺……”

    听到这个声音,大家当场就是脸sè一白,差点全吓尿了。

    六叔更是慌乱失措,吱吱唔唔的应了一句“对不起,打错了”,然后迅速的挂上了电话。

    直到挂上了电话,他的脸sè还是白的吓人,喃喃的道:“老天爷,这,这什么情况啊?”

    项化强想了想,这就掏出自己的手机,一边翻找着通讯录,一边道:“老六,你报一下他刚刚拨打的号码,我之前存了有顶爷的手机号的,我对一下!”

    六叔赶紧的报了一下号码。

    项化强对了一遍,发现竟然完全无误,当场又木鸡了。

    众人原本想问一问他号码是不是一样的,可是看见他这样的表情,已经不用问了,因为结果都写在他的脸上了。而且对于这位顶爷的声音,他们也不陌生,在电视,收音机里,他们不只一次听过,就和刚才电话里头那位一模一样。

    一向都看不起严小开的项丰也感觉这事匪夷所思,仿佛梦呓似的道:“爸,叔父,这到底怎么回事?严小开明明是大陆仔,怎么会认识顶爷呢!”

    六叔回忆一下刚才严小开打电话的情景,补充道:“他好像不但和顶爷认识,而且看他对顶爷的说话口气,他和顶爷关系非同一般,好像顶爷还欠了他什么似的!”

    项化强仔细回忆一下,“我记得有人曾经说过,顶爷的祖籍是东北的。”

    项化生也道:“对,刚才严小开说的就是东北话。而且之前他也说过,他来这里是办点私事,可是我问他是什么事,他又神神秘秘的不肯说,难道是为了来见顶爷?”

    六叔闻言心中一动,“刚刚顶爷好像还问起严小开的妈妈。”

    众人一点一点的拼揍,拼到了最后,一向沉稳冷静的吕先生也忍不住震惊了,声音微微有点颤抖的道:“你们说,小开该不会是顶爷的私生子吧?”

    众人再度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表明,这就是事实。

    最后的最后,吕先生首先就笑了起来,“我一开始就觉得这小子绝非池中之物,事实证明,我的眼光是没有错的,当然,我的孙女也一样。原来的时候,我还觉得那小子高攀了我家孙女,但是现在,恐怕是我吕家高攀了。”

    吕妍既羞臊又感觉冤枉,她完全没想过要和那个混球怎么样,仅仅只是想恶心他一下罢了,因为她觉得他根本就没有机会赢的,可是现在他真的赢了,那么……天啊,自己真的要做他的情人,而且还是地下的?

    有些事,很多人都能猜中开头,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猜中结尾,例如现在这件一样。

    项氏兄弟和吕先生的合作,刚刚达成,所以他们不愿意得罪吕先生,可有些事情却又必须得声明一下。于是,项化生把得罪人的事情,交给了项丰。

    吕先生一把年纪,应该是不会跟年轻人斤斤计较的,所以项化生就在桌下踢了踢项丰的脚。

    项丰抬眼看看,发现叔父正在对自己使眼sè,并用口型对说了“珂儿”两个字,一瞬间,他就迅会过意来,叔父显然是希望自己将堂妹喜欢严小开的事情说出来,做到有备无患。

    原来的时候,项丰是很看不起严小开的,尽管严小开武功高强,而且智慧超群,可他再厉害也是个大陆仔罢了。因此,他也极力反对堂妹像花痴一样迷恋严小开的。可是现在,严小开虽然仍是个大陆仔,但这个大陆仔却是顶爷的儿子,他哪还敢看轻,不但不敢看轻,甚至是看重,因为要是自己堂妹能和严小开在一起,那就等于是和顶爷攀上了交情,这对他们项家,甚至对整个红兴社都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事情。所以,领会了项化生意图的他这就张口道:“吕老先生,吕小姐,爸,叔父,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项化强立即就装模作样的骂道:“想说什么就说,吱吱唔唔吞吞吐吐的,一点也不像个爷们。”

    项丰就假装壮着胆的道:“其实,珂儿也很喜欢严小开的,她甚至已经公开了说,要招严小开做咱们红兴社的姑爷呢!”

    项化强愣了一下,“这个事……”

    项化生见项丰已经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心里头的一块大石也放下了,因为到时候自己的女儿真和严小开发生点什么,吕先生也不好指责自己的女儿勾引他孙女的男人了不是?这就作出长辈的豁达口吻道:“这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情,咱们还是别管了!由得他们自己吧!”

    关闭<广告>

    尽管这项氏一家的表演得十分jīng彩,根本就没有破绽可言,但他们的话还是引来吕先生心里阵阵不快,心道:你们的表演还敢再拙劣些吗?不知道严小开是顶爷私生子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提这个呢?

    气氛正有点尴尬的时候,严小开回来了。

    众人也不由自主的把目光齐齐集聚到他的身上,只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再对他有任何轻视了,个别人的眼中甚至还带了敬畏的神sè。

    严小开则像是个没事人似的,看一眼桌上,发现菜还没上来,不由就道:“六叔,这饭到底还吃不吃了?怎么还没有菜啊!”

    六叔忙道:“吃,当然吃!”

    项化生道:“经理,经理!”

    项化强道:“人死哪去了,快上菜,快点!”

    对于大家的态度变化,严小开显然是没有感觉的,但吕妍对这些现实的人却充满鄙视,回想起严小开刚才把手伸进自己裙底所做的一切,脸却忍不住又一次红了起来,而手也忍不住又一次探到他的腰上……

    午宴过后。

    吕先生一等准备回程。

    严小开虽然多了个顶爷私生仔的身份,但这会儿依然在客串保镖,所以负责送他们去码头的仍然是他。

    不过这一次,吕先生并没有坐那辆劳斯莱斯,反倒是坐上了车队中一辆平平无奇的奔驰声,称最安全的地方才是真的最安全。可是当严小开也要上去的时候,他却让他去陪吕妍坐那辆加长轿车,并称现在吕妍才是重点保护对象。

    严小开被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因为这老儿怎么说都很有道理,让他无法反驳,可是在他要钻进那辆加长轿车的时候,吕先生却又道:“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一些,不要那么粗鲁哦!”

    严小开闻言心中巨惊,以为是自己在酒楼里对吕妍做的事情被他发现了,心虚的朝他脸上看去,发现他目光淡然依旧,没有丝毫生气或恼怒之sè,一时间又被弄得莫名其妙,你老人家到底什么意思嘛?

    不过最后,吕先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很慈祥的道:“去吧!”

    说完,他就自己钻进其中一辆奔驰去了,严小开只好苦笑着走向那辆加长轿车。

    一上车,他就感觉不对了,因为车里仅仅只有吕妍一个人,而且那道与前面原本是敞开的隔板此时已经被锁紧了。

    吕妍一见他上来,明显就jǐng惕起来,缩在一角,十分紧张的盯着他。

    严小开见状就忍不住笑了,“你也有怕的时候?”

    吕妍一下就被气着了,突地坐直了身气,傲气的挺起原本就挺的胸部,“我才不怕你呢!”

    严小开这就招手道:“不怕就过来呀!”

    吕妍被吓了一跳,“我为什么过去?”

    严小开笑了,淡淡的提醒道:“吕大小姐,是不是输不起啊?”

    吕妍的脸sè一白,“谁,谁说的!”

    严小开故意逗着她道:“那过来呗!”

    吕妍气愤的道:“为什么要我过去,虽然我是输了,要做你的女朋友,可没说我一定要百依百顺啊!”

    严小开伸出一个手指摇了摇,“吕大小姐,你说错了,不是我的女朋友,是我的地下情人!”

    吕妍的脸上一窘,恨恨的道:“就算是地下情人,我也不会对你百依百顺的!”

    严小开道:“你不过来是吧?”

    吕妍傲气的道:“男子……不,女子不让须眉,说不过就不过!”

    严小开道:“你真不过来?”

    吕妍没好气的道:“说不过就不过!”

    严小开好笑的道:“你不过来,难道我就不会过去吗?”

    吕妍被吓住了,连连摆手道:“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喊了!”

    严小开笑了起来,“你喊吧,看看你喊破喉咙有没有人理你!”

    最后,严小开真的过去了,吕妍也真的喊了,可是结果像严小开所说的一样,真的没有人理她!

    在她喊叫的时候,劳斯莱斯的车速虽然微滞了一下,但仅仅是瞬间,又稳稳的朝前开去。

    严小开老实不客气的把她揽进怀里,抱着她温香如玉的身体,深深的呼吸起来。

    吕妍知道喊叫无用之后,只能拼命的挣扎,最后发觉挣扎也没用后,只能软瘫瘫的死死瞪着他,不停的漫骂道:“姓严的,你就是个混蛋,流氓,人渣,败类……”

    严小开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一双手却在她的娇躯上上下抚摸起来。

    吕妍被摸得浑身冒起鸡皮疙瘩,可是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随着他的一双手从衣服里钻进去,掀起她的文胸,紧紧覆盖在下面的时候,她的身体一滞,终于闭上了嘴,眼泪却流了下来。

    一哭二闹三上吊,果然是女人的法宝。

    严小开原本是不想同情她的,可是看着她泪如雨下,十分的可怜,心里又有些不忍,这就放开她道:“吕大小姐,输不起你又要跟我赌?”

    吕妍哽咽着道:“谁说我输不起的!”

    严小开道:“那你又哭?”

    吕妍泪流不止,可嘴巴却依然很硬,“谁规定输了不许哭的!”

    严小开这就作出饿狼扑虎的姿势,“那我来咯!”

    吕妍大惊,尖声道:“啊,不要!”

    严小开却已经又一次扑了过来,将她抱在怀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