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一十七章 激情狂奔(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有些人,那是不能夸的,夸了她就会得意忘形。

    例如上官五素,严小开刚才还夸她车技了得。结果才一会儿,她竟然就弄了个大乌龙。在有导航仪的情况下,她竟然还将车子一头驶进了一条yīn森,幽暗,紧窄,还很cháo湿的巷道。

    “五素,你干嘛?”严小开失声惊呼,因为窜进这样的巷道,无异是自取灭亡。

    “镇定一点,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上官五素双手握着方向盘,目光紧盯着前面,语气却淡淡的道。

    “这样的巷道,完全搞不清楚前面是怎样的状况,我能不担心吗?”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上官五素一边在巷道里穿插不停,一边淡定无比的道。

    “……”严小开被弄得很是无语。

    商务车在巷道里左穿右捌,兜兜转转的前行着,后面虽然看不见jǐng车,却能听到刺耳的jǐng笛声不断的响起,时不时还有车灯在后面亮起,显然那辆jǐng车正在后面紧追不舍。

    “严小开,我记得你好像很喜欢打赌的是吗?”上官五素一边驾车奔逃,竟然还一边饶有兴趣的问道。

    “呃?”严小开有些反应不过来。

    “要不咱们来赌一把吧?”上官五素突然这样提议道。

    “呃!”严小开有些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谁有心情跟你打赌了。

    “咱们就来赌点简单的,我要是能甩掉这后面的jǐng车。你以后不要叫我的名字,得管我叫姐,而且凡事都不能自作主张,必须得跟我们好好的商量。”

    “如果甩不掉呢?”严小开下意识的问。

    “如果没甩掉,我就像贱男一样,叫你哥,而且什么都听你的!”

    “无聊!”严小开没好气的应她一句,另外几人也是和他一样的表情。

    “无聊?”上官五素哼了一声,嘲讽道:“我看不是无聊,是你不敢吧!”

    严小开原本是不想打这种赌的,因为真的没有什么意义,可是最后还是道:“行,我赌了!”

    什么情况?

    一向yīn险狡猾的严大官人明知是激将计,还是忍不住中计了?

    非也!

    严小开之所以愿意赌,不是被刺激到了,而是他认为自己这一次赢定了,因为这个时候,车子驶到了巷道的一个转角。

    这个转角,几乎就是九十度的。

    车子,也被迫停了下来,因为狭窄得只能容下一辆车子的巷道,注定不能打太大的方向,如果遇到了这种几乎垂直角度的转弯,那是根本不能通过的,否侧不是撞左前侧的车头,就是压右边中间的车门,除了后退,完全没有别的办法。

    然而现在是没办法后退的了,因为jǐng笛声已经近在耳侧了,jǐng车的车灯也shè了过来。

    “严小开,你确定真的要赌吗?”到了这个时候,上官五素竟然还不死心的张嘴问道。

    “赌圣!”严小开知道,这次恐怕免不了和jǐng察接触了,心里已经做到了坚苦的准备,当然,他也做好了解决这件事情之后,好好鱼肉一番上官五素的准备,刚才她可是说了,只要她输了,什么都听他的!

    “好!呵呵!”上官五素竟然笑了起来,极为开心的样子。

    “老妹!”一旁的上官云尘忍不住唤了一声,然后很无爱的道:“你这样的智商,我真的很替你捉鸡啊!”

    “贱男,用不着担心!”上官五素信心满满的道:“你老妹绝不会输的!”

    这么几句话之间,jǐng车已经到了后面不足十来米的地方了,随后jǐng车就“嘎”的一声停了下来,两侧的车门齐齐打开,车内的几人纷纷跳下车来,借着车门的掩护,纷纷端着枪指着前面的商务车。

    “前面的人听着!”一个威严的娇喝从后面传来,“立即给我下车,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这声音,严小开隐隐感觉耳熟,回头仔细看看,嘴里差点发出“咩”的叫声,因为这个女jǐng不就是那个西玖龙反黑组的什么高级jǐng司杨洋洋吗?

    “下车!听见没有?否则我开枪了?”杨洋洋再次大声怒喝。

    “下车吧!”严小开叹了口气,极为无奈的道,可是当他要去打车门的时候,却发现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因为上官五素虽然把车停下来了,但车却不是完全静止不动的。

    抬眼朝前看看,发现她还挂着档,给着油,甚至还刹着车,双手紧紧的握着仿佛在颤抖不停的方向盘。“吱吱~~~”轮胎在原地打转的声音原来还不是很明显,但后来越却来越响亮,越来越刺耳,随着轮胎在原地转动的速度加快,后面也冒出了浓浓白烟,而整辆车也因为剧烈的震颤而蠕动起来。

    看着后面的白烟越来越浓,越来越大,而前面的车头却在震动中缓缓蠕入弯道。

    关闭<广告>

    这种只能在电影中见到的“神技”,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车上的几人全都傻眼了,尤其是严小开,当场就木鸡了。

    后面的杨洋洋jǐng司虽然带着三个手下持枪而立,可是看见这边冒起了浓浓白烟,瞬间就目标车辆都笼罩在其中,搞不清虚实的她不敢贸然开枪,更不敢冒险前往。

    正是这个时候,杨洋洋突然听到前面的引擎声弱了,而且声音越来越远,心中暗叫一声不好,立即就冒险冲进了浓烟,可是当她穿过去之后,却发现那辆商务车只剩下一盏尾灯了,握着手枪的手指了指,但最终却没有扣下去,因为这辆车虽然鬼鬼祟祟的绕着jǐng察总部转悠不停十分可疑,但她并不确定车上有几人,这些人又是干什么的?

    当她迅速的回到车上,驾着车立即就要继续追的时候,车头却传来“嘭”的一声响,前后左右看看,发现完全捌不进去,不由颓丧恼火的连连拍打方向盘,然而只是一会儿,她就掏出了对讲机,“总部,我是西玖龙jǐng区反黑组高级jǐng司杨洋洋。”

    “总部收到,请讲。”

    “请留意一辆牌号为X7758的黑sè别克商务车。该车十分可疑!OVER!”

    “……”

    商务车摆脱了后面的jǐng车之后,众人终于定下心神。

    上官云尘首先就忍不住赞道:“五素,你的驾驶技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牛叉的!这么窄的转弯也能过去,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就是小母牛只会火箭,牛b带闪电啊!”

    严小开道:“我看她是小母牛坐霓虹灯,牛b闪闪才对!”

    上官云尘道:“才不是,应该是小母牛上清化,牛b得一塌糊涂。”

    严小开道:“我说是小母牛开世界大会,要多牛b有多牛b!”

    上官云尘不服气的道:“我说她是小母牛翻跟斗,一个牛b接一个牛b!”

    严小开道:“她是小母牛荡秋千,牛b过来牛b过去!”

    上官云尘更大声的道:“她是小母牛跳喳喳,左一个牛b右一个牛b!”

    严小开道:“她是小母牛全球漫游,去到哪牛b到哪!”

    上官云尘:“……”

    上官五素原本听着还是很高兴的,可是听着听着,看见他们一个小母牛跟着一个小母牛,牛b个没完没了,秀眉就蹙起来,最后终于忍不住吼道:“你们两个贱男,立即给我闭嘴!”

    严小开道:“五素……”

    上官五素脸sè一沉,喝道:“你叫我什么?”

    严小开愣了一下,抬眼看看,发现上官云尘等人一脸笑谑的看着自己,这才想起刚才的赌注,虽然有些不情愿,可是愿赌就要服输,只能低声唤道:“姐!”

    上官五素这才笑了起来,“说吧,什么事情?”

    严小开道:“咱们现在回到jǐng察总部那边去!”

    上官五素又蹙起秀眉,“嗯?”

    严小开又愣一下,然后软瘫瘫的改口道:“姐,咱们现在回去jǐng察总部那边,好不好?”

    “这才对嘛!”上官五素得意洋洋的哼了一声,打方向盘往jǐng察总部那边驶去。

    严小开郁闷得不行,可又没有半点办法,谁让自己那么好赌,谁又让这娘们的车技这么了得呢!

    在返回的路上,一直都没说话的项珂儿忍不住问道:“开哥,刚刚咱们才被jǐng察追,这会儿又倒回去,是不是太危险了?”

    严小开还没回答,上官云尘已经抢先道:“项家妹子,是时候我教你一点做人的道理了,这最安全的地方呢,往往就是最危险的,而最危险的地方呢,往往就是最安全的。”

    项珂儿汗了一下,又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去jǐng察总部呢?”

    严小开张嘴,可是又被上官云尘抢先了一步,“因为接我们的直升飞机要在jǐng察总部的大楼上。”

    项珂儿恍然,道:“这就是你们要去jǐng察总部的原因?”

    次次都被抢着回答,严小开索xìng就不搭理他们了,而是把目光倒向上官五素,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这个曾经被自己误认为男人的女人也是很有魅力的,最少是符合自己胃口的那一种。

    上官云尘纠正项珂儿道:“确切的说,我们不是要去jǐng察总部,而是要经过那里。”

    项珂儿道:“既然是这样的话,你们有什么必要躲躲闪闪,鬼鬼祟祟的,直接进去不就结了!”

    上官云尘道:“可门口都有守卫,我们怎么进去呢?”

    项珂儿道:“真笨,找个人领你们进去呗!”

    上官云尘有气无力的道:“项大小姐,我们是偷渡来的,哪能认识什么人啊!”

    项珂儿道:“你们不认识,我认识啊。六叔的弟弟五叔,不就在这个jǐng察总任职吗?”

    几人异口同声道:“那你怎么不早说?”

    项珂儿有些委屈的道:““刚刚我一直想说来着,可是开哥不让我开口!”

    众人就把幽怨的目光齐齐集中到严小开身上。

    严小开老脸窘了下,“呃,那个,珂儿,你赶紧给五叔打电话吧!”

    项珂儿答应一声,赶紧的掏出手机,打给了五叔,只是一会儿后又皱眉挂断了电话,然后又打了另外一个号码,“六叔,五叔去哪了?电话怎么关机了……出国?晕,那什么时候回来……要后天?现在有办法联系得上他吗?……哦,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后,项珂儿有些无力的道:“五叔出国办事去了,要后天才回来,现在没办法联系上他!”

    满怀希望的几人立即又蔫了,而正是这个时候,一辆黑sè宝马轿车突地打横穿了出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