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二十二章 男人都这个味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夏冰最终是没有咬下去,因为严小开说得对,她舍不得,咬坏了的话,她以后用什么呢?

    只是当严小开的身体离开她的嘴巴之时,她仍是羞臊又恼怒的质问:“姓严的,你到底几天没洗过澡了?”

    严小开没有回答她,只是扳起了手指。

    夏冰娇声喝道:“你在干嘛?”

    严小开道:“嘘,别吵,我正在数!”

    夏冰:“……”

    严小开笑了,“蒙你的,我就昨晚没洗澡而已。”

    夏冰:“……”

    严小开淡淡的道:“不用这个表情,男人都是这样的味道!不信你找别人……不,你还是别找了,反正就是这样的!”

    夏冰哭笑不得,但还是坚持道:“你这个无赖,现在该你了!”

    严小开点点头,伸手将她的裙子挽起起来,然后拉下了那条早已湿了一片的小裤裤,扒拉下去后,他就分开了她的双腿,不过,他并没有伏下头去,而是整个人压了下去。

    尽管夏冰此时一动也不能动,但并不影响她的感觉,一下被填满的充实感觉让她无法自控的哼了一声,随即就忍不住骂道:“严小开,你不是男人,你竟然说话不算话!”

    严小开道:“你不是说我无赖嘛,那我只能耍无赖了!”

    夏冰愤怒的道:“严小开,你等着,我不会饶了你的,我绝不会……”

    骂着骂着,声音就变了味道,随后变成了似有似无,仿佛快乐又仿佛痛苦的呻吟与吟唱。

    严小开道:“夏冰姐姐,今天你很动情啊!”

    夏冰下意识的想要扬起手来,却发现自己身不能动。

    严小开仿佛有被虐倾向一样,见状竟然伸手解开她的穴道。

    夏冰再次扬起手,可是看到他深沉又专注的眼神,还有身下不停的律动,扬起的手最终没打到他的脸上,只是伸到他的肩膀上狠狠的拧了一把。

    严小开配合的叫了一声,动作却不但没停,反倒变得更快。

    夏冰再一次偿试到那种乘风破浪,仿佛冲破了一切的畅快淋漓之感,忍不住微闭上双眼,一双手也情不自禁的揽住他的虚腰熊被。

    严小开看见她第一次这么主动的搂抱自己,这就得寸进尺的伏下头去,想要亲吻她的嘴巴。

    嘴唇一被碰到,夏冰就嚯地张开了眼睛。

    严小开被吓了一跳,赶紧离开她的嘴,可是看见她只是瞪着自己,并没有过激的举动之后,这又状着胆子再一次吻下去。

    夏冰闭上眼睛,同时也闭紧了牙关,只是让他亲吻自己的嘴唇,不让他的舌头伸进去。

    严小开使尽了浑身解数,仍是不能让她的贝齿松开,这就微退一下,然后狠狠的撞了一下她的身体。

    “呃~”夏冰无法自控的轻叫一声,贝齿松了开来,严小开立即就趁虚而入,粗大的舌头长驱直入,和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

    夏冰有些羞恼,一下就咬住了他的舌头。

    “哎,痛!”严小开皱着眉叫了一声,作出极为痛苦的表情,其实夏冰并没有真的用力,否则他的舌头这会儿已经断了!

    夏冰轻咬了他好一阵,但最终因为不忍心,也因为他下面的动作太过激烈,最后只能放开了他。

    谁知道这个打不死煮不烂的竟然又一次卷土重来,又把舌头伸进来。

    他的亲吻与厮缠,让夏冰感觉很无力,最后只能沉沦的和他吻到一起,而且越吻越动情,一双手紧抱着他的肩背,而严小开也揽住她的颈脖,交错不停的热吻着她……

    悍马车的剧烈震颤一直在持续着,有时快,有时慢,有时像打桩机似的一下接一下,有时候又像是打机关枪似的突突突……

    天渐渐的亮了,当东边的朝阳浮出半个脑袋的时候,悍马车终于平静了下来。

    不过这个时候,车内的严小开和夏冰仍然纠缠在一起,他们的身体虽然都没有动,但体内的真气却在不停的交换轮回。

    纵情欢愉可以有,但练功也是很重要的,严小开想进步,夏冰何偿又不想呢?

    云收雾散之后,严小开终于离开了夏冰的身体。

    前戲,对于女人而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因为没有热身,就会不够润滑,从而很难进入状态。

    事后,对于女人而言,也同样重要。因为没有抚摸,没有安慰,会让女人感觉很失落,仿佛不是在恋爱,而是在交易。

    不过不管是事前,还是事后,严小开都做得很好。尤其是事后,他并没有像别的男人一样,完事之后就立即抽身,将用完的女人扔到一边后,自顾自的抽事后烟。而是找来了纸巾,细心的替夏冰擦拭干净身下的东西,然后搂着她,安静的躺着,轻轻的梳抚着她的秀发。

    夏冰虽然是个冰冷又强势的女人,但她也同样享受这种被呵护被关怀的温馨感觉,所以尽管严小开并没有遵守之前的约定,但这会儿她也发不起脾气。

    两人腻了好一阵,直到太阳晒屁股了,这才离开森林公园。

    吃了早餐,被夏冰送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上午十点钟了。

    让严小开有些意外的是,不但郝婞,完颜玉,项珂儿在,就连上官兄妹也在他的家里。

    看见两人,严小开有些疑惑的问:“上官,五素,你们怎么没回去!”

    两兄妹都没说话,不过上官云尘却指了指放在一边的一口特别大的皮箱。

    严小开不解的问:“这是什么?”

    上官五素道:“你自己打开来看!”

    严小开这就上前提了提箱子,这一提发现奇重无比,少说也超过二百斤,将箱子提上八仙桌后,一打开,顿时就差点亮瞎了眼睛,因为里面装的全是一扎扎的粉红钞票。

    “这是……”

    “我们做保镖挣的钱!”上官云尘朝箱子指了指,又补充道:“一千万,全都在这了!”

    严小开疑惑的问:“你们刚刚去银行取的?”

    上官云尘等人点头。

    严小开道:“取这么多钱,不是要预约的吗?”

    完颜玉点头,“昨天晚上钱转入之后,我就预约了啊!”

    严小开汗了一下,“可是取出来干嘛呢?这么多钱,多扎眼啊,要摊分的话,直接转账就好了!”

    完颜玉指了指上官云尘,什么也没说。

    上官云尘讪讪的笑道:“哥,我主要是没见过这么多钱是什么样子的,而且我也想知道一千万称起来到底有多重,所以就让完颜给全部取出来了。”

    严小开也有些好奇的问:“那你称了有多重?”

    上官云尘道:“二百一十多斤!”

    严小开汗了下,然后道:“既然已经看过新鲜了,那就分钱吧!”

    上官云尘道:“哥,你说怎么分?”

    严小开道:“还能怎么分,一千万平摊,每个二百五呗!”

    “二百五?”上官云尘愣了一下,苦笑道:“哥,这个数字是不是不够吉利啊!我们可不想做二百五!”

    严小开道:“那你说怎么分?”

    上官云尘道:“这次我们之所以能参加保镖工作,人家是看在你的份上,而这次你也出力最多,刚才你没回来之前,我们已经小小的商量了一下,你拿五百万,剩下的我们平分,你觉得怎样?”

    严小开撇嘴道:“不怎么样!”

    上官五素问道:“不怎么样是怎样?”

    严小开道:“咱们四人,虽然不是亲生,但一起出过生入过死,情同手足,有难大家一起担,现在有福,当然要一起享。没什么可说的,这个二百五,你们想要也得要,不想要也得要。”

    上官云尘道:“哥……”

    严小开打断他道:“还咯嗦什么,婞姐,你帮我找两个袋子里,让他们装了钱赶赶紧滚蛋,真是有够騷包,竟然取这么多现金出来,也不怕别人给抢了!”

    他的语气不容置疑,上官兄妹只好不再说什么。

    不多一会儿,郝婞就找来了两个袋子,两个装米的蛇皮袋。

    看着这两个蛇皮袋,兄妹俩一阵哭笑不得,但最后还是装着钱走了。

    直到他们离开了,严小开合上箱子,推给完颜玉道:“完颜,赶紧去把钱存起来吧,他们疯,你也跟着疯啊!”

    完颜玉脸红了一下,因为其实她也想知道一千万堆起来有多少,称起来又有多重的。接过箱子后,她又问道:“那你的那份呢?”

    严小开道:“暂时也存到你的账号上吧!”

    完颜玉道:“为什么?”

    严小开道:“我刚从外面回来,懒得再去跑银行了!”

    完颜玉摇头,“你把卡给我,我给你存!”

    严小开哭笑不得,只好骂道:“就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给你钱也不要。”

    完颜玉终于笑了下,没说什么,只是把手伸到他的面前。

    严小开无奈的把自己的银行卡找来递给她。

    完颜玉开车出门之后,厅堂里只剩下了项珂儿与郝婞。

    “呃,你们两认识了吗?用不用我再介绍?”

    项珂儿摇头道:“不用了,我已经认识婞姐了!”

    严小开道:“那你的房间呢?”

    项珂儿道:“婞姐也给我安排好了!”

    严小开这就故意打了个呵欠道:“昨晚没睡好,有点困了。我得去补个觉,珂儿,你呢?”

    项珂儿脸红了一下,“那个……我也困,可是我们……”

    后面的话,因为有郝婞在场,她终于没说下去。

    严小开笑了,“你紧张什么?我只是说如果你困了,那就去睡下,又没让你跟我一起睡!”

    项珂儿的脸立即红得像个苹果似的,忍羞不住的轻嗔一句,“不理你了!”

    说着,这就跑回给她安排的房间去了。

    严小开见她一走,立即就拉着郝婞直奔自己的房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