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二十三章 毕瑜要来深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见严小开回家,郝婞着实高兴得不行。

    别人说一rì不见如隔三秋,郝婞一直不能理解这话的含义,一rì就是一rì,怎么就变成三秋了呢?

    可是严小开不在家的rì子,她却是切身体会到了一rì就等于三秋这个公式,看不到这个男人,她的心里空空荡荡,哪哪儿都不得劲,时间过得特别特别慢,简直就是度rì如年。

    尽管思念如此之浓,可是在进严小开房间的时候,她还是很担心,怕项珂儿会看见,怕完颜玉会突然回来,所以东张西望左顾右盼,仿佛一头受惊的小鹿一般。

    严小开见状不由好笑的道:“婞姐,你干嘛呢?你怎么像做贼似的,这可是在自己家。咱们做什么都可以光明正大……”

    “嘘!嘘!”郝婞赶紧把手指竖到唇上,埋怨的道:“我小声点,小声点呀!”

    进了房间之后,严小开赶紧就关门。

    看见他不但关门,甚至还反锁上,郝婞的心里就有些紧张,但同时又很期待,心绪顿时变得有些复杂,头垂得低低的,不敢去看严小开灼灼的目光。

    严小开伸手抱住了她丰盈窈窕的娇躯,一只手轻抚她粉嫩白皙的脸颊,“来,抬起头让我看看,是瘦了还是胖了。嗯?怎么好像瘦了呢?”

    郝婞抬起的头时却忍不住吃吃的笑起来,“阿大,你真是夸张,这不就两三天没见嘛,怎么就瘦了呢!”

    严小开目光深情的凝视着她,“那你想我了没?”

    郝婞不想承认自己一直都在发疯般的想他,可是面对他灼热的眼神,又没办法撒谎,只能脸红红的点头。

    严小开把她抱得更紧一些,“我也好想你!”

    之前严小开在电话里对夏冰说想她,那纯属是戏言,对于夏冰,他更多的是肉慾,而不是感情。可是对于面前这个女人,他不但有肉慾,还有极浓的感情。

    听着他温柔又甜密的情话,郝婞也想倾诉自己的思念之情,可是又不知从何启齿,最后只是抿着唇,痴痴的看着他!

    四目交对,千言万语,已尽在不言中。

    她羞涩中透着娇柔的模样,真的有种说不出口的美意,让严小开心中怦然一动,忍不住勾起她的下巴,把自己的嘴凑上去索吻。

    郝婞没有拒绝,反倒是配合的微启樱唇,四唇相接之际,甚至还迎合的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热情又主动的献吻。

    接吻,无疑是一种很好抒发思念的方式,因为它不仅仅是唇舌的相接,同时也是思想在交流,感情在交换,让人感觉喜悦,让人感觉甜密,让人感觉温馨……缠缠绵绵的热吻之中,严小开感觉自己刚刚才大战了一场的身体竟然又有了的反应,而且无比的激烈。

    一双手情不自禁的攀上她圆润丰满的胸部,缓缓的揉撫起来。

    郝婞虽然已和严小开有过鱼水之欢,可是个xìng矜持含蓄她依然感觉很害羞,虽然他的手让她真的很舒服。

    随着激烈的热吻,两人的身体也渐渐升温,情慾在两个人的身体里燃烧了起来,她的吻也回应得更热烈,一双手也开始没有意识的在严小开的身体上抚摸起来。

    只是当严小开将她牵到床前,要将她放到床上的时候,她的神智却又是一醒,连连摇头道:“阿大,不行!”

    严小开问道:“你不想?”

    郝婞原本就绯红的脸变得更红了,却口是心非的道:“不……想!”

    严小开坐到床沿上,分开双腿,将站在那里的她拉入自己的大腿中间,然后就很坏的伸手顺着她结实修长的大腿,一直摸进她的裙底。

    郝婞慌忙的用手推拒,可最终发颤的双腿让她的手也变得十分无力,最终被他一探到底……郝婞的娇躯就打了个激凌,差点没当场叫出声来,推拒的手也更加的无力,只能咬着唇微闭上双目,任由他肆意而为。

    一阵之后,严小开抽回手,扬到她面前道:“姐,你还说不想,这都发大水了呢。”

    看着那亮晶晶带着湿意的手指,郝婞羞臊得无地自容,赶紧将他的手压了下去,幽怨的看着他,低声嗔道:“阿大,你坏死了!”

    严小开轻笑着道:“那你还说不想我!”

    郝婞看见他又要把手伸进来,慌忙想要后退,可他的大腿一夹,结果却是又一次被他给俘虏了,面对着那要命的灵活手指,她只能求饶道:“你停下,停下呀,嗯,俺想,俺想还不行吗?”

    严小开道:“既然想,那咱们……”

    郝婞忙摇头道:“不行,最少……现在不行,项小姐在,完颜小姐马上就要回来,被她们知道咱们这样,你让俺以后怎么面对她们啊!”

    严小开道:“姐,没关系的!”

    郝婞还是摇头,“阿大,你忘了答应俺什么了吗?”

    严小开神情一滞,最后只能无力的把手从她的裙底收了回来。

    郝婞这就扯了纸巾,将他的手擦干净。

    做完这些,看见他仍是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不由好笑的轻点他一下额头,“你呀,怎么像个孩子似的!”

    严小开瓮声瓮气的道:“男人在外面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回家能有个热被窝嘛!”

    听他这么一说,郝婞的心就软了,“阿大,俺不是不想,俺是怕呢,你再忍耐几个小时,等天黑了,俺……给你留门还不成吗?”

    严小开立即眉开眼笑的道:“真的?”

    郝婞道:“俺什么时候骗过你呢!而且……俺也真的想了!”

    严小开就眦着牙乐了。

    郝婞宠爱的轻嗔他一眼,然后体贴的道:“出差舟车劳顿,肯定是很累了,你先休息一下,俺去给你熬汤做饭,一会儿好了,俺来叫你!”

    严小开点了点头。

    郝婞离开房间之后,严小开也躺到了床上。

    尽管是彻底未眠,但还jīng神却仍然很好,没有丝毫的困意,掏出电话看看,不由的想起了郑佩琳,拨打过去后,那边却提示已关机。

    看看rì期,发现今天只是星期五,显然是没到可以用手机的时候。

    严小开只能放弃了给她打电话的念头,然后拨打毕瑜的手机号。

    电话只响了一下,这就被接通了,里面传来毕瑜甜美柔软的声线,“喂!”

    严小开压着嗓子道:“你猜猜我是谁!”

    毕瑜笑骂道:“猜你的头,这上面不是有来电显示嘛!”

    严小开笑了,“你在哪儿呢?”

    毕瑜嗔怪的道:“哼,你还知道问我在哪呢,我以为你早把我忘了!”

    严小开道:“姐,这话怎么说的,我就算得了失忆,忘了自己是谁,也不能忘记你呢!”

    毕瑜道:“那你怎么好几天不打电话来呢?”

    严小开道:“我这几天有点忙!在外地呆了几天,今天刚回到深城的。这不,一闲下来就给你打电话了。”

    毕瑜道:“你那个保安公司又给你们派押送任务了?”

    对于特工的事情,严小开是不能向任何人说的,哪怕是毕瑜,郑佩琳,亲如自己的父母,通通都不能说,所以他之前只是告诉毕瑜自己被分到了一个保安公司实习。所以这会儿只能顺势道:“是的!”

    毕瑜问道:“辛苦吗?”

    严小开道:“还好,不是特别辛苦!毕瑜,我有个事情和你说……”

    毕瑜道:“打住,叫姐!”

    严小开只好改口道:“姐!”

    毕瑜吃吃的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说吧,什么事情?”

    严小开道:“实习结束之后,我可能就留在这个保安公司工作了!”

    毕瑜愣了一下,“你不去别的单位了?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说想当jǐng察的吗?”

    严小开道:“嗯……我觉得现在这份工作很好,人很充实,我也很喜欢,所以想留下来。”

    毕瑜想了想道:“虽然我不是特别赞同,但只要你喜欢,我会支持你的!”

    严小开道:“姐,你真好!”

    毕瑜咯咯的笑了起来,大胆的来了一句:“知道我好,还不赶紧把我娶回家!”

    严小开道:“等我有空再说。”

    毕瑜的声音高了起来,“你说什么?”

    严小开笑道:“呵呵,我说笑的,我是说等我的工作稳定一些,一切定都稳定了之后。男人无业,何以成家呢?”

    毕瑜道:“我才不在乎你有没有什么事业呢。”

    严小开道:“可是我在乎啊,我不能娶了你,然后让你饿肚子吧!”

    毕瑜笑了起来,“算你有点儿良心。”

    想起现在纠结在身边的这些女人,严小开有些惭愧,随后道:“姐,如果我要娶的老婆的话,我一定是娶你的。你放心好了!”

    这话,看着仿佛是对毕瑜说的,其实也是严小开对自己说的。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起来,好一阵,毕瑜才道:“以前的你,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可是现在的你,心大了,胆大了,xìng子也野了,我真的有些不放心。嗯,我决定了,做完这一两个月,我就辞职了,我也去深城。”

    严小开疑惑的问:“干嘛?”

    毕瑜道:“我必须去盯着你,省得你给我带绿帽子!”

    严小开哭笑不得,心里也有些担心,因为听她的语气,显然不是在说笑,如果她真的来了,自己身边这么多有着暧昧关系的女人,她不可能察觉不到的,到时候……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想到这里,他很想编个什么借口不让她过来,可是想到她一旦认准了十头牛也拉不回的xìng格,他又什么都编不出来,最后只能默叹一口气,顺其自然吧,车到山前不怕没有路,只怕没有油罢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严小开这就闭上双目,运功练了一会儿气。

    十二点多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看看,发现来电显示上写的是:未能显示号码。

    不用猜,这肯定又是夏冰的电话。因为只有她用特殊线路打来的电话才会这样显示的。

    接通之后,严小开就笑道:“怎么?夏冰姐姐,这么快又想和我交流切磋了?”

    夏冰冷喝道:“严小开,你少跟我没脸没皮的!”

    严小开汗了一下,这女人,真的是一提起裤子就翻脸啊。只能软瘫瘫的道:“好吧,有什么事?”

    夏冰道:“你负责通知上官完颜等人,马上来中锐安保!”

    严小开道:“为什么?我还没吃饭呢!”

    夏冰喝道:“严小开,以后我说的话,就是命令,你只能执行,不能问为什么?”

    严小开嘟哝道:“不就是没给你那什么嘛,用得着这么大的火气吗?你这样动不动就发火,很容易老的!”

    夏冰怒道:“你再说一次?”

    严小开语重心肠的道:“夏冰姐姐,我可是为了你好。你这火爆xìng子确实该收收了。”

    夏冰被气得不行,“严小开,你再跟我胡搅蛮缠,信不信我立即在你的档案上记下一笔。”

    严小开撇了撇嘴,“就知道拿官威压人。”

    夏冰:“你……”

    严小开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