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二十六章 姑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旺哥仔这次出行虽然很低调,但他其实并不算是一个低调的人。

    不过,他也确实有着骄傲的本钱,香江三大黑帮之一的龙头左右手兼亲侄子,未来不但会继承龙头左光斗数以百亿的身家,甚至很有可能接任东星帮龙头的宝座,所以他有什么理由不把自己当成大爷看待。

    尽管在中了严小开的毒后,他确实是谨小慎微的夹着尾巴一段时间,但有句话说得好,江山易改,禀xìng难移,狗怎么可能改得了吃屎呢?

    他领着七八个小弟来到福仁堂的时候,里面正有很多人在排队就医,而队伍尽头的诊室里明显坐着一位年轻的女医生。

    这女医生有多大年纪,旺哥仔说不上来,因为看清她的容貌之时,他已经有些痴了,这女人长得实在太妩媚娇艳了,尤其笑起来的时候,媚荡的模样仿佛能勾走人的魂魄似的。

    旺哥仔走医馆的时候,女医生正好站起来,弯着腰背对着门给一个躺在床上的老人做检查,身上虽然罩着宽厚的白大衣,却依然摭挡不住她玲珑窈窕的身材,尤其那向后挺起的臀部又翘又圆又大,下面一双修长xìng感的美腿被丝袜紧紧包裹着。

    让人感觉更加惊艳的是,这个女医生竟然穿着一双红sè的高跟鞋。

    仅仅是这个妖娆的背影,就让旺哥仔情不自禁的涌起一种冲上去从后面狠狠压住她的冲动。

    不过最终,他还是克制着自己,走进去的时候并没有扑上去。

    女医生原本是很专注的给老人做检查的,听到后面的脚步声,还有外面一片抱怨声,这才直起腰转过身来。

    看到一个年约二十五六的瘦俏男竟然闯了进来,有些不悦又有些疑惑的问,“你是?”

    旺哥仔问道:“你就是晏医生?”

    晏医生点了点头,“不错,我就是。你是哪位?”

    旺哥仔忙道:“我是从香江过来的,昨晚给你打过电话了!”

    晏医生恍然,“哦,是你!”

    旺哥仔笑道:“对对对,就是我!”

    晏医生没有笑,反倒十分严肃的道:“那你去外面排队吧!”

    旺哥仔往外面看了一眼,正在排队等候的有几十号病人,自己现在出去排队?哪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轮到自己呢?

    “那个……晏医生,我是从香江过来的!”

    晏医生的神sè刚才只是有些严肃,听了这话之后却变得难看起来了,“这位先生,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你是香江过来的,就高人一等,就可以插队打尖了?”

    旺哥仔一下就被噎得脸红耳赤,“我……”

    晏医生的声音高了起来,“在我这里,没有什么贵人富人穷人贱人,有的仅仅只是病人,不管他来自哪里什么出身,我都一视同仁。所以你想看病的话,赶紧的去外面排队。”

    她的声音一高,旺哥仔的一班手下立即就涌了起来。

    看见冲进来的七八人气势汹汹,晏医生不怒反笑,“哟,你大老远的从香江过来,不是来看病,是来找茬的吧!”

    旺哥仔被嘲讽得十分尴尬,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还没来得及开口,他手下一名叫做大姬霸的头马已经忍不住喝道:“臭娘们,你说谁呢?”

    刚才,晏医生只是有些不悦,但听了这话之后,已经是恼怒了,突地欺前一步,手一扬。

    “啪!”的一声脆响,大姬霸的脸上十分结实的挨了一记耳光。

    晏医生打完之后,抽了一张桌上的纸巾,开始擦手,仿佛打这人脏了她的手似的。

    擦完之后,她才冷声的道:“要换了十年前,就冲你刚才那句话,我就非把你的牙齿全部打掉不可!”

    嚣张的人,古惑仔们见得多了,可是这么嚣张的女人,他们真的是头一次见。

    莫名其妙挨了打的大姬霸更是怒火冲天,捏紧拳头就扑了过去,嘴上同时叫骂道:“叼你老木,敢打我!”

    旺哥仔原本是想制止这场打斗的,因为自己是来看病,不是来砸场子的,可是这个女医生从昨晚开始就让他不爽,这会儿竟然突然出手打人,心里就更是不爽,所以就没有出言喝止。

    这种自视过高的女人,就该吃点儿苦头,才会知道收敛为何物的。

    大家都以为,这回有好戏看了,这个臭屁的女人肯定会被狠狠的修理一顿,因为冲她出手的是东星帮出了名能打的大姬霸。

    大姬霸出手,搞不掂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医生,那是绝不可能的。

    然而,世事没有绝对,这个不可能今天变成可能了。

    大姬霸不但没能在这个女医生身上占到便宜,反倒被女医生狠狠的修理了一顿。

    直到大姬霸被踢得整个人穿出了诊室的房门,直直往福仁堂的大门外飞出,最后跌了个狗吃屎的之后,旺哥仔一等还是愣愣的站在那里回不过神来,因为他们都没看明白,这个女医生到底是怎样出手的。

    好容易,一班终于回过神来之后,立即就怒了,纷纷撸拳擦掌的想要扑向晏医生。

    晏医生不怒反喜,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这就要迎上去,痛快的干一架,因为……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打过群架了!

    “咳!”大战眼看一触即发之际,门口却传来了一声轻咳。

    旺哥仔和晏医生回头,看清来人面容的时候,均是忍不住失声道:“是你?”

    来人淡淡一笑,“可不就是我嘛!”

    诊室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哥!”好一阵,旺哥仔才哭丧着脸叫了一下,声音有些发颤的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能让旺哥仔叫大哥的人,除了严小开之外,恐怕也没有别人了。

    不错,突然出现的这个男人就是严小开,原本他是和上官五素在外面监视着的,可是呆坐在那里一阵之后,他又觉得有些无聊,无聊之下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样监视旺哥仔不但无聊而且有点多余。因为他已经知道旺哥仔来深城干嘛来了,而且旺哥仔的xìng命也完全cāo控在他手里,既然如此,他有什么必要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躲在一边跟踪这厮呢?

    此时,面对旺哥仔的疑惑,严小开有些好笑的道:“咦?难道我没有跟你说,我原本就是从深城过去的吗?”

    旺哥仔努力的回忆一下,然后摇头,“你没有说啊!”

    严小开道:“那我现在说了!”

    旺哥仔点头。

    严小开就指了指外面,淡淡的道:“先到外面猫着吧!你的事,一会儿再说。”

    旺哥仔忙不迭的答应一声,然后像是霜打过后的茄子一般蔫了巴鸡,垂头丧气的领着一班人出去了!

    不过出去之后,他没敢跑,只是老实的坐在一边长椅上。

    诊室,也终于安静下来。

    严小开道:“医生……”

    晏医生摆了摆手,止住他的话后,这就领着他走了出去,冲大堂侧边的茶艺室里坐着喝茶下棋的两个老人道:“黄老,陈老,我有点事,你们先帮我看一下病人。”

    在外面排队的病人闻言,立即就七嘴八舌的抱怨起起来。

    “晏医生,你难得坐一回诊,你可不能扔下我们不管啊!”

    “是啊,我们好不容易才挂到你的号的!”

    “晏医生,我可是从上个星期就排队预约了的!”

    “晏医生,你给我看吧,我这病别的大夫看不了……”

    晏医生这就安抚他们道:“我现在有事要离开一会儿,你们急的,先让黄老医师和陈老医生看看。不急的,愿意等的,那就等我回来!”

    一班病人忙道:“我们等你,我们等你!”

    从病人们固执的态度来看,这位晏大医生的医术高明的程度可是非同一般啊!

    晏医生冲众人点了点头,然后对严小开低声道:“后堂说话!”

    严小开只好跟着她走进了后堂。

    到了后面的一个客厅里,晏医生指了指正中的八仙桌,示意他坐下之后,这就打开侧边的冰箱,问道:“要喝什么?”

    严小开有此受宠若惊,忙道:“不用客气的,要是可以……给我来杯茶吧!”

    晏医生突然笑了,“跟他一个德xìng,什么都不喝,就喝茶,不过不好意思了,他现在成了大忙人,很少来这儿,茶具也让我给扔了。你真要喝茶的话,只能是冰红茶了!”

    “好的,随便就行!”严小开点点头,随后又疑惑的问:“医生,你说的他是……”

    晏医生打断他道:“改个口,别叫我医生!”

    严小开一头雾水的问:“那我该叫什么?”

    晏医生道:“叫我姑姑!”

    严小开愣了一下,“呃?”

    晏医生笑了起来,“叫不出口?”

    严小开讪讪的道:“这个……好像不是那么合适……”

    晏医生道:“合适的。没有比这个称呼更合适了。”

    严小开苦笑,“这……”

    晏医生摊了摊手,“你要不叫的话,那就什么也别问了!”

    严小开汗的不行,因为又遇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但为了解开疑惑,也只能厚着脸皮叫了一声,“姑姑!”

    晏医生眉开眼笑的点头道:“对,这才乖嘛!”

    严小开狂汗那个三六九。

    晏医生把一瓶冰红茶递给他,然后坐到他身旁道:“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

    严小开有些坚难的启齿道:“姑……姑姑,我记得上次见你是三个月前,那时候你好像还是省附属医的医生吧!”

    晏医生笑道:“我现在也是啊!”

    严小开更是不解,“那你怎么又在这里坐诊呢?”

    晏医生道:“这间医馆是我师父传下来的,我每个星期有两天在这里坐诊,另外三天在省附属医。”

    严小开下意识的问:“剩下的两天呢?”

    晏医生“卟哧”一声笑了,“笨蛋,那当然是休息啊!”

    严小开又汗了,继续问道:“那你怎么让我叫你姑姑呢?你应该也只大我七八岁那样吧!”

    晏医生花得更是花枝乱颤,“我看起来有那么年轻吗?呵呵,你个小家伙真会哄人,我已经三十好几了!”

    严小开真的被惊到了,因为她看起来真不到三十岁。现在这个社会,还有驻颜术这种武功吗?

    晏医生又道:“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叫做晏晓桐。是你师父的师姐,所以你叫我姑姑是一点都没有错的!”

    “啪切宫!”严小开的脑袋仿佛有一道巨雷闪过。

    自己师父的师姐?师父好像没有师姐吧,就算有也七老八十了。

    难不成……师父真的有师姐,而且也穿越了?可是,就算是如此,她也不可能认得自己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