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求月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福仁堂医馆门口。

    旺哥仔一班人开来的两辆gl级奔驰停在那里。

    严小开从医馆里出来后,径直就去打后面一辆的车门。

    旺哥仔的几个凶猛头马原本想阻止的,可是严小开的气势逼人,远远看着就感觉压力山大,加上他们的老大旺哥仔也是脸sè煞白,一声也不敢吭的夹着尾巴跟在后面,他们自然是屁也不敢放一下!

    严小开自顾自的坐到后排座位上,不过并没有关门,只是透过敞开的车门,看向外面的旺哥仔。

    接触到他的眼神,旺哥仔心中一禀,赶忙跟着坐上去,关上车门。

    他的屁股才一坐稳,严小开就冷笑起来,“旺仔,怎么这么有雅兴来内地旅游啊?”

    看着他yīn恻恻的笑脸,旺哥仔有种不寒而粟之感,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只能硬着头皮扯谎道:“大哥,我心情有点闷,所以来这边散散心。”

    严小开佯装惊奇的道:“哟,散心怎么散到医馆来了呢?”

    旺哥仔一张脸皱得跟苦瓜似的,心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严小开见他不出声,这就喝道:“说话!”

    旺哥仔只好道:“大哥,我,我身体不太得劲儿,所以想找个中医开点药吃。”

    严小开竟然很紧张的问:“哪儿不好了?”

    旺哥仔虽然觉得严小开应该已经猜到自己来医馆的意图,可他一定要这样问,他也只能按照原来自己对大伯左光斗说词又说一遍,“那个,我,我就是……找小姐的时没做安全措施,所以中招了!”

    严小开一脸的同情,随后又很关心的埋怨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湿身事小,痳病事大,不管什么时候,都得穿件小雨衣的嘛!”

    旺哥仔作出委屈的样子,“当时喝得有点高,一下玩嗨了,所以就忘了!”

    严小开的表情夸张的道:“现在怎么样?严重不,来,我给你看看!”

    旺哥仔吓了一跳,“让你看?”

    严小开道:“当然,我除了对药物有研究外,对这方面的病也有认识的,快点,把裤子给脱了!”

    旺哥仔脸sè阵阵发白,“不,不用了!”

    严小开脸sè沉了下来,“旺仔,别说大哥我吓你,这个地方出了问题,那是可大可小的,轻的话,也许只是尿频尿急尿痛,重的话,那就是不舉早洩陽痿不孕不育,更严重一点,那可能会累及全身,最后一命乌呼的。所以赶紧给我看看,要是问题严重,那就得当机立断,马上连根带把的切掉。”

    旺哥仔差点就被吓尿了,这厮说风就是雨,一会儿弄假成真,当真把他给切了,那就完了大蛋了,所以哪还敢再装下去,哭丧着脸道:“大哥,你别玩我了,我错了,我马上就滚回香江去!”

    严小开道:“咦?这病不是还没治吗?怎么就回去了?”

    旺哥仔道:“我不治了!”

    严小开沉下脸,“嗯?”

    旺哥仔忙道:“大哥,对不起,我骗你的,我没得病!”

    严小开皱起眉头道:“你没病来医馆干嘛?”

    旺哥仔吱吱唔唔的道:“我,我,我……”

    严小开一掌拍到他的额头上,“说!”

    旺哥仔声音极低的道:“我是想来解毒的!”

    严小开作出眦牙裂目的样子,“旺仔,好啊你……”

    旺哥仔吓得冷汗直流,连连摆手道:“大哥,我以后都不敢了,我不敢了!”

    看见他被吓得哆哆嗦嗦,窝窝囊囊的样子,严小开突然间又感觉很没意思,因为在他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从前被那个林伟科欺负的自己,所以兴味寡然的摆手道:“算了,别演了,一点也不好玩!”

    旺哥仔也觉得不好玩,可是这厮要这样玩,他敢不陪着吗?

    严小开朝后面指了指,正sè问:“旺仔,我问你,那个车里的女人是谁?”

    旺哥仔疑惑的转过头去,“哪个?”

    严小开指了指那辆红sè的福特轿车。

    旺哥仔仔细的看了一阵,茫然的摇头道:“不知道!”

    严小开道:“她跟了你们一路,你会不知道?”

    旺哥仔冤枉的道:“我真的不知道,她不是我的人!”

    严小开又问:“会不会是你大伯派来暗中保护你的?”

    旺哥仔心头一惊,假装茫然的道:“我大伯?我没有大伯啊!”

    严小开直接一巴掌就拍到他的头上,“小子,再跟我装,我就让你偿偿分筋错骨手的厉害。”

    听到又一个传说级别的厉害武功从严小开嘴里冒出来,旺哥仔被吓得阵阵发颤,“大哥,我身上还带着剧毒,求你别再折腾我了好不好?”

    严小开道:“我也不想折腾你,可你小子太不老实了。你试想想,我要是不知道你的底细,我能挑你下手吗?”

    旺哥仔终于软瘫瘫了,实诚的道:“大哥,这后面的女人我真的不认识,而且我猜想她也不会是我大伯派来保护我的,因为东星帮里几个出了名能打的,我都已经带在身边了。”

    严小开指了指外面站着的那几人,“就他们几个?”

    旺哥仔无力的点头。

    严小开很不屑的道:“旺仔,你们东星帮看起来人多势众,其实也是人才凋零啊!”

    旺哥仔苦笑道:“大哥,现在这个社会,你以为还有几个能像你这么好的武功啊。”

    严小开摆手道:“少扯那些有的没的,你直接告诉我,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旺哥仔道:“我真的不知道!”

    严小开扬起了手,脸sèyīn沉沉的道:“难道你真的想偿试一下分筋错骨手的滋味!”

    旺哥仔恐惧的连连摇头,“大哥,我是真的不知道!”

    严小开盯着他瞧了一阵,最后点点头道:“旺仔,我暂且信你一回,你最好就别让我发现你骗我,否则……嘿嘿!”

    旺哥仔抹着额上的冷汗道:“我不敢,我不敢的!”

    严小开沉吟一下,又道:“赶紧给你大伯打电话,问问是不是他派来暗中保护你的!”

    旺哥仔只好掏出了手机,给大伯左光斗打了过去。

    还没等他把手机放到耳朵上,严小开已经喝道:“摁免提!”

    旺哥仔只好乖乖的按下免提键。

    “喂,大伯。是我!”

    “旺仔,病看得怎么样了?”

    “呃,刚刚看过医生了!”

    “情况怎么样?”

    “没有什么大问题,大伯,我问你件事,你是不是派了人暗中跟着我!”

    “没有啊!”

    “真的没有?”

    “臭小子,我骗你干嘛。怎么,有人跟踪你吗?”

    “嗯!一个女人,很年轻的。”

    “或许是内地的jǐng察吧,没什么的,你不犯事,他们耐何不了你的!”

    “也许吧,你那边怎样?”

    “我这里一切都好,你放心玩吧!”

    “……”

    挂断电话后,旺哥仔看向严小开,“大哥,你听到了,我都说没骗你!”

    严小开挥挥手道:“行吧,让你的人上车,既然你远道而来,我该尽尽地主之宜,带你好好转转的。”

    旺哥仔道:“不,大哥,不麻烦你了,我马上就回去!我现在就回香江!”

    严小开淡淡的问:“马上就回去?你不想要解药了?”

    旺哥仔神情一滞,随后什么都不说了,只是摇下车窗,冲站在一旁的手下招手,示意他们上车。

    车子往前行了好长一段路,旺哥仔见严小开仍然不吭腔,这就忍不住问道:“大哥,咱们这是去哪啊?”

    严小开道:“自然是去好玩的地方,不过在这之前,咱们先去接一个人。”

    旺哥仔疑惑的问:“接谁?”

    严小开笑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看到她,你一定会感觉很惊喜!”

    旺哥仔一头雾水,可是看见严小开已经闭了嘴,只好不再发问。

    按照严小开的指示,车子兜兜转转之后,终于停到了一个路口,而在路口那里,一个身材高佻穿着米sè连衣裙,戴着女式摭阳帽与墨镜的窈窕女郎已经等在那里。

    尽管女郎是这副打扮,但旺哥仔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脸sè骤变,失声道:“是她?”

    严小开笑道:“怎么样?惊喜吧!”

    旺哥仔苦笑,惊确实是惊了,喜却不知从何来。

    车子停下之后,严小开先将充当司机的大姬霸赶下去,然后才推开车门招呼道:“珂儿,上车!”

    项珂儿看见严小开,欣喜欢摘下墨镜,然后坐上车来,紧挨着严小开不但只,还挽着他的手臂,娇嗔着埋怨道:“开哥,你怎么才来,太阳好大,我都快热死了!”

    热死了?

    旺哥仔看着她紧搂着严小开的手臂,像是糖黏豆似的缠在严小开身上,暗里道:我看你不热,反倒有点冷吧?

    项珂儿直到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严小开身旁坐了个人,“开哥,这是你朋友……我靠,东星帮的旺哥仔?”

    “可不就是我嘛!”旺哥仔撑强的笑笑,然后道:“项小姐,幸会啊!”

    项珂儿没理他,只是质问严小开,“开哥,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会和他混在一起。你到底是站在红兴社这边,还是站在东星帮那边的,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和他们是生死宿敌吗?”

    项珂儿越说越气愤,说到最后,这就要推开车门下车。

    严小开没想到项珂儿见到旺哥仔之后反应会这么激烈,被弄得有点措手不及,看见她要开车门,情急之下就伸过手去,一把将她搂住。

    纤腰被他强而有力的大手给揽住,项珂儿的身体一滞,阵阵发软,随后仿佛是中了邪,着了魔似的被他给搂了回去……——

    冲月票榜,希望这个月能呆在前十。有月票的同学,请给投上宝贵的一票,了了在此叩谢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