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三十七章 这到底是怎么搞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对于严小开而言,项珂儿真的是一个很独特的女人。レレ

    在别人的面前,她刁蛮任xìng,骄横跋扈,凶残得甚至有点神经质。可是在他的面前却温婉柔顺,风情万种,甚至还可以说有一点媚惑风sāo。

    女人在人前是个贵妇,在自己面前是荡妇,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可如果女人在自己面前是荡妇,在人前却是个泼妇呢?

    那又该如何,是喜还是愁?

    看着趴卧在自己的腿上,伸手缠着自己的腰,甚至还若有若无似轻似重的抚摸着自己身体的项珂儿,严小开很是感慨,感慨的同时身体又情不自禁的起了些反应。

    严大官人,可不是一个经得起挑逗的男人啊!

    为了避免自己失控,严小开终于按住项珂儿的手,语气温和的道:“乖,睡觉吧,不要胡思乱想。”

    项珂儿低声的道:“可是你就在我的身旁,和我贴得那么近,我真的控制不住要胡思乱想。”

    严小开道:“那我回我的房间吧。”

    项珂儿赶紧抱紧了他,“不,不要!”

    严小开道:“那你乖乖的呀!”

    项珂儿温驯的点头,果然不再乱摸乱动了。

    正是这个时候,电突然断了,断了一会儿后又来了电。

    严小开抬眼再去看项珂儿的时候,发现她竟然已经睡着了,发出均匀细致的睡鼾之sè。

    看着她熟睡时温柔又甜美,仿佛婴儿一般纯净可爱的脸容,严小开真的很难将她与那个泼辣又凶悍的古惑女联系在一起。

    重生之后,严小开经历的女人虽然不太多,但也不算少了,可是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能给他这么矛盾与复杂的感觉,当然,也没有哪个女人会像她这么xìng格分裂。

    坐在那儿胡思乱想一阵之后,看到项珂儿已经睡得很熟了,严小开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她从自己的腿上挪开,给她盖好被子后,这就站了起来,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是的,他不敢陪这个女人过夜,因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真的没法儿保证自己不会擦枪走火。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看着仍然高高隆起的裤裆,严小开不由苦笑一下,这就准备去洗个澡,冷却一下自己被撩起来的慾望。

    这个时候,房门却被轻轻的敲响了。

    走过去打开门一看,发现外面站着的是那个来无踪去无影的姑姑晏晓桐。

    没等严小开开口,晏晓桐就劈头盖脸的低声问:“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贴身保护那个项珂儿的吗?”

    严小开道:“她已经睡着了呀!”

    晏晓桐翻起白眼道:“她睡着了,就等于没危险了吗?你小子什么逻辑啊?”

    严小开哭笑不得,“那我……”

    晏晓桐道:“当然是赶紧回去保护她啊!”

    严小开道:“我冲个凉就过去。”

    晏晓桐问道:“她那个房间没有浴室吗?”

    严小开道:“有啊!”

    晏晓桐道:“那你干嘛不去她的房间冲,万一你冲了凉过去,她就被人杀了呢?”

    严小开脸sè微变,“不会吧?”

    晏晓桐冷笑道:“小子,别怪我没提醒你,那个姓毕的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刚才她就进了旺哥仔的房间,试图催眠旺哥仔,如果不是我及时的拨快了挂钟,用提前响起的钟声打断她的催眠术,这会儿旺哥仔已经成了她的傀儡。”

    严小开听得心里一紧,“那现在呢?”

    晏晓桐耸了一下肩膀道:“催眠术既然被我打断了,她自然是不能得逞的,现在她已经回房间去了,但谁能保证她后半夜不会耍什么花样呢?所以我得继续去盯着她,你最好也赶紧去保护着项珂儿,不能让她有什么闪失!”

    严小开沉吟一下道:“姑姑,这个女人既然这么歹毒,我看咱们没什么必要再跟她这样抓迷藏了,直接拿下她不就得了。”

    晏晓桐摇了摇头,“不,没弄清楚她的身份来历之前,不能打草惊蛇。咱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拿下她,还要找到在背后主使她的人。”

    严小开道:“那咱们把她拿下之后,不是可以审问她吗?”

    晏晓桐道:“万一她在被我们擒住之前就自杀了呢?”

    严小开想想,觉得晏晓桐说得很有道理,因为他是亲眼看过那些暗门的杀手在刺杀失败后当场自杀的,所以就点点头,赶紧的往项珂儿的房间走去。

    晏晓桐看着严小开渐行渐远的背景,脸上浮起一个诡异的笑意,然后迅速的消失在走廊上。

    ……不能不说是,这个农家山庄的线路恐怕真的很有问题。

    严小开在打开项珂儿房门的时候,竟然又一次停电了,而且这一次很久都没有来电。

    严小开原本是想洗个澡的,可是房间里乌漆麻黑,伸手不见五指,这样子还洗什么澡呢?只能叹口气,在黑暗中往床上摸去。

    摸到了床后,严小开这就坐了下去,准备在侧边躺下,一边练功,一边守护项珂儿。

    正是这个时候,床边响起一丝动静,然后一具火热的躯体就压到了他的身上。

    严小开微吓一跳,下意识的伸手推了推,双手却抓到了两团柔软又丰满还带着弹xìng的物事!

    什么情况?

    刚才还和衣而眠的项珂儿竟然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了!

    “珂儿……”

    严小开的话音未落,嘴巴已经被火热的红唇紧紧堵住了,牙关没来得合上,一条柔软湿润的丁香小舌已经钻了进来,主动又**的纠缠着他粗长的舌头。

    原来的时候,严小开真的想推开她的,因为项珂儿受了伤,并不适合做激烈运动,况且他今晚也不是特别想为国捐躯!

    真的要捐,那也得等到有了感情基础的时候,这样的话,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都容易接受一些。

    只是他的手要从她的胸前抽离,想拨开她的时候,她的双手却突然按住他的手,把他的双手紧紧压在她的胸部上,而且还在他的手背上用力的抓起来。

    这样的纵容,鼓励,再加上面那火热的唇舌不停挑逗与撩拨,严小开的防线一点一点的崩溃了!

    英雄自古难过美人过!

    严小开虽然从不将自己定位在英雄的位置,但他却是个正常的男人,而抛开项珂儿的xìng格不论,她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试问,一个正常的男人又如何能抗拒得了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呢?

    没过多久,严小开的身体就热了起来,今晚已经数度燃起又熄灭的慾火,再一次炽热的燃烧起来,而且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理智,因此变得越来越迷糊,抗拒,也因此变得越来越无力。

    最后,脆弱的防线彻底的崩消瓦解,严小开完完全全的放弃了抵抗,被动的迎合起项珂儿的热吻。

    激烈的深吻之中,项珂儿突地离开了他的嘴唇,双手撑着他的胸膛一下坐了起来,然后一只手就急切的往下摸索,轻巧的拉开了裤链之后,这就把手伸进去……没等严小开做好心理准备,项珂儿已经沉坐了下去。

    刺穿的闷响在体内响起,两人合二为一同时,也传来项珂儿无法自控的惨鸣声。

    这声音落到严小开耳里,多少感觉有些异样的,可是随着项珂儿接近疯狂的起落动作,他又无暇它想,因为身下传来的快感实在是太刺激,太**了,容不得他有丝毫分神。

    随着她的动作,床铺吱呀吱呀的响了起来,绵绵不绝,仿佛有一条蛀虫正在不停钻着木头,又仿佛有人在弹奏着一首不成调的曲子。

    时间,在黑暗的疯狂交织中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当项珂儿脱力的伏到严小开胸膛上的时候,已经是全身大汗淋漓,连秀发都湿透了,仿佛整个人从水里捞起来一般。

    项珂儿,真的是一个很独特的女人,因为严小开从来没有经历过在床上这么主动,又这么疯狂的女人。

    在她伏下来急促的喘息的时候,严小开有些爱怜的轻抚她又湿又腻的脊背,用手替她拭去身上的汗珠,只是当他的手抚过她的肩膀之时,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可是被慾望充斥的脑袋又无法找出是哪儿不对劲。

    直到他将项珂儿压在身下,化被动为主动的时候,心中才突地一醒。

    伤口!

    是的,就是伤口。

    项珂儿的肩膀刚才被女服员划伤了,自己亲自给她缝合并用纱布包扎的,可是刚才抚过她的肩头之时,却是光滑圆润的,不但没有纱布,也没有伤口!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严小开心头巨惊,赶紧的从衣服中找出手机,摁亮了屏幕,照到项珂儿的脸上。

    这一照,不由骇得他目瞪口呆。

    因为被他压在身下的,根本不是项珂儿,而是那个毕韵瑶。

    天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手机光线下正一脸幽怨,愤恨,羞耻……无数表情复杂纠结在一起的狠狠瞪着自己的毕韵瑶,严小开当场就傻眼了,完全反应不过来。

    直到他终于回过神来,想从毕韵瑶的身体里退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双腿突地收紧,紧紧的夹着自己的臀部,不让自己抽身。

    严小开疑惑的再次用手机照向毕韵瑶,发现她的表情依然复杂,但眼睛已经闭上了。

    尽管不清楚这一切纠竟是怎么搞的,床上的项珂儿怎么突然变成了毕韵瑶,毕韵瑶又为什么会如此的主动与疯狂?

    然而事已至此,除了继续之外,好像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何况这女人虽然来厉不明,但却是货真价实的處女,对他恢复武功有着极大的帮助,所以接下来,严小开一边运起心法,一边激烈的动作开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