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四十二章 突发怪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夏冰离开之后。

    严小开也很纳闷,到底是毕韵瑶身上带毒弄得自己中了招?还是农家山庄这里的饭菜不干净吃坏了肚子呢?

    为了弄明白究竟,严小开掏出了一枚随身携带的试毒银针,在毕韵瑶的身上轻扎了一下,如果她的身上真的带了什么毒素,试毒银针会有变化的。可是扎过之后,银针没有一点变化。

    奇怪了,难道真的不是她的问题,是农家山庄的食物有问题?想到自己昨天吃了鸡和鹅,心中又是一惊,该不会是禽流感吧?

    可是想想电视上的症状,说是禽流感起病会咽痛,发烧一等,自己却完全没有,这又稍稍放下心来,反正现在也不是特别的不舒服,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然后再看医生或自己弄点药吃吧!

    这样想着,严小开就开始给毕韵瑶整理好衣服,完了之后顺道就解开了她身上的穴道。

    好一阵,毕韵瑶才终于悠悠的醒转过来。

    张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坐在床前正在盯着她的严小开,试着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自己能动了,立即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十分警惕的看着他。

    严小开目光淡淡的迎视着她,什么也没说。

    两人就那样对视着,房间死一般的沉静。

    终于,毕韵瑶张了嘴,冷冷的道:“姓严的,你到底想要怎样?”

    严小开答非所问的道:“已经中午了,你饿了吗?”

    毕韵瑶哭笑不得,我现在是在跟你讨论饿不饿的问题吗?我就算饿了,你以为我能吃得下吗?

    严小开又道:“如果饿了,咱们去吃饭,如果还困,继续睡一觉!”

    毕韵瑶气苦的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严小开沉默一阵,突然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我想过了,我不忍心。”

    毕韵瑶疑惑的问:“什么意思?”

    严小开道:“站在我的立场,我应该把你杀了,就算不杀,那也得给你下毒或者施以酷刑,逼你把一切都说出来。可是……我不想这样做。”

    毕韵瑶愣住了,然后下意问供的问:“为什么?”

    严小开道:“别人的习惯是,提起裤子就翻脸,但我提起裤子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在我的心里。”

    毕韵瑶的心突然颤抖了一下,随之全身冒起了鸡皮疙瘩,但她很明白这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来自心灵某种特别悸动。

    她脸上的表情虽然仍然是冰冷僵硬,但心里已经在翻江倒海起来。

    女人,不管是怎样的出身,怎样的性情,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都是刻骨铭心的,哪怕她多不愿意承认,又装得多不在乎,都不能否认这个事实。

    对这个她完全看不透猜不着又确实发生了关系的男人,她真的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沉默好一阵之后,她才勉强平伏下心情,强装出冷笑道:“姓严的,拜托你别这么自作多情了,你这招骗骗那些小姑娘或许能行,对我,你还是少来这一套!”

    严小开目光专注的看着她,缓缓的问道:“难道你对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的眼神,有一种慑人的光,看多几眼仿佛都会被他摄去魂魄一般,毕韵瑶只看了两眼,就没有勇气再和他对视,转过脸冷笑道:“姓严的,你真是有够天真,你以为像我这种女人,会有感情吗?”

    严小开又问:“你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毕韵瑶冷漠的道:“你没必要知道!”

    严小开纠缠不休的道:“如果我想呢?”

    毕韵瑶无情的道:“想都不用想!你对我不必抱有任何的幻想,因为昨晚只是阴差阳错,那或许是你想的,但绝不是我要的。醒来的之后,我已经把昨夜的种种全都忘记了!从今往后也不会再想起。”

    严小开的脸上浮过一丝淡淡的忧伤,长长的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他那黯然神伤的表情,还有眼中仿佛在压抑的悲伤,毕韵瑶虽然仍是十分决绝的样子,可是却觉得很难过,心里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很沉,很重,很难受。

    严小开痴痴的凝视着她,好一阵,终于再次开了口,“你走吧!”

    毕韵瑶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耳朵,愣愣的问:“你说什么?”

    严小开只好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我说,你走吧!”

    毕韵瑶难以置信的道:“你放我走?”

    严小开点头,伸手指了指门口。

    毕韵瑶毫不犹豫的下了床,然后往房门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警惕的盯着严小开。

    不过严小开并没有任何举动,只是坐在那里,像是木头一样发呆。

    在伸手要去打门的那一刻,毕韵瑶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过头来问:“为什么?”

    严小开道:“什么为什么?”

    毕韵瑶道:“为什么放我走?”

    严小开道:“我既然舍不得伤害你,不放你走我还能怎么样?”

    毕韵瑶心里颤了下,冷笑道:“你就不怕以后会后悔?”

    严小开摇摇头,“以后或许会后悔,谁知道呢,但现在肯定是不会的!人生,总会有许多让自己以后后悔的事情,但做的时候,通常不会去想以后。”

    毕韵瑶在门前木然的呆立了片刻,然后就打开门走了出去,离开了农家山庄。

    她离开了很久之后,严小开仍然坐在那里。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听到他刚才说的话,一定会赞他的戏演得很捧,不去好莱乌拍戏真的很浪费材料。

    其实,严小开自己也不知道,他刚刚是在演戏,还是说的真心话。

    当他终于止住了自己紊乱的思绪,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西门耀铭回来了,并称项珂儿已经过了海关,在回香江的路上了。

    严小开点了点头,在西门耀铭留他吃午饭的时候,却摇了摇头,“小铭字,你这里的食物是不是不卫生啊?”

    西门耀铭摇头道:“怎么可能呢?”

    严小开道:“那我怎么感觉今天肚子很不舒服。”

    哥,你是不是来大姨妈了?

    西门耀铭原本是想这样说的,可是看到他略显苍白的脸色,又没敢开这样的玩笑,只是道:“哥,这里的食材都是新鲜的,不能吃或过期的我都扔了,要不然也不会每天亏那么多。还有,从昨天你来,到今天,咱们吃的东西都是一样,我没感觉有什么不舒服,项小姐和那个旺仔好像也没有!”

    严小开想想,又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应该不是食物出了问题,要不然其他人也应该有感觉的。

    可如果不是因为毕韵瑶,也不是因为食物的问题,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在他苦思的时候,西门耀铭道:“哥,你不舒服就上医院看看吧。走,我现在就载你去!”

    严小开想了想,还是摇头道:“你先载我回家吧!”

    西门耀铭只好答应一声。

    回到家的时候,郝婞看见他一手捂着腹部,脸色又很不对劲,立时就急了,迭声的询问起来。

    严小开让她别紧张,然后自己给自己写了一张方子,让她去拿药。

    西门耀铭见严小开的情况不对,也不敢离开,一直守在大宅。

    有句话说得好,病来如山倒。

    严小开喝了自己开的药之后,并没有好转的感觉,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醒来却发现肚子更不舒服了!

    早上的时候,只是闷闷的,胀胀的,这会儿却是开始疼痛起来,而且越来越痛,痛得他忍不住惨呼起来。

    这样的状况,将郝婞与西门耀铭给吓坏了,这就准备打120,把他送医院去。

    严小开拦住了,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恐怕不是急性的肠胃炎那么简单,因为真是那样普通的病症的话,他开的方子应该能见效的。心有疑惑的他,挣扎着再次掏出试毒银针,在自己的身上扎了一下。

    扎完后,对着光线照看一下,他的脸色不由骤变,因为整根试毒银针,有一半变成了黑色。

    中毒了?自己中毒了?怎么会呢?

    每况愈下的身体,让严小开再也撑不住了,赶紧让郝婞拿来手机,打给了晏晓桐。

    晏晓桐听到他所说的情况,心头发紧,立即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情赶来了。

    抵达严小开的大宅,看到等在门前面露焦急之色的郝婞。

    晏晓桐不由微愣一下,惊艳于这个女人的艳美绝伦,同时又好像有一种隐隐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过这个时候,晏晓桐也来不及多想,赶紧的跟着她走进去,看见躺在床上翻来滚去,已经痛得脸无人色,大汗淋漓的古枫,不由得吓了一跳,赶紧的询问起病症,然后给他把起脉来。

    完了之后,她就掏出了银盒,在严小开的身上接连不停的下针。

    十数枚银针下去之后,严小开终于感觉腹部的疼痛没那么剧烈了,长长的吁一口气后,这才问道:“姑姑,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晏晓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严小开脸色一变,“啊?”

    晏晓桐道:“我给你扎的针,只能是暂时解痉止痛,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严小开:“呃?”

    晏晓桐继续道:“照你的症状来看,仿佛只是一般的肠胃炎,可是观你的脉象,又有着中毒的脉象,而且照着这种沉滞的脉象来看,这种毒在你的身体里面,显然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

    严小开又被吓一跳,“这,这怎么可能,我只是今天才感觉不舒服,平时练气运功,也没有丝毫的阻滞不畅啊!”

    晏晓桐道:“怪就怪在这个地方,像我们这样练气的人,别说是被人下毒,身体稍有不适就能感觉出来。可是这么久的毒,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而且偏偏又是今天才发作呢?”

    严小开欲哭无泪,因为他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