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五十章 半夜送来的办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龙王的哭嚎声由远及近,响亮,空洞,碜人。

    已经睡下的龙客布,晏晓桐,西门耀铭,上官五素等人纷纷被惊醒了。

    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严小开和龙晓雨已经站在大门前面,几人也没多想,以为两人是被哭嚎声惊醒首先出来察看的。

    哭嚎而来的龙王,这个时候终于到了大门前,一看到龙客布,当即就身体一矮跪了下去,伏到地上嚎叫道:“阿布叔,阿布叔,阿布叔啊~~”

    这样的阵势,严小开虽然已经见过,但还是忍不住被吓了一跳。第一次见的晏晓桐与上官五素更是咋舌不已。

    龙客布赶紧的上前扶他,急声问:“这是怎么了,这又是怎么了!”

    龙王却在地上不起来,只是抱着龙客布的腿,哭得凄凄惨惨的,“阿布叔,阿布叔啊,我的命好苦,好苦啊!”

    一个威猛的汉子,竟然嚎出了怨妇的味儿,众人都很是服气。

    龙客布终于忍不住了,暴喝道:“起来,再这样跪着,我可要动手揍人了!”

    龙王虽然泣不成声,但终于还是站了起来。

    龙客布喝道:“说,到底什么事?”

    龙王道:“我……”

    龙客布道:“你什么?你媳妇又让人给掳走了?”

    龙王摇头,“不是!”

    龙客布道:“那是谁?”

    龙王道:“是我爹!”

    龙客布疑惑的问:“你爹让人掳走了?”

    众人大汗,掳他媳妇还说有点姿色,可是他爹有什么啊?

    龙王连连摇头,然后再次号啕大哭,“不是,是我爹过身了,我爹过身了啊!”

    众人:“……”

    龙客布愣了好一阵,这才幽幽的问:“什么时候走的?”

    龙王道:“就刚才!”

    龙客布又问:“走的时候痛苦吗?”

    龙王摇头,“晚饭的时候还吃了三碗的,吃了就睡了,睡着走的,我娘睡到半夜摸到他没了气,才急忙的叫我。”

    龙客布叹气道:“你爹比我大个两岁,也算是高寿了,过世的时候如此安乐,算是件喜事吧!行了,你赶紧去张罗办事吧!”

    龙王一边抹着泪,一边犹豫着道:“可是……”

    龙客布眉头一紧,“你又没钱了?”

    龙王喃喃的点头,声音低得不行的道:“是的!”

    此话一出,严小开和上官五素都忍不住看向龙王,因为上次他的媳妇被解救出来的时候,他们可是亲手将三十万美金交到他媳妇手上的,折合rmb一百多万,这才三个月的时间,钱就花光了?

    严小开忍不住道:“我们之前不是给你们家一大笔钱吗?这就快花完了?”

    龙王弱弱的点头。

    严小开疑惑的道:“你怎么花的?”

    龙王唯唯诺诺的道:“钱兑换了之后,有二百万出头一点点,我给我媳妇家里寄了五十万,然后把之前欠的债通通还了,又花了几十万盖一栋新房,接着买了一辆越野车,还向龙女买了一些树苗,包了一片荒山,接着,接着……”

    严小开追问道:“接着干嘛了?”

    龙王声音低得不行的道:“接着去邻村打了几场牌,钱就没了!还,还欠了两万块。”

    严小开这下彻底无语了。

    龙客布听到最后,直接就开揍了,抄起门边一个扫帚,没头没脑的朝龙王打去,“你个败家子,你真是有药也没得救了,我打死你,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龙王被揍得在门前哭爹喊娘的翻来滚去,严小开一等人眼睁睁的看着,谁也没有上去劝,因为所有人都觉得龙王该!

    一直到龙客布打得手软了,没劲儿了,停在那里呼呼的喘气了,晏晓桐才上前道:“龙族长,你老消消气吧,这还等着办事呢!人死为大,应当入土为安啊!”

    龙客布叹了口气,这就回到了宅子里,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叠钱,递给龙王道:“嚅,我这就只有三千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龙王虽然有点嫌少,但还是接过了钱,向龙客布下跪磕头。

    龙客布十分不耐烦的挥手道:“行了行了,别跟我这儿装模作样了,赶紧滚吧!”

    龙王赶紧站了起来,这就准备离开。

    严小开突然心中一动,忙叫道:“龙王,且慢!”

    龙王疑惑的停下来,看向严小开。

    “你先等一下!”严小开对他说了一句后,这就赶紧把龙客布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问:“哎,老家伙,你们这边丧事是怎么办的?”

    龙客布道:“还能怎么办?寿材是老早就置办好的,请亲属及邻里左右来帮忙搭灵棚,置办酒席,请和尚来打斋念经超渡,请鼓吹手来打锣鼓,请八仙来挖穴,扛寿材,有钱的,办上三天三夜,吃上九顿,没钱的,吃上一顿,隔天一早就下葬……”

    一旁的上官五素闻言忍不住道:“要请这么多人,三千块够吗?”

    龙客布道:“不够也没办法,我只有这么多了!”

    严小开冲上官五素摆摆手,显然是示意她别插嘴,然后问又问龙客布,“不用打鞭炮的吗?”

    龙客布道:“鞭炮当然要打的,可是这点儿钱,能把人全部凑齐了就算不错了,哪还有闲钱买鞭炮。别说放鞭炮,三眼火铳能打几响就算过得去了。”

    三眼火铳,是古代一种短火器,使用铁或粗钢浇注而成。外形为三根竹节状单铳联装,每个铳管外侧都有个小孔。使用时在铳管内添加火药,最后装填钢球或者铸铁块、碎铁砂等,在小孔处添加火帽,使用时将火帽朝石头等发射台敲击,引爆装填火药将弹丸发射出去,三个铳管可轮番射击。在三眼火铳的尾部留有柄座,安装有长度不等的木杆用以握持,保障射手安全。

    三眼火铳在古代常见,但是射程近,比不了弓弩,又因为装填速度太慢,没有多大的发展前景被遗忘。但是三眼火铳在民间却留存至今,百姓使用只装火药不装铸铁球的三眼铳当做驱魔,吓邪,丧事等工具,类似鞭炮的作用,在农村的丧事中最为常见。

    严小开听到龙客布说起那响声惊人的三眼火铳,心中顿时一动,“你们这办丧事也用三眼火铳!”

    龙客布道:“一直在用。”

    严小开听了之后大喜,差点就放声大笑出来,不过这个节骨眼上,显然不太合适,所以只能点头道:“好,很好!”

    龙客布没好气的道:“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的?”

    严小开没有回答,只是掏出了钱包,将现金全部掏了出来,大约有二千多吧,感觉不太够,于是又问上官五素,西门耀铭,晏晓桐等人都要了一点,总总共共凑了个八千块,然后递给龙王道:“老人一辈子不容易,这丧事办隆重点,鞭炮买多点,尤其是那个三眼火铳,必须得多放。”

    龙王接过钱后,感激不尽的连连点头,向众人称谢。

    在他走的时候,严小开又叮嘱道:“记得我说的话,那个三眼火铳,能放多少就放多少,能弄多大动静弄多大动静,让老人走得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

    龙王迭声答应道:“好,好,我让人隔十五分钟就放一次。每次放九响。”

    严小开满意的点头,挥手道:“去忙活吧!”

    这厮走了之后,几人均感觉不对劲,严小开明显不是个热心肠的人,最少在龙王老爹的丧事上没有理由这么热心。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龙客布立即就凑上来问:“小子,你又搞什么花样?”

    严小开淡淡的道:“还能搞什么,做善事,积公德呗!?”

    龙客布翻起怪眼道:“你会这么好心?”

    严小开毫不谦虚的道:“我一向都是这么好心的好吧!”

    龙客布怪眼连翻,“你少来,赶紧说,到底想干嘛?”

    严小开道:“真不干嘛,咱们也准备准备,开始忙活吧!”

    龙客布疑惑的问:“忙什么?”

    严小开道:“配合一下龙王,将他老爹的丧事办得更隆重点呗!”

    龙客布仍然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看着严小开。

    严小开原本想详细的解释一下的,可是看到上官五素已经双眼阵阵发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就道:“五素,你既然已经猜到了,那你就给他们说一下吧!”

    上官五素这就详细解释起来,“三眼火铳虽然没有什么威力,但响声巨大,一炮三响,像是炸雷一样,严小开的意思显然是借着这办丧事打火铳的响声来作掩护,配合着响起,引爆越香枝雷区的那些地雷。只要时间配合得当,造成同响的错觉,别说是边防军,南越军,就是山寨里的苗民恐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众人恍然大悟,龙客布一砸手掌,“对啊,这个我怎么想不到呢!”

    严小开笑笑,“你要是想得到,那你就做主角了,还用得着跑龙套吗?”

    龙客布被噎得直吹胡子瞪眼。

    在龙王忙碌着准备丧事的时候,严小开等人也上山开始准备起来。

    这一次,龙客布终于为那些越香枝做了一些贡献,那就是把以前开山用的**,雷管,导火索一等拿了出来,供严小开使用。

    龙王老爹的丧事开始,三眼火统的三连响便震天动地的响了起来,向整个山寨的苗民以及附近的村落宣告有人过世了。

    与此同时,山上的严小开等人也配合着三眼火统的响声,纷纷引爆地雷。

    刚开始的时候,严小开还不能完全把握时间差,有些许的延迟,听起来就像是三眼火统在山间的回响一样,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响声的节奏渐渐被他掌握住了,引爆地雷的响声与三眼火统的响声也开始同步起来。

    不过就算如此,仁沙屯山寨的动静还是引起了一些关注,天还没有开始发亮,南越军与边防军的便有哨兵前来察看情况,看到山寨里正在大办丧事,并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偷偷溜一圈又悄悄的走了。

    时至第二天上午九点,龙王老爹的丧事还在轰轰烈烈的进行中的时候,严小开已经将越香枝雷区的地雷通通都引爆了。

    在引爆结束之后,严小开又用探测仪进去了扫描搜索,确定已经没有地雷了,这才终于彻彻底底的大松了一口。

    清除了所有的障碍,这件事情,也总算是尘埃落定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