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五十五章 坚难的开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到了严小开家,大门才刚打开,夏冰就急匆匆的闯了进去。

    只是她还没有靠近那个狗屋,躲在里面的一元已经猛窜而出,直扑夏冰。

    一元真的是夏冰不见那条藏獒,所以闻见她的气息就欢呼雀跃的扑上来和她亲热?

    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这样的,可事实却恰恰相反。

    一元确实扑出来不错,却并没有向夏冰摇头摆尾的讨好,反倒是龇牙咧嘴,凶相毕露的冲她狂吠不停,如果不是那条栓在脖子上的铁链,这会儿它的獠牙肯定已经落到夏冰雪白的大腿上了。

    严小开见状,赶紧的上前来喝斥一元,“再凶?再凶就再饿你几天?”

    看到了严小开,听到他的喝斥,一元才勉强平熄了下来,嘴里发出“昂乌昂乌”的声音,仿佛很是委屈似的。

    喝止住了一元,严小开才回过头去看夏冰,发现她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

    “怎么样?它是你不见了的那条藏獒吗?”

    夏冰缓缓的摇头。

    严小开大喜过望,“不是?”

    夏冰看着眼前凶猛又健硕的一元,再次摇头道:“我不能确定,它不见的时候只有一点点,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不过皮毛,颜色,品种都极为相似。”

    严小开道:“那怎么办?”

    夏冰道:“简单!我取一点它的皮毛,然后回去再取一点大黑的皮毛,进行dna对比,结果就一清二楚了。”

    严小开汗得不行,“狗也能做亲子鉴定?”

    夏冰道:“人既然能做,狗为什么不能做?”

    严小开道:“我看用不着这么复杂吧,你只要把大黑带过来,和它认一认不就行了!”

    夏冰嗔怪的横他一眼,“大黑能说人话?能告诉我这是它的儿子?”

    严小开:“……”

    夏冰这就想上去,取一些一元掉落在地的毛發,但一元见她靠近,立即又再龇牙咧嘴的咆哮起来。

    严小开只好将夏冰一把拽回来,然后自己上去给她收集了一点毛發。

    夏冰拿到了毛發,又看了一眼一元,这就离开了严小开家。

    她一离开,一元就跟着安静了下来,整座宅子也变得静悄悄的。

    严小开看着乖顺的伏在自己脚边的一元,心思有些复杂,因为他几乎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一元就是夏冰丢失的那条藏獒,可是他并不愿意将它还给夏冰,不过他不愿意归还,并不是因为一元身价不菲,随便都可以卖个上千万,而是因为它是郝婞喜爱的宠物。

    对于她喜爱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严小开都不愿意轻意的变卖,更莫说是舍弃!

    恍然之间,严小开才突然发现,郝婞虽然走了,可是她留下的,都是价值无双的东西。

    在院子里发了一会儿呆之后,他就走进了宅子。

    坐在客厅里的时候,看着冷冷清清的家,无边的孤寂与苦闷也迅速包围了他,因为在这个家,他已经习惯了有郝婞的陪伴与服侍,如今她突然间不在了,他也开始变得无所适从!

    在那里呆坐了良久,直到天黑下来,五脏庙咕噜咕噜的叫唤的时候,他才悠悠的回过神来。

    打开冰箱想做给自己做顿晚餐吧,可是拿起食材进入厨房的时候,看见里面空荡荡的,并没有围着围裙,带着满脸甜美笑意的郝婞,他一下子就没了做饭的心思,而且他也清楚,就算自己勉强能做出这顿饭,也会味同嚼蜡般索然无味,因为饭桌上没有了郝婞。

    最终,严小开还是从厨房里退了出来,把手里已经开始解冻的牛肉通通都扔给了一元,然后又去后面喂了一下鸡鸭鹅兔,甚至还摸黑给后院的那些瓜果蔬菜进行了浇灌。

    作为一个男人,他虽然不讨厌做这些事,但也说不上喜欢,之所以这样去做,仅仅是因为这些都是郝婞的心血。如今她虽然不在了,但他不能让她的心血付诸东流!

    做完了这些之后,严小开又回到了厅堂,原本他是想去郝婞的房间看看的,但又怕睹物思人,徒添神伤,于是就拿起车钥匙,再次驱车出门。

    漫无目的行驶在街上,走了好一阵,才突然想起自己要办的事情,这就往西门耀铭的农家山庄驶去。

    抵达山庄的时候,发现外面停着几好辆的旅游大巴,而山庄里面座无虚席,人声鼎沸,显然是新安集团的旅游公司开始发力了。

    正在招呼着客人的西门耀铭看见严小开的车到来,赶紧的迎了出来,把他迎进了包厢。

    和西门耀铭之间,严小开没必要来那么多虚的,直截了当的说明自己的来意,“小铭子,你也知道,我准备做红木家私,所以我想问你,你是想入股,还是想借钱给我!”

    在商言商,西门耀铭当然是选择前者,因为严小开给他指的路,几乎都是发财的路。

    严小开点头,又问:“那你现在能拿多少钱出来?”

    西门耀铭道:“现在我这里,最多是拿一千万了。”

    严小开皱眉道:“不能再多一点了吗?”

    西门耀铭摇头,有些为难的道:“哥,你也知道,我自己是根本没有什么钱的,投资的钱多是从我老头子那里来的,上一次因为和你在乡下养蟹,赚了一些,老头子才肯给我投资的,现在这个农家山庄还不算有什么起色,所以再问老头子开口,我真的有点儿没底,所以我最多只能给你争取一千万。”

    严小开算了算,就算西门耀铭能给自己一千万,加起来也不到两千万,海上夜总会的起底价却是要三千万,这才差着一大截呢,而且就算东凑西拼,真的凑齐了三千万,也未必能买得下海上夜总会,因为它是公开拍卖的,那么好的地段,那么大的一块地方,盯着它的人恐怕不在少数,成交价怎么也得四千万以上的。

    这样想想,严小开就不由再次头痛起来。

    西门耀铭见严小开皱眉,这就道:“哥,要不这样,你直接跟我老头子谈怎样?”

    严小开:“嗯?”

    西门耀铭道:“我家老头子一直都非常看好你,他之所以肯放手我来深城发展,也是因为有你这儿,如果你和他谈的话,我敢说,一千万后面肯定就会加多一个零。”

    严小开失笑,“小铭子,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西门耀铭一本正经的道:“哥,不是我看得起你,是我家老头子看得起你啊!”

    严小开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因为他虽然喜欢西门耀铭这个小弟,却并不喜欢和他的老头子西门天成打交道,所以道:“我再想想吧!”

    西门耀铭想了想又道:“哥,你要是不愿意找我老头子,你可以找项小姐的!”

    严小开:“她?”

    西门耀铭点头,“项小姐的父亲生虽然从未入过华人富豪榜,但谁都知道他和他的哥哥是超级大富豪,如果财产公布出来的话,肯定是名列前茅的,而项小姐的手里,多的我不敢说,一亿几千万的话,我相信她还是拿得出来的。”

    向女人张口,严小开感觉头更痛了,摇摇头道:“我还是再想想吧!”

    西门耀铭又道:“哥,你要觉得她不行,郑佩琳也可以的。”

    严小开苦笑连连,“你能不能不说她们,难道问女人借钱真的是那么光荣的事情吗?”

    西门耀铭愣了一下,随后就道:“哥,你是不是觉得跟女人借钱没面子?”

    严小开反问:“你觉得很有面子?”

    西门耀铭道:“我觉得这个事情与面子无关,而是将自己定于什么位置有关!如果你将自己纯纯的看作是一个商人,那没有谁的钱是不能借的,只要有利可图,别说是问女人借钱,就是借高利贷那又何妨?就换作是我而言,如果我有需要,别人又愿意借给我,我管他是谁呢!”

    严小开失笑,“小铭子,看来你开始慢慢变成一个商人了呢!”

    西门耀铭得意的道:“那是当然,我家老头子是个商人,子承父业,那不是理所应当嘛,再说了,做个商人总好过做个废人吧!”

    严小开点点头,“不错,小铭子,你的进步很大嘛!不过我可能成不了商人了,因为我不习惯向别人开口,更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

    西门耀铭道:“那……你现在要怎么办呢?”

    严小开站了起来,“我回去再好好想想吧,你别操心我,赶紧把你准备入股的一千万给我准备好吧!”

    西门耀铭将胸脯拍得山响的道:“哥,你放心,我这儿肯定没问题。”

    ……严小开离开了农家山庄,回到庙街大宅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夏冰那辆军色悍马已经停在了自家门口,心头不由疑惑,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吗?

    车驶到近前的时候,发现夏冰正站在门口打电话。

    夏冰看见严小开,脸一下又黑了起来,劈头盖脸的喝问道:“你的电话怎么打不通?”

    严小开道:“没电了!”

    夏冰喝斥道:“难道你不知道身为一个特工,要随时保持联络通畅的吗?你竟然……”

    严小开有些心烦,听见她的喝斥就更烦,挥手道:“行了,有完没完啊,车上没有充电器,我准备回家就立即充电的!”

    夏冰脸上表情滞了滞,原本想好好训斥他一顿的,可是看着他的神色不善,只好打住了。

    停了停,严小开的语气才稍为缓和的问:“dna的鉴定有结果了?”

    夏冰摇头,“还没有,人的染色体有二十三对,狗的染色体有三十八对,所以鉴定的时间要更长一些,今晚十二点左右才能出结果。”

    严小开不解的问:“那你现在来干嘛?”

    夏冰的脸上滑过一丝不自然之色,语气却冷冰冰的道:“一个人吃饭没意思,来你家蹭饭!”

    严小开冷哼一声,嘲讽道:“夏冰姐姐,拜托你不会撒谎就不要撒谎好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长短,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深浅,有必要摭摭掩掩的吗?”

    夏冰的手一转,鞭子就奇迹般出现在她的手上。

    严小开丝毫不惧,拉开架势道:“你不就是怕我在鉴定结果出来之前,把狗给卖了吗?”

    夏冰的动作一滞,脸上变得红一阵白一阵……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