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千五百万一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个夜晚,夏冰留在严小开的家中没有离开。

    三十如狼的女人,自然不是一般的凶猛。二十啷当的骚年,自然也不是一般的强悍。所以这个夜晚是久悍逢甘露的,这对男女就像天雷勾动了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在床上的时候,夏冰正如她自己说的那样,只要严小开要求,她都会尽全力的配合。

    那么有性格的女人到了床上竟然没有了丝毫脾气,像只乖巧温驯的小猫,任由蹂躏,严小开感觉自然是如获至宝,喜不自胜。所以这个不眠不休的夜晚,他更是不用心用力的来疼爱她,当然,也可以说是报复她,把以往对她的种种不满全都宣泄到她的身体上。

    一宿欢好,各种风流自然不在话下,一一细表出来,那就有违和谐了。

    第二天,严小开醒来的时候,发现夏冰已经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一元。

    看着那空荡荡的狗屋,严小开不由有些纳闷,一元不是不喜欢这她吗?那她是怎么无声无息,不发出一点动静的把一元带走的呢?

    为了避免出什么幺蛾子,严小开决定还是给夏冰打了个电话,拨通了号码之后,他直接问道:“狗你带走了吗?”

    夏冰道:“是啊!”

    严小开疑惑的问:“它肯跟你走?”

    夏冰得意的道:“我出去买了两笼叉烧包,扔给它吃了之后,它就对我摇头摆了。”

    严小开:“……”

    夏冰又冷笑道:“严小开,你可真本事啊!”

    严小开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道:“你说什么?”

    夏冰道:“野生纯种的赤古藏獒,硬生生被你养成了一条毫无野性的土狗,你说你不是很有本事嘛!”

    严小开脸色大窘,“这……”

    夏冰道:“幸亏它现在只有三四个月大,纠正还来得及,如果再过几个月,那这条藏獒就彻底的废在你手里了!”

    严小开汗得不行,却又无言以对。

    夏冰道:“行了,我得忙了,你还有别的事没?”

    严小开闷闷的道:“没了。”

    夏冰道:“那我挂了。嚅,别说我欺负你,买狗的钱我可是给你放在床头柜上了!”

    严小开啼笑皆非,“你牵走就牵走了,反正我也没时间照顾与训练她,还说钱干什么?”

    “我不管,反正我是给你了!”

    夏冰甩下这一句,便把电话挂断了。

    听到手机里传来了忙音,严小开也只将电话收了起来,回房间洗漱换衣服,准备出门。

    红木家具城的事情迫在眉睫,他得去问问西门耀铭,他那一千万准备得怎样了,如果已经准备好的话,那就凑上自己的钱,先去报名参与拍卖把保证金给交上去。

    不管最后能不能凑到那么多钱来进行拍卖,也不管这事到底能不能成,严小开认为,将这个参与拍卖的资格先拿下来是绝对不会错的,反正事情不能成的话,保证金是会原封不动的退回来的。

    只是在他要换衣服要拿车钥匙出门的时候,他又觉得如果光去问西门耀铭这个事情的放在,那也没必要亲自过去的,打个电话不就结了,万一去到之后,他又说没准备好呢?所以他就不再急着出门,而是掏出手机,坐在床前给西门耀铭打起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结果正如他猜想的一样,西门耀铭的钱还没到位,称最少得三天时间。

    挂上电话,严小开改打给陈东明,问他报名参加拍卖的最后时限,结果却得知明天就是最后截止时间。

    这下,严小开终于急了。

    自己的账号上只剩七百多万,就算加上郝婞留下那张卡里的一点钱,也不到八百万,可是保证金却要一千五百万,还差近半,这得上哪儿凑呢?

    在老家养蟹的父母那里可能多少有点钱,但要他们一下拿出七百万,那也是不可能的。

    找郑佩琳借?看看日历,今天是星期一,这个时候她的手机肯定已经上缴了,打过去一听,果然就是这样,关机了。

    那该怎么办呢?找项珂儿?找吕妍?还是把家里的黄花梨拆了变卖出去?

    严小开无力的坐在床上,心里有些乱糟糟的。

    正是这个时候,目光不经意的瞥到了床头柜上,发现一个玻璃杯下面压着一张纸,而那张纸的样式与字体明显是属于一种银行票据。

    严小开很是疑惑,自己应该没有这种票据啊,这是哪来的呢?这就移开玻璃杯,把纸片拿了起来。

    只是才看了一眼,他就不由虎区一震。

    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一张一千五百万rmb的银行本票。

    严小开定了定神,仔细的又看一眼上面的金额,是的,上面确实写的就是一千五百万。

    可是,这张银行本票是哪里来呢?

    当他看到签名栏上龙飞凤舞的名字,还有红色的私人章印之后,瞬间全明白了,上面是夏冰的名字,这就是她说的买狗的钱。

    为了一条狗竟然舍得扔出一千多万,严小开不得不说,这女人真的不是一般的有钱。

    拿着这张轻飘飘却价值一千五百万的纸片,严小开心里要说没有一点儿惶恐,那是假的,可是当他想到一元的真正身价,又觉得这钱也不是特别的多,因为要真卖的话,一元肯定不只一千五百万的。

    那么,自己就把钱收下?

    这样想的时候,严小开觉得自己的脸皮真的变厚了,竟然连女人的钱都敢要。

    最后,严小开还是觉得该给夏冰打个电话,这钱他要了,但算是暂时借的。只是电话打过去之后,这女人竟然不接。

    连打数次,数次都是一通就被摁掉了。

    严小开只好作罢,拿着银行本票驱车出门。

    因为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拍卖,严小开完全摸不着头脑,更不知道该准备哪些证件,办理哪些手续,所以他就打给了陈东明。

    这个派出所所长可不是白给的,必要的时候就得充当自己的狗腿子。

    恰好陈东明今天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接到他的电话就在四条派出所门口等他了。

    看见这厮一身警服,腰间还挂着明晃晃的手铐,如此的张扬,严小开忍不住道:“哎,老陈,我说你就不能低调一点,咱们现在是去报名参加拍卖,不是去抓贼。”

    陈东明垂眼看看,立即会过意来,忙道:“严少,你稍等,我马上去换身衣服。”

    过了一会儿,陈东明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一身便服。

    上了车之后,严小开就照着他的指路,驱车前往拍卖公司。

    泊利拍卖有限公司是一个国家“aa”级拍卖企业,在深城极富盛名,在国内也小有名气。

    拍卖成交额在深城所有的拍卖公司里头,历年来都是最高,而且以房地产交易居多,所以不管是个人,法院,又或是政府,都喜欢将房产一类的东西交由他们拍卖。

    因为泊利拍卖有限公司就坐落在华达街,属于四条派出所的辖区,所以陈东明对这个公司是熟门熟路的。

    到了泊利之后,陈东明就直接对前台小姐道:“找你们王经理!”

    前台小姐问道:“请问先生贵姓,事先有预约吗?”

    陈东明此时虽然一身便服,但那气势却丝毫不减,老气横秋的道:“你是新来的吗?连我都不认识?”

    前台小姐被噎得一窘,因为她确实是新来的,也确实不认识眼前这人。

    陈东明原本是想训斥她几句的,可是看到一旁严小开的脸上已经变得有些阴沉,想起来之前让叮嘱自己低调的话,心中一禀,这就缓了缓语气道:“你就说四条派出所的陈东明找他。”

    前台小姐得知眼前的是一个警察,而且还是这个管着这一边的四条派出所来的,赶紧拿起电话向那个王经理通报。

    没多一会儿,王经理王保就亲自迎了出来,“陈所,你怎么来了?这阵子听说你升职了,还想说请吃喝酒,替你庆贺呢!”

    陈东明心里是得意的,嘴上却淡淡的道:“没升啥职,就是挪了挪位置而已,喝酒的事情改天再说,今天我是有别的事来找你的。”

    王保愣了下,“公事还是私事?”

    陈东明直言不讳的道:“私事!”

    王保看了看陈东明,又看了看站在旁边虽然一言不发,却明显就是主角的年轻人,这就道:“那里边请,咱们办公室说话!”

    进了王保的办公室,坐下之后,陈东明就给严小开介绍道:“严少,这位泊利拍卖行综合科的王保王经理。王经理,这位是严少,他是来报名参加拍卖的。”

    王保看见陈东明身为一所之长,对这个年轻男人的态度语气极为恭敬,自然不敢怠慢,忙让人上了茶水,然后才问道:“严少,请问你要参与拍卖的项目是哪一个?”

    陈东明替严小开回答道:“就是法院委托你们拍卖的海上夜总会。”

    王保闻言神色微变了一下,“是这个啊!”

    他的神色变化虽然只是一瞬之间,但已经落在严小开的眼里,这让他迅速的意识到,这里面恐怕有事,而且事情不简单,所以他就佯装迷糊的问:“怎么?现在不能报名了?”

    王保忙摇头道:“不是,还可以报名的,明天才是截止时间呢!”

    严小开道:“那给我办理一下手续吧,我要参加拍卖。”

    王保明显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并没有正面回答严小开,只是赔着笑道:“严少,麻烦你先等一下,陈所,咱们到里间说几句话好吗?”

    陈东明看了眼严小开,看见他脸色沉沉的,什么都不说,这就识趣的道:“王经理,严少不是外人,有话直说无妨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