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六十章 配角也疯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部戏里,有主角,有配角,还有跑龙套。

    在眼前这出戏里,王经理王保显然只是个跑龙套,对于他这样的角色,本应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不过这一次,他却表现得极为热心。

    听见陈东明说严小开不是外人后,他犹豫沉吟了一下,终于道:“陈所,严少,事情呢,是这样的。你们也知道,海上夜总会的地段十分的好,而且夜总会整栋楼的占地面积也十分宽广,拍卖的保底价相对于别的类似地方也也较便宜,所以尽管我们公司只是在小范围公布了这个拍卖消息,但参与竞拍的人却不少!”

    严小开和陈东明闻言默默点头,海上夜总在华达街最繁华的十字路口,只要拿下来,不管做什么生意都十分理想。

    不夸张的说,这就是一块摆在那儿的肥肉,谁不想吃呢?

    王保继续道:“据我所知,参与拍卖的人不乏有钱有势有背景的,保证金都是一次到账的,但很奇怪的是,就在昨天下午的时候,这些人纷纷要求退回保证金,声称不再参与拍卖了。”

    严小开闻言眉头微紧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出声。

    稍为急躁的陈东明就问道:“王经理,这是怎么回事?既然保证金都交了,怎么说不拍就不拍了呢?”

    王保道:“我接到他们通知的时候,也是这样问的。他们不参与拍卖的理由也五花八门,有的说是资金出现了问题,有的说感觉发展远景不大,有的说是改变了投资计划,反正说什么的都有,但在我看来,这里面恐怕另有隐情。”

    陈东明又追问道:“什么隐情?”

    王保摇摇头道:“陈所,不好意思,这个我也不清楚。”

    陈东明感觉王保明显有所隐瞒,但他既然不愿细说,自己也不好逼问,毕竟人家又不是犯罪嫌疑人。

    严小开一直坐在那儿,默默的听着两个人的谈论,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吭了句声,“王经理,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王保点头道:“严少请问,如果我能回答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严小开道:“我想问一下,一开始到现在参与海上夜总会的拍卖者总共有多少,现在又还剩下多少。”

    王保道:“总共有五六十人的,但现在只剩下是四五个了!”

    严小开道:“我能知道剩下的都有谁吗?”

    王保摇头道:“严小,这个就抱歉了,参与拍卖的客户名单与资料,属于我们公司的商业机密,我们也有义务与责任替客户保密的,所以恕我不能告诉你,请你原谅。”

    “呵呵,我能理解王经理的难处!”严小开干笑一下,然后道:“那这会儿还能报名吗?”

    听见严小开这样问,王保明显是愣了一下,因为他没想到自己在把情况都说明之后,这人还要坚持报名拍卖,但人家既然问了,他也只好道:“可以的,明天十二点后才是截止时间,今天是可以报名的。”

    严小开点点头,“那行,麻烦你帮我办理下报名手续好吗?保证金我已经带来了!”

    王保点了点头,这就下去拿来了申请表格,让严小开填写。

    严小开粗略的看了看申请表格,这就拿起笔,快速的书写起来。

    看见他完全没有半丝犹豫的样子,王保的眉头在不自觉间轻皱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严小开交了保证金后,手续也很快就办完了。

    离开的时候,严小开跟王保握手道:“王经理,谢谢你的招待,同时也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消息。”

    听着严小开仿佛话里有话,王保的心里跳了一下,脸上却笑道:“没什么,我和陈所是朋友,将情况说一下,也是应该的,要换了别人,或许我就不多嘴了!”

    严小开点点头,“嗯,谢谢了!”

    离开泊利拍卖公司,上了车往回驶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坐上的陈东明几次都想说话,但又好像无从启齿的样子。

    严小开道:“老陈,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呗,跟我还有什么摭摭掩掩的。”

    陈东明道:“严少,我觉得这件事情很不寻常啊。”

    严小开淡淡的问:“怎么个不寻常法?”

    陈东明道:“如果只是一两个人退出拍卖,那是可以理解的,但听王保的意思,这明显不是个别事件,所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按照我十几年的警察经验来看,这恐怕就是一场恶意竞争,有人在打压那些参与拍卖的人,逼他们退出拍卖。他们承受不住压力,这才被迫退出的。”

    严小开终于笑了,“老陈,看来你这个警察也不是白给的嘛!”

    看见严小开没有一点意外的表情,陈东明有些惭愧,“严少,你一早就猜到了?”

    严小开点了点头,“没有谁会放弃到了嘴边的肥肉,除非是逼不得已。”

    陈东明费解的问:“既然如此,严少为什么还坚持参加拍卖呢?”

    严小开笑道:“因为我也喜欢这块肥肉!”

    陈东明愣了愣,随后点点头,过一阵又自言自语的问:“可我还是有些想不通,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能量,弄得别人不敢参与拍卖,甚至连保证金都交了还主动退出去。”

    严小开道:“这个,其实并不难查。”

    陈东明疑惑的问:“呃?”

    严小开朝身后的泊利拍卖行指了指,“你只要查到,除了我之外,还剩下谁参与这个拍卖就应该知道了。”

    陈东明眼神一亮,随即摇头道:“刚刚王保不是说了吗?这是他们的商业机密,不会透露的!”

    严小开笑笑,笑意却有点冷,“这个恐怕不见的!”

    陈东明:“呃?”

    严小开道:“因为我感觉这个王保不是什么好人!”

    陈东明又愣一下,“严少何出此言?”

    严小开问道:“你觉得,他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呢?”

    陈东明想当然的道:“严少,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泊利公司是属于我们派出所辖区的,王保是作为泊利公司综合科的经理,扮演着承上启下的角色,经常要和我们派出所打交道的,有时候遇到了比较重要的拍卖会,还要请我们去维持秩序的……”

    严小开打断他道:“所以你认为他是为了讨好你,才把这些说出来的!”

    陈东明没想到严小开说话这么直接,但他确实是这样认为的,所以点了点头。

    严小开淡淡一笑,又不说话了。

    陈东明被弄得有些纠结,“严少,难道不是这样吗?”

    严小开道:“你感觉他在讨好你,可是我却感觉他在恐吓我。或者可以这样说,王保是个很精明的人,想要一箭双雕,表面上卖你一个人情,暗地里却让我知难而退。”

    陈东明睁大眼睛:“呃!”

    严小开接着道:“你觉得我这是冤枉他?”

    陈东明没有说话,但显然是默认了。

    严小开道:“刚刚你不是说,那些退出拍卖的人肯定是受到了恐吓与打压,承受不住压力,所以才退出拍卖的吗?”

    陈东明点头,他确实这样说过。

    严小开又道:“王保刚才不是说,每一个参与拍卖的客户名单与资料都属于他们泊利公司的商业机密吗?”

    陈东明再次点头,因为王保也确实这样说过。

    严小开道:“那我问你,既然每个客户名单资料都是秘密,那打压他们的人是怎么知道他们参与了拍卖,从而进行打压的呢?”

    陈东明愣住了,呆呆的想了一阵,终于恍然大悟的道:“我明白了,你是说有人出卖了这些名单,所以他们才会遭到打压,而知道名单的人只能是泊利公司内部的人,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王保?”

    严小开笑了,轻拍一下陈东明的肩膀,“老陈,难怪你能做所长,你的领悟能力很高嘛!”

    陈东明苦笑,“严少,你就别黑我了,在你面前我哪有什么领悟能力啊!”

    严小开被逗乐了,笑了笑后神情蓦地一肃道:“你往后面看看!”

    陈东明愣了愣,赶紧的扭头往后面看去,看了好一阵之后道:“有一辆黑色的新款柏沙特在跟着我们。”

    严小开道:“能看清楚车牌号码吗?”

    陈东明点点头,“可以!”

    严小开见他光是说,什么反应都没有,不由郁闷的道:“那你还等什么,赶紧让人查查这车牌啊!”

    陈东明忙答应一声,拿起手机让人查起后面那辆柏沙特的车牌号。

    在等待那边回复的时候,严小开淡淡的问:“现在你还敢说王保是冤枉的吗?”

    陈东明道:“这个……”

    严小开道:“刚才我们来之前,是没有人跟着的,可是从泊利公司出来后不久,我就发现这车在跟着我们了!如果是因为别的事跟着我们,时间不会这么巧合的,所以跟着我们的原因,仅仅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参与了海上夜总会的拍卖。而这个消息,已经被人透露出去了,所以才会被人跟踪。”

    陈东明道:“这么说来,这个王保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严小开点头,“除这点之外,也证明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某人对海上夜总会,有着志在必得的决心。”

    陈东明郁闷的道:“这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严小开道:“我也想知道!”

    这个时候,陈东明的手机响了,显然是查车牌号码的下属回电了。

    接听一阵,陈东明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这就挂断了电话,然后不等严小开发问就主动的道:“严少,已经查过了,这是失窃车辆,上个月被盗的。”

    严小开点了点头,道:“那你坐稳了!”

    陈东明还没反应过来,严小开已经突然加了速,猛地捌入侧边的一条道路,后面的车见状,立即也加速跟上来。可就是这个时候,严小开又突地踩刹车,拉手刹,车速没过百,四轮碟刹的q7立即就抱紧刹死,车子瞬间停了下来。

    在陈东明的身子往前一倾,悬起的屁股还没坐回到座椅上的瞬间,严小开已经疾快无比的推开车门窜了下去,像头出笼的猛虎朝后面紧跟而来的柏沙特扑了过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