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六十四章 幽会也疯狂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古人有云: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偷情,是一种不道德也见不得光的事情。而恰恰也是因为如此,这件事也变得惊险刺激,让许多人乐此不疲。

    古往今来,就偷情这档子事而言,最为有名的自然要数潘金莲和西门耀铭……呃,错了,是和西门耀铭没有关系的先人西门庆。

    偷情如此苟且龌龊的事情,被他们弄得如此隆重,史书上都有记载,那也不枉他们偷情一场了。

    人嘛,不能流芳百世,却能遗臭万年,那不算是本事吗?上官五素虽然承认他们有本事,但去闹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偷偷摸摸的肮脏之事能让人这么着迷?是不是偷的时候有着某种窃窃的暗自欢心呢?而偷不着的时候,是不是又会牵肠挂肚,茶饭不思,偷不到誓不罢休呢?

    她身边的朋友,也不乏有过偷情经历者,但据她所知,失败者是占绝大多数的,运气好一点的,能全身而退,但心灵上总会留下创伤。不幸运的则要被伤得体无完肤,身心备残。

    上官五素认为,偷情真没什么好的,因为你偷我的,我又偷他的,他没准还反过来偷到你头上去。偷到最后,你不在属于我,我也不再属于他,这有什么意思呢?

    偷情是不好的,就连上官五素这种没偷过的都知道,何况是别人呢?然而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不断的加入偷情这个庞大的行列呢?

    这种事情,没有人有可以解释得清楚,最少上官五素就解释不出来。

    当凯美瑞再次停下来的时候,上官五素认为严小开猜错,吃饱了,除了干之外,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的,例如散步!!

    严小开也认为自己猜错了,因为王保并没有带着女孩去酒店,宾馆,又或者旅店这一类的地方开房,而是到了人来人往的观海公园。

    下了车之后,两人就手牵着手往观海公园的长廊上行去了。

    王保的行为,着实是让人费解的,有些人喜欢在车上偷情,有些人喜欢在酒店偷情,还有些人喜欢在自己家里偷情,但不管是去哪里偷情,一般都是背着人的,可是王保却带着他的情人跑到这大庭广众的地方,真是太大胆,太狂妄了,难道他就不怕被熟人给撞见,不怕他在法院的那个黄脸婆发现吗?

    只是,当严小开和上官五素下了车,扮作情侣远远的尾随在后面进去的时候,他们很快就明白了原因所在。

    今夜,天气并不是太好,海上狂风乱作,波涛汹涌,天上乌云摭月,昏昏暗暗的不见丝毫光线,隐隐有着大暴雨即将来临的迹象,而且都晚上九点多了,观海公园内根本就没有几个人。

    王保和那个年轻女孩进了观海公园后,就径直往深处走去,约有七八分钟那样,他们就进入了一片人工种植的椰树林,然后就消失在椰树林里头。

    严小开见两人的身影消失,赶紧的拉着上官五素快步跟上,在椰树林里走了好一阵,他们才再次发现王保和那个女孩。

    在椰树林小道侧边的几棵椰子树下面,一盏昏黄的路灯下,两人搂抱着坐在一张石椅下面,低声的喁喁细语,有说有笑。

    严小开原本是想拉着上官五素走过去的,但上午的时候,王保见过他,万一被认出来了呢?

    为了以防万一,严小开不敢冒险,赶紧的拉着上官五素朝侧边的草从一闪,窜进去后,这就猫着腰悄无声息的往前挪去。

    上官五素则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里,心里既紧张又刺激,因为这还是她头一次去偷窥别人偷情。

    不多久,两人就神不知鬼不觉的顺着草丛绕到了小道的对面,隔着王保与那女孩只有七八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不过这样的距离,并不是特别利于观察,所以严小开又匍匐着往前挪去。

    这样的举动,让上官五素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上,因为这厮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一点,万一被人家发现了呢?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这厮的动作实在是太灵活了,在草地上竟然像条大蛇似的,挪行之际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

    原本,上官五素并不是个特别胆大的女人,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严小开这种魂淡的带领下,她的胆子也渐渐变大了,看见他往前足足挪了三四米,而且并没有被发现,她也状着胆子跟着爬过去。

    停下来的时候,两人距坐在那里对面的男女仅仅只剩下四米左右的距离,他们的一举一动也尽收于两人的眼底。

    只是,当上官五素看清楚对面两人的动作时,差点就失声叫了出来,只能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才不至于发出声音,但一颗心却忍不住怦怦的跳起来,脸也无法自控的热了起来。

    此时,王保和那个女孩已经亲热上了。

    王保一只手搂着那个年轻女孩,大嘴覆盖着女孩樱红的双唇,有些疯狂的吮吸着,发出滋巴滋巴的声音,仿佛狗在喝水一样,而他的一只手正在女孩的胸部上,隔着衣服揉捏着,女孩的胸部因此不停的变幻着各种形状,但接下来,王保显然并不满足了,手顺着女孩的胸部,摸到了她的大腿,然后顺着大腿,深深的摸进女孩的长裙里头。

    女孩虽然有些被动,但并不抗拒他的亲热,甚至还主动的微微张开了双腿。

    因为隔得太近的原因,严小开和上官五素甚至能听见女孩的喘息与若有若无呻吟声。

    如此激情的一幕,对于严小开而言,算不上什么的,因为更精彩的真人秀他都看过呢,可是这对于未经人事,充其量只有一点理论经验的上官五素而言,却是一种极大的刺激,刺激得要了亲命!

    她的脸已经很红了,气息也有些微的急促,心里更是小鹿乱撞,仿佛在对面的偷情女主角就是她一般。

    严小开虽然也有许血气翻腾,但更多的还是感叹,这个王保真的不是一般有情调,会玩,竟然带着他的小情人跑到这种地方来亲热。

    感叹之余,他发现自己的手正被侧边的上官五素紧紧的握住,抬眼朝她看看,发觉这女人正紧紧的盯着对面,昏暗的光线摭挡不住她绯红的脸,而她的气息也明显比平时快了许多,握着自己的那只手也温热中带着湿意,显然是太过紧张,都出汗了,暗里就忍不住好笑:瞎紧张啥呢,你只不过是个观众罢了。

    这样想着,严小开就不再管她,回过头又去看王保和那个女孩。

    两人的亲热到了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而且开始升级了。

    王保突然放开了女孩,然后拉开了裤链,接着就想把女孩的头压下去。

    女孩显然有些不情愿,低声的道:“保哥,咱们不要在这里好不好,会被别人发现的,咱们去酒店开个房间吧,你要怎么玩,我都随你好不好!”

    王保摇摇头,“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的,放心了。而且老是去酒店,我都腻了,咱们就在这儿,你看,这花好月圆,多有气氛,够刺激!”

    女孩伸手轻打王保一下,撒娇的嗔道:“保哥,你怎么这么变态啊!”

    王保嘿嘿一笑,“你不也喜欢嘛,你瞧瞧你都湿了!”

    女孩娇嗔道:“那还不是你害的,你坏死了!”

    王保谆谆善诱道:“来吧,赶紧给哥泄泄火,改明儿给你买个lv。”

    女孩道:“真的?”

    王保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女孩突地又坐直起来,“你骗得我还少啊?刚开始的时候,你说你没结婚,结果呢,你不但结了婚,而且连女儿都有了!”

    王保花言巧语的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和她早就没有了感情,现在就是个相互利用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业务提成,全都靠她法院那边。”

    女孩道:“那你说,你什么时候跟她离婚。”

    王保信誓旦旦的道:“青青,我对那个女人早就没了感情,婚姻也早就变成了只剩下一张纸,离婚是迟早的事情。而且,我最近在弄一笔大卖买,只要一切顺利,我就有一大笔钱,到时候我一拿到钱,肯定第一时间和她离婚,然后咱们离开这儿,回我老家那边,咱们也开一个拍卖公司,我做老板,你做老板娘。”

    女孩感动的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王保重重的点头,“真的,蒸功夫都没这么真。”

    女孩把嘴凑到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就把头伏了下去,只是没一下又抬起头来,埋怨道:“味儿好重啊!”

    王保无耻的笑道:“这才叫男人味嘛!”

    说罢,他就有些强硬的把女孩的头压了下去……

    看到眼前糜乱的一幕,上官五素胃里突然一间翻腾,差点没把中午吃进去的牛排给吐出来。

    她真的一点儿也想不明白,那么肮脏的东西怎可以放进吃饭的嘴里,多不卫生,多让人恶习心啊!

    没眼看下去的她扭转过头,发现严小开正聚精会神,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仿佛看得津津有味似的,心里就莫名其妙的生起气了,也是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是紧握着他的手的,羞恼之下,忍不住狠狠的捏了他一把。

    严小开正看得入迷,因为对面这女孩年纪虽轻,可是那技术却精湛得炉火纯青,让他对王保忍不住一阵羡慕嫉妒恨,这龟孙走狗屎运。正这样感叹的时候,却不防手被狠掐一下,差点没失声叫起来。

    扭过头看看,发现上官五素正狠狠的瞪着自己,那张俏脸红红的,似嗔似怨,美得不行,瞧得他心里跳了跳,忍不住就动了动嘴唇,给她送了个飞吻。

    再一次被调戏,而且还是这种让人无法生气的方式,上官五素又是一阵花枝乱颤,羞臊的回过头,不再看他。

    严小开正好落得个清静,再次回头看戏。

    这个时候,战斗明显又升级了。

    王保将女孩拉了起来,把手伸进她的群里,显然是要去扯她的小裤裤。

    女孩急书忙摁住他的手,急急的低声道:“不,保哥,别!在这里不行的。”

    王保谆谆善诱道:“可以的,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来。乖,让哥好好快活快活,你想要什么都给你。”

    女孩仿佛吃不住王保的诱惑,开始摇摆着道:“可是我怕被人发现啊!”

    王保道:“不会的。你只脱掉里面的小裤,然后坐到我身上,有人来了立即就站起来,谁也不会发现的,而且你看咱们坐在这里这么久了,没一个人来!”

    女孩仿似被说服了,但还是有些犹豫的道:“可是你的时间要那么长!人家撑不住的!”

    王保嘿嘿的笑道:“撑不住就我来。”

    女孩没了办法,只能顺从的抬了抬臀部,让他把裙里的小裤给脱了下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