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六十六章 阴你没商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见两个女人都走了。

    严小开这才回过头来,看一眼王保,淡淡的道:“王经理,我们可以谈谈吗?”

    王保竟摇头,“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

    严小开耐着性子道:“不,我倒觉得我们有很多话题可以谈!”

    王保不情不愿的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严小开心里升起了些许愠意,但还是平静的道:“王经理,今天上午在仙塘路上发生的那起枪击案你知道吗?”

    王保心里微惊一下,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道:“刚开始不知道的,后来听人说了。”

    严小开道:“那你也应该也知道我在现场,那些持枪的匪徒就是冲着我来的咯!”

    王保摇头,“这个我真不知道。”

    严小开冷笑道:“王经理,大家都是明白人,所谓明人不说暗话,你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

    王保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一个劲的摇头。

    严小开忍不住叹口气,“王经理,今天上午的时候,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王保不阴不阳的道:“多谢夸奖。我一直这样认为!”

    严小开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可现在看来,你好像并不聪明。”

    王保道:“你什么意思?”

    严小开掏出了手机,打开了刚才偷偷地拍下的那段限制级视频,翻转过来,一边给他看,一边道:“不知道你那个在法院的老板看到这样的精彩画面后,会有什么反应呢?”

    王保定睛看看,发现视频里播放的正是刚才自己和那女孩激情欢爱的一幕,心中一禀,脸色骤变,随竟然怒吼一声就朝严小开扑来,显然是想要抢他的手机。

    严小开见状,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不知死活的人他见得很多,但眼前这个明显是最傻最天真的,明明没有武力竟然企图用武力解决问题。

    不过,由此也不难看出,这个王保真的是把严小开看得太简单了。

    严小开飞起一脚当胸踢去,直接就将他踢得倒飞了出去。

    在他飞出了六七米将远要落地之际,严小开的鬼魅身影又如影随形的紧贴而至,半空中一把抄住他的身体,猛地一旋身,一招四两拨千斤将王保带得往回飞,狠狠的摔落到了石椅上。

    王保感觉自己被一脚踢飞,然后在空中转了一圈,又狠狠的摔回了原地。

    这一脚原本已经够要命了,接着的一摔更是让他差点当场昏死过去,惨叫中陷入短暂的眩晕。

    严小开袖着手站在一旁,表情淡淡的看着他。

    王保终于从疼痛中缓过一口气的时候,人也终于有所清醒,脸上露出恐惧表情的看着严小开,因为他真的没想到眼前这个表面看起来绣花枕头一样的小白脸竟然有着如此恐怖的战斗力。

    看见他恢复过来了,严小开这才弹了弹衣服上的灰尘,好整似暇的道:“王经理,现在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王保沮丧的点头,到了这份上,他敢说不可以吗?

    “你,你到底是谁?”

    严小开笑了起来,“报名竞拍的时候我不是填写了详细的个人资料吗?”

    报名拍卖的时候,确实有要求要填写个人资料,但拍卖公司更看重的是保证金,只要保证金能交得上来,拍下拍品后又能在十五天内把成交金额全部交齐,他们才懒得去管你的个人资料是不是真实呢!

    看见王保欲言又止,严小开想了想,也明白了其中猫腻所在,这就道:“王经理,其实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是个很有能力,而且也相当吃得开的人就行了!”

    这话,说得有点自夸了,可是王保细细的又想,又觉得他说得并不夸张,因为他要是没有本事,能叫一个派出所所长对他言听计从吗?如果他没有能力和背景,他敢在明知这是趟浑水的情况下横插一脚吗?

    想清楚了这些的时候,王保才突然感觉害怕起来,“你,你到底想怎样?”

    严小开突地双目一沉,凶相毕露,猛然扬起手,一掌朝向他劈下,沉喝道:“我想要你的狗命!”

    王保吓得惊恐万状,惨叫着缩成一团。

    严小开的一掌确实拍了下去,不过并不是拍到王保的头上,而是拍到他坐的那张石椅上,然后淡笑着收回手道:“怕什么?和你开个玩笑罢了。如果我真想杀你的话,还会等到现在吗?”

    王保见他那一掌并没有拍到自己的身上,正想松口气,可是当他看到严小开刚才一掌拍下的地方,忍不住当场倒抽一口凉气,因为坚硬的石椅上竟然留下了一个微微陷下去的掌印,就好像是水泥未干的时候印上去的一样。

    看着他惊恐万状的样子,严小开则更是温和的道:“王保,我不但不想杀你,甚至还很心疼你,其实我早就想出来的,可是我又怕把你吓成陽痿,所以一直忍着,等你和你的小情儿搞完了,我才冒出来。”

    王保哭笑不得,不是你冒出来,是我发现了你好不好?而且……你狗日的就是故意看我们表演,你还说得那么好听!

    尽管心里忿愤,但他的嘴上却不敢强硬,“严,严少,你到底想怎样?”

    严小开道:“我的要求很简单,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

    王保连连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你想知道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跟我装傻扮懵?”严小开眼中凶光突地又是一露,极为尖锐的狠剜着他,仿佛立即就要将他活劈了似的,只是一阵之后,他又摇摇头,“算了,既然你非要跟我装傻扮懵,那咱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还是去找你老婆谈吧!”

    王保大惊,刚才他虽然对他的小情人信誓旦旦,说一定要跟自己的老婆离婚,他也确实真的想离,但他更清楚,这婚是不能离的,因为他的婚姻,不仅仅只是婚姻,还有数不清的利益纠葛,如果真离了,他的好日子也真的过到头了!

    想到严小开将视频给出去的严重后果,王保连连摆手道:“不,不要,严少,请你不要这样,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我通通都告诉你!”

    严小开道:“那好,你先告诉我,到底是谁在背后阻止别人参与拍卖。”

    王保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的样子。

    严小开就沉哼一声,“嗯?”

    王保终于道:“是秦少!”

    严小开眉头皱起,“哪个秦少?给我说详细点。”

    王保忙道:“我对他的情况也不是十分了解,只知道他的全名叫秦寿,是广城来的,很有钱也很有能力,貌似背景也十分的深厚。我只知道这么多,别的我就不清楚了!”

    严小开冷哼道:“王保,现在我给机会你说,你最好就说得彻底一点,不然到时候你想说都没机会说了!”

    王保心中一禀,冷汗漱漱而下,“严少,我真的只知道这么多!”

    严小开仔细的看看他,发现他好像并没有说谎,这就道:“好,我暂助信你一次,我再问你,你在这个事情里面充当着什么角色?”

    王保吱唔道:“我……”

    严小开喝道:“说!”

    王保道:“秦少答应我,我每劝退一个报名竞拍者,就给我五万块。”

    严小开恍然大悟,难怪这个王保会这么卖力,原来是利益的驱驶,随后就冷声问:“五万块?这钱挺好赚的嘛!那每出卖一个报名竞拍者的名单资料呢?他又给你多少钱?”

    王保道:“这……”

    严小开见他一犹豫,立即就刷地伸出手,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给揪得凌空悬起,“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摔死你?”

    王保吓得不行,赶紧的道:“三万,三万,每一个名单与个人资料,他给我三万。”

    严小开道:“那你现在卖多少个给他了?”

    王保道:“四……四……”

    严小开道:“四个?”

    王保道:“四十几个。”

    严小开冷笑道:“王保,你好大的狗胆啊,竟然发这种昧良心的财,你知道那些被迫退出竞拍的人都遭受过怎样的打击与胁迫吗?”

    王保嚅嚅的道:“我,我……”

    严小开又喝问道:“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现在,还剩下几个竞拍者?”

    王保道:“五个!”

    严小开皱起眉头,“还有这么多?”

    王保道:“一个是秦少,另外三个是他的托,还有一个是严少你!”

    严小开恍然,“我说呢!”

    王保看见严小开若有所思的样子,终于低声央求道:“严少,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现在……你可以把刚才拍的删掉吗?”

    严小开回过神,淡淡一笑,“当然可以!”

    说着,严小开竟然掏出手机,当着他的面打开刚才拍的那段视频,然后删除掉。

    王保愣愣的看着他,半响都回不过神来,显然是没料到他说删竟然真的就删了。

    两人一起从椰树林走出来的时候,王保仍有些不太放心的道:“严少,刚才的视频你真的删了?”

    严小开道:“删了啊,你不是看着我删的吗?”

    王保终于放下心来,走路的时候虽然仍有些一捌一捌,但已经抬头挺胸,恢复了他大经理的气势。

    走了一阵,到了观海公园门口的时候,严小开道:“王经理,咱们今晚就这样了,我看你刚刚挺辛苦的,回去好好休息吧!”

    王保原本想报以一声冷哼的,但想了想还是忍了。

    不过在他调头就要离开的时候,严小开又道:“今晚的事情,我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不过以后那个秦寿有什么动静,你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

    听见他颐指气使的语气,王保心里大大的不爽起来,你既然把视频删了,我就没有把柄在你手里,那我还有什么必要听你的呢?

    看看周围,人来人往,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因为当着这么多人,这厮肯定是不敢动自己的,于是就道:“严少,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我为什么还要听你吩咐,你会付我钱?”

    严小开摇头,有些抱歉的道:“不好意思,我一毛钱也不会给你!”

    王保冷声道:“那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严小开道:“你必须听我的,而且不听都不行!”

    王保哼了一声,“凭什么?”

    严小开笑笑,“凭我刚才在删除视频之前,已经把它发给了我的女伴。”

    王保神色一滞,整个人就愣在那里,随后横眉竖目,咬牙切齿的瞪着严小开。

    严小开则是带着戏谑的神情看着他,虽然没说话,但那表情神色无疑是在说:怎样,想咬我吗?

    王保和他狠狠的对视一阵,终于还是有气无力的垂下头,能怨别人太阴险吗?不能,最多只能怨自己太天真罢了,谁会抓住别人的把柄后随便放手呢?用屁股想想也该知道结果啊!

    严小开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带着点奚落的语气道:“服气不?不服气的话,咱们再玩玩!”

    王保大寒,脸色苍白的连连摆手,“不,不,严少,我已经服了!”

    严小开笑问:“真的服了?”

    王保重重的点头,“服得五体投地,再四脚朝天,服得滚过去,翻过来。”

    严小开哈哈大笑,“王经理,你可真幽怨。”

    王保硬着头皮道:“过奖过奖。”

    严小开道:“那行,咱们就这样说好了。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马通知我。要是被我知道你隐情不报……你懂的!”

    王保迭声道:“我懂,我懂!”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