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六十九章 这个女人不调教是不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边发生的短促厮杀离街口不算远,也不算近。

    身陷于围杀中的严小开原本是没有注意到的,但那个叫锦叔的中年男人摔落在迈巴赫62的车头时发出巨大的响声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匆匆的一眼,严小开看到了那个倒卧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中年男人,然后又看到了一个惊艳的红色背影,接着目光却又被怆惶逃窜的迈巴赫62所吸引。

    当他挡开两把几乎同时砍来的长刀,又将眼前的一人踢开,定睛再去看那红色长裙的妖艳女人之时,发现女人已经转过身来,正看向他这边。

    隔得有些远,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能看到她窈窕的身段和浓艳的妆容,但仅仅是这样,还是让他涌起了一股熟之感。

    是她?

    内心的疑惑与震憾使他想看得更真切些,动作也因此滞了滞,而就是这一滞,他的背上就挨了一刀。

    火辣辣的疼痛顿时从后背传来,弄得他眦牙皱眉,五官紧紧的拧在一起,随之骨子里那股潜伏的嗜杀也被彻底的激发出来,手中的大砍刀一紧,反手就一刀朝后面斜劈而下,偷袭他的人被一刀划开了胸膛,在血肉横飞叫惨烈的嚎中起来。

    接着,严小开就开始了真真正正的疯狂屠杀……

    刚开始的时候,上官五素只是麻木的坐在那里,看着这些自寻死路的人被严小开残虐,可是渐渐的,她有些受不了,因为严小开好像已经疯了。

    那些来刺杀的人,已经害怕了,颤抖了,想逃了,但严小开还是逮住一个,砍掉一个,再逮住一个,再砍掉一个……

    “严小开!”看着杀红了眼,浑身上下变成血人一样的严小开,上官五素终于忍不住大喝一声:“够了!。

    正准备一刀将吓瘫了跌在地上那人砍成两半的严小开被喝声弄得一滞,布满鲜血的大砍刀就停在那人的头顶不足五公分的地方。

    “滴嗒!”一声轻响,大砍刀上的鲜血滴落到这人的头上,巨大的恐惧使得他感觉自己的裤裆一热,然后地上就湿了一圈。

    上官五素急忙的跑过来,一手握住他持刀的手碗,直视着他那杀气密布的目光,柔声的劝道:“好了!”

    严小开站在那里好一阵,目光才渐渐平和了下来,松开了手中的大砍刀,“咣当”一声扔到地上。

    这个时候,刺杀他们的百来号人,除了极少一部份逃掉的,大部份已经横七数八的躺在地上了。

    有的直接被砍死了,有的还在作垂死挣扎,有的在呻吟惨叫,有的则一动不动的苟延残喘着。唯一还算完好的,那就是跌坐于面前,已经彻底吓尿的一人。

    严小开一脚将他踢开之后,看也不看他们,而是回过头,看向刚才那个红裙女人所站的地方,但她已经消失了,地上只剩下那中年男人已经开始僵硬的尸体。

    不多久,辖管着这一区的四条派出的警车纷纷到了,陈东明亲自率队前来的,看到眼前的惨状,他和他的下属一样,彻底的惊呆了。

    了解了事情经过,录了口供,陈东明就让上官五和严小开先离开了,既然是正当防卫,这些人是伤是死都是活该,就算严小开真的防卫过当,看在一场提携的份上,他也会想办法帮他的。

    上官五素扶着严小开回到大宅,看见他浑身上下像介血人一样,后背还受了伤,尤其是看到后背上那皮翻肉绽的伤口还在流血的时候,她就有点慌的道:“要不,还是上医院吧?”

    严小开道:“训练的时候,你不是学过缝合包扎,处理伤口吗?”

    上官五素点头,“是学过啊!”

    严小开道:“那干嘛还要去医院?”

    上官五素吱唔道:“我怕我应付不来!”

    严小开鼓励她道:“我对你有信心,你一定可以的!”

    上官五素仍有些犹豫,喃喃的道:“我……”

    严小开苦笑道:“好了,姑奶奶,别磨蹭了,再这么耗下去,我要失血过多而死的。”

    上官五素白他一眼,“死什么死,胡说八道。我每个月流那么多血,又不见我死?”

    后面一句,上官五素自然只是在心里说说。

    找来了药箱,又让严小开趴卧到长沙发上后,上官五素就用剪刀将他的衣服剪成了两半,可是之后在药箱里找了找,发现里面并没有麻药,顿时又急了,迭声问:“麻药呢?麻药呢?麻药呢?”

    严小开汗了下,“五素,说话不要带回声好不好。麻药没有了!”

    上官五素道:“那怎么办?不上麻药,缝针会很痛的。要不,我马上出去买吧?”

    严小开苦笑,“等你买回来,我肯定已经死了。没关系的,直接缝吧!”

    上官五素吃惊的问:“你受得了吗?”

    严小开叹气道:“都这步田地了,受不了也得受啊。”

    上官五素犹豫一下,终于把心一横道,“好吧!”

    不能不说的是,上官五素真的不是一个太温柔,也不是太懂服侍人的女人,她拿起消毒水后,这就毛手毛脚的直接淋到了严小开的伤口上。

    强烈无比的刺激与疼痛,弄得严小开忍不住失声惨叫起来,“啊~~~”

    上官五素紧张的问:“很痛吗?很痛吗?”

    严小开很想冲她翻白眼,痛不痛,你没眼看的吗?但他还是摇摇头,硬撑着道:“一点点痛,不要紧!”

    上官五素道:“既然只是一点点痛,叫得那么淫蕩干嘛,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严小开:“……”

    接着,上官五素又继续给他用消毒水清洗伤口,强烈的刺激,剧烈的疼痛,使得严小开几度惨叫失声。

    开始缝针的时候,严小开终于忍不住在惨叫住抓住了上官五素的大腿,每痛一下就抓紧一下。

    上官五素不知道他这是故意,还是无意,但看见他痛苦万分的模样,如果这样真的能减轻他的痛苦,就算是故意,她也认了。

    好容易,终于将伤口缝合处理完的时候,严小开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软瘫瘫的闭着眼趴在那里,虚弱得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上官五素也不好过,浑身上下几乎被紧张的汗水湿透了,下腹也被憋急了,一给他包扎完毕,这就急匆匆的往厕所跑去。

    当她脱下长裤和内裤,坐到马桶上畅快的解决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他抓过的大腿已经青一块,紫一块,忍不住就骂道:“真是的,怎么就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呢!这么白的大腿,竟然舍得下这么重的手,真是个魂淡!”

    从厕所出来回到厅堂的时候,发现严小开已经睡着了。

    看到他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沾满着血污,脸上,头发上也是脏兮兮的。

    忍了一阵,终于还是没忍住,这就去打来了一盆水,给他擦拭起来。

    必须又说的是,上官大小姐伺候人的本事真的很差劲,她虽然打来了水,但不是热的,是冷的,毛巾虽然拧了,但并没拧干,而且擦拭的时候也极为粗鲁。

    好容易才睡着的严小开一下就被弄醒了,最后只能挣扎着站了起来,将身上已经被剪开的衣服脱下来。

    看见他当着自己宽衣解带,脱了上衣,脱裤子,上官五素脸上大红,紧张的道:“你要干嘛?你还要干嘛?”

    严小开苦笑,“我都这个样子了,你以为我能干嘛呢?肯定只是想把这身脏衣服脱下来啊!”

    上官五素脸上窘了下,没有再吱声。

    看见严小开动作有些坚难的扯皮带,拉裤链,嘴里还在滋溜溜的吸气,显然是动作牵拉了伤口,有些于心不忍的她想上去帮忙,可是这样的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帮。

    好容易,严小开终于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呃,还有一条内裤穿在身上的。

    只是上官五素在看到那条黑色内裤上膨起的一大坨之时,脸上忍不住又红了,心也怦怦的跳起来,赶紧的别转过脸。

    严小开则叫道:“哎,哎!”

    上官五素只好皮转过脸来,“干嘛??”

    严小开道:“帮我把身上的血迹擦干净啊!”

    上官五素指着自己道:“你叫我?”

    严小开哭笑不得,“我自己要是能行的话,我用得着叫你?”

    上官五素额上浮起黑线条,最后却也只能硬起头皮,拿起毛巾给他擦拭。

    当她从后背擦到前面,从上面擦到下面,蹲在那里给他擦拭双腿的时候,她的脸离他的某个部位只有十公分不到的距离。

    不过,严小开却没有丝毫占她便宜的心思,因为刚才的擦后面的时候,他的伤口被她弄得疼痛无比,而且她那毛手毛脚,敷衍了事的动作,也使得他涌不起丝毫的性趣。

    擦完了之后,上官五素就问道:“你的衣服呢?”

    严小开有些堵气的说了一句,“不穿了!”

    说着,这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上官五素心里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也跟了进去,直到发现严小开上了床,趴卧在那里的时候,她才蓦地清醒过来,我跟着来干嘛呢?

    看着站在床前的上官五素,严小开有气无力的道:“我好累了,让我睡一觉,有什么事,让我睡醒再说。”

    上官五素点头,然后又愣愣的问:“那我呢?先回去?”

    严小开想了想,就往里边挪了挪,然后拍了拍让出来的那半边位置,“你还是别走了,在这儿凑合躺一下吧!”

    上官五素正想骂他神经病,却听他又道:“……刚刚你给我擦身的时候,生水流进了伤口里面,我不知道半夜会不会发烧。所以还是麻烦你照顾我一下!”

    作为一个女孩,不但要耐得住寂寞,还要经得起诱惑,否则处女分分钟都要变成大嫂的。

    上官五素是耐得住寂寞的,也经得起诱惑,可是她却刻服不了女人天性心软的毛病,犹豫了一阵,她终于还是点点头,走到床前。

    严小开见状,心中欢喜若狂,上半身虽然受了点伤,可是下半身却仍是战斗力强劲的,而且……双修不但能使功力大进,还能使伤口加速恢复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