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七十章 让我抱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见严小开突然精神大振,眉开眼笑又迫不及待的样子。

    走到床前的上官五素愣了下,随即把被子猛地往上一拉,盖到他的身上后才面无表情道:“小开同学,你想太多了!”

    原来上官五素走过来不是要上床,只是来替他盖上被子罢了。

    看见她给自己拉上被子后并没有上床,反倒是后退了两步,严小开脸上的兴奋表情滞住了,愣愣的看着她。

    上官五素声音没有一点感情的道:“严小开,看在一场同事兼朋友的份上,我可以留下来照顾你,为了避免你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也可以呆在这个房间里。不过,我是绝对不会和你睡在同一张床上的。”

    严小开的表情一下就垮了,坚难的启齿道:“那你……”

    上官五素就自顾自的拿起一条毯子,然后躺到了房间侧边的沙发上,“我睡这里!”

    严小开软瘫瘫了,心里极为懊恼,我没事在房间里摆什么沙发呢?自己既不坐,又不睡,这会儿反倒误事。

    关灯之后。

    原本很累很想睡的严小开竟然没有了睡意,尤其是听到上官五素的均匀呼吸声,闻到她身上时不时飘来的女性特有幽香之时,一股仿佛从骨子里的痒意就笼罩了他的全身,让他感觉烦躁,不安,骚动……

    他很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想要什么,而也正是太明白所以感觉奇怪,好像自己昨夜才和夏冰盘肠大战一整宿吧,怎么今夜又变得这般饥渴难耐了呢?

    自己的慾望和需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烈了呢?从前的自己,可是不会这样子的啊!

    是练了無尚心法之后?还是和婞姐发生了关系之后呢?

    严小开胡思乱想一阵,始终也想不明白,而且越想越没困意,越想越精神,越想心就越痒。

    如果不是背后受了伤,或许这会儿他就按捺不住的摸黑扑到上官五素身上了。

    “五素,五素。”

    “干嘛?”严小开一连唤了几声,上官五素才瓮声瓮气的应道。

    她一应,严小开又哑口无言了,因为他都不知道自己叫她做什么。

    上官五素耐着性子问:“说话呀,到底干嘛?”

    严小开使劲的挤了挤,终于挤出一句:“你在那儿睡会冷吗?”

    上官五素道:“不冷,冷了我会盖毯子!”

    严小开很好心的道:“这个宅子夜里很凉的,你要不还是上床来睡吧,床上暖和!”

    这话一出,狐狸尾巴就露了,上官五素没好气的道:“我会照顾自己,用不着你操心,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严小开道:“不是,五素,你听我说……”

    上官五素喝断他道:“睡觉,闭嘴,你的幼儿园老师没告诉过你,睡觉的时候不许说话吗?”

    严小开摇头道:“不好意思,在下才疏学浅,没上过幼儿园。”

    这话实在太搞笑,上官五素忍不住“卟”地一下笑喷了。

    严小开却感觉没有什么好笑的,因为他说的是实话,他确实没上过幼儿园。

    现代的这个他是在农村长大的,开始上学的时候,直接上的学前班,然后一年级。

    唐代的那个他,压根就不知道幼儿园到底是个什么东东。

    上官五素笑了一阵,终于止住了笑意,语气温温的道:“拜托你,既然受了伤,那就不要胡思乱想,好好休息吧!”

    严小开感觉这话好像有玄外之音,忍不住问:“如果没受伤呢?”

    上官五素没好气的道:“没受伤就更不要!哎,你到底睡不睡觉啊?”

    严小开道:“我想睡来着,可是我睡不着,你陪我聊一会儿好吗?”

    上官五素也睡不着,也想和他聊聊,这可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睡在同一个房间,但她还是装作考虑了一下,才勉强答应道:“好吧,你想聊什么?”

    严小开不知哪来的胆子,突然冒出一句:“你喜欢我吗?”

    上官五素一下就愣住了,沉默了好一阵才呼喝道:“严小开,你要脸不?”

    严小开道:“如果你说喜欢我的话,那我就不要了!”

    上官五素彻底无语了,见过贱的,可真没见过这么贱的。

    严小开等了一阵,仍不见她吱声,不由问道:“你怎么不说话?默认了?”

    上官五素在黑暗中龇牙咧嘴的道:“对着你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我真的想不到有什么可说的。”

    严小开不说话了。

    上官五素等了一阵,不见他吭声,忍不住问:“干嘛?不是说聊天吗?”

    严小开粗声粗气的道:“伤自尊了,还有什么好聊的!”

    上官五素汗了一下,就你这样的贱男,还有自尊?于是就负气的应道:“不聊就不聊,有什么了不起的。”

    严小开哼了一声,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再说。

    又过了十来分钟左右,上官五素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的喊道:“哎!”

    一连哎了好几声,严小开仍没有回答,仿佛已经睡着了似的。

    上官五素以为他真的睡着了,于是就不再叫他,可谁曾想她刚打住,严小开就响起了鼻鼾声,呼呼噜噜的,很故意的那种,显然是没睡着。

    上官五素气得不行的叫道:“姓严的!”

    严小开终于应了一声,“干嘛?不是说不和我聊了吗?”

    上官五素道:“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严小开道:“问呗!”

    上官五素犹豫了一下,终于大胆的问:“你刚刚问我喜不喜欢你,那你又喜欢我吗?”

    严小开想也不想的道:“喜欢!”

    上官五素原本以为自己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会很高兴,可结果竟然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倒有些生气,因为严小开的回答张嘴就来,根本就听不出什么诚意。所以她就冷冷的哼了一声。

    严小开纳闷的问:“你哼什么呢?我一直就喜欢你!”

    上官五素负气的问:“那你不直的时候呢?”

    严小开:“……”

    上官五素又道:“好,你说你喜欢我,那你喜欢我哪一点?”

    严小开弱弱的问:“真的要说吗?”

    上官五素喝道:“说!”

    严小开又弱弱的问:“要说实话?”

    上官五素喝道:“你说一句假的试试?”

    严小开只好道:“我喜欢你上面的两个优点,下面的一个……”

    上官五素被弄得脸红耳赤,花枝乱颤,怒喝道:“屎多!”

    严小开只好闭了嘴。

    好一阵,上官五素才喘着粗气问:“严小开,你是不是一天不调戏我,你就会死?”

    严小开有些委屈的道:“又是你让我说的,我说的是实话,你又不高兴。”

    上官五素怒道:“那你就不能婉转一点?”

    严小开更委屈了,心说我一个直男,还能怎样婉转呢?

    停了停,上官五素又问:“除了喜欢我的身材,还喜欢我什么?”

    严小开脱口而出道:“没了!”

    上官五素的声音立即高了八度,“什么?”

    “有的,有的!”严小开忙道,可是使劲的想了又想,却始终想不到除了她的身材还有什么值得自己喜欢的,只好胡扯道:“喜欢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棺材见了打开盖!”

    上官五素皱眉道:“什么?”

    严小开汗了一下,又道:“错了,我是说喜欢你的温柔善良美丽大方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温婉贤淑千娇百媚仪态万千国色天香花容月貌明眸皓齿淡扫蛾眉清丽脱俗香肌玉肤回眸一笑百媚生~”

    上官五素听得有些发呆,呆完之后,心里已经舒服了很多。女人都一样,没有谁不喜欢听赞美与奉承的,不过口是心非的她心里虽然美得不行,嘴上还是阴阳怪气的道:“油嘴滑舌,像是抹了蜜一样,这种话肯定经常对别的女孩子说吧?”

    严小开很诚实的道:“你是第一个!”。

    上官五素暗里眉开眼笑,嘴上却道:“鬼才信你!”

    严小开趁势道:“妹纸,看在哥这么喜欢你的份上,上床来陪哥睡会儿吧!”

    上官五素冷哼道:“想得倒是挺美的啊!”

    严小开道:“那当然,想都不敢想的话,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上官五素不屑的道:“说两句好听的,就想让我上你的床?你不是这么天真吧?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严小开道:“妹纸,哥感觉有点冷,来温暖一下吧!”

    上官五素恼火的道:“我觉得有很热呢!”

    严小开不说话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上官五素听见上牙和下牙打架的声音,这就嘲讽道:“严小开,你可真行哈,甜言蜜语不行,这就改苦肉计了。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吗?省省吧你!”

    严小开打着牙颤的道:“五素,哥是真的冷呢!”

    上官五素冷哼道:“懒得理你。睡觉!”

    说完,她就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准备睡觉,可是那头的严小开却仿佛仍然不死心的演着苦肉计,把牙齿弄得格格作响,心里就冷哼道:演,继续演,看你能演多久!

    然而,她好像真的太小看严小开的耐心了,这厮一演起来竟然没完没了,过了半个小时,仍是在“格格格格”的打牙颤。

    终于,她忍不住了,霍地坐起来,打开了房间里的灯,狠瞪着躺在床上的严小开喝道:“姓严的,你作死是不是,还有完没完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再这样没脸没皮的,我可走了……”

    只是骂声还没完,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劝,疑惑的走到床前,发现趴在那里的严小开脸色发白,嘴唇发紫,不由吓一跳,急声问道:“你怎么了?”

    严小开有气无力的道:“我,好冷!”

    上官五素疑惑的伸手往他的头上一摸,不由花容失色,“天啊,你发烧了!”

    严小开喃喃的道:“好冷,妹纸,让哥抱抱,取取暖!”

    上官五素哭笑不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占便宜,这就伸手去拉他,“抱你的头,走,赶紧上医院去!”

    严小开无力的道:“不,不上医院,我是伤口感染了,给我吃退烧药和消炎药就行!”

    上官五素怎么劝都劝不了,只好无奈的给他找来了退烧药和消炎药。

    侍候着他吃下去,重新躺下后,发现他还是喊冷。

    上官五素就道:“严小开,你还是别撑了,咱们上医院吧,要不我找你姑姑来!”

    严小开道:“没事的,让我睡会儿,睡会儿就会好的!”

    上官五素道:“可是……”

    严小开道:“你要是真想帮我,就上床来让我抱抱。”

    上官五素再次被弄得哭笑不得,“姓严的,我真是服你了。”

    严小开低低喊了声,“五素!”

    听着他有气无力的叫唤声,上官五素的心防突然间就“嘭冷”的被破开了!

    是的,她也许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可是她却克服不了天生的心软,犹豫了犹豫,她终于咬了咬牙,脱掉了鞋子,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