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七十二章 贱者无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啊~”

    当身下的一抹刺痛传来的时候,上官五素忍不住惨叫了起来,陷入意乱情迷的她神智也突地一醒。抬起头来看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脱掉了,变得不着寸缕,只剩那条小小的蕾丝内裤持在一只脚踝间。

    不过,这显然不是最悲剧的,更悲剧的是自己的双腿已经被分开了,而同样不一丝不挂的严小开正压在自己的腿间。

    如果仅仅只是被压一下,上官五素也忍了,可现在情况明显不只这样,已经有什么东西深深的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那火辣辣的,仿佛被活活撕裂一般的疼痛正从自己的身下传来。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上官五素心头巨震,难过,愤怒,懊悔,羞耻……一瞬之间,无数的情绪齐齐涌上心头,然后她的眼泪就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严小开看见她突然哭了,泪如雨下,有些慌的问:“很痛吗?”

    上官五素幽怨无比的看着他,“姓严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严小开道:“我……”

    上官五素泪流满面的道:“你明明已经和完颜好了,你为什么还要招惹我?为什么还要对我做这样的事情!”

    严小开道:“我,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上官五素愤恨的道:“你控制不住自己就可以这样对我了吗?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你让我以后又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完颜?”

    她的哭诉,使得严小开被**充斥着的脑袋渐渐清醒了过来,看看她泪流不止的娇颜,又看看身下两人仍然紧密结合在一起的部位,也是一阵不知所措。

    半响,他才喃喃的道:“五素,对不起。我……”

    气愤不过的上官五素伸出手,对着他的胸膛连打带掐,最后还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牙,真到咬出了血,她才骂道:“严小开,你真是个混蛋,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混的混蛋……”

    严小开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确实是太过份了,所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尽管被她揍得很疼,但也很舒服,因为她发作的时候,身体一阵阵乱动,但又一直没有摆脱他的下身,那无意识的紧夹与迎奏使得他舒爽得几乎魂飞天外。

    这,无疑就是传说中的痛并快乐着。

    发泄了好一阵,上官五素终于勉强平静了下来,但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止不住。

    看见她如此可怜的痛苦模样,严小开又不禁一阵心疼与后悔,连忙伸手一边替她拭泪,一边道:“那我现在退出去吧。”

    上官五素又哭着骂道:“我的那个膜已经被你捅穿了,你退出去还有什么用。”

    严小开想了想道:“那我明天带你去医院做修复。”

    上官五素被气得眼泪又是一阵急涌,“这样还有意义吗?”

    严小开软瘫瘫的道:“那要不然你要怎样吗?”

    上官五素恨恨的道:“我要把你给剪了!”

    严小开吓了一跳,“啊?那样会有很多人找你拼命的。”

    “很多?”上官五素的眼泪一下就止住了,愤怒无比的质问:“你还很多?”

    严小开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把嘴巴闭上。

    上官五素抹干了眼泪,紧紧的盯着他道:“说,除了完颜和我之外,你还有哪个女人!不,该说还有哪些女人?”

    严小开连连摇头,“没有了!”

    上官五素突地抱住了他,恶狠狠的道:“不说是吧?”

    感觉到她的手摁到了自己的伤口上,一阵阵刺痛随之而来,严小开龇牙咧嘴的道:“不,别,别,好疼,你放开手,先放开手!”

    上官五素道:“你说不说,不说我就直接把你的伤口扒开。”

    女人翻起脸来,真的很绝情,很要命,严小开只好道:“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上官五素的手稍微抬了起来,不过并没有移开,而是喝道:“说!”

    严小开道:“还有婞姐!”

    上官五素道:“好啊,你个混蛋,连自己家的保姆都不放过,难怪弄得她离家出走了!”

    严小开狂汗,忙解释道:“不是的,我和她是像我和你一样,你情我愿的。”

    上官五素怒道:“你放屁,我才不愿意呢,我是被你引诱的!”

    严小开哭笑不得,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能引诱得了你吗?我又没给你下药。

    停了停,上官五素道:“除了她,还有谁?”

    严小开连连摇头道:“没有了。”

    上官五素的手又摁了下去,“还不说实话!”

    严小开知道自己如果再继续招供,那将会没完没了的,到时候自己就真的一点秘密都没有了。

    一个男人没有了秘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所以他强忍着疼痛道:“没有了,五素,真的,我没骗你。”

    上官五素的手重重的摁了下去,“你还说没骗我,都把我骗到床上了,你还说没骗我!”

    严小开疼得一阵阵冷汗直冒,却又无言以对,只能装可怜的看着她。

    上官五素看见他痛得龇牙咧嘴,额上还冒了冷汗,一张脸都白了,心就有点软了,气也有点消了,可嘴上依旧**的道:“你少跟我装可怜!你就是个彻头彻脑的混蛋,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像你这么混的!”

    严小开有些不乐意的道:“那你又要喜欢我!”

    上官五素道:“我喜欢你?你哪个眼珠子看见我喜欢你了?”

    严小开愣愣的道:“喜欢这么抽象的东西,能看得见的吗?”

    上官五素下意识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严小开一下就抓住了她的小辫子,“嚅,还不承认喜欢我?”

    上官五素这才意识自己说漏了嘴,恼羞成怒的道:“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报警,告你强奸!”

    严小开哭笑不得,只好道:“我感觉到的!”

    上官五素疑惑的问:“感觉?”

    严小开无力的道:“我又不是木头,怎么能没有感觉呢?我不但感觉到你喜欢我,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我喜欢你的。”

    上官五素冷哼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一天到晚的色眯眯盯着我。现在你终于把我哄上床了,你满意了,心凉了?”

    严小开打着商量道:“五素,咱们能不能先不谈论这些,反正已经这样了,你不上床也上了,我不进去也进去了,你看……”

    上官五素瓮声瓮气的道:“我看什么?”

    严小开壮着胆子道:“咱们是不是先做完了再说别的!”

    上官五素想也不想的道:“不行!”

    严小开只好退而求其次的道:“那你看,你是不是把手先从我的伤口上拿开,你按得我好疼呢!”

    上官五素仍是想也不想的道:“也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严小开就有点负气的道:“那你先让我退出来好吗?”

    上官五素恨恨的道:“你当我这是哪儿?菜市场吗?是你想进就进,想退就退的?”

    严小开这下被整得欲哭无泪了,“那你想怎样嘛?”

    上官五素想了一阵,却仍是感觉茫然。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怎样?

    是的,虽然她从来没有说,也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但她确确实实是真的很喜欢严小开。

    这种喜欢到了骨子里的喜欢,甚至可以说是爱的喜欢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不是很清楚。

    也许是去西省的路上,一路患难相扶,生死与共的时候,种下的情绪。

    也许是在东江河泅渡中,他奋不顾身的扑过来救她,揉她胸部,同时揉开她的心房的缘故。

    也许是偷渡去香江,他为她挡住那颗要命的子弹,让她感动的时候。

    也许……什么都不是,仅仅只是因为他长得帅气,高大,迷人,又贱,贱得符合她的口味,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就喜欢上了!

    恨一个人,也许需要理由,但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可能莫名其妙。

    只是,不管她有多喜欢这个男人,她都无法接受和别的女人同时来分享同一个男人。

    一想到属于自己的东西,曾经是别人用过的,而且还在用的,她就感觉恶心,反胃,受不了!然而现在,一切都好像由不得她了,因为他不进去都已经进去了,那层保贵的膜不破也破了。

    自己打他,骂他,让他退出去,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了!

    她不甘心就此沦陷,堕落,可是她又没有别的办法,所以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见她脸上变来变去阴晴不定的复杂表情,严小开知道她还在纠结和犹豫,所以他给她下了决定,他开始动了起来。

    这个时候,上官五素身下的疼痛已经退减了,只剩下一点麻麻的辣辣的感觉,更多的还是充实,胀满,随着他一动,一股无法形容的奇特感觉就从身下涌起来。说不上是舒服,还是难受,是快乐,还是痛苦,但她的身体却诚实的告诉她,这就是女人想要的。

    尽管这种感觉如此独特,如此奇妙,但心防还没有完全放下的她还是不甘愿就此屈服,放在他后背上的伤口就要猛按下去。

    正是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他的身下竟然有一股温暖的气息缓缓的涌到两人身体交汇之处,想要进入她的身体。

    上官五素被吓了一跳,霍地睁开眼睛问道:“这是什么?”

    严小开道:“我一直想要和你修练的无尚心法。五素,我知道你不太情愿,也不太甘心,所以我也不愿意让你太吃亏,最少,经过了今晚,你的功力会大进一层。”

    上官五素:“我……”

    严小开摇头,把手指竖到她的唇上,“现在我传你修练的口决,你要仔细听好……”

    按照严小开的指点,上官五素仔细的操控着丹田内的气息,涌到两人的交汇之处,试着和他的气息交触。

    两股柔软又无形的气息一碰到,立即就相互缠绕,相吸,随后融合在一起。

    上官五素的脑中瞬间轰然一响,仿佛被打开了一扇窗户,耳中传来世间万物的奇妙韵声,风声,车声,虫声,泥土翻开,青草舒展……各种各样细致的声音齐齐涌入,一个全新的世界也展开在她的眼前。

    炽热的元阳气息,源源不绝地进入了上官五素的体内,让严小开对她体内的奇筋八脉一览无遗,也让上官五素看到了他的筋脉。

    气息来到她的丹田,两者交汇而成的气息就形成了一个有着两种颜色的球形,相互融合,但泾渭分明,正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这个球体在上官五素的丹田内转动一阵后,又顺着来的方向,回到两人的交汇之处,进入严小开的身体,从而不断轮回。

    气息交换中,严小开的动作也从缓慢渐渐变得又快又猛。

    这种灵与欲的结合,如此的巧妙,如此韵美,如此的妙不可言,上官五素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了,取而代之的强烈快感也让她无从抗拒,反而希望更快一些,更多一些……

    她的双手虽然还抱着严小开,但已经不在他的背上了,而是在他的虎腰上,眼光也变得朦胧,迷离。神奇的双修功法,不但让她的内气开始变强,也让她的**变得高涨。

    一张脸仿佛滴水的牡丹,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着妖艳的光泽,愉快的呻吟声也从她的嘴里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