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七十四章 死也要在一起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辞职报告,不是一般的难写。

    从来没写过这种玩意儿的上官五素怎么想也想不到一个好的理由让夏冰批准自己的甜职,在百度上找了又找,始终都找不到可以用得上的模版,感觉十分的头痛。

    原本想问问严小开的,可是这狗东西不知跑哪去了,尸巴影都不见。

    正是这个时候,大门外来了一人。

    一个送快递的快递员,手里拿着一个方型的包裹在外面敲门。

    听到敲门声,上官五素四周看了看,发现严小开不知道死哪去了,只好自己走出去。

    快递员问:“你好,请问哪位是严小开先生,有他的快递!”

    上官五素道:“他走开了!”

    快递员道:“那请问你是?”

    “我是他的同事……”上官五素回答的时候,不知道出于何种心态,竟然又补充道:“……兼女朋友。”

    快递员大喜,把包裹递了过来,“那麻烦你代他签收一下好吗?”

    上官五素点头,接过包裹后,拿起快递员递过来的笔,这就垂头准备在贴着单据的包裹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正是她低头的一瞬间,异况发生了。

    快递员突然从包裹的的侧边拉出一条细小的金属丝,一下缠住上官五素的手臂,绕过她的脖子,插进了包裹的另一头。

    这突生的巨变,弄了个上官五素措手不及,迅速反应过来后,一脚就狠狠的踢了出去。

    快递员的身手并不弱,不过他显然没料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毫无战斗力的女人会如此凶悍,被一脚正中腹部,踢得整个人倒飞而出,撞上了厚实的玻璃大门后,“嘭冷”一声,跟着玻璃碎片一起摔落在地上。

    正在后面走廊抽烟的严小开听到这巨大的响声,心中一紧,立即扔了烟头,急步窜进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便看见上官五素棒着个盒子,动作僵滞的站在那里,而原来玻璃门的地方,一个快递员打扮的人正挣扎着想从玻璃碎片中站起来,手还伸进内兜里仿佛要掏什么出来。

    一瞬间,严小开虽然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那快递员眼中透出的狠绝之色已经确定,这厮绝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他冲进来的时候停也不停,直直的冲过去,然后以一个标准的射球动作将快递员踢得整个人翻飞起来,在空中华丽丽的翻了两圈后撞到了墙壁上。

    跌落下来的时候,这名快递员已经是半生不死,只剩下垂死挣扎的份儿了。

    严小开急窜而至,一脚踩住他的身体,把手伸进他的内兜里掏了掏,竟然掏出了一把仿制式手枪。

    意识到这是个杀手的时候,严小开立即就要点这人的穴位,可就是这个时候,那人竟然仰起头,用最后的全身力气,对着墙侧边的尖角狠狠的撞了上去。

    “嘭!”的一声响,这人在血水四射中,寂然的瘫软了下去。

    严小开急忙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他虽然还没有死绝,但已经离死不远,就算大罗神仙下凡,恐怕也没得整了。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面对严小开的喝问,这人没有回答,只是无神的看着他,眼珠子动了下,看到捧着盒子站在那里的上官五素,脸上终于浮起了一抹诡异的笑意,然后在这种笑意中彻底的断了气。

    严小开发现他已经死了,这就赶紧的扔下他,退回到上官五素的身边,急声问:“五素,怎么回事?”

    上官五素道:“我也不知道,他说来送快递,问你在不在。我看见你到后面去了,这就想代你签收,谁知道我刚要签名,他就从包裹里抽出了丝线,缠住了我。然后我就把他给踢飞了。”

    说着,上官五素就想要放想要解脱缠在手臂绕过脖子的丝线。

    严小开看见那条丝线不是普通的纤维线,而是一条金黄色的铜线,心头大惊,意识到不妙的他急叫道:“不,五素,你别动,你别动。”

    上官五素被他的厉声喝叫吓了一跳,一动也不敢动。

    严小开拿来了割纸刀,小心翼翼的将包裹表面的胶纸和纸巾一点一点的割开,将表面的一层割掉,打开来的时候,两人瞬间都惊呆了。

    盒子里面,装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球,最上面的地方,有一个计时器,上面正在显示着二十分钟的倒计时,时间正在缓缓的倒退着。

    计时器的下面是蓝色的液体,外面的一圈扎着许多电线,有三根是透出来的,扎球体则边镶嵌着一个黑色的盒子,那根缠绕在上官五素身上的铜丝就是从这里拉出来的,绕着她的身体穿进球体的另一边接孔。

    严小开和上官五素都是特工,看见这个玩意儿的时候,他们立即就明白了,这是一个液体平衡式计时炸彈。

    液体失去平衡,铜丝断落,计时结束,等等都可会引发爆炸,在是所有的定时炸彈中,最复杂最危险的一种。

    看见这个炸弹,两人的脸色都白了。

    被炸弹缠着的上官五素更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两腿轻轻的发颤。

    严小开忙道:“五素,你别抖,别抖啊!”

    上官五素骂道:“你以为我想抖吗?昨晚被你折腾得那么厉害,我的腿早就没力气了,这会儿站这么久,我腿有点麻了。”

    严小开赶紧的搬来一张凳子,扶着她缓缓的,一点一点的坐了下来。

    终于坐实到凳子上的时候,上官五素呼了一口气,但一颗心仍然悬着,冷汗不停的直冒。

    严小开心疼的用自己的手给她擦去额间与鼻尖的细汗,温柔的道:“五素,别害怕!”

    上官五素苦笑着道:“你被一个定时炸彈缠着试试,看你怕不怕?”

    严小开想也不想的道:“如果可以替代你,我绝对不会犹豫的。”

    一句话,立即让上官五素的眼眶红了起来,强忍着夺眶而出的眼泪,惨笑道:“你是不是看到我要死了,才对我说这样的甜言密语。”

    严小开使劲的摇头,声音有些嘶哑的道:“不会的,你不会死的!”

    上官五素痴痴的看着严小开,声音变得温柔了起来,“严小开,突然间,我感觉不后悔了。”

    严小开道:“什么?”

    上官五素的脸色有些红,但却很坚定的道:“我说我突然不后悔昨晚被你骗上床,把我最保贵的东西交给你了!因为就算一会儿我被炸死了,最少,我也曾和你好过那么一回,不,错了,是好几回!”

    严小开的眼睛忍不住湿了,嘶声道:“不……”

    上官五素缓缓的摇头,语气平静的道:“只要我跟你好过了,那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严小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情绪激动的道:“不,不会的,五素,我不会让你死的,只和你好一个晚上,我不甘心,我要和你好,好一辈子!”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上官五素知道严小开是一个很坚强的男人,因为之前的生死患难中,不管怎么苦怎么痛,她都不曾看过他掉过半滴眼泪,可这个时候,他竟然哭了,因为自己要死了。

    一瞬间,她一直死死忍着的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了,叭嗒叭嗒的落下来,“笨蛋,哭什么啊,男人老狗流马尿,还哭得这么丑,你丢不丢人啊!”

    其实,严小开哭得一点也不丑的,而且极为的好看,让上官五素瞬间就心动到心碎了,因为这些眼泪,都是为了她而流的。

    作为一个女人,能让一个刚铁似的汉子为自己痛哭流涕,那她还有什么不满足,还有什么遗憾呢?

    遗憾,确实是有的。

    那就是像严小开所说的那样,仅仅是和他好一个晚上,那是不够的,她才刚刚品偿到做女人的滋味,还没来得及好好的享受呢!

    只是让他为自己哭一次,那也是不够的,最少得让他哭好几回,眼泪和自己昨晚流的血一样多,那才能回本不是?

    只是现在,什么都不可能了,十几分钟后,自己就要死了,人死如灯灭,一切都将灰飞烟灭了。

    在她走神的时候,严小开已经慌慌张张的拨通了夏冰的电话,问她在哪里,问她能不能派拆弹专家过来。

    正在特工基地里训练着一元的夏冰问明了情况,了解到定时炸彈所剩的时间后,她也急得一阵上窜下跳,因为要派专弹专家过去,最少也得二十分钟,等到拆弹专家赶到,上官五素恐怕早就被炸成碎片了。

    听见严小开在电话里的声音带着哭腔,话也说得颠三倒四,显然已经是方寸大乱,这就沉声喝道:“严小开,你冷静一点,五素的命现在就握在你的手里,只有你才有办法救她,你必须给我冷静点。”

    夏冰的话,仿佛当头一棒,一下将严小开敲醒了,他赶紧的深呼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仔细一想,这就道:“夏冰姐姐,你赶紧给我找一个拆弹专家来听电话,让他告诉我怎么拆除这个弹弹。”

    夏冰这就立即的把电话交给了拆弹专家。

    拆弹专家问明了炸弹的型状及性质后,这就告诉严小开,球体侧边那个盒子就是引爆器回路,里面可能有两根线,也有可能有三根线,但一般的情况下,蓝色是作为引线控制整个计时器的,只要剪断,计时器就会停止,炸弹就不会爆了。但这也不是绝对的,因为有一些狡猾的炸弹设计者,会将引线故意装反,如果是那样的情况,剪蓝线无线就是死路一条。

    严小开就在上官五素面前打电话,所以他和那拆弹专家的通话内容,她听得一清二楚。

    看见严小开挂上电话后,立即就去找来锣丝刀欲拆开那个盒子,上官五素摇头道:“算了,姓严的,别浪费时间了,没用的,赶紧趁还有时间,和我说说话,或者和我打个奔儿,然后就滚得远远的吧!”

    严小开头也不抬的道:“不,我不会走的,你也不会死的,我已经知道怎么拆这个炸弹了!”

    上官五素急道:“万一蓝色的不是引线,剪了就炸了呢?”

    严小开终于抬起了头,一字一顿的道:“要生,咱们一起生。要死,咱们一起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