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七十五章 阎王爷正在招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液体炸弹,已经是一种很恐怖的存在。

    现在在这个基础上又多加了平衡与定时,由此可见此炸弹的设计者有多狡猾多阴险。

    严小开仔细的观察之后,发现玻璃球体内的液体是分为上下两层的,上层是红色,下层是蓝色,上层液体的上方有着许许多多垂直向下的小孔,如果玻璃球失去平衡,液体就会倾斜,液体从小孔中流出,与下层液体交碰,炸弹就会发生爆炸。

    显然,液体在这个定时炸弹中是最为关键的部份,因为它不但起着平衡引爆器的作用,同时还是**。

    正是因此为此,严小开在拆开玻璃球侧边那个黑色盒子的盖子时就份外小心,生怕震荡了玻璃球内的液体引起侧漏,发生不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当他满头大汗的终于把黑色盒子的盖子拆开的时候,计时器上的时间只剩下十二分钟了。

    只是看到盒子里面的情况时,严小开和上官五素脸色均是一变,同时傻了眼。

    盒子里面,确实如拆弹专家所说,有一个线路板似的引爆器,可是里面的线却不只两根,而且也不是三根,是五根。

    一根黄,一根黑,一根白,一根红,一根蓝,相互缠绕在里面的线路板回路上,而绕在上官五线手臂与脖子上的细小铜丝就是从这个线路板回路里探出来,然后插到玻璃球另一端,连接着玻璃球底部的线路板。

    看到这么复杂的情况,严小开赶紧的拿起电话,打到夏冰的手机,将眼前看到的情况和拆弹专家说了一遍。

    拆弹专家听了之后,沉吟一下道:“看来,这个液体平衡式定时炸弹要比我们想像中的还要复杂……”

    严小开极不耐烦的道:“少扯那些没有的,你就告诉我该剪哪一条线才能让定时器停下来。是蓝色的吗?”

    拆弹专家急道:“不,哪一条线都不能剪,这么复杂的线路板,剪哪一条都可能引发爆炸。”

    严小开的一颗心顿时变得挖凉挖凉的,看见缠绕在上官五素身上的铜丝,心里又突然涌起一丝希望。

    这根铜丝,剪是绝对不能剪的,这一点别说特工,普通人都能看出来,可它并不是锁死在上官五素身上的,以她的身手,绝对可以在保持着液体平衡的情况下,摆脱这根铜丝的,于是急忙问:“那我们可以在不弄断铜丝也不震动液体的情况下解开缠在身上的这根铜丝脱身吗?”

    拆弹专家原本想说可以的,可是想了想道:“你看看线路板上有没有电子一类的东西充当电源。”

    严小开赶紧的察看起来,可不管是黑色盒子里的线路板还是玻璃球体内的线路板都没有电子,“没有!”

    拆弹专家疑惑的问:“真没有?”

    着急上火的严小开没好气的道:“我骗你们干嘛?”

    拆弹专家那边想起了一阵七嘴八舌的杂乱声,显然一班拆弹专家正在紧急的商量,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另一个拆弹专家的声音响起来,“如果没有电子的话,那你们千万不能摆脱那根铜丝,因为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这根铜丝是唯一的电源,借着人体静电与线路板回路所产生的微电流来打开与控制着定时器的倒计时,如果摆脱这根铜丝,与剪断铜丝没有什么分别,一样会引发爆炸。”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严小开真的要疯了,大声的喝问:“那你们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吗?”

    那头沉默了,久久没有人吱声,因为他们的办法就是没有办法。

    严小开气急败坏的扔下了电话,手里的剪刀一下就卡到了那根蓝线上,因为如果没有办法的话,他就仅仅只能赌了。

    “不!”上官五素见状,立即出声喝止了他,“你别乱来。”

    严小开停下手,抬起头来道:“五分之一的机会,咱们赌吧!”

    上官五素缓缓的摇头,“严小开,你别管我了,你走吧!”

    严小开情绪激动的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可以不管你!”

    上官五素被感动得唏哩糊涂,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落下来,“严小开,你用不着对我这么好的,虽然我被你上了,可是你之前不只一次救过我的命,所以咱们打平了,谁也不久谁的,你用不着陪我一起死的。”

    严小开摇头,“咱们未必会死的,还有五分之一的机会呢!”

    看着只剩下了八分钟的计时器,上官五素泣不成声的道:“严小开,你别傻了,赶紧给我滚吧,给我滚得远远的,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严小开摇头不绝,固执无比的道:“不,我不会走的,不管是生还是死,我都不会扔下你一个人。”

    上官五素哭得更凶了,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严小开,你是不是要把我给感动死?我求了你,你走吧,我原谅你了,我原谅你了还不行吗?”

    严小开布满泪水的眼中浮起一抹解脱之色,“五素,你真的原谅我了?”

    上官五素使劲的点头。

    严小开道:“那我们能活下去的话,你还会离开我吗?”

    上官五素想也不想的摇头,迭声道:“不会,不会,我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了!不管你有多少个女人,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严小开喜极而泣,落下几滴眼泪后,神情一毅,这就准备剪断那根蓝线。

    上官五素尖声叫道:“不要!”

    正是这个节骨眼上,大门那头进来一人,看见里面一人坐在那里,一人蹲在那里,摆出一副求婚的样子,不由疑惑的问:“咦,你们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两人回头一看,发现不知道是上哪溜达的眼球大叔回来了。

    眼球大叔走进来的时候,发现两人均是泪流满面,而上官五素手里棒着的并不是求婚蛋糕或鲜花,而是一个定时炸弹,当场被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啊?”

    严小开意简言骇的把事情给说了一遍,然后道:“大叔,我不知道这个炸弹的威力会有多大,为了避免伤及无辜,你赶紧去疏散楼下的那些人群吧!”

    眼球大叔愣愣的问:“那你呢?”

    严小开苦笑,我还能怎样,当然是留下来剪线啊,所以他道:“大叔,你不用管我们了,还有几分钟炸弹就要爆了,你赶紧去吧!”

    上官五素冲严小开道:“你也给我走!”

    严小开回过头来,摇了摇头,“不,我不会走的!”

    上官五素泪流不绝的嘶声道:“严小开,我求求你了,你走吧,没必要陪着我一起死的,你的职业生涯才刚开始,你还有很多事情去做,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严小开只是摇头,不停的摇头。

    眼球大叔好容易终于插进一句嘴,“哎哎哎,什么死不死的,麻烦你们不要这么悲观好不好,现在还有几分钟的时间,你们就不能再想想别的办法吗?”

    严小开苦叹道:“大叔,如果还有办法的话,我们会不想吗?能想的,我们基本都想过了,现在除了剪线赌一把外,没有别的可想了!”

    眼球大叔闻言也不由一阵长吁短叹,自言自语的道:“如果我像刘谦那样会魔术,可以隔空移物就好了,把里面的液体**通通变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炸弹就不会爆了。”

    上官五素闻言不由哭着失笑,“大叔,你还敢再天真些吗?”

    严小开听了眼球大叔这话,心头却突地一亮,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办法,激动之余猛地一把揽过眼球大叔,在他的肥嘟嘟的脸上亲了一下,“大叔,你太捧了,我想到办法了!”

    眼球大叔一边抹着脸上的口水,一边疑惑的道:“你会变魔术?会隔空移物?”

    严小开摇头,忙道:“大叔,你不是有个装备间吗?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没有,例如速冻冰箱,例如别的可以让液体凝固的东西?”

    眼球大叔还是莫名其妙的问:“你想干嘛?”

    严小开指着那定时炸弹道:“你看,这炸弹看起来好像很复杂,又是液体平衡,又是倒计时,又是多层线路板,又是人体静电,其实爆炸的原理却极其简单,这里面的两种液体就是**,它们一相碰就会融合,然后产生爆炸!”

    眼球大叔频频电话,这炸弹看起来是很复杂,但爆炸的原理真的简单得不行。

    严小开继续道:“那我们只要将里面的液体变成固体,不让它们有相碰的机会,炸弹不就不会爆炸了吗?”

    眼球大叔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是说让它们结成冰,不让它流动!”

    严小开点头,“你那装备间里有速冻冰箱或速冻枪什么的吗?”

    眼球大叔摇头,“没有!”

    严小开:“啊?”

    眼球大叔道:“不过我有液氮喷雾器。”

    液氮,就是液态的氮气,是惰性的,无色,无嗅,无腐蚀性,不可燃,温度极低,液化时大量收热接触可造成冻伤,是速冻最好的东西。

    严小开大喜过望,催促眼球大叔赶紧去拿。

    不一会儿,眼球大叔就拿来了十几根表面看起来像是口红一样的液氮喷雾器,这是给女特工专用的秘密武器,拥有极大的杀伤性,口红内部装满了加压后的液态氮气,只要摁动口红底部的开关,口红的顶端就会喷出氮气,瞬间给敌人造成冻伤。

    不过当眼球大叔将液氮喷雾器交到严小开手上的时候,定时器上的时间只剩下了三分钟。

    仅仅只有三分钟的时候,能让玻璃瓶内的液体结冰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