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特工 第二百七十九章 跟我玩 阴死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近身特工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一班人还围着秦寿,争相拍马溜须,阿谀奉承的时候,大厅的侧边的钢琴声停了,一名工作人员向众人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请大家分别进入自己竞拍物业所在的展厅。

    严小开找到海上夜总会所在的展厅,随便找了个前排位置坐了下去。

    不多一会儿,秦寿和他的那几个托也分别进入展厅。

    在秦寿进来的时候,严小开站了起来,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对秦寿道:“来来来,秦少,坐这儿,坐这儿!”

    秦寿看他一眼,理也不理,朝另一边的位置走去。

    严小开见状,这就讥讽道:“秦寿,你该不会是被我吓破胆了吧,连跟我坐一起的勇气都没有?就这么一点儿胆子,你也好意思出来混?”

    秦寿怒得不行,虽然明知道这可能是激将计,但他还是中计了,不过也不能说中计,只是说不想在严小开这种下里巴人面前示怯罢了,所以就大大咧咧的走过去,坐到严小开的身旁。

    在他坐下来的时候,严小开向他竖了个大拇指,“秦少果然够爷们,有骨气,可惜……我一点儿也不欣赏。”

    秦寿冷冷的看他一眼,仿佛看一个白痴似的,“严小开,我真的想不明白,你一个乡下来的小保安,有什么本事跟我来争这个海上夜总会。”

    严小开笑道:“这个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绝对能拿下海上夜总会就够了!”

    秦寿嗤之以鼻的道:“严小开,我真不知道你从哪来的信心,你知道我准备了多少钱来拍下这个地方!你知道我们广洪集团是作了怎样的准备,才打算进军深城的吗?”

    严小开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哎,你准备了多少钱呢?”

    “白痴,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秦秦不屑的应了一声,随后又得意无比的道:“严小开,不管你出多少钱,我都会比你多出个十万。”

    严小开仿佛被吓到了,作出惊恐的样子,“真的吗?就算我出十亿,你也要比我多十万。”

    秦寿科微微有些动容,“你有十亿?”

    严小开挺起胸膛道:“你觉得呢?”

    秦寿上上下下看他一眼,冷哼了一声,“就算你真的拿得出十亿,我也照样会比你多十万,不过我敢肯定的说,你绝对拿不出十亿!”

    严小开哈哈一笑,“不错,禽兽,你真的猜对了,我确实没有十亿,而且不妨告诉你,我连一个亿都没有,错了,是零点五个亿也没有!”

    秦寿皱起眉头,“嗯?那你凭什么和我争?”

    严小开淡淡的道:“你忘了我在电话中跟你说过的吗?你得意的日子过到头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秦寿看着他自信满满的神色,心里突然涌起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回头看看自己那三个托,发现他们正如之前说好的一样,除了那个董声远,别的都装作跟自己不认识的样子。

    多疑的他忍不住想,难道是这三个托被收卖了?

    只是再细想一下,又觉得这不可能。因为收卖他们是没用的,这些人不得到自己的暗示,是绝不敢随便乱叫价的。

    如果是凭真正的实力,自己是绝对有能力压严小开一头的。

    既然如此这厮又哪来的信心,说海上夜总会非他莫属呢?

    难不成这厮是个疯子,头脑有问题?

    正在疑惑的时候,作为此项物业拍卖的主持人王保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公证员,公证员的身后跟着两个穿红旗袍的女郎。

    看见这一行人进来,秦寿忍不住去看严小开,发现他竟然谁都不看,就盯着那两个衩开得极高的旗袍女郎,确切的说是她们若隐若现的大腿,一幅大流口水的样子,心里就忍不住骂道:白痴,没见过女人吗?

    王保进来之后,先是请公证员落座,然后站到中间就用木锤子在桌上敲了一下,“诸位,现在华达街C栋第一排十八号,也就是原海上夜总会公开拍卖正式开始了,这两位是来自华达街公证处的公证员,他们会为此次拍卖作公证,以证实公平公正公开。接下来,我再宣布一下竞拍规则。华达街C栋第一排十八号的起拍价为三千万,每次举牌叫价是二十万,上不封顶。开拍之后,如果超过三次落锤没人叫价,视为流拍。有人叫价之后,超过三次没人再叫价,视为成交!”

    王保说完之后,这就把五个带长柄的红色牌子交由旗袍女郎,由她们分发到五人的手上,看到大家都拿到牌子,他才道:“拍卖现在正式开始,三千万第一次!”

    这个拍卖会,注定了不会像别的拍卖会那么热闹,因为参与竞拍的总共也就五个人,而事实上,五人之中只有两人是对手,另外四个都是一伙儿的。所以他在叫完价之后,目光就不由自主的落到了仿佛哥俩好似的坐在一起的秦寿与严小开!

    只是,这两人显然都很沉得住气,并没有举牌还价。

    三秒钟过去,仍然没有人叫价,王保就只好落锤,然后又叫道:“三千万第二次!”

    这一次,王保猜想应该有人叫价了吧,可结果仍然没有。

    秦寿坐在那里,拿着牌子,微微垂着头,仿佛在想心事似的。坐在他旁边的严小开则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自己。

    坐在后面的那三个托脸上不由露出了异色,因为这个时候,他们的老板秦寿应该给他们说好的动作暗示,让他们纷纷出价了,可是很奇怪,秦寿竟然没有向他们作出任何的指示。

    三人不由的面面相觑,脸上浮起茫然之色。

    嘀嗒,嘀嗒,嘀嗒。

    三秒钟的时间,转瞬即逝,王保再次落锤的时候,冷汗都冒出来了,因为现在就剩最后一次叫价机会了,如果还是没人叫价的话,这场拍卖就会变成流拍,这可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啊!

    “三千万,第三次!”

    王保的声音已经颤抖了,说完之后,目光就紧紧的看着严小开与秦寿。

    秦寿还是像刚才那样,仍是握着牌子,微垂着头,一动也不动,定力十足的样子。

    严小开则是伏在他耳边,在低语着什么,要是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们俩个是在一起的呢!

    后面的那三个托的心也悬起来了,暗里也十分疑惑,难不成计划有变,老板不想要这个海上夜总会了?可事前怎么没有得到半点儿通知呢?

    正在众人心急的时候,三秒钟又即将过去了,王保脸色发白的举起木锤,准备再一次敲下的时候。

    红牌,终于在下面闪了一下,有人举牌了。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三千零二十万。”

    听到终于有人叫价,王保脸上的神色终于松一下,用纸巾擦了擦额上的汗,心道:哎呀妈呀,终于有人肯叫价了。

    只是盯睛往叫价的人看去时,却发现这人竟然是严小开,并不是秦寿,而秦寿还是坐在那里,仿佛在梦游,也仿佛在想着心事。

    时间,又过去了三秒。

    王保只能砸锤,唱道:“三千零二十万,第一次!”

    听到这声唱价,后面的三个托目光不由再次看向他们的老板秦寿,可是秦寿却仍然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并没有给他们任何的暗号。

    这三个托心里虽然急得不行,手中的红牌轻飘飘的,可是老板没有指示,他们什么都不敢做啊。

    王保看了看时间,发现三秒又过去了,只好再次砸锤,“三千零二十万,第二次!”

    这一次落锤之后,秦寿对那三个托仍然没有什么暗示,他自己也没有举牌。

    三个托之中的那个董声远终于忍不住了,想要站起来上前询问的秦寿,因为秦寿的表现太不对劲了,可身体还没站起来,却发现秦寿旁边的年轻男人把手搭到了他的肩膀上,耳朵也凑了过去,仿佛正在听秦寿低语着什么!

    看到这样的一幕,董声远与另外两个托也仿佛明白过来了,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人有说有笑,极为亲昵的样子。

    难不成这人也是老板的托,要不然老板怎么不叫价,也不给他们任何指示呢?

    是了,肯定是这样的!

    正是他们这样想的时候,王保又唱道:“三千零二十万,第三次!”

    尽管是最后一次叫价了,再不出价,拍卖就会成为定局。但三个托都不再着急了,因为他们的老板都不举牌,也没有什么暗示,反倒还和叫价的人有说有笑,极为亲昵的样子,那他们又还有什么必要担心呢?

    “啪!”一声脆响,王保的锤子终于落下,声音也响了起来,“三千零二十万,成交!”

    成交价这么低,虽然不是王保所愿,但总算是成交了,他也放下一块心头大石,至于秦寿为什么一次都不出价,这就不是他该操心的了,也许两人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吧,要不然秦寿怎么会不声不响呢!

    接着,公证员站起来,宣读此次拍卖真实有效,并作公证。

    海上夜总会,终于落到了严小开的手上,只要把剩下的钱交上去,他就可以拿到产权。

    一切尘埃落定了,王保和公证员很快就走了。

    那三个托见秦寿还和那个拍下海上夜总会的年轻人勾肩搭背的坐在那里,基情四射的样子,他们也识趣的退走了。

    走到人都走了,严小开才伸手在秦寿的身上轻点了几下,点过之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秦寿才仿佛如梦初醒,刷地一下站了起来,却又突然后退好几步,脸色苍白的指着严小开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为什么会这样的?你,你,你到底对我施了什么妖法?”

    严小开茫然的道:“秦少,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儿也听不明白!”

    秦寿怒得不行的道:“你还跟我装,明明就是你刚才在我身上摸了一下,我就变得嘴不能言,身不能动了!”

    严小开终于站了起来,佯装惊讶的道:“有这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呢?秦少,你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秦寿怒得满脸通红的道:“姓严的,你这个王八蛋,明明就是你搞的鬼,你还不承认?”

    严小开并不动怒,仔细的看看他的神色后,这就道:“秦少,你的脸色隐晦无光,印堂发黑,恐怕不是中邪,而是大难临头了,未来的两三个月,恐怕会每况愈下啊!”

    秦寿怒得龇牙咧嘴,扬起拳头就要扑上来。

    严小开微微的一伸手,秦寿又吓得尖叫着连连后退。

    严小开笑道:“秦少,我都说了,你得意的日子过到头了。好自为之吧。嗯,对了,提前准备一下身后事,也是可以的,避免到时候手忙脚乱嘛!”

    秦寿:“你……”

    严小开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施施然的说了一句:“秦少,再见……错了,是不再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